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19 雪山單攻
2019/11/17 23:05:29瀏覽2779|回應2|推薦30

      這個月原本沒打算要爬山的.

      二姊和二姊夫於 11/14--11/16 參加政大 EMBA 的雪山登山活動 (名曰: 雪山第四期), 為了他們的登山, 我於八月底先帶二姊去武陵農場 "探勘" 登山口, 三週前還把我的登山褲, 登山背包, 頭燈, 手套, 雨衣等等裝備借給我姊夫. 沒想到, 我上個月底去摩洛哥旅遊時, Abby 姊突然傳簡訊問我 "你 11 月中有沒有假?" 我看了一下最新出爐的班表, 發現我 11/14--11/17 有休假 (因為要團練, 還要幫野外醫學委員會上課, 所以有預約休假). 結果被 Abby 姊攒撮之下, 我答應陪她一起單攻雪山, 殺上山去給政大 EMBA 雪山團一個驚喜.

      但問題來了, 我的登山用具都借我姊夫了! 而我們的行動要保密 (為了要給他們驚喜), 所以不能跟我姊夫把裝備要回來. 幸好只是單攻, 裝備不用太多, 所以我跟 Abby 姊借了一個頭燈, 其他裝備就簡單準備著. Abby 姊又約了幾個夥伴, 於 11 月 15 日星期五傍晚 8 點來到羅東, 改由我開我的車, 載著 Abby 姊, 小龍女, Gina 和 Calvin, 一行五人直接上山.

      我們於晚上 11 點抵達登山口, 略為整理後, 於 11:20 開始爬山.

      此時天氣非常好, 即使月亮很亮, 但冬季大三角清晰可見, 連獵戶座胯下的火鳥星雲都可看到.

      小龍女領軍, 我在後面押隊, 從登山口到七卡山莊, 2 公里花了 45 分鐘. 休息幾分鐘後, 繼續往上爬. 這一路上去, 大夥兒不疾不徐地走著, 偶爾小休一下. 當經過雪山東峰時, 我們決定回程有陽光時再上去讓 Calvin 拍照 (因為這是他第一次爬雪山). 此時遠處已可見到三六九山莊的燈光, 猜想是政大 EMBA 團隊起床準備登頂了.

      為了不要讓他們有 "被追殺" 的壓力, 我們稍微放慢一點兒步伐. Abby 姊突然很想吐, 我給她吃了一顆胃藥和一顆止吐藥, 似乎沒有明顯好轉. 當我們於 3:10 am 進入三六九山莊時, 看到 EMBA 團隊正走在黑森林之前的之字形步道上. 我跟 Abby 姊說 "我們休息半小時好了, 不要這麼快追到他們, 免得給他們壓力; 我們也可以休息一下." 我原先的想法, 是希望在圈谷追到他們, 然後大家再一起登頂. 沒想到 Abby 姊不舒服, 一方面可能沒睡好, 另一方面又很冷 (此時大概只有 2-3 度C), 加上大家也都又冷又睏, 於是, 一陣混亂中, 等 Abby 姊叫醒大家時, 竟然已經 4:50 am!

      大夥兒趕緊背包上肩, 出發上前. 這回由我領軍, Gina 和 Clavin 跟在我後面. 小龍女覺得很冷, Abby 姊的體力還沒完全恢復, 所以她們倆在後面慢慢走. 北斗七星, 北極星和仙后座俯視著我們, 在黑暗中, 我依著雪訓隊伍貼在樹上的反光條來辨識路徑, 不時地回頭看看 Gina 和 Calvin 是否有跟上. (至於 Abby 姊, 她比我還強一百倍, 所以其實我完全不擔心她)

      當我於 6:10am 走出黑森林, 進入圈谷時 (9.8K), 遠遠已經看到政大 EMBA 的團隊正走在最後 1K 的險峻山道上. 我知道嚮導是羊頭哥, 大聲喊了兩次他的名字, 卻沒有人回頭看 (因為隔太遠了), 於是繼續往上爬. 這一段山路是爬雪山最累的一段, 除了陡峭之外, 一方面高達 3800 公尺, 氧氣很稀薄了; 另一方面是通常爬到此時, 已經耗掉相當多的體力. 所以即使是我, 也是每隔 30-50 步, 就要停下來喘口氣, 才能繼續攻頂.

      當走到 10.4K 時, 我又喊了兩次 "羊頭~~", 並且揮了揮登山杖, 有人回頭看我, 但我們彼此不認識, 所以沒互動. 直到我走到 10.6K, 看到我姊夫, 喊了他兩聲, 又看到我二姊, 喊了她一聲.

      他和我二姊看到我出現, 滿臉驚喜與訝異! 我把背上來的葡萄和小番茄拿出來給他們吃, 又和其他人打招呼, 這才發現, 他們這一次的隊伍裡, 我只認識 Mabel, Jill, Jim 哥, 山羊哥和蓉蓉五個人, 難怪剛剛喊了幾次都沒人理我.

      我登頂後, 看到羊頭哥, 他也很開心看到我, 並倒咖啡給我喝. 我笑說 "羊頭哥, 我就是特地上來喝你的咖啡呀!" 他們隊伍拉得很開, 雖然只有 18 人, 卻分了三梯次登頂. 我跟帶隊的 Jim 哥打招呼, 並謝謝他照顧我二姊和二姊夫.

