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愛歷史、更愛傳奇 ─ 桐華小說【一】總論
2014/09/14 19:44:19瀏覽3160|回應0|推薦38
從《大漠謠》、《雲中歌》,到《最美的時光》、《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再到剛讀完的《曾許諾》和《長相思》,完全折服於桐華說故事的功力!

和流瀲紫、慕容湮兒、甚至米蘭Lady這幾位同樣擅長古代/歷史言情的小說家比起來,桐華的文字淺白且平鋪直敘許多。但是,在桐華的筆下,那種存在於個人意志與宿命之間的強烈衝突、因人為因素或命運所推動意想不到的情節逆轉、以及人物關係的情纏與牽絆,卻足可感天動地。尤其是由《曾許諾》和《長相思》組成的【山經海記】,兼具了風起雲湧的權力角逐,與細膩柔婉的情感糾葛,劇情堪稱環環相扣,並毫無拖沓。其實,買書之前涵還有一絲絲懷疑,建構在《山海經》這種史前時代傳說之上的小說,又是上古神獸、又是人神妖的,會不會太過玄幻,無法讓讀者產生情感共鳴?

但是,事實卻證明這種擔憂完全是多餘的,故事情節與人物不但毫無與現實脫節的違和感,而且其精彩程度讓人一翻開書就停不下來。六套小說讀下來,除了驚嘆作者的創意與與細膩之外,也感受到了作者的進步。有創意的作家常有;文字細膩的作家也常有;但是兩者兼具的不常有,而在每一套小說之間都能明顯地看出成長與進步的作家更不常有啊!

桐華的第一部作品《步步驚心》雖已初見文字功底,但是主角們的性格與行為還是陷於既有歷史框架中,無法伸展與跳脫。九子奪嫡這個梗本身就比較難有突破,因此故事細緻有餘,創新不足。(這倒是有點像金庸寫《書劍恩仇錄》的情況)。

第二部作品《大漠謠》的歷史背景移到了民風相對開放、時間上更為遙遠的漢朝。兩虛一實的三個主要角色相得益彰,在一定的歷史基礎(霍去病此人以及其生平)上發展出相呼應的虛構情節(霍去病、金玉、孟九之間的情感關係),最終針對歷史紀載中對於霍去病之死的含糊其辭,提出一種新奇大膽的假設。

接下來,作為《大漠謠》的延伸,《雲中歌》透過《大漠謠》中主要角色的第二代,以霍雲歌與孟玨兩個虛構人物為主線,進一步探討了漢昭帝之離奇身亡、昌邑王的放蕩荒唐、漢宣帝「故劍情深」、甚至於霍成君之陰毒狠辣,並且為這些事件或行為提出了另一種解讀。

寫完了《雲中歌》,桐華接著推出了兩部現代小說《最美的時光》以及《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雖說《最美的時光》談的是對情與愛的執念,還有這種執念給自己與他人帶來的傷,但是主角們的成長過程,或者過去的傷痛經歷,畢竟由倒敘手法描寫出的,而且主角們的成長背景也相對單純,因此《最美的時光》仍然保有一種溫暖的底色。反觀《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的基調則灰暗一些,小說深入探討了一個叛逆少女羅琦琦,在成長過程中那些因親情、友情、以及青澀愛情而起的內心掙扎與衝擊。雖說個人不是很喜歡關於黑道、失足少年少女、打架、女性同學之間嫉妒與小心眼的劇情,但是成長或許終究是一項攀向幻滅層疊的高塔的人生任務,就算不是小說中描述的這些主軸,誰又能完全避開人性中背光的一面?(題外話一下,重讀《最美的時光》才發現,兩個故事還是有關聯的!蘇蔓打聽宋翊消息時,問的正是《那些回不去》的羅琦琦;另外,宋翊的好友陳勁,則是給了羅琦琦很大啟發的天才同學)。

回歸古代小說後,桐華選擇了被紀曉嵐於編排四庫全書時歸類為「志怪」而非「歷史」的神話古籍《山海經》,如果這是寫《樓蘭情咒》這類玄幻探險小說的吳蔚,涵可能不會很吃驚,但是以古典言情出名的桐華會做這種選擇,倒是很讓人意想不到。不過,就如同前面所說,桐華不但沒有失去自己的言情本色,還將這樣一部古籍處理得相當出色。就故事連貫性來說,《曾許諾》《長相思》幾乎可以算是一套十本的大長篇(有一點像《射鵰英雄傳》和《神雕俠侶》的關係。比起來,《大漠謠》和《雲中歌》的相關程度大概比較類似《神鵰俠侶》和《倚天屠龍記》)。在【山經海記】中,桐華所「言」之「情」不再僅僅是戀愛之情,而擴展至夫妻、親子、手足、知音、祖孫之情,甚至於無情。《曾許諾》的主題是家與國、親情與愛情難兩全。到了《長相思》,作者的功力已經能在時代背景、權力關係、以及每個人物的身分與幽微的心理轉折之間游刃有餘、來去自如了。幾十萬字的故事娓娓道來,滴水不漏。

