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合歡群峰褓姆行 (上)
2023/11/06 00:23:51瀏覽587|回應1|推薦22

      因為找不到人, 小邱找了我來頂替 (我對這種活動雖然不排斥, 但也不想積極參與, 所以每次都是跟他們說 "你們先問問別人, 找不到人再來找我."), 於是康橋國際學校國中部的年度合歡群峰登山活動 (名稱: 築夢康橋圓夢合歡群峰), 我接了 11/1--11/4 的駐站任務. 小邱則帶了超音波, 要做更精準的檢查, 因此她倒是全程 7 天都留下來. (後來證明, 這超音波非常有功能, 她抓到幾個輕度高山肺水腫的小朋友, 我們能因此給予清楚而確實的醫療指令)

學校的行程是:

day 1: 出發, 石門山

day 2: 合歡主峰, 東峰

day 3: 合歡北峰, 西峰

day 4: 反省思考討論會+賦歸

      這一批分為四梯, 我既然在 11/1 開始接手駐站, 因此會遇到第二梯到第四梯的師生們.

11 月 1 日星期三

      清早載小兔從宜蘭出發, 我們於 10:40 am 抵達埔里的金都餐廳. 但第四梯的大隊人馬直到 11:30 am 才到 (準時的表定時間). 用過餐後, 小兔上他們的車, 直接上合歡山, 去爬石門山, 我則載了裝備和行李獨自上山. 途中經過老英格蘭莊園, 我把買好的蜂蜜拿進去送給慧群姊和 Owen, 但沒遇到他們倆.

      到了國民賓館, 和小邱及一中相見歡, 分好房間. 慧群姊傳來簡訊, 要我過去喝下午茶, 我便帶了小邱和一中到老英格蘭莊園.

      一邊享用下午茶, 一邊和慧群姊聊天, 這才知道, 慧群姊的小孩當年也是念康橋國際學校, 所以她對於我們的行程, 一聽就了解.

      由於第三梯的學生, 可能在 5 pm 左右回到國民賓館, 因此我們聊到 4 pm, 便啟程回去, 並跟慧群姊約好, 明天中午過來吃午飯.

      回到國民賓館, 聽小邱繼續抱怨許多事情, 然後請一中帶我去跟野樵國際旅行社的行政人員打招呼 (主要是小孟). 傍晚, 第三梯的師生們回來, 我們駐站醫療正式啟動, 處理了一些師生們的狀況後 (頭痛, 頭暈, 腹痛, 噁心, 冷, 感冒症狀......), 一起吃晚飯. 晚上開完檢討會後, 讓師生們趕緊去睡覺, 因為他們明天是合歡北西峰, 表定 1:30 am 起床, 2am 要出發.

      從下午開始, 我就在追第二梯的行程, 可是都沒有人回報. 晚上 10:20 pm 左右, 登頂合歡北西峰的第二梯終於回來. 他們等於爬了 18 小時, 只見每個人都殆欲斃然, 不但學生們表情悽慘, 連幾位老師和我們的兩位隨隊護理師, 心凱和秀鳳, 都是臉色蒼白, 步態蹣跚 (難怪全程都沒有回報, 因為光是現場處理學生的問題, 加上早晚溫差的變化, 就已經讓他們累垮了). 我見狀, 趕緊要他們倆來醫療站坐下, 交出他們的鋼瓶, 把熱水加進他們剩餘的奶茶裡; 提醒他們慢慢喝熱水, 先暖暖胃, 再去洗熱水澡, 等中心體溫回升了, 才回來吃晚飯.

      插話: 這回的嚮導團裡面, 剛好有一位是 2014 年帶我爬畢祿羊頭的阿台 (吳金臺). 跟他相見歡, 趕緊拍照留念.

      接著大批學生來就醫, 好幾位都是失溫.

