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03九春軒日記(3)民國第一完人的傳奇人生
2017/11/08 18:09:26瀏覽830|回應1|推薦24
https://kknews.cc/history/z6kbx3q.html 靈谷寺-譚延闓墓園

作者日記-*-

朋友傳來一篇「民國第一完人的傳奇人物-譚廷闓的掌故」。

文字雖然很長,我還是把它看完了。

心情久久不能平靜,思緒回到幾十年前。

民國38年春,國.共戰火猛烈,

我隨流亡學校到南京。住在中山陵不遠的孝陵衛。

 

譚墓就在-中山陵與孝陵衛的中途。

雖然戰爭不知何時結束,雖然不能正常上課。

但是同學們在一起,正直青春年壯。

有時會相約認識週邊環境。

小亭流水的譚墓,便是同學們愛去的地方。

患難因緣憐爾我,戰亂時機結良半。

好幾對同學就是那時候-戀愛成熟-結婚的。

唉!算起來這已是六十多年前的事了!

*****

*****

譚文附後...

*****

*****

民國第一完人的傳奇人物-譚廷闓的掌故

他是民國四大書法家之一,

拒娶宋美齡,美人江山-統統讓給蔣介石!

2017-10-31

 

收藏攻略民國一個大師輩出的黃金時代\從不缺少傳奇故事\-綽號“譚三槍”,\是槍法高超的湘軍總司令\還是民國四大書法家之首\和于右任齊名,人稱民國雙絕\文武兼備卻拒娶宋美齡\將美人拱手讓給蔣介石\-一生官運亨通\從湖南省的扛把子\一路高升至國民政府主席\連毛澤東誇他當官夠聰明\可他最後卻死在一口吃上\這個奇人就是:\\譚廷闓

*******************************

譚廷闓-從小他便是鋒芒畢露的-天才-他的父親譚鐘麟是清末高官-曾當過兩廣總督,可謂位高權重-家中嬌妻美妾婢女環繞、兒女眾多-譚廷闓不過是他家丫鬟生的第三個兒子-在這個等級森嚴的封建大家庭裡-譚廷闓本註定是默默無聞的一個-但他天資奇高又異常勤奮刻苦-註定會有一個不平凡的人生-譚鐘麟-五歲入學-三天一文章-五天一首詩-天天臨帖寫毛筆-這樣自律又勤奮的聰明兒子-自然被父親寄予厚望,為他遍請名師

 

其中就有光緒帝的老師翁同龢,對其大加讚賞:“三令郎偉器也,筆力殆可扛鼎。”“奇才”譚廷闓也當真不負眾望-13歲考上秀才-22歲成為舉人-24歲以會試第一的身份參加殿試--成為湖南200年來第一個中會元的學子-狀元及第、入朝為官、榮華富貴-延續譚氏一族的顯赫榮耀-本是可以預見的光明前途

 

但這一切偏偏就毀在這個譚姓上-當時慈禧太后親點狀元-見一書法精妙、文采斐然的卷宗甚是喜歡-欲點這名考生為新科狀元-可看到署名的譚廷闓三個字時*卻皺起了眉頭:這個譚廷闓是湖南人-莫非和同是湖南人的“亂臣賊子”譚嗣同有親?

 

心生芥蒂的慈禧便轉而將狀元點給了他人-譚延闓最後以二甲第三十五名進士的-身份成為翰林院的一員,回到老家湖南辦學-之後不久,晚清迫于壓力推行立憲新政-壯志未酬的譚延闓積極參與-在湖南廣交政商要客

 

顯赫的官僚家世再加上聰明靈活的政治斡旋能力-令譚延闓不到30歲就成為了湖南立憲派領袖人物-滿腔熱血的他天真地認為-新政就是要效法西方民主憲政

政府行為要受監督、官員可被彈劾罷免-多次頂撞湖廣總督、還向京城三次情願

要求“速開國會”,推進立憲改革-

 

但這一系列激進的“維新運動”惹惱了清廷-上京請願的多地代表被抓-譚延闓徹底認清了所謂立憲改革的真實面孔-對清政府失望透頂-武昌起義爆發-他從“立憲派”變身“革命黨”在動盪不安的政治亂局中-他的追名逐利之路也是大起大落-當過三次湖南都督:

 

第一次是被發動政變的士兵推舉上位-成了湖南都督兼湘軍總司令,不久被趕下臺-第二次是被北京革命政府任命-後來因反對袁世凱稱帝被罷免-第三次是袁世凱死後在湘系軍閥的支持下-複職都督並任湖南省長

