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10滾滾風雲~尾聲~青青河邊草
2009/02/07 21:08:08瀏覽630|回應1|推薦22

10灰燼裡的火星~青青河邊草

(一)海光沛致江燕文

燕文:海邊送別,不覺已二十四小時了,「一日三秋」之形容辭,那裡能夠刻摹我心!送妳離港去台灣升學,實在不是我的心願。但是,我希望這只是暫時的離別,不久我就可以去台灣與妳相會。不知妳在海上觀月之際,是否亦有此同感?反室,別情與慚痛交感,不覺淚如雨下,含淚寫完當日日記,已是夜晚十時,遙想此時的妳,如果不暈船,應該企立甲板欣賞海天月色吧?

而我,因為兩日的勞累,朦朧入睡。午夜又被朱、黃二人吵醒。閒談約半小時,二人去後再睡,醒來,已是中午時分了。妳與我相處數載,當知我無時無刻不以「為國家盡大忠,為民族盡大孝」為我個人的志願,雖我才智有所不及,學行有所不及,但我志願,從未更易。

假若妳能去除對我之偏見、體諒我之衷志,那末,雖然我志終不得達,猶可望妳有所成就,妳能有所成就,而我亦無怨。望妳不必顧念我在港之生活,努力學業可也。我的入台固刻不容緩,然我尋找宏沛大哥的事當更急。宏沛大哥茍在人間,且在台灣,一定可以找得到。二老身陷大陸,為無可奈何之事,海氏門衰祚薄,僅吾兄弟二人,骨肉胼肢,休戚相關,是我日夕為念的事。萬望妳切記為我在報紙登「尋人啟事」找尋他。

現在已是十四日晚八時,以航程計之,業已逾半,你與祖國近而離我更遠了,妳與我共生死者三次,度艱辛者四載,平日難免口舌之爭,而當亦知我心也,今驟分別,實難自持。然而,為國家需才著想,為妳前途著想,我又何能以兒女之情為重?我明天即上工,實在的,我願時時刻刻做工,免得苦苦想妳,妳應該知道我心。匆此 

(二)海光沛致江燕文

燕文:妳十七日發的信,我於二十一日晚就收到了。由於這兩天工作太苦太累了,實在打不起精神來。今日雖然一樣的苦,但畢竟按不住意馬心猿,於是拿起筆來給妳寫回信。十三日送妳去台灣,十四日送老黎去台灣、二十日送老李去台灣;一連串的送人,自己卻留在本是我們的土地,而今是英國殖民地號稱天堂的香港,心中真是蹩扭透了。

我衷心的說:寧可在自己的國境內要飯,也不願在為別國佔領下的地方當富翁。我本來就討厭洋鬼子,尤其討厭祇講現實不顧道義的英國人。假如有一天,咱們收回香港,而我有權的話,我非把這些老奸巨滑的英國人好好地收拾一下不可!

自妳走後,我反倒不如從前那麼野了,下了工就蹲在房間裡,非不得已不出街。洗洗、弄弄、看書、看報、寫日記,生活規律化了不少。出街時也沒有從前那麼名士派了,妳不信嗎?寫信問問老朱他們。我的工資,每日三元,一月休息四天,我每天得用兩元:早餐六毛、午飯六毛、晚飯三毛、煙五毛。

我每週自弄油水飯吃一天,不出房租,所剩不足十元,還要一天不停,打工仔一輩子都翻不了身。妳來的信太簡單了,我所關心和想知的事,一點也沒有。現在是九時三十五分,我該寫日記了,一寫日記,我就看見妳了,因為妳的相片做我日記本的書籤了!       晚安               

(三)海光沛致江燕文

燕文:從月初就被停工,一直到二十日才復工,這二十天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怎樣度過的?我壓根沒敢告訴妳,何必讓妳徒著急而分了讀書的心思呢!提起做工,真令我傷心,每天十小時,每日三元,一月停四天,即使自己不再例外休息,全月七十八元而已,每日伙食至少一元五角,加上我現在的房租十五元,已去了六十元,剃頭、肥皂、牙膏、香煙、零用……在所餘十八元內開銷,如何用法呢?

