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極短篇 - 愛情木刀妹
2020/03/13 03:13:00瀏覽643|回應0|推薦41

雲明小品

極短篇 - 愛情木刀妹 

 

淡淡陽光從雲層間露臉,穿過了新綠樹梢,灑落在廣場上的石地板,樹影參差隨春風輕搖,幾隻樹鵲在地上啄食,這日天氣和煦,來露天市場閒逛的人不少。
一位貴氣婦人手裡拿著一張黃色的小紙條,尋到這地攤前,神情恍恍不安,話聲輕柔:「小姐,聽說……妳這攤子可以幫人斷桃花,是嗎?」

「沒啊!誰說的?」回話的是近來在露天市場賣木刀的小姐,名叫小雲,所賣的木刀是父親之遺物。有位白髮仙婆說過,她父親是個道行還不錯的木刀師

「啊!不是嗎?」貴氣婦人顯得失望,頓了幾秒,說話仍十分有禮:「那……是我弄錯了,非常不好意思,居然找錯人,打擾到妳。」婦人又頓了頓,捏爛手中的小紙條,拿出錢包,指著地攤上一把尺二長的木頭刀子,臉上擠出僵硬微笑:「小姐,那我跟妳買這一個好了?」
小雲拾起那把尺二長的木刀,趕緊站起,回答:「我這木刀要賣一萬元哦!」

「好的,這刀子很漂亮。」貴氣婦人從錢包抽出十張千元鈔,毫無思索,便遞了出去,小雲接過鈔票,臉上卻是一愣,掏錢如此乾脆的客人,未曾遇過。
在這露天市場擺攤的都是一些出清家中舊事物的賣家,所以東西有好有壞,品質也難說,一般而言,賣家不會開價太貴,買家也很好討價還價。

貴氣婦人收好錢包,取過木頭刀子,眉眼間透出黯然之色,轉頭便欲離去。

 

小雲瞧出不對勁,急問:「這位客人,我好奇問一下,是誰要斷桃花?」
婦人倏地回身,兩眼一亮:「是我要斷桃花,我到附近一間廟裡求菩薩,有一位老尼姑指引我來這,老尼姑說起,她偶然經過這,無意間看到一位擺攤賣售木頭刀子的女子,使刀斬去了桃花孽緣,或許能夠幫幫我……」

「我……」小雲一時語塞,想起多日之前,在此快然一刀,竟洩出了自己身手,此時心裡浮出顧忌,不由得左看看,右瞧瞧,想找出那一個什麼尼姑或和尚的,是否又偶然藏在這廣場附近,正偷偷無意間觀察。
那位貴氣婦人皺起眉頭,接著又說:「老闆,啊!非常不好意思……我看妳十分年輕,人又漂亮,先改口叫妳小妹好了,小妹啊!我是真的走投無路了!我愛上一位帥哥,不過相處久了,卻發現他起了壞念頭,想惡意貪圖我的家產,還不知從哪弄來什麼伎倆,迷惑我的思緒……」

「嗯?迷惑思緒……這怎麼說?」小雲好奇問。
「我能感覺,我的腦子漸漸不靈光,只在剛睡醒的一兩個鐘頭還認得自己原本的想法,之後其他的時間,彷彿思緒不是自己的,只要被他一盯,受他迷惑之後,人就像少了靈魂似的,聽他吩咐,任他擺布,死心踏地愛著他、順著他。」

「死心踏地愛著一個人,會不好嗎?」
貴氣婦人輕輕搖了搖頭:「我不是不愛他,錢也不是不能給他,什麼都給他也沒關係,但是這樣子……這樣子不是我要的愛情。我要的是……我要的是……我的腦子怎麼又開始不靈光了?糟糕!來不及了,他好像找來了!」婦人話到最後,臉現驚恐,連退數步。

 

「妳又趁一大早偷跑出來,以為去哪,我會不知道?」有個男人冒出這話,身影已來到貴氣婦人近處,他身上一股沒聞過的怪異焚香氣味,認不出是臭是香。
貴氣婦人臉一沉,宛如老鼠遇見了貓,低聲下氣:「他就是我的男朋友,我都叫他帥漢。」帥漢真如其名,身材俊俏,帥氣裝扮,一雙電眼確實迷人。
小雲起了戒心,蹲低至自己地攤之前,反手握起一把木刀,若見稍有不對,便得出刀在兩人之間劃過。

帥漢也是眼尖,看出小雲這邊似乎有了防備,便不敢靠得太近,只是動動手勢,使個眼神,沒再多話,便讓貴氣婦人移動腳步,黏了過去。帥漢挽起婦人的手,兩人同步退到廣場邊一輛黑頭車旁。廣場上的石地板沒了光亮,不知何時,太陽躲到了灰暗雲層後方,不肯出來了。

小雲有些擔心,然而別人的家務事也不好過度插手,只能遠遠望著,那貴氣婦人停在黑頭車邊卻沒上車,逛市場的人群在眼前左右橫移,漸漸遮去視線,看不到那輛車,也看不到那男人了。

什麼都看不到,小雲心想算了,頭一低,望著手中的千元鈔,覺得自己沒能幫上那位大氣的婦人,似乎有些可惜,再看向另一手,緊緊握住的這把木刀是否該用在他人身上,幫人斷孽緣?這事之前未曾想過,父親做出了一堆木刀,也只用在處理自身的愛情而已。心中游移,耳邊卻聽得兩三隻樹鵲在樹上嘎嘎亂叫,忽然振翅飛起,抖下了許多落葉,隨著暖中透寒的一陣風,緩緩掠過身邊。

 

這葉片怎麼飄得這麼慢?小雲頭一轉,竟見帥漢從人潮間衝了過來,原來他退至車上沒上車,拿出了不知啥傢伙再來找事。此刻不容多想,小雲避開帥漢照過來的目光,舉起木刀劃破身前,卻是一個納悶,這刀凌空劈去,總是能讓對方呆上一會兒,怎料帥漢還沒停腳?

