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1/4 隨筆 台北
2024/01/04 08:41:43瀏覽414|回應4|推薦34
近幾個月,不時會起一些老店,像上回在家燒蒼蠅頭,想到了華視旁的老店,皇城老媽,都說它是蒼蠅頭的創始,這不敢說是或不是,但在那時,算是一間人氣川味館子,有那麼點更早開業,八德路監理所對面巷子裡,四海一家,早年那個小館氛圍,只是四海一家是北方館。

不知是否與蔣經國在87年開放兩岸探親有關,之後,麻辣鍋也逐漸成了夜生活裡的精彩一部分。

年輕時與朋友約著上夜店,有時中間不上不下還沒到碰面但又遇上晚飯時刻,蕭家小館是個選擇。

說是小館,不過就是延吉街216巷,那一帶唯一個小菜市場邊上的小店,炒飯、水餃,炒菜幾種,有點像大概1960年代的迷你版的北方麵食館,老闆一人親力親為,最中意它的宮保雞丁,那個在我心中,算是正兒八經的糊辣荔枝味,吃得頭皮麻滋滋呀,但不辣喉,勝過不少吃過的餐廳。


旁邊的菜市,後來開了間水煎包,老哥,盛極一時後,也許是外配接手,味不如前,但的確創造出了一時間,以老哥為名的煎包店風潮。

也許外婆是四川人,姨父是湖南人,所以雖是江蘇浙江混血,但回想起來,嗜辣的早,所以才養成了現今的口味,可是油豆腐細粉,在我心中的排名是高於酸辣湯的。

以前老家附近有一間,就賣油豆腐細粉,清湯錣著油花看來平靜,每每一個急就燙嘴,尤其小時候嘴巴常在冬季時生口瘡,一燙就更急,大人就更來一句:你就脾氣壞火氣大,嘴巴才會破!

吃油豆腐細粉,最享受時是最後喝著碗底的榨菜碎、海苔,碗裡東西少了,嘿,跑不了你們!但還是最願意吃蛋餃,長條的,不是吃酸白菜鍋下的那種荷包形狀,味道清淡些,記得是用不過油煎的作法,所以只要肉饀選合適了,就也不怎麼膩,記得台北車站,公園路上也有間油豆腐細粉店,開老久了,對面是小魏川菜,也是老館子。

但那一塊自成了補習街後,飲食又是另一種風景囉。

自小魏川菜那邊,跨過忠孝西路另一面,有間天成飯店,也是有年紀,記得港式小點還挺老風味,也是十幾二十個年頭沒去過了。

再跨回忠孝西路,往重慶南路一銀總行背面,添財、麗都,兩間老牌日本料理,帶著點臺式味道的日本料理,坐在小包間,吃炒魚膘、烤香魚,喝溫清酒,一晃眼,都是曾經呀。

(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eetjoeblack&aid=180215922

 回應文章

vivi 之東張西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4/01/28 14:50

口鼻中猶新的記憶與滋味,心中永遠的地圖和影像。

雖然交待得清楚,但還有更深更純美,

無法道盡也無法全被了解的感動,婉轉呢噥在口頰和心頭之澎湃間。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4/01/15 13:46
了!

我很懷念年輕時的江浙菜,你近來有沒有品嚐過可以推薦的一家啊?
不能正經(meetjoeblack) 於 2024-01-16 06:32 回覆:
久沒專程上江浙館,年前去過一間,四維路,蘇江川小館,可以上網看看相關菜色及食評,自行做個判斷。

若不限江浙菜,只要小館就行,敦北IKEA、慶城街一帶,北平館,萬珍樓,也可上網查查。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4/01/14 12:34
這些店,一家家記下了。找時間,一家家去嚐嚐。💪💪
不能正經(meetjoeblack) 於 2024-01-14 17:29 回覆:
自個紀錄下回憶,時間過去,味,俺可不保証囉。

taiwanmicke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4/01/05 13:57
留不住的歲月 回不去的曾經
不能正經(meetjoeblack) 於 2024-01-06 08:01 回覆:
不知不覺讓日子給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