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朝鲜师回朝鲜问题
2010/07/22 11:06:26瀏覽591|回應0|推薦4

问题的提出

国共内战时期,东北的许多朝鲜人加入了中国人民n解放军。至1949年5月初,其规模已达3个师。此时,毛泽东同意将这3个师移交给朝鲜,其中两个师在7月到达朝鲜,另一个师从1950年1月末开始整编为一个师和一个团,在同年3月至4月间移交给朝鲜。 

原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朝鲜人部队编入朝鲜人民军,使当时只有3个师、1个团和2个边境保安旅编制的朝鲜军队实力瞬时大增。1950年6月25日,亦即这3个师被交给朝鲜后不久朝鲜战争爆发了。战争初期,与韩国作战的朝鲜n人民军共21个步兵团,其中10个团是由中国移交给朝鲜的部队组建的。许多朝鲜人民军的高级指挥员包括总参谋长姜健、2个军长以及6个师长都在中国东北经历过同国民党军队的战斗,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在朝鲜战争中他们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因此有部分西方学者认为,朝鲜人部队的入朝与朝鲜战争的爆发有着密切的关系。也就是说,这些部队的回朝被视为中国积极帮助朝鲜进攻韩国的证据。 
那么,上述说法是否属实呢?为此,我们将讨论若干个问题:

在中国朝鲜人的武装力量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在中国有两支由朝鲜人组建的抗日武装力量。第一支是在华北太行山一带进行抗日斗争的朝鲜义勇军,他们虽然受八路军领导,但保持了较高的独立性。他们把n中共的抗日斗争看作东北亚最大的反帝斗争,认为中共抗日斗争的胜利就是朝鲜的解放。这支朝鲜义勇军将朝鲜人密集居住的地区作为主要活动地区。

朝鲜义勇军总司令为武亭,副司令为朴孝三、朴一禹。在总司令部管辖之下,设置了朝鲜义勇军干部训练所。根据1944年2月日本情报机关的报告,当时朝鲜义勇军包括他们的家属在内总共为300人至400人。

另一支抗日武装是在国统区受国民党政府领导的韩国光复军。该部队是原设在重庆的韩国临时政府的武装力量,其成员于日本投降后与韩国临时政府一起回国,因此可以说,他们与后来人民解放军中组建的朝鲜人部队没有关系。

解放军中的朝鲜部队

1945年8月11日,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朱德在延安发布第六号命令:现在华北对日作战之朝鲜义勇军司令武亭,副司令朴孝三、朴一禹立即统率所部,随同八路军及原东北军各部向东北进兵,消灭敌伪,并组织在东北之朝鲜人民,以便达成解放朝鲜之任务。

为配合苏联红军进入中国及朝鲜境内作战,解n放n朝鲜人民,中共中央原拟派朝鲜义勇军到朝鲜同苏联红军并肩作战。8月12、15、18日,朝鲜独立同盟总部先后发表《致在华敌军中之朝鲜士兵及朝鲜侨民书》、《告日军中朝鲜士兵及居留民书》、《劝降日军内朝鲜士兵书》,号召日军中的朝鲜士兵向八路军、新四军投降,呼吁朝鲜侨民加入朝鲜独立同盟和朝鲜义勇军,建立一个新的朝鲜共和国。

根据六号命令,延安的朝鲜军政干部学校全体人员进入东北,同时朝鲜义勇军司令武亭率领3000余名义勇军,同中共中央派出的首批东北干部工作队一起,于1945年11月初到达沈阳。部队驻在沈阳郊区的朝鲜人农村,准备进入朝鲜。

但是,朝鲜境内的苏联红军不许朝鲜义勇军入境。在这种情况下,根据中共中央东北局的批示,11月7日,在沈阳召开朝鲜义勇军军人大会,由武亭司令员宣布将全军编为7个支队,分别开赴东北的朝鲜人聚居区开展工作,并积极参加中国的解放战争。12月初,武亭率领朝鲜义勇军干部70多人回到平壤,在中国东北的朝鲜义勇军实际上只组成了第一、三、五、七4个支队。这些支队的组建扩充情况如下。 

第一支队:支队长王子仁(崔仁),政委方虎山,初期仅有60余名干部。在南满地区扩编部队,1945年底与通化、柳河、清源各一个朝鲜中队,辑安、桓仁两个朝鲜大队,正式编为朝鲜义勇军南满第一支队。1946年3月该支队扩编为6个大队,并在通化地区改编为李红光支队,在南满敌后参加游击战。1948年4月改编为东北人民解放军独立第四师,直属辽北军区建制。1948年11月东北解放后,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六六师,下辖四九六、四九七、四九八团,直属东北军区建制。1949年7月后到朝鲜。 

