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與父玩牌
2011/02/21 17:42:41瀏覽195|回應1|推薦5

  不記得那年是哪年,唯獨不忘的是那年父親溫柔的笑臉。

  由於嫁到南部的三姑姑長年不曾回老家來,思念三姑姑的爺爺,趁著過年小叔叔計畫帶家人南下遊玩,一同與他們去旅行,也順道探望三姑姑。

  以往過年時,除了放鞭炮,再來就是夥同哥哥與爺爺小賭一下,一方面讓自己的紅包更豐厚些,一方面藉此度過沒電視可看的夜晚──當時家中只有老三台,春節時全是播出特別節目。然而那一年除夕夜過後,爺爺便南下去了,我與哥哥心想今年只能看著無聊的特別節目,挨完五天漫長年夜。母親看到我跟哥哥百無聊賴的樣子,突然讓父親主動邀我們這些小孩子來玩十點半,由他做莊,我跟哥哥則拿紅包押注。

  起初我跟哥哥都有點怯生生的。一向嚴肅、不苟言笑的父親,使我們這群小孩對他是十分畏懼,因此從懂事以來,是很少與他談天的,而他也鮮少主動找我們講話,日子一久,父子倆就漸漸的相敬如冰了,雖然同住一個屋簷下,關係似乎像個陌生人。而那次父親主動找我們玩牌,最先真的無法放開心情去玩,是抱著一種迫於無奈的心情,以及看著母親希望我們能與父親多接近的眼神之下,才勉強參與父親做莊的牌局。

  不能放鬆玩牌的下場,是紅包一直消瘦下去,就連哥哥的紅包裡頭的鈔票也一張一張的離家出走,父親那邊卻是金錢氾濫。不知是贏錢的那種感覺影響了父親,或是什麼原因,父親的笑容漸漸的堆滿臉上,有時還會講一些平時不可能聽他說的俏皮話,而這些俏皮話總讓我與哥哥開懷大笑,甚至是一旁觀戰的母親也都為之莞爾。歡樂的氣氛消除我緊張的心情,使我真正能融入牌局,享受與父親玩牌的時光。或許是害怕那樣難得的機會不再有,接連的那幾天,我便鼓足勇氣找他閒聊,得到的都是父親溫柔的笑臉。

  假使那年爺爺沒有去探訪三姑姑,恐怕直到今日我都不能清楚的想像父親的笑臉,也不可能再有機會看見父親微笑時,與我是多麼的相像。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roundout2010&aid=4907808

 回應文章

Dark
回想
2011/02/22 21:43

我跟老爸是沒玩過牌,倒是有玩過麻將

不過,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而且現在也忘了麻將怎麼玩......(汗)

不管如何,我覺得這些回憶都是很珍貴的點滴......

車騎師爺(groundout2010) 於 2011-02-23 13:47 回覆:
在當下可能不會覺得珍貴,隨著年紀增長,真的會很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