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12滾滾風雲~尾聲~恍若南柯夢(完結篇)
2009/02/10 09:17:04瀏覽828|回應5|推薦22

12灰燼裡的火星~恍若南柯夢

海光沛把自己寫給江燕文的信看完了,他很奇怪,他記得來台之後、還寫了不少的信給江燕文,但是,那些信都沒有了。下面是幾封字跡潦草,不署名,不寫日期的信,當然,他曉得那是江燕文寫的。於是,他又接著看下去:

●○江燕文致海光沛的信

光沛:接到妳的信和入台申請書。我雖為妳信上的措詞諷苛、無禮而氣憤,但是,念及你信上寫的那麼悲哀與絕望,縱然是鐵石心腸不也稍有感動嗎?我忍不住又想拯救妳脫離「舊歷元旦」之災了。何況以你對我不移之「愛」,使我自信確能使用幾句溫婉的話,就可以使你不「自裁」!

同時,我也將你的信,寄給了你的哥哥宏沛先生,寄給他的意思,乃是促其早日為你辦入台手續,決非搬弄是非。相識數載,我搬弄過誰的是非來?而況且非但你們情屬手足,復且不久可以見面,我縱愚昧,當不會愚昧如此。你給宏沛的信我拆看了,積於數年你對我的信總是先拆、先看,我這樣做,當不至於過份吧!

信中你傷我,傷他之處真使人寒心,你是永遠不認錯的人。只有寬宏大量對你永存原諒的人,才能和你相交。你信中「破壞」,「阻撓」,真是從何說起?至「強弱之分」、「手段高低」、「公論大白」……這些詞語是對誰?是對我嗎?你值得我那樣做嗎?你是個男子漢嗎?你說你「愛」我,數年來,你給我的只有精神上無限的痛苦,你愛我還是害我?你愛我只是一隻會在外面自尋食物的貓、狗(還可以帶給你吃)。在患難中,我不得不如此「相濡以沫」。

今日,或者以後,只要對你有幫助,我必盡力幫你,但我清楚,我們是沒有辦法在一起過日子了。我不懂你為甚麼不能再入大學完成學業?你為甚麼不能?那將是你最後的一個機會啊!我們在相識之初,我就說我們在演悲劇了。我不願推卸任何責任,也不願責怪任何人,我只願將過去的錯誤、患難、瞭解、經驗用來作未來的參考和教訓。

到台灣來,是我新生的日子,是我再做「人」(一個堂堂正正的人,不再是姘婦,不再是地下夫人,不再是個第三者)的開始。愛人者應該愛人之志,數年來,我所抑鬱的,你非不知,而你硬要我同意贊同你,而犧牲自己的意志,匹夫愛其志以死,我作得到的!

如你所說:你仍在患難中,我應該鼓勵你、幫助你,似乎我不應該提我自己不幸的事,我也願意這樣做。但請注意,我還是個有人格,願有所守,雖狂而有節制的人,在我能力範圍之內,我會竭力幫助你,也許你認為同情與願意不能「當飯吃,當衣穿」,我只是盡我之心力而已。

我知道你太清楚了,而你永遠不會了解我;因為我們的基本觀念不同。接你上封信,一直心緒不寧,現在知道你去啟德機場做工,我放心了,在舊歷元旦你一定不會尋短見了,是不!

●○江燕文致海光沛的信

光沛:本想去拜訪宏沛先生,但,事先無約定故未去。他有信給你嗎?我或在一二天內再專誠拜訪,他太繁忙,無信亦不必怪他,他是個肯負責,而也有責任要負的軍人,不像你我。人生不過數十寒暑,求心之所能安可也,何必如此自苦?仔細想想,前數信又不免是意氣之爭,我們平心靜氣的談談吧!以前的經驗,我是為求全而「欲去」,每惹得你痛斥、痛責、真是欲益反損。

光沛!希望你靜下來,仔細的想一想,我們在一起會幸福嗎?人的遷就是有限度的,我置患難,困難,窮極於不顧,我衷心所求,肯為之犧牲一切的是甚麼呢?