並且不能害病,縱能活下去也夠悲哀的了!內心抑鬱,莫過如今,似這種生活,再過數月,真不知道我會變成甚麼樣子?今天稱了一下,只有一百零八磅了。妳說妳被分派在不適合興趣的科系裡而感覺煩惱,如能轉系固然是好,否則,就讀下去吧!在此大陸血腥滿地,國運艱難之際,稱心快意,幾家能夠?妳的毛病,就在常固執一點,漠視其他,今後應求變通,才不致太過痛苦。

自妳走後,我更加無聊,暇時都與書為伴,然而發現記憶力退步得驚人,無能至此,殊不可解!因此,我盼能盡早、盡快入台,我想在台灣工作及生活,固可為慮,然亦不足過於憂慮,縱然困難,也不過像現在一樣吧!故盼妳仍趕快為我辦理入台手續為妙。盼 告近況。祝  學祺

(四)海光沛致江燕文

燕文:工作看樣子是可以常做下去,只是一個月七八十元,實在無法應付衣食住行四大需要。然而,也祇能騎馬找馬,且顧住目前再說了,妳不用為我著急,正如妳所說急也急不來哩!至於自由工會的事,積兩年業務的經驗,深感工作每有欲益反損之危。現在,我正撰寫一份詳細情形及改革計劃,預備呈達最高負責人,不計是否有效。

一個真正的革命者,是應具有祇問耕耘,不計收穫的精神的,如果能從革命先自革心做起,豎立崗位應無所慮的。基督教不是說:看神不看人嗎?那麼,就讓我們看神吧!蜀後主,庸弱無能,而孔明仍願「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以其能明心盡責而名垂千古。

今天,國家唯艱,前所未有,民族危亡,彷如繫髮,我們如果不能明志見真,見難而避,那真是愚不可及,妳現在能在祖國求學,正是為國備用之人,應盡除灰色思想,用妳做基督徒的精神,從自身做起,盡匹夫之責,我甚願妳能成為女政治家,女革命者

我不是提倡匹夫之勇而自甘庸弱,縱然才智高人萬千,而機緣也是一大因素。假若時運不來,終老異域,不能為國用,我們也不可自視過高,恨天怨命。今日國運如此,就是明哲保身的人太多了。我如得赴台,政府以我才能卑微,而委以士卒,我亦甘願,妳可見之於將來。祝  康樂

(五)海光沛致江燕文

燕文:昨天是聖誕節,新年又將來臨了,因此,街頭平添了不少熱鬧景象。而我既非基督徒,對新曆新年亦無好感,但因也是一個「節」,撫今思昔,也有非常的感觸呢!妳雖在台彎,新友比舊交較多於我,當應也有同感吧!日來與隔壁老先生買酒小飲,希望能稍解抑鬱愁懷,卻不料以心情過於惡劣,竟至飲食難以下嚥,求醉不果,更增愁腸。

唉!人生數十年,為歡幾何?經過了像我今天這種處境,縱然日後能得志青雲,也難償我今日的淒清了。下月今日,我將已三十歲,一事無成,過失多於所得,父母陷身大陸,兄長存亡未補,午夜魂驚,誠有死不足惜,生又何歡之感。從前李陵說:「處死不如立節,滅名不如報德」,我雖不敢與古人比志,然而也不願自餒,我總期望我「贖罪之心」,能在蓋棺論定之日得以明白。

希望妳能自立自強之餘,亦能鞭策我,鼓勵我,那末,以後我如果能有所成,不也是妳的功勞嗎?近日來,我除工作外,很少與外界接觸,專心讀書,自由工會事,也很少過問,因為實在感覺自己力薄,有心無力,不易有成,於其勉強出頭,禍多益少,於事無補,徒自煩惱,恐怕妳又不以為然了吧!  匆此 祝  康樂

(六)海光沛致江燕文

燕文:最近這一個月,真是我有生三十多年來,從未有過的失魂落魄的日子,整日心神煩燥,坐臥不寧,有時想哭,有時想笑,神思恍惚,近日來,雖已較好,但內心似無一物,精神不濟。但是,恐怕妳過慮,不得不強打精神,勉強寫這封信,以釋妳念。妳走後,我共發出七封信,絕無錯誤,而妳的來信太少了,為甚麼不詳告妳的生活呢?

