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為什麼一定要老外才能告訴我們呢?
2021/09/16 15:32:13瀏覽879|回應3|推薦9

    最近公視的斯卡羅劇集很是轟動。這是一件好事,因為人們本來就應當對自己生活的地方有多一分的認識和了解,這也是建立主體性的一個必然過程。雖然對於原著劇本和戲劇本身我本身並沒有太多的意見,就史觀和內容也多所異議,但是我的看法是沒有一齣劇會是眾人都可以同意的,因此爭議在所難免,而且即使在不同意,我都可以把它當成是作者和導演的個人看法予以尊重。只是最近我卻在一些社群媒體上看到許多人的評論後,尤其是許多人拿著必麒麟的書來做為中心論點,我真的覺得這明明應該是去殖民化的一種歷程,但是在台灣去成了心理殖民固化的過程。

    怎麼說呢?有關漢人和原住民之間的爭議,固然漢人夾著文化和經濟上的優勢,對於原住民的壓迫時有所聞,但是基本上都是民間的力量在主導,中原王朝事實上只是一個旁觀者,甚至有時候還會出面幫助原住民固守疆土,例如著名的土龍溝和漢番界碑,都顯示中原王朝對於原住民的不伎不求,甚至那些台獨人士常常說的清朝根本就認為原住民之地是化外之地(這也是斯卡羅一劇中的歷史背景,清廷放棄主權導致外國勢力介入),這都在在證明漢番之間的問題主要是來自民間。漢人固然有歧視和欺凌之實,但是基本上並沒有把原住民視為非人也沒有國家力量介入。反觀當時的殖民帝國,基本上就是以國家之力去殖民另一個國家,是以國家武力為基礎的一種系統化作為。你看早期的西班牙帝國用的監護賦稅制,而大量黑奴從非洲運往美洲,到後來的非洲殖民化的夢靨(最可怕的是比屬剛果)再再都顯示這些帝國是直接將被殖民者視為二等人民,美國甚至到了上世紀60年代都還有種族隔離法案,但是我卻看到許多人以這些歐美人口中說出漢人不應該歧視原住民來做為論點,這根本是一種反諷的邏輯吧!歧視固然不對也應該檢討,但是以這些老外口中說出這番道理是多麼諷刺啊!就像我前幾天看到一篇引言,他是這麼寫的:

 

美國政府簡直是貽笑大方,因為府方宣稱自己「反對柏林的公園在長椅上標記 『猶太人專用』 的做法,卻支持佛羅里達 Tallahassee的公園在部分長椅上漆上 『有色人專用』 的字樣」

                                    

這種外來和尚會唸經的邏輯,在我看來就是台灣許多人對於西方進步理念的推崇和執迷已經到了自我殖民的地步。難道一定要這樣才能顯示自己的獨立和公正嗎?當然不是,因為是非對錯是可以講理的,但是如果只是借用外人之口來證明自己,那也是只能說自己都無法去殖民化,怎麼能夠建立自身的主體性呢!

( 知識學習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MC3242&aid=167808682

 回應文章

裝睡的人叫不醒
2021/09/20 20:16
black jack
多說無益。大家都看得到,強詞奪理是什麼意思。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9/17 17:26

1.如果是獵奇,必然少見,當時官府也不至於「示禁」,可見是常態

2.清國人加拿大人日本人都發現並記載的事,地點亦不同,是常態

3.美國人當年種族隔離時代,非裔美國人不能坐在公車前面,學生上不一樣學校,那個時候的美國就是種族歧視的國家

當時的臺灣亦同,就是不把原住民當人的地方

新雙城記(CMC3242) 於 2021-09-19 09:39 回覆:

是不是常態這很難證明,但是比照我看許多對於食人族的報導最後都根本是一種想像的報導,我認為這不是常態。因為即使到了現代這種資訊氾濫的時代,你看現在許多外國人的youtuber所拍有關台灣的影片,基本上都是和現實差距極大。

二來是美國的隔離是政府作為,但是清朝並沒有。不能相提並論。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9/16 19:31

版主說「漢人固然有歧視和欺凌之實,但是基本上並沒有把原住民視為非人也沒有國家力量介入。」

其實有哦

臺灣本省人的祖先漢人把原住民抓來吃掉,這就是把原住民當成非人了

1.《福爾摩沙紀事:馬偕台灣回憶錄》(馬偕,前衛出版,2007年5月):

第 266 頁以下談到漢人在屠殺原住民之後如何吃原住民的心臟、骨頭與肉。267 頁談到平埔族如何用詭計捕捉其他族的原住民,還有漢人吃原住民頭目的腦之事。

2.胡傳(胡適之父)《臺灣日記與稟啟》(光緒 18~21年日記,1892~1895 年)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編輯,1997臺灣省文獻委員會南投出版。

第31頁以下有提到漢人吃原住民的紀錄,至 1892 年農曆五月二十四日的時候仍然存在並被記載,原文如下:

日記(光緒十八年五月十七日迄二十四日)…民殺番,即屠而賣其肉;每肉一兩值錢二十文,買者爭先恐後,頃刻而盡;煎熬其骨為膏,謂之「番膏」,價極貴。官示禁,而民亦不從也。…

3.片岡巖,《台灣風俗誌》(大正十年,1921 年),臺北臺灣日日新報社。

第992頁以下有片岡巖記錄了南投埔里及明治 44 年(1911 年)宜蘭的漢人吃原住民事件。

新雙城記(CMC3242) 於 2021-09-17 11:21 回覆:

首先,我認為這些都是獵奇心態的紀錄,實際上是很少見的。

二來是把人吃了不代表就是把別人視為非人,就像原住民把出草視為是一種很神聖的儀式,但漢人卻認為是野蠻。

當然,有一部分漢人的確是把原住民視為二等人是事實,但是就整個群體而言,我覺得沒有。就像很多美國人有種族歧視,但是我不能說美國是種族歧視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