假若我能愛你,能無愧於良心的愛你,甚或我說過「愛你」;那末,我就應該為我的誓言甘心了。但是,我不是個「愛情至上」的人,我要活得有意義、有價值、我要活得堂堂正正。「愛情至上」乃是超人或者中學生的玩藝,而那絕不是我。

愛,真愛,我認定還是聖經上說的最透徹:「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

想想吧!和你在在一起,我就覺得我有罪,我就有身陷入陰溝污泥中的感覺。人的內心,我相信具備了天使和魔鬼兩種性質,和你在一起,我不由自主的就發揮魔鬼的性質,我相信我會永遠如此的。其實,黑市夫人、姨太太、妓女……有人做的心安理得,但是,我不能!算了,放了我吧!讓我有重新做人的機會,你也要重新做人。別自比劇中人物啦,你除了陰狠、自私似(劇中人)王立民之外,那裡還像?

本來,你的來信不是漫罵,就是苛責,真沒有回覆的價值,非特不能得人同情,更令人增加卑視、恨惡心理,如此何能搏取我心之諒解!我希望你能洗心革面,希望你要自立、自強、多讀點書,以培養道德,多充實能力,以求自養自奉,在社會上站得住腳。不可徒羨新聞人物,而想做曹操在「臭」上出名,如能體諒我的苦心最好,不能的話,也隨便你了。在這裡我還是要告訴你:「多多思考吧!」

並不是我想以「沉默」來解決問題,更不是畏首畏尾,我考慮再考慮,你的希望、你的要求,自始自終都是太武斷、太自是,使我無法置答,你口口聲聲說愛我,但除了屈辱、譏笑、麻煩、痛苦之外,你還給了我甚麼?即使是物質生活。你說你會做乞丐養我,而事實呢!是我「做乞丐養你」,你忘了嗎?你的希望太多了,你的許諾太多了,你的美夢太多了,當你條條道路走不通時,你又想到了我這隻自己會捉條魚吃,還能帶給你的貓。不是嗎?

你說:要我不要丟棄你,就是因為你「一旦那個代課教員做不成的時候,還有個吃飯的地方」。講人情嗎?你與你的兄妹、父母相處得如何?講法律嗎?四川丟下一妻一子,家鄉丟下一妻一女,她們都是你「自由戀愛」而結婚的啊!我又怎能相信你「愛我到底」呢?別騙鬼啦!受了那麼多的苦,我應該善待自己一點了。 

我每月的助學金收入,自己舒舒服服的用用,也不剩甚麼了,你還是自立自強吧!女人再有辦法,也是有限的。何況我走的是正路;正路,發不了財。還有,你不是說你的身體很壞嗎?如果知道自己活不長的話,何必再拖著我?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你真病倒,你親哥哥、堂妹妹都不管你的話,說不定我會坐上火車去探看你的。

應說的話,我已說膩了,你說的也是老套,我也不願聽啦!各自反省,各憑良心,不是很好嗎?你一天不放過我,我就一天天的等吧!?

●○下面兩封信,是江燕文寫給海宏沛的:

宏沛先生:頃接光沛函,知道他任教省中,做代課教員,並已與您會面多次,互訴情懷,我心甚慰。值茲亂世,骨肉離而復聚,幾家能夠!而且,這也是我數年來為祝為禱之事,果然,天道有常,善人多福,貴昆仲攜手並進,前途無可限量,我預先為之祝賀了。

我自前歲來台,多蒙惠助,時受教益,終心銘感。去冬於茶室又承當面明教,關愛之情,溢於言表,偶有所憶,感愧交併,蓋當此人心險如山川,欺詐私欲橫行之際,您能不徇手足之私情,唯求義之所宜,肝膽相照,使飄零弱女子,依托高明,以全意志,義徵往古,能有幾人?故敢析心剖腹,不厭煩瑣,敬略陳述往事,謹祈鑒諒。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我與光沛相遇相識於南京。那時,我高中畢業、初離家鄉,不知世故,光沛啟之導之,視如己妹,我亦感其盛情,言聽計從,心中深幸得良師益友。但是,同學們見我們常在一起讀書、談笑,便互相口耳相傳說我們談戀愛了。繼而,忌恨、譏訕、離間,使我不能忍受。