我已做了四個月的工了,仍是日拿三元的無卡臨時工人,若非職員們對我好感,恐早被「炒魷魚」了,尤其年後,因生意不景氣,廠中尋事開除工人,已解臨時工數人,開除長工三人,日內如不能好轉,再度裁人,似無可避免,而我現在一日調往東,一日調往西,或終日閒散,對我成全可謂不遺餘力,自念短期內尚無問題,然心終虛,懼陷失工之日,再謀「啃飯」之地不太容易也。

做工以來,體力與體重俱增不少,體重竟達一百三十一磅,體力則已能肩負百餘磅,可抬三百磅走跳板、下汽車,不覺困難。但是,心力與精神則日退一日,人並未胖,臉色如故,祇肌肉較前堅實。工餘之暇,除必需外,很少與人接觸,看報、看書、夜十二點入睡,晨六時起床,夜間或有夢,或無夢,醒一二次不定。

我原住一小房,月租十五元,年後因節省開支,已租住一床位,想著曾有人一家八口一張床呢!我還敢說委屈嗎?妳離去將近四月,然在我神思上卻已似四年,盼多來信安慰我的遠思,詳告妳的近況,順頌  新春進步

(七)海光沛致江燕文

燕文:妳到底安的甚麼心?這已是我寫給妳的第十二封信了,而妳自去年底就未給我寫片紙隻字,本來我想等妳來了復信再寫信給妳。但悠悠長日,誰知要等妳的來信到幾時?現在我祇好懷著「肉包子打狗」的精神再寫這封信給妳,至於妳能否收到及復與不復?我不管了,我只有自求心安了。

舊事在歷次信中已說了若干次,實在無法再重複,現在我將告訴妳一件喜訊,就是我考取了「大陸救災總會」辦的師資訓練班,他們所要的是英文和數學人材,妳知道我數學祇是小學程度,不得已祇得試試英文了,我原沒打算去考,結果我去碰了,也許是我苦難期滿,雖然自覺希望甚微,卻僥倖得很,居然榜上有名。

考取後的困難也有,就是會裡在訓練期間,每月祇供給生活費五十元,可是,我已下了住樓梯的精神去度過這三至六個月的時間,明天我即去辦手續去了,妳聽了高興不?做了五個月的工,現在我就要脫離工人生活了,我覺得資方如能把工資調整的合理點,而體力又能勝任愉快的話,做一工人也未始不是一件好事,因為當日事當日畢,工餘無所牽掛,不也乾脆痛快嗎?我在這離開工廠的前夕,反覺的依依不捨呢!祝 

康樂                               沛xx年x月x日

(八)海光沛致江燕文

燕文:我寫這封信時尚是一個工人,當妳接到這這封信時,我已又是一個老學生了,妳知道我是最厭惡洋化的,我不但反俄、反日、反德,更反英。但是,有甚麼辦法呢!生性如此!我總覺得外國的月亮不比中國圓,中國文化卻比外國的早而好,所以我早就預備把英文丟掉,專致力於國文。

這次去應試,原是抱著測驗一下而已、同時也是為回到祖國的懷抱開一條路,但一方面由於試題較易,另一方面也是僥倖,讓我這個瞎貓捉到一隻死老鼠。我又不得不把摔碎的飯碗再補起來,這是天意吧!下星期一就要離開已住了三年的小鎮,心中倒有點依依不捨哩!我赴台的事,在現狀下就緩一步辦吧!   康樂

(九)海光沛致江燕文

燕文:英文班開課已整整半個月了,課程在相當快的速度下進行。站在學生的立場,我實不敢有所批評,惟一感覺祇是他們有點呆板。班中的同學共有八十多名,數學較多,本班同學除三、五人外一般的程度都糟到不堪,在上課時根本就聽不見一句中國話,我真懷疑他們懂得多少?

所幸我祇是說得不好,也太慢,但卻還懂得八成以上,苦的祇是似曾相識的字太多,也就祇好字典不離手,終日坐在圖書館裡埋頭蠻幹了。所謂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廣東佬講官話,班中規定不一定要用官話,因為這是準備入台的訓練班呀!據我推測,畢業後,恐怕真願去台灣的不多呢!

