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查某間
2020/06/25 22:29:33瀏覽1204|回應0|推薦35

查某間
       民國83年,文建會發行《九份口述歷史》乙書,書中記錄當地居民的訪談,被訪問者述及九份黃金年代的生活點滴,其中有不少關於聲色場所的描述,從字裡行間透露出民眾對「這種行業」的複雜心情。
       有一位耆老說:「以前九份人大著金後,很多會去喝酒、逛查某間、打撞球、唱那卡西,查某間裡也會有樂師伴奏。」(註一)當年所說的「查某間」,不全是提供「性服務」的場所,還包括:喝酒、宴席、唱歌、表演、梳洗…等休閒活動。所以,九份有一句「日時全乞食、暗時全紳士」的諺語,說明礦工卸下骯髒的工作服之後,晚上穿著光鮮亮麗的服裝,前往「查某間」休閒兼聯誼。九份全盛時期(1936年前後),估計酒家及妓女戶約有二、三十間,還有一家「朝鮮樓」(註二),由韓國人著韓服、打大鼓、跳朝鮮舞等表演。
       從耆老的訪談中,叫得出名字的查某間(酒家),計有:上德樓、樂天地、清風亭、台灣樓、礦山Hotel、Gold、Kawua、Sakura、十八洞仔、錦華樓、花天、日春樓、瑞陽、基山、鳳凰亭、月基宮、麗麗…等,還有為數不少的私娼寮。台灣光復後,九份雖然維持相當程度的繁華,但與全盛時期相較仍然遜色許多,僅少數查某間繼續營業,其餘都移作他用,例如:上德樓改為診所;樂天地改為民宅;礦山Hotel改為天主教堂兼辦幼稚園;Gold改為里辦公處,現作為商圈服務處,電影《無言的山丘》還將此處充作「萬里紅酒家」的場景。
       九份礦工「著金仔」之後,除在地花錢娛樂外,還會去基隆「小上海」、台北「江山樓」酒家消費。此外,有位耆老描述:礦工下工後,招來「黑頭車」逕赴北投洗溫泉,有時見桌子不穩,便掏出身上黃金墊在桌腳下,等到消費完畢,對喜愛的陪侍女子說:「桌腳下的金子賞你!」所以,北投酒家女聽到「黑頭車」抵達,都會大聲吆喝:「九份ㄟ金仔客來了!」對此,這位耆老感慨地說:「到這種娛樂場所難免會有糾紛,但當時九份人『勢外外』(多金靠勢),不怕出事。」
       有道是:「嬈擺沒落魄ㄟ久」,九份於1960年代黃金採盡後,留下來的盡是患有「矽肺症」的老礦工,不僅自己苟延殘喘,而且連累嗷嗷待哺的幼小子女;唯一的辦法就是將荳蔻年華的女兒推入火坑,一則用以治病,一則分擔家計。九份人陸小芬主演的《看海的日子》(註三)就是以這段時期的九份為背景。當時,與我小學同屆的女同學,到了十七、八歲時,便有不少人無奈地從事「這種行業」;對於她們犧牲自己、成全家人的情懷,我一直心存敬重之意。
       九份最後一次黃金榮景,是我讀小學的年代,對於耆老所說的「查某間」,除「麗麗茶室」因位在輕便路上,經過時會好奇地往內瞧瞧之外,其餘僅能從他人描述或閱讀資料得知。至於標題「查某間」乙詞,總覺得帶有歧視女性的意味,這非我的本意,僅忠實引用早年九份人對聲色場所的稱呼而已。

註一:民國83年文建會發行的《九份口述歷史》(初版)第108頁。
註二:參閱【朝鮮樓】乙文。
註三:參閱【看海的日子】乙文。

日治時代,這棟三層樓的建築物是礦山Hotel酒家,台灣光復後改為天主堂。

這是前張建築物的另一面,三樓位於輕便路上,一樓及二樓則位於路面之下,這種建築在九份十分普遍。

日治時代,這是九份最高檔的酒家,名叫「上德樓」,百年建築依然原汁原味佇立在九份老街上。當年,有一首諺語,頭兩句:「台灣五州迺透透、迺到九份仔上德樓」,足見它的盛名遠播。

左邊原有一棟低於路面、外牆貼有白磁磚的兩層樓房子,是日治時代「朝鮮樓」所在地,如今被改建成現代式的建築物。

這裡原是「樂天地酒家」,後來改為民宅,現重新修建裝潢,作為民宿之用。

這是1987年拍攝《悲情城市》的場景之一,右邊掛著「朝鮮樓」招牌,有兩位穿旗袍的女子看外面;左邊掛著「黃金酒家」招牌,並坐著一位風姿綽約的女郎,這是應電影場景所需,實際情況並非如此。(翻拍自中時100.8.10.A11版)

日治時代,這裡是「Gold酒家」,台灣光復後改為聯合里辦公處,現作為商圈服務處。

這棟民宅,原是「麗麗茶室」,讀小學時經過這裡時,會好奇地往內瞧瞧。

這張照片拍攝時間約在1960年,是九份最後一次黃金榮景,拍攝地點在八番坑口,現場仍有許多礦工準備入坑工作。照片裡,看到礦工穿著模樣,每人都帶一只「磺火」,內裝電石加水點火,可作為坑內照明之用;照片牆上有一個台陽公司的Logo。(註:翻拍自鄭桑溪《九份往事》乙書

( 知識學習檔案分享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hsia1113&aid=139829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