      爬百岳, 一般人都會擔心高山症的問題; 但事實上, 高山症往往有跡可循, 而且很少會立刻發作; 但冷急症 (失溫), 才是可能迅速致命的殺手! 第二梯的醫護夥伴裡, 穎為顯然體力超強, 只有他喜孜孜地走進來, 一副 "終於完成任務" 很開心的樣子. (昨天第一梯的師生直到 11:50 pm 才回到國民賓館, 不但師生們累壞了, 隨隊的醫療人員也都崩潰; 有人一下山就退出群組, 聲稱以後只要是野樵主辦, 就絕對不參加!)

      處理完第二梯的師生們後, 大約晚上 12 點了. 等會兒第三梯在 1:30 am 要起床, 因此我乾脆不睡, 看看電視新聞打發時間, 然後於 1:20 am 先來到醫療站準備. 晴天霹靂

      1:30 am 不到, 嚮導群們出現, 接著幾位老師也來到大廳; 大部分的人都沒睡飽, 有的學生還會賴床, 於是到了 1:50 am 醫療站才開始有生意! 處理了幾位師生的問題後, 在 2:30 am 送走第三梯, 我終於可以去睡一下了.

11 月 2 日星期四

      我本來鬧鐘調 7:50 am, 不料, 7:35 am 就被小邱的電話吵醒, 她說 "學長, 你要提早來醫療站, 很多學生在下山前會來看病!" 我本來心想, 第二梯今天早上就要下山, 應該是沒事的呀! 沒想到, 一堆學生要來拿暈車藥和感冒藥.

      處理完師生們的問題後, 他們集合準備下山, 我們醫療人員則自己來張大合照, 恭喜他們完成任務, 可以回家好好睡覺了. 心凱在臨走前, 還特別來跟我道謝, 因為昨晚他真的累壞又失溫, 感受到 "在山上失溫可能會死" 的現實!

      接著我和小邱及一中整理藥材和文件後, 他們倆去休息, 我則去走附近的茶園步道. 來到某位嚮導說的銀杏樹下, 果然看到一半以上的葉片都變黃了.

      特殊造型的銀杏葉子, 在太陽光下閃耀著詩意的美! 以前我們大學也有兩棵銀杏樹, 但從來沒看過它們變色, 可能是山下不夠冷吧! (但北海道大學的整排銀杏, 秋天時, 一片金黃, 是他們學校的一大特色)

      楓香居然變紫了, 不禁想到一首古老的歌 "深秋楓紅層層, 楓紅裡有我的夢......"

      走到茶園, 發現這一片茶園其實不大; 正在欣賞這茶園風光和遠處高山時, 突然眼下一團白霧閃動. 我嚇了一跳, 原來有好幾隻綿羊在這兒吃草! (我剛剛居然沒注意到有羊!)

      走了一小圈, 於 11 am 帶小邱和一中去老英格蘭莊園, 先去拍拍照, 參觀一下裡面的裝潢. 慧群姊已幫我們安排座位在迴廊裡, 她則和 Owen 去台北, 為明天的國際旅展設攤.

      點好餐後, 餐盤陸續上桌. 喝濃湯前, 我請店員給我黑胡椒. 沒想到我才轉了兩圈, 竟然啪啦一下, 蓋子整個掉下來!

     啊~ 趕緊跟店員道歉, 七手八腳的一齊整理桌面. 店員很好心的幫我重上一盤濃湯, 解了我的尷尬. 後來經理 Lulu 還特地來跟我們打招呼 (因為慧群姊有交代), 我知道他們這幾個月很忙 (生意回復了), 所以謝謝她, 並請她不要這麼客氣, 趕緊去忙飯店的事, 不用擔心我們.

      用過餐後, 我們直接開車上合歡山. 由於跟小兔聯絡, 知道第四梯學生正準備上合歡東峰; 根據我們的腳力, 應該有機會追到他們, 因此我們三人二話不說, 直接上山.

