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紅樓夢與史記
2006/08/19 00:07:36瀏覽450|回應0|推薦12

賈寶玉愛看西廂記,林黛玉也愛看;一些認為曹雪芹就是賈寶玉的人,自然就認定曹雪芹愛看西廂記。曹雪芹是否愛看西廂記,這得要問考據派,看那位考據派的研究者有興趣研究此一命題,畢竟能考的可考的都已考據的差不多,此一命題總是個方向,考據出來的結果一定是令人耳目一新!曹雪芹在紅樓夢第一回中,已提出對西廂記的評價:「大半風月故事,不過偷香竊玉,暗約私奔而已,並不曾將兒女之真情發泄一二。」

然而細讀紅樓夢,卻會發現此書與史記的關係更大些,如果說曹雪芹愛看西廂記,則曹雪芹更是熟讀史記瞭然於胸,將司馬遷的手法運用得淋漓盡致,變化之巧妙是青出於藍而更勝於藍,令人嘆為觀止。此說一出必有讀者要說....,且止,先代讀者說出心中話:這也是令人耳目一新的說法啊!且看曹雪芹如何運用太史公手法,玆舉兩則說明紅樓夢與史記的關聯性。

第一重:互見

司馬遷寫史記,「互見」二字貫通全書,如寫「高祖本記」無一字不頌聖,然漢高祖不如人意處呢?全部打散寫入他人列傳裏。讀者想全盤了解漢高祖,須讀完整本史記,將相關的紀載劄記整理後,方始得窺劉邦全貌。紅樓夢第五回曹雪芹寫林黛玉「孤高自許,目無下塵」,對照薛寶釵「品格端方,行為豁達,隨分從時」,故寶釵「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林黛玉如何不得下人心呢?要到第十六回中才一語帶過,稍不留心還看不出來:黛玉回賈府後「忙著打掃臥室」。試問:賈府上下多少僕庸,林黛玉外出不在期間,竟無人打掃臥室;且「賈璉與黛玉回來,先遣人來報信,明日就可到家」,總管得知林黛玉次日將返,亦不遣人先行打掃。要等黛玉回賈府後,親自「忙著打掃臥室」,難道不是下人的消極抵抗,上下一氣地要黛玉好看?下人為何要如此對待林黛玉?不得下人心也!此種前後互見的寫法在書中比比皆是不勝枚舉。

第二重:評論

讀史記無處不見「太史公曰」四字,此是司馬遷自道也。紅樓夢是章回小說,不能像史記一般,不時夾雜一段「某公曰」,那還讀得下去嗎?因此曹雪芹很巧妙的創造出一個人物:史湘雲。曹雪芹所用的隱喻手法之一就是用諧音字,因此史湘雲的「史」與「雲」就是「史云」,借用史記中的「太史公曰」手法,也就是作者說如何如何。至於「湘」字何解?君不見「湘妃竹淚痕斑斑」乎?

紅樓夢中對於湘妃竹的處理,仍是採用互見手法。第十七回中記瀟湘館「一帶粉垣,裏面數楹修舍,有千百竿翠竹遮映」;第廿三回中黛玉「心裏想著瀟湘館好,愛那幾竿竹子隱著一道曲欄,比別處更覺幽靜」;第卅七回中探春起詩社,李紈要大家「起個別號,彼此稱呼則雅」,探春替黛玉「想了個極當的美號」:「當日娥皇、女英洒淚在竹上成斑,故今斑竹又名湘妃竹。如今她住的是瀟湘館,她又愛哭,將來她想林姐夫,那些竹子也是要變成斑竹的。以後都叫她作『瀟湘妃子』就完了。」

史湘雲者,「曹雪芹泣曰」是也!書中凡見史湘雲說話,便是曹雪芹垂淚而說。賈政批評賈寶玉「專在這些濃詞艷詩上做功夫」而「不務正」,認為曹雪芹就是賈寶玉的人,自然就認為紅樓夢一書專在濃詞艷詩上做功夫,而曲解了紅樓夢與曹雪芹;且看曹雪芹對「佳人才子」「濃詞艷詩」的評價是:「歷來幾個風流人物,不過傳其大概,以及詩詞篇章而已」。認為曹雪芹就是賈寶玉的人,如何能理解曹雪芹志比司馬遷,含淚書史技超太史公的用心良苦,是以曹雪芹喟嘆「誰解其中味」!冤枉啊大人!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nickmit&aid=405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