第三支队:支队长金泽明,政委朱德海(吴基涉)。1945年11月19日,朱德海、李德山等19名朝鲜义勇军干部由沈阳乘车抵达哈尔滨,与哈市保安总队朝鲜人独立大队金泽明部队会合,25日在宾县正式改编为朝鲜义勇军第三支队。1946年12月,改编为独立第八团,兵力3000余人。自同年4月收复哈市后,该支队一直担负哈市卫戍任务,并抽调一部参加土地改革。1948年4月扩大改编为独立十一师第三团。1948年11月,独立第十一师改称一六四师,下辖四九○、四九一、四九二团,长春解放后,担任卫戍长春任务。1949年7月第一六四师进入朝鲜。 

第五支队:1945年11月组建于沈阳。支队长李益星,政委朴一禹。11月21日,朝鲜义勇军总部派文正一率先遣队抵达吉林市,因苏军不同意其东进,暂时驻扎在附近地区。12月8日,文正一率领先遣队30余名干部进入延吉。李、朴率领支队主力400余人,于1946年初抵达延吉。1946年3月,以朝鲜义勇军第五支队为骨干,加上一部分汉族干部,与当地新建立的4个警备团扩编为延边警备第一旅,兵力6000余人,主要担负延吉地区肃清土匪、建设东满根据地的任务。4月该部一个团(即朝鲜团)参加第一次解放长春的战斗,团长朴洛权(朝鲜人)牺牲。随后该部队组建为东满独立师,1947年编入在延边敦化组建的东北人民解放军第十纵队。第五支队的一部分后改编为延边军分区独立三团,独立六团等部组建东北人民解放军独立六师,原第五支队参谋长全宇任副师长。1948年11月东北解放后,独立六师编入东北人民解放军第六纵队,后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三军一五六师,该师主要由朝鲜人组成,先后参加了平津战役和渡江战役。

第七支队:支队长崔明,政委朴勋一。1945年11月21日,崔明等人随同第五支队抵达吉林市,编为吉林保安第七支队,12月初,进驻桦甸。1946年1月,保安第七支队正式易名为朝鲜义勇军第七支队。3月,第七支队改编为桦甸县保安团,后扩编为吉南军分区第二十四旅第七十二团,主要活动在吉南地区。5月,部队脱离吉南军分区,调至公主屯一线,准备作为四平保卫战的第二梯队。四平、吉、长撤退后,部队进驻五常休整。6月,二十四旅转入吉南地区,开辟根据地。1948年4月,与朝鲜义勇军第三支队后身的独立第八团、松江军区第八团合编为独立第十一师。

这些参加中国解放战争的朝鲜人部队,于1948年底改编为三个师,即一五六、一六六、一六四师。到目前为止,没有资料证明,在改编和扩充过程中,有来自朝鲜的兵力加入了朝鲜人部队,而当时出版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资料也说明,这些朝鲜人部队都是在中国东北组建并发展壮大的。由此可以判断,这些朝鲜人师团,是完全由原住在东北的朝鲜人组成的。 

有研究认为,国民党军队在东北报复日本人时,也虐待朝鲜人,这是大批在东北的朝鲜人加入中国共产党军队或者朝鲜义勇军的主要原因。

国籍问题

在49年10月1日之前,中国是中华民国.根据民国1929年国籍法规定:父母为中国人者即属固有中华民国国籍.即中华民国居民适用血统主义,并不适用地域主义. 

根据1909《大清国籍条例》和1912《中华民国国籍法》,是否具有中国公民身份的根本依据也是血统主义,而不是地域主义,所以除非根据中国当时的国籍法宣布加入中国国籍,无论在中国的朝鲜人出生还是生活在中国,都不具有中国国籍. 

截止1929年,加入中国国籍的朝鲜垦民有10979余户,55700余人。随后由于日军的侵略和内战,几乎没有(如果不是完全没有的话)新的朝鲜居民加入中华民国国籍.也就是说,到1949年,真正根据中华民国国籍法并加入中华民国国籍的朝鲜居民数量非常有限. 

3个师的朝鲜族官兵在1949年10月1日之前按照中华民国国籍法的要求加入中华民国的数量非常有限(如果不是没有的话).而其中2个师的人员已经于1949年7月,也就是还是中华民国时期就已经进入了朝鲜,对于他们不存在国籍的问题. 

1953年8月17日政府发出了《中央关于中国籍朝鲜民族与朝鲜侨民问题的指示》,该法律文件对于朝鲜族和朝鲜人的区别进行了法律的明晰,认为是否具有中国国籍乃是根据是否参加土改和革命进行划分.值得注意的是,法律是不具有追朔力的,这样,《中央关于中国籍朝鲜民族与朝鲜侨民问题的指示》也只对1953年之后的法律处置有指导意义. 

