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Excerpt:蘇偉貞的《夢書》
2019/04/15 05:31:40瀏覽632|回應0|推薦10
Excerpt:蘇偉貞的《夢書》

我發現,在我周圍,最怕跟人接觸的人,往往有著最澄澈的心靈,他們靠著獨立的直覺分辨是非,與人交談。他們反而是安靜的,像某種靈性强的動物,只對某些事物產生強烈的感應。因為像靈性強的動物,他們因此沒有世故的社會觀。
——
蘇偉貞

試著找出符合自己脾胃的作家,總有一種文字的熱度可以穿越時空,我始終相信直到今天它依舊能夠激起火花、發人省思,甚至很容易讓人自我感動,讓人擁有一種自以為被理解的溫暖……
而這一次我找到的是租書店的女兒——蘇偉貞。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052530
夢書
作者:蘇偉貞
出版社:聯合文學
出版日期:1995/06/01
語言:繁體中文

  這是一本日記體形式的小說。記錄一名女子以兩年時間,主使夢及思考貫穿自身生活及心境遭遇。省視女性世界在真實與內在中間層最游離的光束。當小說在進行,並沒有主要事件,每天的記錄自成獨立篇章,向讀者展示生命光譜。全文以主要人物性格、情愛觀照、自由想像為軸心,反映一位現代女性最機靈的感光面向,還原人心、性、成長……的本質。在作者筆下,一次又一次神秘如預言的夢,彷彿等待讀者來解;不見源頭的思想角度,處處帶領讀者進入想像的極地。

作者簡介
  蘇偉貞,廣東番禺人,一九五四年生。政治作戰學校影劇系畢業,曾任職中央電台、國防部藝工總隊、聯合報副刊,現為聯合報讀書人版主編。曾獲聯合報小說獎,國軍文藝小說金像獎、銀像獎,中華日報小說獎,中國時報百萬小說評審團推薦獎。著有《紅顏已老》、《陪他一段》、《世間女子》、《舊愛》、《離家出走》、《來不及長大》、《離開同方》、《熱的滅絕》、《沈默之島》等。


Excerpt
〈八月第十六天〉

去濱江花市買花,我現在對花不知怎麼有個正常的要求——花就要香。整個濱江花市一點不香,奇怪到處是花。現在只發明奇花而非香花。花還是正常的好,不要太大,不要太小,不要怪。像花就好。
買了野薑花及白玫瑰,黃玫瑰。
我對我自己的要求希望有一天也像對花的要求——放出嗅覺的活著就好。
生活的些微快樂,讓人想到一句話——我們實在沒什麼理由離開一個地方。想想一個陌生的城市,一份陌生的生活,一段陌生的求知過程,哎!那是外星球是不是?


〈九月第九天〉

我們終有一天,會記錄下來一段感情的真實面而非意見。
那麼,我就依對象命名叫這樣的紀錄為——○○○手記。不含譴責沒有悔恨,只是老老實實、若無其事地記下。事後所呈垷的沉靜,就彷彿兩個人共同做了一場夢。
一次夢的戰役,有人獨獨在戰場被犧牲了。


〈二月第十二天〉

對一個把何事都傾向使之成為記憶的人而,延長何事的過程,無疑是一種習慣,或者個性。


四月第十二天

我喜歡一個人的點,那使我們了解人生的忌諱。


四月第十三天

身體的重創有時候使我們更好或更壞的性格得到出路,變成另一個人;心靈的重創,使我們拋棄或深深眷戀曾有的記憶,擁有另一次人生。


五月第六天

一個人說起以往的戀情時,往往和戀愛中一樣有種自己所介入一個夢幻王朝般不清醒,因此,他們經常說的話是——想想我當初大概也沒那麼愛他。實在不清醒——自己把自己催眠了。


六月第五天

彷彿在夢裡的一個夜晚,接到一通另目的卻說著不相干話的電話。我也有一般的靈敏,證實了我的臆測。
這種電話事實上有著生活層面真正的潛意識接近某種通風報信的行為。最後,我決定了我要聽什麼話,我不能依著他的指示過日子。帶著夢一般的第六感過真實生活,事實上是很累的。有著感覺上的真實,卻有著情感上的假。
我聽到一件不應該讓我聽到的事,但是我完全沒有具體的反應。只不過我心底已經決定了——我們不該允許任何人僭越個人的生活。這種決定充滿了夢境中一般的無力感。我越來越感覺到成人世界事實上更像一個永恆不變的童話世界。


六月第二十五天

在夢中得一句——
夜晚降臨,他從這裡離開後,永遠的離開了。他像水邊的倒影,有一種記憶的樣子。如黑暗來時,站在濕的雨中想起人生。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e14nov&aid=112150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