      今天的天氣超好, 我忘了擦護唇膏, 只簡單喝兩口水便開始爬山, 結果下山後, 嘴唇竟然龜裂, 痛了 3 天! Fox哭哭

      我走到 0.5K 處, 居然有一隊學生下山了! (這麼快!?) 上山途中, 陸陸續續遇到成功登頂而下山的小隊, 難不成這第四梯的速度比較快? 到了 0.9K 處, 遇到小兔, 祥志和佩珊, 他們很驚喜我的出現, 我笑說 "來到這兒, 不爬爬山, 腳會癢呀!" 尤其背後的奇萊北峰和屏風山這麼美, 不拍一下, 怎麼說得過去?

      此時只剩兩小隊還沒登頂, 小兔他們在這兒等候, 我們拍拍照後, 也不登頂了, 便直接下山. 我納悶著一中怎麼沒上來, 原來他肚子不舒服, 所以在 0.3K 處便下去松雪樓休息.

      我們三人回到國民賓館, 途中在卡爾市集買了柿子來吃, 8 顆 500 元, 不算便宜, 但比我兩週前在梨山買的還香甜可口.

      等第四梯師生們回到國民賓館, 處理了一些醫療狀況後, 大夥兒一齊吃晚飯. 接著在檢討會中, 聽取各小隊的醫療問題, 提醒明天要特別注意哪幾個學生的狀況 (今天出現小水泡, 體力上有問題的, 意志力比較薄弱的). 我們又額外建議負責這趟登山活動的野樵國際旅行社, 一定要設關門時間, 不能再讓第一梯的慘劇重演! (第一梯堅持要讓所有學生登頂, 結果從凌晨 3:40 am 爬到 10:30 pm 才回到登山口, 爬了將近 19 小時. 回到國民賓館時, 已經 11:50 pm, 所有師生, 嚮導們及醫護人員全都累癱了) 楊大原則上同意了, 陳家昇主任也強調以安全為主. 謝謝

      開過會後, 第四梯除了還在做醫療處置的師生們之外, 都盡量早早去睡, 我也催促小兔, 祥志和佩珊趕緊去睡覺, 因為他們今晚 1:30 am 就得起床.

      等我在 8:40 pm 把最後一位學生處理完後, 趕緊去洗個熱水澡, 準備休息一下. 不料, 突然從行政人員那邊傳來消息, 今天登頂北西峰的第三梯, 有學生失溫; 10 分鐘後又傳出有學生墜落! 現場雖然有做緊急處理, 但狀況似乎還沒改善. (後面幾天, 我發現他們師生的所謂 "都沒改善", 其實只是還沒完全好, 但都已經有明顯進步了. 為了 "都沒改善" 這句話, 我也被呼叫了幾次白跑的狀況!)

      小邱問說要不要 call 119? 我說 "不, 我先評估, 再看看怎麼處理." 當下立刻跑回房間換裝, 鞋子一套 (不急著綁鞋帶), 便揹起兩個急救包衝上車. 我發現我換裝比一中快得多, 我都塞好急救包到車子裡了, 他才正在穿鞋子. (我的鞋帶, 則是上車後才綁)

      小孟載我和一中上山, 途中在不斷的聯絡中, 知道楊大在登山口的機動組, 正在把第一位失溫的學生載下來. 加上聽說墜崖的學生, 自己也正走回到登山口, 於是我們車子調頭, 回到國民賓館, 在大廳布置了一個小急救室--> 把大廳的沙發當作病床, 一中把一包點滴用微波爐熱到 43 度C (感謝國民賓館完全讓我們使用這些設備, 以及容忍我們因此弄亂他們的大廳), 再把 "處理失溫" 和 "處理外傷" 的衛材分成兩桌, 就等著他們被後送回來.

