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解析&讀賣交響樂團首次來台公演感想(Tchaikovsky Symphony No.5)
2018/11/29 14:38:02瀏覽6784|回應2|推薦68

柴可夫斯基 第五號交響曲

這首交響曲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第二樂章被某和聲教本拿來當範例。記得第一次聽這個樂章時只覺得旋律優美,哀愁動人,但後來細聽,會覺得柴可夫斯基的旋律與和聲構成極為巧妙,特別是低音半音下降的寫法,簡直就是悲壯的代名詞。

這首交響曲寫於1888年,寫作過程相當費心力。在開始的草稿中,他這樣寫:「序奏。在命運面前,都是相同的,人對無法預期的神只能完全服從。第一樂章:對某件事的不滿與疑惑,譴責。第二樂章:應該投身於信仰中嗎?如果完成曲子的話,這會是很棒的標題。」但在後來完成後,這些標題並未出現。不過序奏的「命運動機」,倒是在四個樂章都能夠聽到,用的是「循環曲式」,似乎也告訴我們:不管何時,命運的力量都沒遠離我們,我們都在它的宰制之下…

他對最後樂章勝利輝煌的尾聲曾相當不滿,以為內容空洞而冗長,想說人真的能戰勝命運嗎?但後來覺得滿意,如今聽這首交響曲的聽眾,包括我,大概最期待的就是這尾聲吧。以下是以日本大指揮家朝比奈隆指揮大阪愛樂的版本,是這首曲子的名演,最後的尾聲當然是精采絕倫,以下是我個人對這首曲子的分析。

第一樂章 e小調,有序奏的奏鳴曲形式。序奏是行板,4/4四拍子,由第二豎笛奏出「命運動機」(1:04),帶有短-短-長節奏,聽來像是麻木的進行曲,還有規律的,由中提琴大提琴奏出的第一及第三拍伴奏。這動機不斷重複,然後速度變快,轉成六八拍子,獨奏豎笛與低音管奏出第一主題(3:43),中間常有木管的上上下下(4:05),伴奏是用弦樂像刻度一樣的奏出六八拍子的第一及第四拍,隨後加進銅管(4:42),越來越激烈像是命運的掙扎,也可聽到低音半音下降的悲壯(5:15)。

然後轉到D大調,出現小提琴如歌的第二主題(5:25),才舒緩下來,法國號與弦樂互相呼喚(6:16),這在曲中也經常出現,然後以半音階直上音皆達到高潮(7:36),與前面的半音階下降對抗。進入發展部,先是法國號與弦樂互相呼喚(8:08),然後第一主題出現(8:23),呼喚音形也出現與之對比(8:24),然後這兩個主題不斷由各樂曲對比出現,感覺像是賦格曲形式,還是個二重賦格,然後是第二主題的發展(9:18),搭配的木管卻是奏出第一主題的第一節奏,相當巧妙。

再現部由低音管奏出第一主題開始(10:29),與呈示部的差異主要是那些上上下下的音階,不是由木管而換成弦樂演奏。第二主題轉為E大調(11:43),法國號與弦樂互相呼喚當然也有出現(12:32),後面也大致與呈示部相似。尾聲主要由第一主題構成(14:46),轉為關係調e小調,也是全曲主調,此時前面出現過的六八拍子的第一及第四拍好像審判般沉重的一個音一個音落下(15:08),直到安靜而陰暗的結束...人還是脫離不了命運的掌控。

第二樂章 較自由的行板,8/12拍子。由弦樂靜靜奏出序奏(16:17),開始了主要部分,強調了十二拍子的第一拍及第七拍,節奏規律,法國號在其上獨奏出有名的旋律(16:57),為主要主題,特色是兩個樂句間要由第七拍來補足,雖是D大調,但也飽含憂思,亦有甜美。雙簧管隨後吹出次要主題(18:24),轉到升F大調,與法國號對話(18:26),也是需要法國號補足,這是此樂章很大的特色。隨後大提琴又奏出主要主題(19:08),這次加進了雙簧管對話(19:16),然後弦樂又奏出次要主題(20:01),這次回到主調D大調,彷彿是安慰,並達到高潮,美麗的倚音特別動人(21:08)。