半月之前我是一個工人,每有閒暇,是個紀元前的追尋者。如今卻是個「洋學生」,生活於二十世紀的洋化氣氛中,人生的變化,竟是如此的大而快!半年的小工生活,總算剛把健康找回來。然而,僅僅十五天的功夫,因生活不安,以及過度緊張,體重又直線下降,現在祇有一百二十六磅了。日前體格檢查,尚無疾病,心中稍安,幸福得來不易,失去時卻是易如反掌。

我的倔強個性,妳是明瞭的,每在成敗利害的大關鍵,我是有足夠的蠻勁和勇氣去接受一切的幸或不幸的,縱有困難,也會不擇手段地解決它,此次自不例外,何況我月拿七十元,已勉可維持。如不發生意外,我們在八月尾,九月初,就可在台北「冤家重逢」了。

近半年來,由於心靈上多少有點空虛,思想與年齡相差更遠了,深深地感到韶華不再,以及珍惜餘生的感覺。對於是與非也祇存於心中,不再做爭論,因之我們間的爭端,我願領受妳一切的責難,我惟自省自咎!在舉世混亂的今日,人的生命猶如朝露,我們為甚麼不珍愛這去日無多的生命,放在更重於個人的得失上面?

數年的患難與共,妳總應知我心,若非仇共戴天,個人的恩怨與缺點,終有消失的一日,時間是不容人的,也是最好的試金石,讓我們互為考驗吧!假若我們的生命,能度過此次劫數,讓我們共同追求天假的餘年,過貧而樂的生活,給亂世中結合的恩怨男女,留下一個好榜樣!

妳的經濟環境,想必十分的困窘,可是一向自顧不暇的我,實屬心餘力拙,此情亦為妳所知,再過一週妳的生辰到了,伴函附上台幣二十元,權作我們各吃一碗牛肉麵的壽禮吧!希望郵局的檢查先生能原諒我的「不合法」行為,而安然到妳手中,以達我的區區心願。祝

康樂                 沛xx年x月x日

(十)海光沛致江燕文

燕文:剛下第二節課校役送來了妳的來信。讀罷,竟無法再上其餘的課了,我此時此刻的心情,妳應當知道了吧!雖然我早也預料到,並且也考慮後果,而為之準備對策。但是,我衷心期望妳能深晤我之愛妳,而不作棄我之打算。

然而,今天妳竟然仍堅持成見謬論,真真令我痛心疾首,俗語說「黃蜂尾上刺,不及婦人心」,這種話,我本不願加在妳身上,但妳平心靜氣想一想,我寧負天下人而不負妳,數年來對妳委曲求全之心,妳也該為之感動了!而妳竟然,竟然……

我實在告訴妳,妳這次到台灣去,是經過我三思,再思,而後應允的,妳行之前,我已佈了棋子,妳不是最怕妳家中知道妳與我之關係嗎?於妳走後,我已去函妳家說明一切,並表明對妳終生照顧,讓妳父母安心。而且,我也決心即使不得妳的助力,我亦必能赴台,量你還不至於誣陷我於不忠於國的罪名。

我最大之決心,更是兩全或兩毀。燕文啊!今生今世,妳就別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了!我嘗自覺得我和「野枚瑰」一劇的男主角的個性太相同了,為好,為歹,剛則無畏於死,柔則如棉似帛,數年來,我對妳仰不慚天,俯不愧人,但是,妳並無半點珍惜數年生死曾共之心!

妳,自私、固執、愚昧、幼稚、冷感。我如再對妳姑息,不僅自誤,更增妳的驕橫。所以,除非我永不得入台,若我一旦入台,我必將妳我之事,全部公之社會,如果公論錯在我,我必自裁以謝你。否則,就是妳「生為海氏人,死為海氏鬼」了,而我亦以不再娶以明我心,希望死後,相見於地下而無愧,妳亦不必以虛語慰我,我們但見行動吧!

