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08九春軒日記(8)--新年新希望-恭賀新禧2018年
2018/01/06 09:49:13瀏覽964|回應0|推薦14

08九春軒日記(8)--新年新希望-恭賀新禧2018

作者日記2018/01/01~06

2018/01/01-元旦-週一

教會同工聚餐,中午十二點半到中山北路的海霸王。208公車上遇見韓永昌與何明珠夫婦,

何明珠戴口罩.差點沒認出來。韓永昌與蕭夢蘭早下車..

 

席開四桌,火鍋熱騰騰,更有拼盤冷菜式豐富。好像去年是三桌。記憶中好像昨日。海霸王的生意太好了,上下樓梯十分擁擠。

 

網路-臉書啊!Line啊!真是害人。寫日記的好習慣.竟然被取代了!下定決心要從今天恢復記日記的習慣。但是,家裡竟沒有日記簿。明天-明天一定去買一本-較大的日誌本。

*****

2018/01/02-週二

九點多去士林,只在小超商7~11買了雞蛋,竹葉青,香蕉.小蕃茄.涼麵。書店竟還沒開門,唉!日記就沒法開始了。明天關懷站上課,不下山,也不能買日記簿。先記在這裡,等買了日記簿一定補記。

*****

2018/01/03-週三

九點半到慈光中心關懷站,今天第一堂課是打擊樂學習。「土耳其進行曲」與「馬車夫之戀」。

第二堂課是王明民的講座「老年生活」。今天介紹「趙慕鶴的百歲人生」百歲趙慕鶴一生好奇探索研究所以長青不老... ...

(((http://chclg.chu.edu.tw/files/15-1095-29206,c5062-1.php百歲趙慕鶴)))

趙慕鶴40歲當學校工友。 75歲當背包客,暢遊英、德、法國。 93歲到醫院做2年志工。95歲考上研究所,98歲拿到碩士畢業,名列吉尼斯紀錄。100歲他的書法被大英圖書館收藏。 101歲在香港辦書法展,並且成為暢銷書作者!活著, 必須創造奇蹟!

朋友:「老趙,⋯⋯你都要死了,還學什麼電腦?」

老趙:「可是,我現在還活著啊!」⋯⋯  

「「我住四樓”。 “四樓?”“對,每天爬上爬下有個十來趟。”說話的人,民國百年(2011年)正好滿100歲,但生活起居全都自理,神采奕奕,健步如常人,他是青春老超人──趙慕鶴。」」

*****

2018/01/04週四

寶貝團契,今年今天第一次聚會,練唱詩之後就午餐了。以前沒午餐,聚會之後就回家。雷媽媽接長團才開始午餐。會做菜的做的美味食物好吃。我不會做,每次都買牛肉炒河粉。

****

2018/01/05週五

九點多到新光醫院拿了降血壓藥,到一間小診所看診。因已咳嗽三天了,半夜會咳醒。買了蘿蔔糕,回家作午餐。

****

2018/01/06週六

陰陰的天氣,好像要下雨的樣子,決定不出門了。

******************************************

 

1952年(41年)元月 六日--星期日

昨晚,何惠欣在我房裡睡(因曾姐回家去,晚上未回來)。夜裡只蓋一床毯子。我醒來把被子與她共蓋。沒想到她睡覺很不老實。一向夜裡不醒的我,被她攪得天翻地覆,一夜未能好睡,天剛亮就清醒了。她竟不知道她夜裡的翻滾踢騰。

 

一天頭都昏昏的。下午把行道學筆記抄好,便睡了。睡得非常香甜,醒來看見何惠欣在我房裡桌前梳頭。念了一會行道學,又是吃晚飯的時候了。

 

看報上韓戰不誠意的和談,似已拖到最後關頭,為交換戰俘之事件,互相漫罵起來了。邱吉爾飛美政府擔憂著被出賣的危險。

 

中共指責美國援助台灣及越南有侵略中國之企圖。(這顯然是中共欲侵越的藉口,中國人對共產黨認識得太清楚了。)這種種跡象證明人心惶惶,戰爭臨近了。

 

但,將是一個怎樣的轉變,(無論如何現狀不會維持太久的)。人們也只有在惶惶中期待事件的來臨。唉!我何不幸生於今日。亦何幸得參與大時代的波濤。

*****

1952年(41年)元月八日--星期二

昨天晚上雅貞、慧堅、恩愛、愛真、惠欣...都聚在我房裡,要我給她們看手相,說說笑笑為我房中空前的熱鬧,我心為之一快。向來我不善交際,總以為人我之間有很大的隔閡,今知所謂隔閡,純係自己心理作用。

 

臨睡前喝了一杯水,夜間又冷,差一點就床上撐船了。真是危險,以後不敢再懶了。日間唐期振也來了信,言已兩月未發薪,無法惠助之意。看信後非常憤恨,恨志棟要我給他去信,本想寫信向他發牢騷,但轉念他這幾日都不知怎麼過的,我何忍再如此,只得罷了。

 

今晨發信之後,身上已不名一文了,啊!這可真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了。主要我怎樣向後過呢?我切切的為此呼求祂。

 

報載英機於六日已轟炸安東,只此一項新聞便可想像其他了。戰爭的確已經來臨了,香港是否會遭遇炮火呢!此一戰起,將熟勝,熟敗呢?我不禁惶惶然,恐世界大人們也不禁戰戰競競吧!

 

但我在多少大大小小的希望破滅與悠悠長期茍生之後真似麻木了。我希望大戰速起速決呢,還是希望再茍生下去呢?數月來受主教育,似乎應該希望真正的人類和平。但我非聖賢我也忘不了共產黨的殘暴。

*****

1952年(41年)元月九日--星期三

第二堂課之後,許先生才將「朝花夕拾」一書給我,並告訴我志棟已到田先生的咖啡館做事了。我心鬆慰不少,但又擔心他的性情與懶惰,怕他吃不了苦做不長。但也只有任他了,他為甚麼不寫信告訴我呢?