中間部分轉為四四拍子,由豎笛的旋律開始(21:43),主到升f小調,有糾結的九連音(21:46),氣氛也變的憂愁,弦樂又可聽到序奏那規律的節奏,一再重複造成高潮後,突然,「命運動機」強力而粗暴的出現(23:13),好像在嘲笑這一切。然後主要部分又回來(23:57),轉回8/12拍子,第一主題重複數次,但每次都有不同的管弦樂配器,且越來越精細,直接接到高昂的次要主題(25:25),直接由本調D大調開始,好像又要接到那美麗的倚音(27:04),沒想到卻是更強烈的「命運動機」再度出現,幾乎打到讓人絕望,還好次要主題出現安撫(27:54),最後以豎笛弱奏結束在D大調。

小林研一郎"火焰的柴可夫斯基"


第三樂章 A大調,3/4拍子,中庸的快板,是一首圓舞曲,這是柴可夫斯基所擅長的,用來取代傳統的詼諧曲。分為ABA三部,A部分主要主題一開始就奏出(29:33),相當優雅,伴奏的小提琴撥奏,則打在三拍中的第二拍,後還轉到豎笛奏出此主題時,伴奏的小提琴還是以第二拍開始(30:18), 再來的小提琴部分的上升音階讓人想到第一樂章第二主題(30:30)。

B部分則讓人想到他的芭蕾舞曲,剛開始是由小提琴跳弓奏出活潑的旋律(31:04),轉到關係調升f小調,快速的十六分音符由弦樂與各種管樂器交替奏出,包括短笛(31:29),輕盈活潑。回到A部分,雙簧管再次奏出主要主題(32:35),配合剛剛的快速十六分音符,讓整體氣氛更加華麗,但命運動機卻在尾聲出現(34:44),提醒我們仍不可擺脫命運的掌控,最後還是以第二拍開始連打(35:16),好像強制以A大調結束,常常不休止就進入第四樂章。

小林研一郎(連這種圖也有...@@)

第四樂章 莊嚴的行板,帶有序奏的輪旋曲形式,4/4拍子。剛開始序奏,"命運動機"就堂堂奏出(35:27),不再像前兩個樂章隱匿,用的好像是E大調,但又像是升g小調,但法國號小號隨後以其節奏奏出號聲(36:10),轉到關係調B大調,命運的主題再重複(36:34),號聲像是穿雲而出,莊嚴的C大調主和弦到屬調G大調的連結出現(37:28),又是個法國號與弦樂的呼應,讓人想到第一樂章。

在定音鼓的漸強後,轉到關係調e小調(38:21),呈示部開始,第一主題由弦樂強力奏出,速度是活潑的快板,然後是管樂器演奏的,帶有附點節奏的搖曳音型(38:47)。

然後是長笛,雙簧管,豎笛所演奏如歌的第二主題(39:34),達到高潮後又出現了"命運動機"(40:17),進入明朗的C大調,但一如此主題的曖昧,也像是e小調,在標示狂野(feroce,40:51)的樂段後,進入發展部,在弦樂e小調的第一主題上(40:55),銅管接力奏出C大調琶音,我覺得這裡有點有趣的雙調性效果,也像是為勝利做預習。

然後是第二主題的展開(41:21),進入再現部,第一主題又以e小調悲壯性的出現(42:37), 有趣的是,又突然回到剛開始的莊嚴行板節奏(42:45),導致有點拖行的效果,很有意思。在第二主題再現時(43:52),用的是怪異的升F大調,讓人有點錯愕...後來才定在E大調(44:11),終於有了結束的曙光,但銅管不斷出現命運動機的節奏(44:39),激烈的掙扎,似乎仍無法將命運轉向正面,只能到達序奏的B大調(45:30)。

此時B大調作為屬調,轉到明朗的E大調(45:39),尾聲響起,弦樂奏出輝煌的命運動機,但還是有像是升g小調的曖昧(46:02),再由小號接續,以漂亮的九和弦突破曖昧(47:18),第二主題也不落人後出現 (47:33) ,最後銅管樂器吹出第一樂章第一主題的E大調型態(47:56),凱旋的結束全曲,戰勝了第一樂章剛開始的懷疑。

讀賣交響樂團(全名: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即將於12/11來到台灣,由指揮小林研一郎帶領,演奏拉赫曼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與小提琴協奏曲,我很榮幸的負責這兩場音樂會的樂曲解說,趁此機會來聊聊。

該團的宗旨:以管弦樂藝術的極致為目標,希望給聽眾最幸福的音樂體驗,透過音樂會,振興及推廣古典音樂,除了帶給聽眾音樂的感動外,也希望一般大眾以及孩童們都能感受古典音樂的美好。