      接著大夥兒拍獨照和合照. 今天天氣很棒, 環顧四週, 大霸尖山, 武陵四秀, 南湖大山, 中央尖山都清楚現身.

      北稜角, 圈谷以及遠方小小的大霸尖山.

      Gina 和 Calvin 不久後也登頂, 我們三位便一起拍合照.

      等 EMBA 雪山第四期全員到齊, 並拍過合照後, 我們三個也跟他們一起拍合照. 此時, 我心想 Abby 姊和小龍女應該是不上來了.

      大夥兒在山頂玩了將近一小時, 我帶著 Gina 和 Calvin 先下山. 不料, 在 10.7K 時, 竟然看到 Abby 姐和小龍女要登頂了! 我尷尬著問說 "Abby 姊, 你要我們在這兒等你上去拍照, 還是要陪你一起回去拍合照?" 誰知她竟然說 "既然我爬上來了, 當然一起上去拍合照呀!" 我和 Gina 相視苦笑, 於是, 又乖乖爬回山頂.

      不過, 我們五人終於合體, 所以歡喜之情還是多於不甘願的.

      回到 10.8K 時, 雪山第四期大軍開始下山, 大夥兒看到 Abby 姊, 都是興奮與驚喜, 於是我們先拍雪四團和雪山單攻團的 23 人大合照.

      接著我們三個再跟 Abby 姊和小龍女登頂, 讓她們倆先拍獨照, 我們再一起拍合照.

      此時一隻小鳥飛來, 原來是合歡三寶中的岩鷚. 合歡三寶被餵食慣了, 都不大怕人, 可以讓我們盡情拍照 (但我們總是嚴守著 "絕不餵食野生動物" 的原則).

      Abby 姊突然問 Calvin 要不要拍勇士照? 結果我和 Calvin 分別脫了上衣, 拍勇士照. 此時陽光明媚, 氣溫已上來到 18 度左右, 並不會很冷.

      拍過照後, 我們開始下山. 我懷疑之前是不是山崩過, 怎麼這一段碎石坡變得這麼難走? 我在 10.3K 處追到雪四團, 有點兒訝異他們下山速度這麼慢, 這樣豈不是要到傍晚才能回到登山口!? 由於要趕回台北團練, 所以我不再等他們, 繼續下山. 回到三六九山莊, 先趕緊喝 "加了熱水的運動飲料" (我的水在 8K 處就喝乾了, 但事先有留一瓶運動飲料在山莊裡, 此時加了山莊廚房的一些熱水, 稀釋著來喝), 然後躺下來休息一下.

      不久, Calvin 和小龍女到了, Calvin 有帶爐具, 我們便借用他燒的開水來泡咖啡喝, 並且泡麵吃. 在吃喝當中, 小龍女拉了兩位外國年輕人 (來台灣念書的交換學生), 答應讓他們搭我的車下山. 等雪四團大隊人馬都回到山莊時, 我已經吃飽喝足, 準備要下山了.

      我和小龍女於 11:20am 出發下山, 她腳程超快的, 一下子就飛奔消失了! 我這時雙腳開始酸痛, 所以只用一般速度下山. 但過了雪山東峰, 準備要下哭坡時, 我的雙腳已經非常痛了!

      我掙扎著緩緩下坡, 一面倒數著里程數, 一面心想 "我的腳力怎麼變這麼差? 這回這麼快就開始酸痛了?" 過了 3.8K 後, 我不得不在每 200 公尺就停下來休息一下. 走到七卡山莊時, 我趕緊去洗把臉, 多喝幾口水, 然後坐下來休息.

      此時小龍女傳簡訊來, 說她已經回到登山口了. 不久, Abby 姊帶著 Gina 和 Calvin 也來到七卡山莊, 我們便一齊出發下山. Gina 和 Calvin 很快地消失了, Abby 姊知道我腳痛, 所以跟在我後面走. 但我想請她先把車子從第一停車場開到第二停車場 (這樣我到登山口後, 可以少走一段階梯), 於是在 1.2K 處看著她也飛奔離去.........

      當我終於如自己事先預期的, 在 2pm 走到登山口時, 真的好想哭喔!

      這樣一趟單攻, 全程來回 22.2 公里 (因為山頂來回多爬了 400 公尺), 共走了 14 小時 40 分, 其實是非常自虐的! 但當時看到雪四團員們驚喜的表情, 那份開心卻又是無法言喻.

      不過, 這種爬山, 最好還是要先睡飽飽, 並且下山後不要安排事情, 否則真的很痛苦呀! 這回我又撞到雙腳大拇趾瘀血腫脹, 右腳根破皮; 最後還因為自覺太累又怕時間太趕, 而把星期六晚上的團練取消, 很對不起學弟妹.........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urrando&aid=130918786

 回應文章

金大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2/05 10:31

勇士照

勇👍


大俠成語猜謎(廿)

12/12「寫·閱·評·聚」第卌四回會議
大俠成語猜謎(十九)
美國大選投票記(刊載在世界日報家園版)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9-12-06 00:01 回覆:
下次要挑戰雪中勇士照!!

金大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2/05 10:26

「他和我二姊看到我出現滿臉驚喜與訝異

他們或許累得以為是在作夢中,或是海市蜃樓😜


大俠成語猜謎(廿)

12/12「寫·閱·評·聚」第卌四回會議
大俠成語猜謎(十九)
美國大選投票記(刊載在世界日報家園版)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9-12-06 00:01 回覆:
哈哈哈, 有可能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