而光沛在我面前的表現是胸懷磊落,舉止光明,他告訴我說:與其妻感情甚佳,畢業服務時帶她在一起,別人就不會說甚麼了,而我也就信以為真,深覺如此古道熱腸,我豈疑有他?且自念父母年老,弟妹尚幼,都是我的責任,而自己年紀尚輕,學業又未完成,總想在立身處世上能有成就,難得光沛兄嫂護衛,正可免得他人糾纏嚕囌,而能專心學業。

但是,事情有不及預料者:匆促間大勢遽變,共軍渡江,京滬淪陷。我與光沛幾經患難,輾轉至港九,憂苦同居生活,轉瞬數年,我並非無情者,能不珍惜過往歲月嗎?但是,俗語說:「哀莫大於心死」,且「別人易欺,自己難欺」,我雖非貴族千金,但是,我尚是清白、重傳統道德人家之女,自幼父母教以是非觀念,立身之道,怎敢自棄?

日夜所想都是:我不該作個破壞人家庭的第三者。但,遭逢禍亂,累人累己,沉迷留連,數載不復,「同居」雖是被時勢、環境所迫,心中卻時刻難安。我常常引咎自責,力求所以善處之道,但是,思想、觀念、生活態度,以至處事為人,我與光沛皆格格不能相入,積數年之經驗,我瞭悟道:即使是正式、正常婚姻,也難相處下去,往事既不堪回首,而劫後餘年,當力謀奮進之道,現在祇希望能有洗心革面,以贖前愆的機會。

光沛當亦為您提及,我之思想、觀念。我重理智,我沒有勇氣背叛道德的原則,我凡事力求良心之能安。我既生也不辰,又遭逢不偶,實無意於人生之幸福了。光沛雖然重感情,尚勇敢,我祇佩服而已,但不願犧牲意志,勉強良心一生。生活態度、為人處事都是由於思想觀念而決定,此點,先生知弟當比我更清楚,諸如:我寧願自己吃苦而不願借債,處處自重而尊重別人。

但是,光沛卻一切天塌自有他人頂,世人皆仇敵,憤世疾俗的言論,處處招來輕侮,他說他對任何人都壞,獨對我好這點,我雖永記、永銘於心,但是,積於種種事實經驗,那是與事實相反的,他帶給我的,是無窮的災難。

人生不過數十寒暑,我何必再拿劫後餘生去開玩笑呢?他如念數載相處,願善為結束,固所至祈,不然,匹夫不可奪其志也。餘不一一,執筆心疼,臨紙涕泣,祈明鑒之。敬祝    康安

◎◎◎

宏沛先生:奉讀十月十九日的信,關懷、安慰、鼓勵之情,實在令人既感且佩。今後當更加自勉,向著先生所示「佳境」猛進,以期後半生光陰不再虛擲。先生本著大仁、大悌之心為胞弟之所謀,本著古人忠恕之道,處骨肉之間,實在至矣盡矣。至於對我,您自己的話:「軍旅十餘年,見識、經驗豐富,凡事常情以度,法理互濟,不輕於主觀裁事,不越常規太遠……既非媒人,又非父母……

先生如果早示我如此明哲保身之大道,我就不會向您訴說那麼多了。但是,我寫前信不過仍是被您在茶室之一片真誠所感,亦願以心腹相報也。我雖弱女子,也不一定要依靠任何人!而且,也知此末世,又何處去尋仗義之人?所以,我對先生之「知難而退」,「明哲保身」,極表贊佩。但如必屈我之志,以徇您骨肉之私,則我實不甘心,則不能不再申明己衷,以祈鑒察也。

先生自謂知弟最深,令賢弟之自高自大,剛愎自用,不能與人相處,何又獨不知?我遇光沛時,剛離開家,年輕不懂世故。光沛使我在同學間受盡譏訕、嘲謗,而彼亦難以立足,又不能早退,卒遭「開除」,彼有為自己辯護之眾多理由,我亦願能諒解。無奈數年來,彼之一切行為,使我失望而至絕望,今之決定,絕非偶然,亦絕無反悔。

猶憶共相逃難時,我們背著行李雜在難民中奔走,我背負之物不比光沛輕,而其他人皆是男人負重,女人徒步走。每至一處休息,他人皆是男人淘米煮飯,光沛與我則是相反。那時,我尚年輕力強,堪負力任,今後,不願再作婢妾之役,實在也是年紀漸老,沒有那個力量了。

在廣西某市,為了謀生我在一家做店員,後以光沛常去,主人失一大鐘,雖然不一定是他所偷,但我卻失去了工作。現在,唉!現在,剛剛來台,在您們堂妹錦沛家暫住,您堂妹竟又丟了手錶。當您堂妹錦沛詢問我時,我真又羞又氣。縱然事情或有冤枉巧合,不也看人而定嗎?我就從未遭此嫌疑過,累次被人疑為小偷,這種人還能委以終身嗎?