个人认为,从法律的观点而言,在解放军中朝鲜族官兵的国籍问题并不成为问题,因为除了少数根据中华民国国籍法加入中国国籍的人员之外,绝大部分人都由于是朝鲜血统而具有朝鲜国籍.

朝鲜战争与归国朝鲜师

朝鲜半岛由于长期处于日本的殖民统治下,朝鲜人是没有自己独立的武装部队的,45年日本投降后,经过苏美的一系列的利益交换和扶持,南方成立了李承晚大韩民国政府,北方由金日成组成朝鲜人民民主政府。

就军事而言,双方当时都处于兵力短缺的情况,北方有抗战后早期从中国抗战归国的武装,而南方在初期也是靠美军的扶持指挥,以殖民地警察或者干脆日籍军警来充数。

1948年12月末苏军从朝鲜完全撤军,1949年1月美军也向三八线移动,朝鲜半岛出现了新的局势。1949年1月中旬,韩国开始对朝鲜进行频繁的武装挑衅。1月27日、2月3日和4日,苏联驻朝鲜大使什特科夫在给莫洛托夫的报告中称:“近10天以来(1月15日至25日),南朝鲜警察和军队擅自越过三八线的事件增多了”,“三八线形势不稳定,南朝鲜的警察和军队几乎天天都越过三八线袭击朝鲜的警卫岗哨”。但他认为,“南方军队目前发动进攻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不论国内形势还是国际形势都不允许他们这样做”:“也可能,他们将军队推至三八线附近,将其集中在主要方向上(从保护汉城的角度看,这些方向也是主要的),是为了保护汉城免遭北方军队进攻(他们一直预计北方军队会进攻)”。朝鲜方面也认为,“这些挑衅活动与目前新的联合国委员会抵达南朝鲜有关,其目的是在三八线制造麻烦,以便证明美军继续留在南朝鲜是正确的”。

到了4月,苏联方面似乎意识到了事态开始发生变化。4月17日,外交部长维辛斯基致电什特科夫大使说:“预计美军于5月份撤出南朝鲜,移驻日本附近岛屿,以便给南朝鲜军队行动的自由。与此同时,联合国委员会也将离开朝鲜。4月和5月,南朝鲜将把自己的兵力集结在三八线一带。6月,他们会突然袭击北方,以便在8月以前消灭北方军队。4月10日,南方已在开城地区集结了约8000人(步兵旅),在议政府(三八线附近地名)地区集结了约1万人(估计是第三步兵旅)。4月10日还在东豆川(三八线附近地名)站台卸下3辆坦克。请立即采取措施核实这些情报并报我”。4月20日苏联远东军总司令华西列夫斯基和苏军总参谋长什捷缅科向斯大林建议说:“‘南方人’还在继续向三八线调集部队。我们不排除‘南方人’可能对北朝鲜政府军队采取新的挑衅行动,并动用比迄今为止更大的兵力。考虑这个情况,我们认为,建议北朝鲜政府军司令部采取适当措施,以回击‘南方人’可能做出的更大规模的挑衅行动是合理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

49年5月,金一访问中国,在双清别墅会见毛泽东时,第一次提出要求在解放军中的三个朝鲜师归国,以帮助朝鲜充实国防力量和维护边境安全,考虑到解放战争已接近尾声,并且朝鲜籍官兵的意愿,毛泽东同意了金一的请求;在这次会见上,金一还询问了关于武装统一朝鲜半岛的问题,毛泽东的意见是只有等中国解放战争完全结束(包括统一台湾),才继续讨论,并且提出如果朝鲜动手,要注意美国和日本的动向。

49年,不要说毛泽东是不同意朝鲜进行武装统一,就是斯大林本人也不同意,由此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归还朝鲜师的决策与朝鲜战争毫无关系。

50年1月,四野司令员林彪致电中央指出,四野里的朝鲜部队战士情绪波动,要求回国的呼声很高,中央当时已经将战后裁军问题提上议程,考虑这一情况,也同意最后的朝鲜师归国。

50年1月底,斯大林才第一次同意金日成以武装手段统一朝鲜,而拖到50年5月中,金日成才在斯大林的再三催促下,到北京通知中国政府,朝鲜将以武装手段达到统一国家的目的。

因此,客观上,可以说归国的朝鲜师增强了朝鲜的兵力;但若说朝鲜师回国与中国参与策划和参与决策朝鲜战争,中国帮助朝鲜进攻韩国,是完全错误的结论。

( 時事評論國防軍事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frostmourne&aid=4219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