仔細再看,那帥漢手持一個瓷盤大的烏木護盾,擋在臉前衝來,小雲再出一刀,咚地一聲悶響,木刀已擊在那烏木護盾上頭,想抽手回刀卻是不能,不知為何,那烏木盾黏住了木刀,也連帶黏住了小雲的手。
那烏木護盾的中央有好幾道裂痕,構成碗大的碎心形狀,碎心之中已經裂出一處小破口,帥漢的一眼就從那破口之中射出蠱惑對方的迷亂眼神。

「烏木的碎心盾?」小雲脫口一驚,急得將頭甩開,不敢直視,心裡卻知不妙,若依母親所訴「愛情碎心刃」的緣由經過,這面碎心盾必然也是某位高人因心碎神狂而修煉出的法器,背後意念之強,難以小覷。
帥漢佔盡上風,一手持盾,硬壓上來:「咦?妳竟然認得出這碎心盾厲害,想是聽什麼人說過?快看過來!讓我把妳也收了。」帥漢說話之時,將自己眼睛藏在碎心盾之後發功,另一手又想來抓小雲的頭髮。

手上木刀給黏住了,又瞧不得對手,小雲敗象已露,撐至沒力或被抓住頭髮只是遲早之事,廣場上的石地板看起來更加陰暗,是太陽躲起來了?還是頭腦已昏?
小雲奮力撐起眼皮,看到石地板上一隻樹鵲正在啄食蟲子的靈動身影,好似父親使過的刀招。父親生前常在自家木屋前舞弄木刀,有時竟像瘋了似的,跪在地上亂滾出刀,小雲笑他是在抓鳥嗎?父親正經回道:「這可是敗中求勝的刀招,妳不妨記住了,哪天或許有用……」小雲那時不停訕笑,對此留下深刻印象。

 

眼前只能以退為進,小雲順著對方壓來之勢,收腳一跌,跪回自己地攤前,左手抄起另一把三尺來長的木砍刀,舉臂挺去,直將半截長刃戳入那討人厭的碎心盾中心裂處,這下兩手都被那碎心盾黏住了,已然無處可退,於是騰腳跪下,滾動身軀,拖著全身之力一扳,就聽得啪啪兩響,烏木碎心盾應聲裂成了三塊,摔在石地板上,碎木屑四散一地,飄逸出怪味香灰,更爬出不知幾條蛆蟲,引得附近的樹鵲全飛來啄食,又是一陣嘎嘎亂叫。這烏木碎心盾裡頭竟能養蟲做蠱,自然不是什麼正當人物所造出的法器了。

帥漢在攝人心神之際遭人破了功,自己的魂魄暫時繞不回身,只傻傻站在原地。

小雲也直挺挺站在原地,一手長刀,一手短刀,散落的垂髮遮住她半邊臉龐。
方才短暫激鬥,勾引出父親舞弄木刀的身影,過去只以為那是一人亂舞的胡鬧,經歷自己親身一戰,才領略該於何處套入敵方的身影,一幕幕在腦中推演重現,父親會那樣使刀,便顯得攻守有致,亂中有序了。

陽光再度從雲間綻放光明,照亮了露天市場,許多人圍到木刀攤位這兒看熱鬧,以為剛剛是一場販售木頭刀子的展演,紛紛喝采。
人群之中,那位貴氣婦人走過來,拉了拉小雲的手,頻頻點頭:「謝謝了,木刀小妹!真有妳的,救了我回魂。」婦人臉上陰霾盡去,沒了一開始的不安神色。
一個從容轉身,貴氣婦人牽起帥漢的手,摸摸他的頭,像是拉著小朋友似的,把人帶走了。這兩人若是正常相愛,不耍奇怪心思手段,看起來倒是登對。

和煦春陽下,手持雙刀的纖瘦身影映在石地板上,英姿颯爽,儼然是個厲害人物的樣態。小雲露出自信微笑,看著自己右手短木刀,左手長木刀,猛然想起一事不對:「客人給的十張鈔票怎麼沒在手上?剛剛一陣混亂,不知丟去哪了?」

 

 

春天過了,氣溫漸熱,露天市場有幾個攤子架起大傘遮陽,生意仍是熱絡。
這午後沒風,感覺有點悶。幾個人撐著陽傘,依著一張黃色小紙條的指引,東尋西找,來到小雲的攤位前,你推我擠之後,派出一人問話:「聽說,這露天市場有位十分厲害又年輕漂亮的愛情木刀妹,可以幫人斬孽緣,請問是妳嗎?」

「沒啊!我不是木刀妹!」小雲大聲否認,她不喜歡這奇怪名號,不知哪人壞心亂傳,若是抓到,非用木刀劈他幾下不可。

「咦?難道妳真的不是……木刀妹小雲?」

「我不是木刀妹啦!」小雲怒了,天氣變熱之後,總有客人跑來這般亂問,所以她決定先躲個一陣子,不再擺攤賣木刀了。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oolcatcom&aid=132018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