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紅樓夢中的指桑罵槐(下)
2006/09/02 18:41:11瀏覽396|回應0|推薦8

紅樓夢後四十回中對焦大的兩段敘述,由於文字不長,均採全文引述後,再分別說明。

第八十八回正家法賈珍鞭悍僕
文中場景為鳳姐對賈璉說道:「前年我在東府裏,親眼見過焦大吃的爛醉,躺在臺階子底下罵人,不管上上下下,一混湯子的混罵。他雖是有過功的人,到底主子奴才的名份,也要存點兒體統才好。」對比第七回中有關焦大的段落,明顯發現主從異位。第七回中的主位是奴才,發言的重點是:身為主子者應端正公平體恤思恩報恩,相對應主位的反倒是主子,面對奴才的指控啞口無言,只能蠻橫地封住奴才的口。焦大者即曹大也!紅樓夢全書人物無一姓曹者,此謂避嫌也,唯焦音與曹音近似,此乃假托代言也。莫怪臣不臣,先論君是否為君?

反觀八十八回中的主位卻是主子,其論點是:身為主子者應威嚴具足,不論主子是否論情適理,均容不得下臣直言諷諫,衡情論理,可有體恤之情乎?可與之論理否?此與八十回石頭記中衡情論理觀點實大相逕庭。曹雪芹身為儒家士子,豈會不明君君臣臣之理,何須假托「適趣閒情」之書而喻「理治之書」之理!倘非君不君,臣豈敢不臣?再觀八十八回的回目是:正家法賈珍鞭悍僕,從回目名稱已可看出主子蠻橫跋扈之態:倘若衡情論理之家,即便僕人奴才酒醉失言,逐出家門便是,何用鞭笞下人,以逞權力多數暴力之快。自古以來,舉凡呼籲鞏固領導中心者,皆領導中心不足為訓也!明乎此即可知後四十回續本實非曹雪芹所作。

第一百五回錦衣軍查抄寧國府
原文:焦大見問,便號天蹈地的哭道:「我天天勸這些不長進的爺們,倒拿我當作冤家。連爺還不知道焦大跟著太爺受的苦!今朝弄到這個田地!珍大爺、蓉哥兒都叫什麼王爺拿了去了,裏頭女主兒們都被什麼府裏衙役搶得披頭散髮,擉在一處空房裏,那些不成材料的狗男女卻象豬狗似的攔起來了。所有的都抄出來擱著,木器釘得破爛,磁器打得粉碎。他們還要把我拴起來。我活了八九十歲,只有跟著太爺捆人的,那裏倒叫人捆起來!我便說我是西府裏,就跑出來。那些人不依,押到這裏,不想這裏也是那麼著。我如今也不要命了,和那些人拚了罷!」

此段描寫抄家場景,是極巧妙的移花接木手法,借焦大之口警告下臣,為人臣者當愚忠以報皇恩,倘錯估形勢如江南織造曹家者,下場即便如此這般景象。後四十回續本作者基本掌握曹雪芹技法,也看出曹氏託焦大之口直言領導中心無況之狀,因此在此回中顛倒曹氏用心,假焦大之口敘明與當權者抗衡的結果,當然是螳臂擋車,此時再後悔已是枉然。

紅樓夢後四十回的作者,對曹雪芹寫作石頭記的動機與心態,推敲得八九不離十,尤其是破解曹氏運用「顛倒」的手法寫就前八十回,因此採「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的方式撰寫後四十回。既然作者打算以四十回的文字顛覆前八十回的訊息意含,當然也對曹氏所用各種技法,詳加分析以達基本掌握,是以寫作時對技法、用字遣詞、用語、句型等均盡可能揣摩仿效,惟獨寫作動機與曹雪芹完全相反。因此極容易讓讀者產生錯覺,誤認為百廿回本為同一作者完整作品,此點從美國學者陳炳藻1981年對紅樓夢的研究,即可得到驗證。

陳氏採用大型電腦對百廿回本進行比對,以每四十回為一單元組,從各組中取同樣的字,按名詞﹑動詞﹑形容詞﹑副詞和虛詞,輸入電腦後進行相互比對。所得結論是:第一組與第二組近似值為92%,第二組與第三組近似值為80%,由於兩組近似直差距屬可接受範圍之內,據此推論百廿回本紅樓夢作者為同一人。此一結論恰展現科學計量方法研究文學作品的盲點:忽視與忽略人性因素。

張愛玲自述讀紅樓夢時,前八十回的感受是流暢愉悅,一進入第八十一回,立刻感受到整體氣氛全然不同,似乎進入另個世界、另個空間(原句頓覺「暗日無光、百般無味」)。這段談話就是人性因素最好的詮釋。舉凡藝術文學作品,原作與臨摹仿傚之作最大差異之處,即在於其中之人性因素;原作之精神為原創性,其動機為真,臨摹仿傚之作動機為非真,真與非真之間僅一線之隔,卻為堅壁鴻溝無可飛越。考前述陳氏研究結果,兩組近似直12%的差距,即為堅壁鴻溝。

後四十回的作者,目前通採程偉元、高鶚所續之說,然紅學界內仍有不同意見與看法,如有研究結果認為:高鶚不可能有時間續後四十回,夏荷認為後四十回為曹雪芹續絃杜芷芳,在曹氏文稿基礎上寫成的。不論後四十回作者何人,紅樓夢的讀者與愛好者,都須認明 一個事實:曹雪芹只寫了八十回的石頭記,後四十回非但不是曹氏所作,而且全盤扭曲曹氏原意。有論者主張,後四十回續本的寫作動機,乃求全本紅樓夢之完整性,或以市場需求商業機制考量,然透過前後勾連互見比對,可知此說不可盡信,此即胡謅與胡諏之別也。

初讀紅樓夢的人可讀百廿十回本,以對所謂的「全本」紅樓夢留下印象,並可作為日後對比參照之用;喜讀故事並求完整性的讀者,也可只讀百廿十回本。然紅樓夢的愛好者與研究文化意含者,則宜將時間與精力全部投入在八十回本石頭記,反覆閱讀並做筆記,即可逐步揭開曹雪芹所覆面紗,而將書中隱藏的意含逐一解讀。紅樓夢一書不僅是部古典愛情小說,不僅是部古典文學的經典佳作,不僅集合歷來經史子籍的縮影,也是一部中國式訓練邏輯演譯推理思考之書。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nickmit&aid=429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