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真的,沒人關心真相──侯文詠《靈魂擁抱》書評
2013/11/16 15:12:57瀏覽1074|回應1|推薦4
《靈魂擁抱》描寫了一個混亂不安、是非不分的社會,以及媒體是如何參與其中挑起輿論與製造更大騷動。

我想,就像許多文化界人士一樣,作者對台灣媒體應該是抱有極大不滿的吧。二十年前劉墉筆下那個嗜血的傳播業界不但依然存在,甚至更加猖狂了。以前還頂多是對於沒人傷亡的事件沒興趣,現在乾脆是運用各種手段推波助瀾。新聞越聳動越血腥越暴力低俗越好。不關心事實真相是什麼,只想盡辦法利用新聞或談話性節目攻訐對手。反正觀眾也不是真的在乎公理,大家就是圖個熱鬧,罵一罵、嘲弄一下認定的「敵人」,然後得到某種程度的快感與心理優越感就滿足了。

為什麼經過這麼多年、這麼多人的口誅筆伐,仍然不見新聞媒體改善?身為所謂的民主社會,台灣民眾力量明明如此強大,各種民意代表可不是掛名吃閒飯的,為什麼一眾如此反社會人格的媒體依然我行我素?

或許,是因為大部份的民眾並不在乎。

除了一些痛心疾首的文化界人士,一般市民要不就是覺得看看別人家熱鬧也沒什麼不好,反正衰的又不是自己,要不就是不看不聽不關心,過好自己的小日子就好。再來就是一些新聞狂熱份子,覺得支持、評判社會輿論的自己簡直就是正義的使者。就像書中那些罵宋菁穎的觀眾,根本不在乎宋菁穎到底有沒有劈腿、到底是加害者還是受害者,他們只想透過謾罵攻擊一個名人來證明自己對不忠的行為的鄙視,藉此凸顯自己的道德高尚。尤其這位「淫婦」還是當紅女主播,不但證明了表面風光的人其實背地裡還是醜陋不堪的,還反面對照出自己這種沒沒無聞的平民百姓其實還是不錯的。太過癮了。

耶蘇那句多次被引用的「你們當中誰是沒罪的,誰就可以用石頭扔他」如果是在這種社會裡說出的話,不只圍觀群眾,只怕是連附近幾條街的人都要來扔石頭證明自己的聖潔無罪了。(如果是在大陸,說不定還會變成什麼共襄盛舉的省城活動,大家一起來「扔扔更純潔」之類的…)

不知道這是不是人性中的暗與惡,明明不是和自己相關的人,但是看到越成功越出名的人栽跟頭,就感到越痛快,甚至還要過去踩一腳、踐踏一下。

所以,也不能完全怪媒體。就像大陸現在將中國歷史上下其手、改編得面目全非的金牌電視編劇于正說的,不管符不符合史實,只要觀眾愛看,就是好的電視劇!觀眾越罵越有人氣,連續劇和主演也越紅!觀眾們果然看到各式各樣的演員們爭先恐後地與于正合作,生怕自己落於人後…觀眾們也越罵越歡樂,越歡樂越要看于正電視劇。只要一看于正電視劇就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智慧與對正確歷史的瞭解,還能專業地糾正別人誤以為是事實的劇情。多好的事啊,不看都還不知道自己這麼聰明呢。至於對歷史不熟的,就更沒壓力了,看看美輪美奐的宮殿和俊男美女在一起相愛相殺有什麼不好呢。

不管宋菁穎是不是劈腿 (是美女,又是主播,開玩笑,劈腿指數最高的就是這種人!),只要能煽動群眾的情緒,就是好新聞,不論對錯。彭立中是不是變態跟蹤狂 (我覺得彭立中的變態程度連《達文西密碼》中的宗教狂熱份子都追不上)、對宋菁穎的生活造成多大的困擾與恐懼,根本沒人在乎。甚至還有人說得出宋菁穎「官階」比較大,所以要騷擾也是宋菁穎騷擾彭立中的這種冷嘲熱諷。

真想知道,換成這些人自己被小人纏上之時,他們又會如何反應。

明明是被變態盯上,到最後宋菁穎為了澄清自己,居然是必須請醫師開診斷書證明自己的清白,以及發誓過去、現在和未來都沒有,也不會和俞培文有超乎朋友的情誼。只因為這個不只變態,還有幻想症的跟蹤狂,利用媒體來炒作、指控宋菁穎曾經先和他交往,後劈腿俞培文。

