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擁抱後離去(下)
2020/07/21 15:30:36瀏覽940|回應5|推薦58



擁抱後離去()

我手中的駕駛盤從沒這麼難以失控過,忽左忽右,險些撞車。不得不喊停了︰
「不行啊!不能這樣......我對妳你大舅沒法交代啊?噢!不可以......!」念念紅著雙眼抬起頭來說︰
「我今天很生氣!真的很氣!氣到沒處可發洩!」我捏著她的後腦勺拽起來,仍朝既定方向行駛,我說︰
「冷靜點!妳如果還想唱歌或跳舞散散心,我都陪妳去。」我在路邊停下來,帶著疑問的臉色望向她。

「轉彎!今晚我決定不回去了。」「那要去哪?」「就去你家!」我最後那半片脆弱的堤防也應聲潰倒了!
經過剛才這一攪和,我已心晃神迷,猶豫稍頃,駕駛盤往右一轉,就向我的租屋處駛去。

一進門我就把她扶進浴室,她很溫馴地坐在浴缸邊,讓我把她身上的衣服螁盡,然後她就把她的臉貼在我胸前打盹。她再抬頭睜眼時,一身酒臭味已經洗淨。把她抱上床時她已有點清醒,動作開始大了起來,吻在我脖子上和胸前的每一口,都像螞蟥在彈跳。生平第一次知道,原來女人柔軟的唇也能使人瘀血。我不記得已多久沒碰過女人,長久以來,慣用我的手將軍退服千軍萬馬奔騰而來的內在壓力,真要上陣肉搏時,心頭卻如撞鐘,動作有點鈍了。

以往看情侶雙雙成對,我都認為此生再難深入此境,我怎麼也沒想到,此刻一個膚如凝脂的年輕女人就在面前,老奚是臨老槓上開花了?畢竟已空房獨舉了很長時日,我做得不是很好,甚至不知鐘聲撞過幾回?好像還沒完事就抱著念念沉沉睡去。

再醒來已近清晨,念念搖醒我說︰「昨晚是怎麼發生的?我還有點迷迷糊糊。我的老雞叔,你得要認真再做一次給我看看。」一隻手往下探過去,我又不得不再次堅強起來。這回不管三七二十一我也豁出去了!念念的叫聲不但有點嚇到我,也擾了隔壁,我的租居公寓隔牆是木板的,那頭敲了幾下木板牆︰「小聲一點,別人還要睡覺啊!」大水終於沖倒了奚家廟,復歸平靜後,我眼前立刻浮現出董老憤怒的臉龐!

念念平時住居的那棟大樓,和董老僅隔牆而鄰,那晚念念沒有回家,董老當然是知道的。我不知念念是怎樣告知董老那晚的情況,看來應是已經和盤托出。只隔了星期日一天,週一上班時,董老就把我單獨叫進他的辦公室,那天念念沒有在公司出現。

「我以前是怎麼待你的?你還記得吧?」董老從未如此沉著臉對我說話。
「您一直很照顧我,我真的感恩不盡!」
「在部隊那幾年我們很有緣,每逢要調職時就都剛巧一起被放到金門去,三進三出,好幾年枯繁的日子很難捱!我假日留守巡視營房時,只看到你還待在營房裡。我這些舊部屬裡面,我認為你最穩重,生活最單純,人也最老實。所以我建立這個公司後,需要身邊有親信時,第一個就想到你。」

「那些事我都記得,我感到實在很慚愧!」
「我把念念的照顧託付你,是希望透過你的協助;讓念念的生活能逐漸正常。你算是他的叔叔了,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真令我吃驚!你太讓我失望了!」

第二天我去公司遞出辭呈時,仍沒看到念念。董老對我的責備雖很嚴厲,但仍沒有虧待我,他給我的資遣費接近我當年的退伍金。董老這天已較心平氣和,又諄諄教誨我一番,希望我離開後要更努力把持人生方向,他說︰
「你這把年紀也已老大不小了,還沒個經濟基礎,能指望哪個女人跟你一起過日子?」不久後公司也將要遷往深圳,這算是明白的道別了。我一再鞠躬道謝,淚眼回看公司大門,下定決心要去拚生活了。

我用董老給我的資遣費去買了一輛小貨車,在雜貨批發商和賣場間做轉運工作,雖然來得晚,很快就累積到我生命中的第一桶金,這時我的年齡已超過四十歲了。工作中遇到在賣場打工的小雲,她比念念更年輕。朋友間聚聚時,他們都把我當作茶餘飯後的笑談,都說老奚老來走狗運,手裡忽然有了錢,又還娶了嫩妻。但他們不知道的是,起步那兩年我每天週身痠痛,被賣場嫌過,有時還被摔東西罵人,我都忍耐當吃補。也曾動念過想放棄,一想到自己已老大不小,今世應是不可能再遇到如董老這般的貴人了,一咬牙就挺了過去,終於雲開見虹霓。