 

替黃聘梅織一毛衫前襟,笨手笨腳,織的非常慢。唉!女子不會織毛線、做衣服,今日方知是一件可羞的事。四點鐘的時候去睡覺,一睡兩個鐘頭,醒來已是吃晚飯的時候。

 

的確是天無絕人之路,上帝知道他兒女的需要。志棟有了事做,比我得幾十元的濟助還可喜。我從前常說:到手的花朵,不久便會枯殘,實現了的希望,會產生更大更新的希望。征服了普天下的強者,而有亞歷山大的悲哀。

 

一般情形果真如此,從前我也是這樣,永遠不會為達到希望而滿足。但是,自從身歷巨危,死裡逃生之後,困居香港之時,常冀能得一安靜之處,日食兩餐,有從容自修機會我會知足。

 

自進本校以來,大喜過望,雖有時懶性復萌,亦曾盡力克除之。今也志棟亦有日兩餐之所,我可謂無後顧之憂矣,將會不滿於現實乎。

 

不滿現實,如果用在進德修業方面則可,既不滿矣,須從而努力之可也。若不滿於現實,是不滿於物質享受,財富之積聚則不可。衣、食、住無缺,夫復奚求?唉!患難如何教訓了我!!

 

文窮而後工嗎,我精神,物質可謂窮矣。若還碌碌一生,誠天生庸才,非人力也。然自今視之,我實灰心,恐將一生庸庸至終也。

 

日來寒流擊港,我的冬衣全上身了。今日較昨日略微暖和些,我尚不覺如何,廣東同學都喊吃不消了。

*****

1952年(41年)元月十日--星期四

上第四堂課的先生沒來,我回宿舍打了一桶水洗澡。洗後頭昏、目眩、惡心、難過得要命,才想起母親常說:「飽了不剃頭,餓了不洗澡」的教導還真有些道理。

 

晚飯前李德貞要洗澡,我告訴她不能洗,她不聽。洗後果然也不舒服。為甚麼吃飽了不能剃頭,餓了不能洗澡呢?我還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呢!

 

早禱時,李先生講道,他講的題目是:食糖之害。他說他已拔去三顆牙齒了,他的兩個小孩愛吃糖,牙已被蛀,已花了兩百元。這使我想起前天我去寄信時,看見李小弟背著書包,手指摸著牙齒,哭著在路上走的情形,確是很可憐的。欲牙好,禁食糖,這是李先生的結論。

 

我的牙本不算好,從前是很好的。現在左邊有一顆已經有一個小洞了,我很害怕。每逢吃韭菜、瘦肉,常是塞滿牙而疼起來。然叫我禁吃甚麼東西嗎,太難了。記得在宜興時,吃醉了一次酒,深知酒之為害,發誓不吃酒了。

 

後來到了杭州,甘副官請客,別人又知道我會吃酒,非要我吃,我雖未吃。但我深知一種習慣禁絕之難。今在香港,未曾吃酒,乃因太窮了,如有錢怎樣呢,我不敢自保。現在怕牙齒疼禁糖,可能我辦不到。如果患難至身時怎樣?誰知道?啊!禁欲實在難。

*****

1952年(41年)元月十一日--星期五

又是一個星期五了。下午沒有信來。不禁使我十分失望,我不免懷疑許先生的消息真耶假耶?如果志棟真有了工作,為何不給我信呢,我真不懂。

 

唉!這個主日我連一個奉獻的錢也沒了,我不免十分心急。然而有甚麼法子呢?上帝竟永遠不肯給我順利和滿足。我的心焦燥而不安,功課也做不下去,又沒消摩時間的閒書,時間顯的漫長,無聊。

 

近來夜裡總是做夢,亂七八遭,一塌糊塗,零零碎碎的。夜裡做夢,白天精神便不好。難道人的心緒真是週期性的嗎?真遭糕,像這樣神魂顛倒,真不免要影響大考了,神啊!安靜我吧!

*****

1952年(41年)元月十二日--星期六

早晨與袁淑貞、何惠欣作家庭探訪。這一次名附其實的訪了八家,直到十二時才回來。下午仍然沒有一封信來,焦急不安,失魂落魄,無論如何,明天我是真的連奉獻的錢也沒有了,真慘!!

 

晚飯時天氣忽然冷了許多,只穿一件長衫的我不禁冷得很不舒服,加了一條絨布褲頭,似乎好一點,也許是因為吃過飯覺得暖和的。

 

功課堆在那兒不想做-怎麼得了?真是,我又陷於過一日如一年的情形了。唉!上帝給我的重擔過於我所能擔當的了,我真有喘不過氣來之感。

 

下午上兒童教育課時,貝師母與我談了幾句話,她說她想學普通話。我頗有一個奢望,我很想擔任這個事。但是,轉念一想,自己的國語又不是很好,這一學期的成積又不很理想,怕提出來碰釘子,過一會兒,便把這意念打消了。

 

晚上,杜秀華到我房間來玩,忽然問我說的是甚麼話?她說:貝師母想學雲南話,如果我說的是雲南話教好了。這不免又挑起了我的奢望,如果我能擔任為貝師母補習國語就好了,至少我吃學校的飯可以安心的多。

 

但我依然沒有勇氣毛遂自薦的。我只祈禱主成全我的志願吧!如沒有雲南人,貝師母就要學國語了。啊!主,成全我吧!

************************************

2018/01/06

讀著以前的日記1952年元月--那時是我人生的谷底。

怎能不感謝天父的恩典,主耶穌的救贖呢!?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limyang&aid=109884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