讀賣交響樂團是由讀賣新聞社,日本電視公司,讀賣電視公司在1932年創立的,邀請過多位著名指揮家擔任常任指揮,包括布魯克納權威Stanisław Skrowaczewski ,與致力於現代音樂的Gerd Albrecht,目前是著名的法國指揮家Sylvain Cambreling,於2010年就任。

該團在2015年率團歐洲巡演,被評為「悠久歷史造就的洗練聲響」,2017年完成法國現代大作曲家梅湘的歌劇「阿西西的聖方濟」日本首演,被音樂之友社評為2017年音樂會的第一名。

首席客席指揮家包括Cornelius Meister,山田和樹,名譽指揮包括Gennady Rozhdestvensky,Yuri Khatuevich Temirkanov(以上兩位都是俄國名指揮),名譽客席指揮尾高忠明,以及這次率團來台的是特別客席指揮小林研一郎。

小林研一郎於1940年生,常被稱為「火焰的大師」,這是因為他指揮音樂總是全力以赴,猶如燃燒自己,樂團團員曾形容:「演奏時突然看到他的臉,有如惡魔一樣,然後就演奏出前所未見的音樂了。」

他小學五年級時就能作曲,後來進入東京藝術大學作曲系,但覺得自己志向是指揮,於是在作曲系畢業後,又再入學就讀指揮系,參加1974年布達佩斯國際指揮大賽,獲得第一名及特別獎,從此後就指揮多個歐洲樂團,並參加布拉格之春音樂祭,並擔任阿姆斯特丹愛樂首席指揮,匈牙利國立愛樂常任指揮,為繼馬勒以來,第二位外國人擔任此職位,後來又擔任總監,現在是名古屋愛樂桂冠指揮,也是讀賣交響樂團特別客席指揮。

他最讓人津津樂道的是,從2007年開始(2010除外),每年都在歲末進行Beethoven九首交響曲連續演奏音樂會,是一大盛事,近幾年的票都全部完售,這次要來台灣演奏的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也是他得意曲目。

他的指揮棒是自製的,握把比較長,指揮動作很大,動態對比強烈,從巨大合奏到喃喃低語,都極具個性,我個人相當喜歡他的慢板,在細膩中蘊含熱情,一點都不無聊,在演完後他還會跟每個樂團團員握手,或與聽眾寒暄,相當有特色。以下是2016歲末的Beethoven九首交響曲連續演奏音樂會"完售"公告:(這霸氣吧...)

附:2018/12/11 & 2018/12/12  讀賣交響樂團台灣公演樂評&紀錄


讀賣交響樂團首次來台,我很榮幸的台中台北兩場都聽了,這兩場音樂會對我有諸多意義,所以就算趕車,也都要來參加。

日本有名指揮家小林研一郎不愧是"火焰的指揮家",充滿熱情,一舉一動都是戲,在台中(12/11)的第一個節目柴可夫斯基歌劇"尤金奧尼根"中的波蘭舞曲,就展現該團強烈的動態與大開大闔的節奏,這只是牛刀小試啦。

第二個節目是由小提琴家林品任與樂團合作演奏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聽過品任滿多場音樂會了,他一直在進步,演奏起來也是遊刃有餘,音色美妙,快慢有致,尤其他的泛音我非常喜歡,即使樂團有時太過激昂,也能夠與之對抗,他的表現是值得台灣人為傲的。台中歌劇院偏乾的聲音這時聽起來可能是一個助力,我坐在二樓前排偏左位置聽得很清晰。

在林品任拉奏安可曲(帕格尼尼的隨想曲)時,小林研一郎露出微笑,與樂團成員擠在一個位子上欣賞,雖只是一個小動作,但充滿著幽默感,大師就算當聽眾也是這麼專注與可愛啊。

下半場的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是他的拿手曲目,但因為我有聽台北場也是曲目相同,所以留到台北場講,坦白說台中歌劇院的音效還可以再改進些,堂音還是不足,第一樂章演完也有多人鼓掌,顯然還要多多宣導。

隔天(12/12)台北場第一個節目是Beethoven的艾格蒙序曲,我是特別要聽法國號部分,與合奏的精密度,這兩者都很滿意,也是一個好的開場。再來是由日本著名女鋼琴家小山實稚惠與樂團合作演奏拉赫曼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先前聽過她彈奏蕭邦夜曲,滿能抓住那種微妙的氣氛。

今天覺得她彈得稍嫌剛硬,如歌的特性較弱,錯音也有,應該沒到她的最高水準,但還是讓人振奮,第一樂章中段的加速段落小林研一郎製造出極為震撼的高潮,能在這樣的音量下演奏得清楚已是不容易了,最後尾聲小林桑把速度放慢,情境宏偉,小山小姐也能充分配合,技巧伸縮自如,不愧是大師風範。安可曲應該是蕭邦的馬厝卡作品67之4,哀愁感飄散在整個會場中,我是想到她的故鄉仙台遭受311震災重創...