多年後,在台灣南部召開的一場台商聯誼會,會中需要一些糕餅飲料,我和小雲帶著工人去會場整理貨品時,有位穿著時髦,氣質高雅的女仕來和我接洽。一見面我們都不約而同地"啊"一聲!小雲在指揮工人做事時,女仕說︰
「還有點事需要再"切可"一下。」我隨她走進禮堂邊的一間臨時辦公室,裏面沒有其他人。

「老雞真好命!又在吃嫩草了。」她微笑的玩笑話裡仍有點謹慎意味。我回答︰
「老雞以後只吃這一味米。」念念又繼續問一句︰
「以前的"那件事",你有沒告訴過她?」念念指指窗外的小雲。我搖搖頭。念念又問︰「也沒告訴過別人?」
「你曉得的,老雞從來就不是碎嘴歪哥,現在仍一樣,我打算永遠守住這個秘密。」念念這才開懷笑了起來。
「老奚是個顧家的男人,她應該對你也很有信心。」這次"奚"字的發音字正腔圓,我也不禁哈哈笑了起來。

董老在大陸過世後,她唯一的繼承人就是她的姪女。念念當家後,現實情況逼著她必須立刻力求進步,心態和作風也大為改變。她現在是個殷實的中小企業主,業務轉進到高價位的功能式運動服裝。

全文完結~

你會愛我到什麼時候--雷婷

你會愛我到什麼時候
作詞 作曲:張超

忘了是什麼時候 習慣了一些問候
聽老情歌最後一首 輕輕的唇在顫抖
時間像無邊的海 我們在無力地游
思念在前後 焦心在左右
誰在揮舞著衣袖

你會愛我到什麼時候 你會陪我到哪個路口
我不知道用什麼理由 讓你可以和我廝守到白頭
你會愛我到什麼時候 你會等我到哪座橋頭
我只剩下這一顆紅豆 請你把它收下別讓風帶走

時間像無邊的海 我們在無力地游
思念在前後焦心在左右 誰在揮舞著衣袖
你會愛我到什麼時候 你會陪我到哪個路口
我不知道用什麼理由 讓你可以和我廝守到白頭
你會愛我到什麼時候 你會等我到哪座橋頭
我只剩下這一顆紅豆 請你把它收下別讓風帶走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AESI15&aid=143626434

 回應文章

*Susa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27 09:46

大哥選照片獨樹一格 

我很好奇  像這樣正在照鏡梳理的女人 

您是用什麼詞去蒐的呢?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7-27 21:37 回覆:
做過美工的人都有這個習慣,平時就必須收集各類圖像,以便作業時可以應用。如果要符合文章情境;還需合成加工。

月光邊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26 23:31

劇情跟我想像的不一樣害羞

二個層面

心裡不要身體控制不了

最後還是要面對失控的後果

這個轉折、羞辱也是好事

讓人生有了另一個春天崇拜崇拜崇拜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7-27 21:36 回覆:
生命中會出現許多不同的拐點,每個拐點的抉擇後;就可能會是另一番人生了。其實情況並沒有失控,也沒有人受辱。剛巧在那個時刻兩者爆出了一團火花,之後又都知道必須收尾,算是很有默契的兩人。

意樵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小品故事
2020/07/22 21:06

殷實戶老奚。

平實無華無曲折,安穩過日子。

蠻好的。


塵!! 細細的飄飛每個地方 ~ 緣!! 淡淡的遊移無所不在~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7-23 20:50 回覆:
有取有捨,能收能放,平凡中始能自得其樂。

亞魯司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接龍
2020/07/22 13:14

「董老在大陸過世後,她唯一的繼承人就是她的姪女。念念當家後,現實情況逼著她必須立刻力求進步,心態和作風也大為改變。她現在是個殷實的中小企業主,業務轉進到高價位的功能式運動服裝。」

換成:

「您今晚有空嗎?」念念問。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7-22 20:34 回覆:
老奚本就不是個會死纏爛打的人,當然劇情就不必再出現那句尾大不掉的話了。如果那樣寫;也就完全不像我的風格了。

亞魯司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女追男,隔層紗
2020/07/22 12:59

午安  李孟秋

有續集嗎?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7-22 20:32 回覆:
這個故事我認為不是"女追男",而是一個偶然盪起的水漂,原來都不是預期中要發生的事。從兩位角色對話中已有暗示,尤其是念念清晨醒來時的那句「昨晚是怎麼發生的?我還有點迷迷糊糊。」
所以就此點到為止,沒有後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