如果以個人喜好排序,桐華小說中涵最喜歡的是《大漠謠》(主要是太喜歡金玉和霍去病這一對了!),但是整體精采程度來說,涵心目中的綜合排名是:《長相思》>《大漠謠》>《曾許諾》>《雲中歌》>《最美的時光》>《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

在網上看過一些認為桐華「竄改歷史」的批評,覺得這些聲音未免有些膠柱鼓瑟。先不論所謂「歷史記載」本身的真實性,或者成王敗寇這種古今皆然的現象(歷史總是勝者所書啊),小說本來就是需要有些想像力、有新意才能精彩。涵其實還蠻佩服桐華能夠從歷史紀錄中解析與反思種種不合理處,進而大膽地將一些既匪夷所思卻又合理的假設,發展成一部有血有肉的小說。

畢竟,誰又能知道,傳奇和歷史,究竟何者更為真實呢?就算不談歷史考證,能夠從不同角度觀看歷史,本身也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就像曹雪芹借寶釵之口點評黛玉〈五美吟〉所說,「…做詩不論何題,只要善翻古人之意。若要隨人腳踪走去,縱使字句精工,已落第二義,究竟算不得好詩…[王荊公及永叔]二詩俱能各出己見,不襲前人…這五首詩,亦可謂命意新奇,別開生面了。」作詩尚講求翻新古意,那麼,對於情節更加講究的小說,就更應該提出新的見解了吧

本來是想要分別為每一部小說寫一篇心得的,但是在思考過程中,卻發現所有想法都是建立在比較的基礎上,所以決定依照不同主題開篇,在未來慢慢填坑!

= = = = = = = = = = = = = = = = = = = =
附上小說時代背景、主要人物與主線劇情簡介(依創作時間排列)

《步步驚心》:感謝唐人的改編,《步步驚心》的故事情節應該接近無人不曉了吧?現代白領張曉穿越回清朝康熙/雍正朝,成為八貝勒胤禩側福晉之妹,馬爾泰‧若曦。先後與「八爺」與後來繼位成雍正帝的「四爺」相戀。

《大漠謠》:被狼群於大漠中養大,又得漢人阿爹教導的少女玉謹,遭逢匈奴宮廷政變,於大漠中先後認識儒商孟九與少年將軍霍去病,後遷居漢朝都城長安,改名為金玉。三人之間的情感糾葛更牽連著漢宮內的政治鬥爭…

《雲中歌》:承接《大漠謠》,講述霍去病與金玉之女霍雲歌、孟九養子孟玨、漢昭帝劉弗陵、霍光之女霍成君、霍光外孫女上官小妹、漢宣帝劉詢、劉詢髮妻許平君之間圍繞著帝位與權勢之爭所展開的種種陰謀與愛恨情仇。

《最美的時光》:都市白領蘇蔓於等待十年後,在機緣巧合下與高中開始暗戀的學長宋翊重逢。宋翊因為對前女友許秋之死心懷愧疚,無法敞開心扉回應蘇蔓的感情。同時蘇蔓上司陸勵成愛上蘇蔓,卻一再錯過表明心跡的機會。宋翊在巧遇許秋之妹、蘇蔓好友許憐霜之後,開始以補償心態與她交往。最後,關於許秋過往的一切真相大白…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叛逆少女羅琦琦、家境富裕的「壞學生」張駿、看似完美卻有著不為人知家庭秘密的關荷、以及始終關心著羅琦琦,卻因捲入黑道是非而與大學無緣的高材生許小波,每一件年少記事、每一次互動,儘管看似瑣碎,串聯起來卻是一幅80年代中國社會轉型時的時代縮影。

《曾許諾》:混沌的遠古時代,神族、人族、妖族並存。三大神族軒轅(西北)、高辛(東南)、神農(中原),三分天下。軒轅王姬軒轅妭(化名西陵珩)自小與高辛王子高辛少昊定親,卻與被神農炎帝收服的獸王蚩尤相愛,許下年年相見九黎桃花林之諾言。不料,為了保護母親與兄長,阿珩不得已與高辛少昊成婚,歷經波瀾,最後更代父出征,與蚩尤兵戎相見…

《長相思》:銜接《曾許諾》,主線圍繞著阿珩與蚩尤之女小夭展開。三大神族與能與王族抗衡的大家族(赤水氏、西陵氏、塗山氏、鬼方氏、防風氏等)之間,既相互拉攏,又相互防備。失去父母的小夭,在歷經磨難後終於回到高辛與軒轅,在親人相認的歡欣之餘,卻是另一種煎熬的開始。被兄長所害,落難時蒙小夭救助與照顧的塗山家二公子塗山璟、為了保護所珍惜的人而渴求權力的表兄軒轅顓頊、以及看似冷漠,卻一直守護著小夭的妖族相柳…他們既愛著小夭,卻又各有各的身不由己。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ennifergao&aid=17224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