唉!我平生負人多端,求全於妳而不可得,即令名垂千古,又有何意義?總而言之,求禍?求福?全在妳了,我百萬罪之身,原無足惜。知妳經濟情況不佳,我竭力覓的兼工,天尚佑我,於本月初找得一份單純的伙夫工作,吃飯已省下,住處已解決,且甚舒適,但每天多浪費三小時,忙得我焦頭爛額,身體又壞下來了,現在體重祇有一百二十一磅。

盼覆 祝  康樂        沛xx年六月六日

11)海光沛致江燕文

燕文:吾愛,剛吃完飯,外面是狂風暴雨,一個人坐在不算小的房子裡,扭開光管(日光燈),因為明天要考英國文學,本想讀讀書,可是思潮起伏,再加上一向缺乏好學與求進的我,只好握起筆,寫信給妳,讓英文書躺在桌上休息一會兒再說吧!

我讀書無非是想藉此去台灣,去台灣是想為國效力,是為了「夫妻」團聚,是為了找一份安定的職業,圖下半世還能享受短期的平安而快樂的生活,但是,我的夢幻,又被妳沖淡了,這也許是我罪惡滔天,不僅是妳要絕我,天也要絕我了,報國的希望也沒有時,那也就是我該自絕了。

本來嗎!天下何處黃土不埋人,揚子江的水和太平洋的水,雖有鹹淡之分,可都是會淹死人的!妳的心計雖說是絕了點,但在基本為我打算,可以說沒甚麼不合邏輯之處哩!

從妳臨走那晚的言行,我就懷疑、戒懼。但,大丈夫臨大事,言必行,不能因一己的疑慮而引起日後的悔恨,所以我毅然讓妳去台灣,同時也深思熟慮,盡量以一己之力做人為的補救,然必竟「君心不悟」,祇能說我真正的失敗了一次,但我並不後悔,在我的字典中,祇有「愛」與「恨」,沒有「悔」字,也許到我臨死都不會改易,失敗了,有成功的時候。

坦白,自負而不自私的失敗,是比自私而虛偽的成功有價值的多,行為的定義,是有空間環境、時間和己見而有所出入,它的評價不能以好壞,或成就而下斷,應以「宅心」,始有公平可言。我覺得魔鬼比上帝更可愛,因為它比祂更有人性,我願意為愛妳,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一個人,上了別人一次當,可以說是別人的罪惡,如果再上別人第二次的當,就是自己的愚蠢了。

現在,鄰居的收音機又播放「青青河邊草」的歌:「青青河邊草,相逢恨不早!」,想起初識妳時,背著人常用自己沙啞的喉嚨,低訴情懷,事隔六年,往事堪追,餘生如此,情何以堪。

妳自謂六年抑鬱,我身受亦自覺倍之,怎知會有相逢莫若不相逢的今日!六年相與,換得深仇似海,我對妳之愛未衰,而妳卻因我「無行」盟寒!一個成功的人不僅使自己成功,更要幫忙別人成功,這是我的意念,也是我對妳的期望。

順利的話,祇有個把月的光景,我們又可冤家相逢了,妳要甚麼告訴我,我如成行,既無人剝削我,我也找些不義之財,妳不會拒用我的不義之財吧?不過,我告訴妳,那不義祇是我,是不是連我也一起拒在內。

康 樂         沛xx年七月十日

未完待續

作者日記

2009/2/7看看月曆上,今天沒預定的事要做,心血來潮,去看「書展」吧!坐了一個多鐘頭的公車,到「世貿書展一館」時,還差十幾分鐘才開門。因為人不多,可以悠閒的各處慢慢看。與服務青年們問問談談,找回多年的快樂。不知不覺十二點了,一個牛肉堡,一杯熱咖啡解決了午餐。來人漸漸多起來了,我出了一館,走了兩條街到「世貿書展二館」,啊!不得了!「人山人海」、擁擠的「水洩不通」,哈哈!怎麼像是過年時候的「南門市場」啊!………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limyang&aid=2626320

 回應文章

Reed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世貿就在偶家附近,不用轉車
2009/02/08 10:56
早知道,可以來世貿陪您再逛一次書展啊!
敬請人道支援 我卓越不群的母親

八旬阿嬤
【台灣司法◎人間煉獄】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