下半場是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這首曲子是小林研一郎極為拿手的,他使用相當多的彈性速度,甚至"彈性力度",尤其在第一樂章動感的第一主題要轉抒情的第二主題時,他放慢速度好像深呼吸一樣,其實他在許多樂段的結束句都會放慢速度的。

他的指揮動態極佳,節奏相當清楚,漸強與漸弱的幅度都相當大,「愛恨分明」,柴可夫斯基的總譜力度變化一堆,相當適合他的指揮方式。只要總譜有比較不同力度的聲部,他總是將之特別突出,第一樂章再現部前的低音號尤其明顯。銅管部分該樂團相當優異,尤其極為穩定的法國號,是聽國內樂團時的奢望,只能說滿羨慕的。

而總譜裡面有許多法國號的漸強漸弱,要演奏的好並不容易,但基本上都達成了,豎笛聲部也很漂亮,難怪這些奏者在音樂會結束後第一個被指揮「表揚」。

在第一樂章的最後結束應該是ppp,不過他的音量似乎比較大一些,我覺得這樣是好的,更有悲劇的感覺,這也是他"彈性力度"的一種方式。第二樂章的獨奏法國號,豎笛(以及後來的九連音),雙簧管也都很有表情,尤其高潮時的4/4/拍與8/12拍的變化自如,還有4個f力度的震撼表現。第三樂章弦樂與管樂的交替靈活,幾乎不間斷進入最後樂章(非但效果好,且可避免觀眾拍手),這樂章序奏的交叉節奏(43小節)可以看到他雙手並用,一手指揮一個聲部,也很有趣。

後來的快板則是熱情如火,尾聲更是特別,他側身看著觀眾席邊指揮,好像陶醉其中,將感覺以表情傳遞給聽眾,這是一個感動的時刻,但他又轉了回去,最後與上個節目拉赫曼尼諾夫協奏曲不同,反而開始加速,熱烈地結束全曲,整個樂團整然劃一,齊心協力,演奏出來的音樂自然就充滿張力,絕不散漫,緊緊扣人心絃。

安可曲則是弦樂合奏的愛爾蘭名謠「Danny boy 」,其實今天的弦樂雖不算層次豐富,但音色典雅,充滿著古早的醇厚氣息,在小林研一郎特別表達對我們援助311震災的感謝後,樂團演奏「望春風」,滿溢著台灣的美麗與良善,讓我也不知不覺淚下...

結束後與承辦單位沛思基金會莊董事長聊天,我們以前聚餐過好幾次,也回想起他夫人,也就是李宜蓉前執行長生前的行誼,今天她常坐的位置,也就是二樓第一排的中間空著,讓我在三樓看下去覺得惆悵,邀請讀賣交響樂團來是她的心願及一手促成,若她還在,想必也為如此成功而具歷史意義的首次來台公演感到驕傲,這就讓人欣慰了。我也與她的公子聊天,是在矽谷工作的青年才俊,還看到了沛思的書羽。這次因為音樂會節目單樂曲解說是我寫的,常常需要與她連絡,這次負責音樂會事宜及翻譯,也期待她日後的表現,最後是與樂友聊天,交換一些心得,並得知NSO呂總監的任期只到2020,感慨也很多,總之,今天是我今年最難忘的音樂會,也會今生難忘吧...

(夏爾克2018/12/12)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tsubery&aid=117439536

 回應文章

Charles Li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12/14 23:56
長久拜讀大作,音樂知識,獲益良多,謝謝。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8-12-16 11:39 回覆:
謝謝林大哥喜歡與鼓勵,也很開心能以寫作當興趣維持下去。

愛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12/03 02:19
夏爾克常年推廣與支持古典音樂,不但將自己的興趣融入生活,而且積極持之有恒地,爲這個興趣做些事情,我要爲你鼓掌!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8-12-05 16:35 回覆:
謝謝愛馬姐,本來只是記錄聽音樂的心得,沒想到就一直寫下去了,還認識了很多音樂圈的朋友,也留下很多多文字的軌跡,是最大的收穫,也樂此不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