      20 分鐘後, 第一位女學生被送下來, 我診查了一下, 發現失溫的部分已經處理好了, 剩下脫力和脫水的部分. 我和一中嘗試幫她打點滴先補水, 但她血管很扁, 加上很怕打針, 一直縮手, 結果我們倆都沒打上, 只好先打一針肌肉注射, 緩解她的頭暈嘔吐. 幾分鐘後, 不知是藥效開始發揮, 還是她被打針的動作嚇到了, 她說她已經不會想吐了, 我便開始餵她喝些熱水. 斷斷續續喝了 600cc 的溫運動飲料和熱水後, 她整個人精神起來了, 可以下來走路, 並去上廁所. 讚

      小邱又幫她做心臟超音波, 確認沒有肺水腫, 這才讓她在一旁休息, 吃泡麵和米漢堡解飢 (各梯在這一天晚上, 都是回到國民賓館後, 吃泡麵和米漢堡, 當作晚餐. 後來我建議他們要在回北峰時, 就要補充食物). 在處理她的過程中, 聽到現場的回報, 知道墜落的那個小男生只有左手挫傷, 比較沒關係, 所以將會跟著所有師生一起回來. 第二輛機動組則在不久後, 把第二位失溫的女學生載回來.

      我們一樣迅速積極的處理, 發現失溫的部分, 在現場便處理好了 (我們隨隊的醫護夥伴, 真的很厲害, 在那種低氧的冰冷環境下, 穩健地處理好多學生的狀況), 我們駐站組, 則處理脫水和脫力的後段. 這兩位女學生在山上失溫時, 都是發抖, 走不動, 然後出現幻覺, 是典型的失溫. 雖然高爺事後覺得可能是高山腦水腫, 但我和小邱堅持不是, 因為是在下山的途中 (最後 0.5-0.7K 左右), 且幻覺只有短暫一下, 羽絨衣穿上後不久便消失.

      插話: 這一次在嚮導團裡, 遇到登山界的知名高手, 三條魚, 隔天趁空檔跟她拍照, 呵呵!

      不久, 大隊人馬在 11:20 pm 回到國民賓館 (比第一梯早了半小時而已). 我上遊覽車, 親自去把那位墜落的男同學帶下來, 徹底檢查一番, 發現真的只有左手腕挫傷, 沒有任何神經學上的損害. 我笑說 "弟, 你真是命大呀!" 因為北峰 0.3K 處很陡, 旁邊就是懸崖. 初步聽到他跌落 5 公尺, 我一直擔心頸椎受傷加上內出血; 此時仔細一問, 才知道他是走到邊坡上去小便, 不小心滑倒, 其實只滑了一公尺左右, 所以才會只有左手腕挫傷. 但還是在仔細檢查後, 做了腹部及心臟超音波, 確定沒有內出血. 小男生很興奮, 還在問 "我可以去吃泡麵了嗎?" (這種時候, 顯然泡麵比米漢堡還受歡迎)

      這一梯因為有學生落後太多, 加上好幾位出狀況, 導致隨隊的佩珊, 微芸和嘉蓉都累慘了. 但她們三位的 EQ 很高, 沒有激動般地抱怨; 而佩珊的體力超好, 還可以來跟我交班. 我要她們三位趕緊喝點兒熱水, 不要急著交班, 先去洗熱水澡, 然後吃泡麵和米漢堡. 我則和小邱及一中三人, 開始處理後續的所有師生. 直到 1 am, 才終於把所有師生的醫療狀況解決 (其中有兩位是第一級凍瘡, 都是雙手紅腫麻; 還有好幾個是在山上沒事, 反而在回國民賓館的途中暈車的), 讓他們趕緊去睡覺補眠.

      接著, 我們三位駐站人員, 立刻整理所有藥材器材, 吃一個米漢堡, 喝點兒熱水 (這時候氣溫只有 11 度C), 準備迎接 20 分鐘後即將起床的第四梯師生......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urrando&aid=180041312

 回應文章

清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11/16 14:58

辛苦了!

讚

另外楓香的新葉才會紫色,荖葉不會變紫喔!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23-11-16 22:47 回覆:
啊, 謝謝, 原來如此. 我還想說 "會不會是紫葉槭, 被我誤認為楓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