到香港之初,我嘗與他約定,我願獨自謀生,各自奮鬥。不然,他就要負起生活責任,像個男人一樣的養家。然而,他既不放過我,又不負生活責任,尚是我行乞度日,寫至此,傷心淚下,宏沛先生!宏沛先生!何太殘忍,必使我今後再以行乞,養活汝弟耶?

後來,我在教會謀得一職,聊以糊口,而光沛以稍安定,貪吃又懶惰,附近店舖以我有職業而予以信任,光沛乃到處賒欠。更有甚者,他狂言亂語,罵教會、罵洋人,以為自己清高、愛國。捨信仰不說,當時我吃「教飯」啊!請試設身處地想之,我何以堪?

而光沛到處不擇手段的借、借、借……最後,借友人的照相機,送進當舖。更有,借我的朋友,一個十八歲少女的錢、借一位鄰居老太太的撫恤金等等不勝枚舉。彼無法立足,我亦失所依據也。宏沛先生!宏沛先生!我與他,若是朋友,我會善處;若是親戚,我會善處;若是弟兄姊妹,我會善處;若是父母之命結髮夫妻,或我對彼有愛情信誓、承諾,我也就認命了。

然而!然而!鑒於既往,我不寒而慄矣。所謂:「同歸於盡」之語,是汝弟之口頭禪。而我,我尚知珍惜此父母遺體,而願盡為人子的責任。祇是,事至其間,被人所逼,不惜一死罷了。我不知您所謂:「色相空相之研究」是何意思。我祇願做一平凡人;我非「輕言娶嫁者」、我亦非不知「女子處社會之難也」,謝謝您的諸多教訓,孟子說:「良人者,終身仰望者也」,嗟呼!良人而不良,奈何!奈何!我祇願做一平凡人,我對先生不復有所求矣!祝  

康安     江燕文上  十一月一日

三年後●○恍若南柯夢

光沛先生:你的信接到了,謝謝你對我的忠告,今後,我亦將之謹記於懷作為處世為人的參考;我們就這樣結束,就如你所謂的「善始善終」了,一切恩恩怨怨都讓它過去吧!對宏沛先生,我始終覺得他是一個好人,不管他對我的見解如何,也不管他在信上給我的教訓是如何的極盡諷刺之能事,我都謹受,並認為是最佳禮物。

因為我們過去事實的經過,及內心的衷曲,根本就不會為別人所了解,更何況你的來台,還是我給他找的麻煩與精神負擔呢!你有這麼一位好哥哥,確使我放心不少,今後請好自為之,勿負他對你的良苦用心。你有空北來時,不妨早賜一紙,以便迎迓,略盡地主之誼,如專誠來臨,則我就實不敢當了。我以為我們見面祇徒增傷懷,即永不再見,彼此亦會紀念懷往的。

我非復十年前之不懂事的少女了。幻想與壯志亦隨體力而俱衰,今後的歲月,是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了。但對於過去十載虛擲,亦無所恨,經過了那麼多,我累了,我真累了!

●○江燕文致海光沛的信

光沛先生:九月七日的信收到。真謝謝你還記得我~佔著你青年時代一小段的一個女孩子。而我呢!得知故人佳況也可以自慰了。其實,我早知道你會有好結果的。過去的一段不幸日子,不過是我乖舛的命運帶累了你罷了!我為這不也付了相當可觀的代價了嗎?