這裡看到了法律的死角,一個被害者想要控告處心積慮小心不留痕跡、做了壞事造成傷害的人,不僅需要找到證據證實加害者對自己造成傷害,還必須想方設法展示與 證明自己的無辜。但是只一心想平安過日子的人,又怎麼會時刻注意蒐集自己善良與清白的證據?社會中處處皆有令人不解的邏輯,若是宋菁穎真的曾經,或是和俞培文情投意合好了,難道彭立中就沒有錯了?彭立中對宋菁穎的騷擾本來就和宋菁穎的感情狀態沒有關係,但是所有人卻都對這項事實視若無睹。

如果不是彭立中,一個美女主播和才子作家的結合怎麼說也是一件美好的事。在亂世之中,要憑著自己的信念與良心做人做事,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啊。當發現大聲說 出自己的信念不僅換不得別人的理解或感佩,反而淪為某些有心人為了一些不光明正面的目的,刻意炒作的資料,這種時候,怎麼能不對社會與人性灰心?

只有更大的災難才能平息動亂

中華子民的觀念與邏輯常常令人費解,記得電視劇《被遺棄的秘密》(于正出品的一部雖然不紅,但是還算不錯的一部劇集) 中有一幕令我印象特別深刻:
中藥行的已婚大小姐為了救助災民,自己也不幸染上鼠疫。在沒有旅店人家願意接待救助的情況下,她不得不和青梅竹馬的管家一起,在大雪紛飛的夜晚棲宿於破廟 中。為了防止大小姐失溫而死,管家只得和她相擁著取暖,卻在天亮後被村民發現。鎮長決定將兩人處以浸豬籠的刑罰。(背景:興奮的鄉民在一旁鼓噪)

正要行刑時,有一位碰巧在廟中偷米的目擊證人挺身而出,說出在破廟中兩人是完全清白的。興奮的村民們不依了(開玩笑,等了好久才難得一見的血腥八點檔不播了?),指控這個目擊者是為了報大小姐曾經救他一命的恩,才作偽證。直到目擊者舉起他為了作證,自首偷米一事而被處罰砍去手掌的手,村民們才不說話,而大小姐才終於獲救。
也就是說,如果目擊者不是去偷米、不是手掌被砍去,而只是碰巧看到出來作證,還沒人信他的話了?萬般不理解啊!

這就是人,特別是許多中華子民的奇妙之處。我們碰過的一些移民們也是這樣。好事不信壞事信。如果聽說哪個認識的人(不是親人或自己沾得到光的人) 身上發生了什麼好事,或是得到了什麼榮譽,一定是先不相信:「是嗎?我怎麼都沒聽說」,進而懷疑:「我看是吹的吧,他我還不知道?哪這麼幸運/厲害?」… 等到鐵證如山的時候,頂多撇撇嘴,哦一聲。但若是聽說哪個人遭遇了不幸的事,不但完全不用求證,還會自動自發地幫忙宣傳,甚至發揮自己的想像力,似是而非地再多編一些後續劇情。好事化小、小事化了、沒事編些小壞事、小壞事更加必須炒成大壞事。

回到《靈魂擁抱》,若不是彭立中喪心病狂到失去理智,最後在俞培文身上刺的那兩刀,民眾和媒體們永遠不會正視宋菁穎是受害者的事實,而會為了「平衡輿論」繼 續播報彭立中的謊言、繼續混淆視聽、繼續讓不同的人,根據不同動機,選擇相信對自己的立場最有利的「事實」。但是,因為那兩刀、因為發現俞培文的瘋狂書迷王郁萍已身患絕症,突然之間所有人都同時決定自己正義的使者身份必須暫時忘記,轉而成為慈悲的天使。

只有更大的災難與更大的不幸才能最輕易迅速地平息騷亂。就像許多大陸現代倫理劇,不管是全家人吵吵鬧鬧、婆媳不合、夫妻要離婚、父子衝突,還是親家之間的勾心鬥角與算計,最後高潮與轉折點往往都是在醫院發生的。只要男女主角發生意外(多半是吵架吵一吵往馬路中間衝)、任何核心家族成員突然暈倒被診斷出嚴重病症、或是哪位老人家為了籌錢做出重大犧牲(記得曾經看過一部是婆婆去賣腎)…

剎那間雲淡風輕、天下自此太平。夫妻出軌的爭吵也沒了、親家之間關於財產的算計不重要了、想盡辦法拆散男女主角的阻力全部失靈、父子多年的不合馬上消失。真想問一句,明明做得到,為什麼一定要等發生更悲慘的事才願意呢?

有些時候、有些地方、有些社會文化,真的,沒有人關心真相。大家關心的是,什麼樣的「真相」才對自己最有利。

沒有神與沒有真理的所在,只憑一己之力又能如何?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ennifergao&aid=9493231

 回應文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11/16 15:29
不是沒人關心真相,而是不是那個切身之痛的人;若是當真相與利益掛勾,那真的是人性的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