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四評胡適與紅樓夢
2006/09/08 09:36:59瀏覽404|回應1|推薦12

胡適與荻蘆夜雪

余雖不敏,然敢斷言:海內外華人名自家園林一景曰「荻蘆夜雪」者,絕對無有。

譬若吾人曰:胡適先生自宅園林一景曰「荻蘆夜雪」,胡適先生能不慍乎?

曹雪芹何以名大觀園一景曰「荻蘆夜雪」?用來訕謗自家門楣乎?

胡適之先生自稱:但開風氣不為師,看「紅樓夢」不見「荻蘆夜雪」的風氣實在要不得。

後記

「狄蘆夜雪」請看「三國演義」卅四回:的盧妨主。

紅樓夢與典故

胡適先生撰述、演講、座談皆不用典故,且大力主張推動寫作不用典故。是否用典故是其個人自由,主張甚且推動不用典故,則是不民主。

民主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民主是奇偶陰陽正反俱呈,聽憑選擇。典故是「前人肩」,可站可不站;典故是網誌風格樣式,可選用既有主題樣式,或可編輯自訂樣式,各人自由。主張推動不站前人肩,不用既有主題樣式,其為民主乎?

胡適先生主張不用典故,推動不用典故;曹雪芹用典故,大量使用典故寫就石頭記一書,依照胡適標準,紅樓夢一書是白話文學的反面教材。然而胡適先生卻研究紅樓夢,且為紅學考據派之始,其中轉折頗堪玩味。

曹雪芹寫石頭記,其中大量使用諧音異意字詞,或同音異字之字詞,並將典故包裝於典雅詞句中,讀者稍不留意便疏忽過去,因而只解其優美詞藻,卻未求其深意。清乾隆時士子如此,是以曹曹雪芹乃有「一把辛酸淚」「哭盡天下讀書人」之喟嘆。

曹雪芹寫石頭記時,有其時空背景,不得不藏鋒於字裏行間;有清一代讀者,因時空因素,亦不得不故作未解書中深意狀,默默承受曹氏之喟嘆。時光荏苒,倏乎二百餘年已逝,紅學研究近百年矣,時空因素不再,紅學家呼吸著新時代空氣,同時忘去舊時代種種典故,如何還原曹雪芹石頭記的真相?

腹中無幾千年來種種典故而讀紅樓夢,不讀也罷。

紅樓夢公私不分

中國人自古曰: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曰:天人合一。曰:內聖外王。依西方的標準,內聖者私,外王者公,中國人公私不分也。

西方人是公私分明:私德旁人不可問,公誼眾人投票表決之。

曹公雪芹,中國人也。大觀園彷彿朝廷,家事有如國事,西方人如何能理解?

紅樓夢是曹雪芹懺悔文?

太多讀者震懾於石頭記之華麗文字,難以想像曹雪芹是北方黑壯漢子。

適之先生更想像曹雪芹,是跪在教堂裡懺悔的少年維特。

說石頭記「挾怨報復」,為免有辱先賢;說石頭記是「慘遭滿人皇帝抄家,而向天下漢族人民控訴的狀子」,只怕不離譜。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nickmit&aid=437848

 回應文章

nothing specia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知典
2006/09/10 00:45

如我之不學無術 就不用讀 紅樓? Hmmm...
應該是 讀還是要讀
無法深入 像你的
就要在旁ㄉ一ㄤ  ㄉ一ㄤ 就可啦

否則文化如何推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