你所說我的近況,是X X告訴你的吧!X X老弟,我猜是你的新同事,是不?你說他年輕聰明,好動健談……但是,我們同學四年,他在同學中是「太」字號人物。我與我幾個相處得來的人,是很少與他往來的。至於他說的關於我是好是壞的話,都不可深信。我並不奇怪你總是與這型人物易於接近,物以類聚吧!至於我,除了受你之影響處暫難改掉外,實在也沒有甚麼痛心的。

你的新小女友名叫「林美枝」,好可愛的名字,我將記著它。相信她將會給你帶來好運。恭喜你,這麼快就得到一位少女的愛。可是,這也並非我的意外。以你的情場經驗與手段,得妙齡女孩的一往情深,是理所當然的,尤其現在的你,既未如在南京時之有妻有女,又有高尚的教育職業,光明的前程等待著,我為你祝賀。

最後,勸你不要再寫信給我了。在你,固然可以以「風流才子」自賞,而你未來的太太若是心地純潔,有良好家教的話,一定是受不了的,請你相信我的經驗之談。

海光沛看完了所有的信,香港的生活,來台之初的生活,以及與親兄長宏沛的重逢,交往,與堂妹錦沛的重逢,誤會。十幾年來的一切,一幕幕的在眼前映過,如電影似的。細細想來,恍若一夢。

「林美枝呢?林美枝呢?」……他想起了太太林美枝……

◎◎◎◎◎◎◎◎◎◎◎◎◎◎◎◎◎◎◎

滾滾風雲‧滾滾風雲」、灰燼裡的火星」全文完

謝謝各位‧敬請指教

作者日記

2009/2/10

滾滾風雲‧滾滾風雲」及「尾聲~灰燼裡的火星」終於連載完了,我可以大大的喘口氣了。你知道嗎!「滾滾風雲‧滾滾風雲」這個故事,在我流亡時就決心要寫它了。那時,身邊帶著筆記本,隨時都在寫當天的經過,心裡計畫著「我的苦難不能白受,我要寫出來」……沒想到那筆記本竟丟失在戰場上了。九死一生,困頓數載,輾轉來台,繼續升學時,身心俱疲。謀生,結婚,養女兒,出國……在新的問題與解決間,浪費了太多光陰;其實,這其間有空就寫「滾滾風雲‧滾滾風雲」這個故事。但是,直到1988年退休之後才整理它。現在寫完了,從頭看一遍,唉!離我所要表達的相差太遠了。這是我唯一的「長篇小說」,我也無力出這本書了,只希望人間再不要有「戰爭」!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limyang&aid=2634069

 回應文章

靜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真實面
2012/03/09 04:26

愛情的真實面,寫的血淋淋…

感覺真的不足以當飯吃,呵呵

 

女主角講出來的話,真的讓人驚訝,通常女生比較夢幻的…

大時代的巨輪下,人,都變卑微的生活著了…

為過去逃難、困苦而猶能樂觀的活下去的前人們致敬…因為走過而懂得感恩、知足,這是我們小輩需要學習的!!!


無☆言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佩服
2009/02/12 23:59

對姨除了佩服也沒有別的話說了

如果碰到50歲做左右的刷他不會用電腦     就真的想給他一頭敲下去

都什麼什時代了  看病還要排隊掛好嗎?

而看看姨的年記不但寫  還寫的好   讓年輕人汗颜

姨是我的目標和偶像

它挐著拐仗   我旗騎著小賓士   大加來看比賽喔~~~

薑是老的辣  她贏我是應該   我贏她的話一定是放水

總之它她老人家贏定了  我不戰自降


左手握的是友情,右手握的是知音。

小帥哥~女人可以這樣過日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真是很辛苦
2009/02/12 03:00

給楊老師用力的拍拍手

不過戰爭這回事 大概只能期望不再發生

人類都在期望 不過武器越發明越厲害

大國都還在說希望和平 但並不停止製造武器和準備戰爭


Reed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完成了長篇小說連載~
2009/02/11 13:35
給您鼓掌,真不簡單,佩服之至!
敬請人道支援 我卓越不群的母親

八旬阿嬤
【台灣司法◎人間煉獄】部落格

黃彥琳~~國家港口一日遊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林美枝呢?
2009/02/10 22:16

她婚後又是什麼故事?幸福嗎?

阿姐~~~很喜歡這個故事,拍拍手……


.原采(elimyang) 於 2009-02-11 10:53 回覆:

https://blog.udn.com/elimyang/1668702

「幸福家庭」(1) (2) (3) 看完了,您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