 

後來又被另一系軍閥取代,只得避居上海-在起起伏伏的仕途變動中-他的書法卻漸漸名震遐邇-他書法主攻顏書,被稱為民國以來顏楷第一-民國四大書法家之首-(譚延闓的楷,于右任的草,吳稚暉的篆和胡漢民的隸)

 

而且他善詩聯,擘窠榜書、蠅頭小楷均極精妙-于右任稱他為“民國一完人”

被政敵驅逐到外鄉的他韜光養晦,每天最愛做的事就是臨帖練字-顏真卿的《麻姑仙壇記》被他臨了不下百遍-終得要領,寫得出神入化:“撇”必搓而後出鋒,勁挺俐落;“豎’必停而後下注,有如懸針;“捺’則厚樸端重;“點’則沉如墜石;盡得雍容挺拔之旨。

 

作為活躍在民國政壇的頂尖文人-他的字筆力飽滿,顧盼自雄,大有傲視天下之霸氣!同是湖南老鄉-與他有過一面之緣的青年毛澤東贊他是“鄉邦英俊”,幾十年後,毛澤東仍評價他是“一個聰明的官僚”他在湖南三起三覆,絕非一般才智可及

 

但睿智如他卻也有自己的軟肋-譚廷闓的生母李氏是丫鬟出身-因而就算她為譚家生了三個兒子-卻連和丈夫同桌吃飯的資格都沒有-母親作為妾室受到的各種不公待遇-令譚自小就立志要成就一番事業-既是光耀門楣更是為母爭光-他進士及第那一天-譚父終於鬆口宣佈-讓母憑子貴的李氏到正廳就座用膳!

 

1916

譚剛剛第二次坐上湖南都督的高位-各派軍閥、武裝勢力蠢蠢欲動-出一點差池就有被取而代之的危險-但他收到母親在上海病故的消息時-依然毫不猶豫地趕去上海奔喪-

 

譚母的靈柩被他迎回長沙老家-出殯那天--他扶著生母的靈柩出門-卻被一眾族人攔在了大門口:原來譚家的宅院正好在譚氏族族祠後進-出殯必須從族祠大門出去-但按照祖宗家法:妾室出殯不得走大門!

 

譚廷闓想到母親因為一個小妾的身份-受了一輩子委屈和糟踐、臨老還沒享到兒子的福-到死都還要再被侮辱一次-當時就氣地一拍棺蓋-縱身跳上去直直躺下-“我譚廷闓已死,抬我出殯!”老老少少的族人一下子嚇傻了眼-沒想到這個位高權重的族人之光-竟然為了生母如此不顧體統-頓時都沒了主意,默默後退,給抬棺的扛夫讓出大門的路

 

因為母親的妾室身份-譚延闓小時候常被人喊作“小老三”這個“小”帶有對他庶出身份的惡意嘲諷-直到他考上功名當上大官-才沒人再敢這麼叫他-只會畢恭畢敬地尊他一聲“三大人”其中太多難言之苦只有經歷過才懂-因而他對納妾的婚姻舊俗十分反感

 

他與妻子方榕卿的婚姻-雖然是父母包辦促成-但知書達理溫柔體貼的妻子-面對聚少離多的丈夫沒有怨言-一人承擔著孝敬公婆養育子女的重擔-不管是出任湖南都督的風光-還是被驅逐罷免時的失意-她都站在丈夫身邊不離不棄-兩人相濡以沫感情篤深-妻子在世時他從來沒有納妾之意-更沒有紈絝子弟尋花問柳的惡習.-後來,妻子方榕卿因病早逝-臨終囑咐他以子女為重,不要再續弦-他一口答應下來並且真的做到了

 

在第三次下臺後-他轉投孫中山的國民黨-成為國民黨早期的重要元老之一-在孫中山危難之際多次鼎力相助-深得孫的信任重用-當時宋家想為留學歸國的宋美齡招婿-孫中山推薦成熟穩重的人中翹楚譚延闓-宋家人對譚延闓也很有好感-

但譚延闓卻很為難

 

宋母和宋氏三姐妹-

想到要娶比自己小18歲的宋美齡做繼室-總令他回憶起母親生前受過的苦楚委屈-更讓他愧對在九泉之下的結髮妻子-最後他想了一個妙招來拒婚:先發制人,認了宋老太太當乾娘-那宋美齡就直接成了他的乾妹妹-也就不好再論婚嫁-不久他更是做媒撮合宋美齡和蔣介石-原本有些看不上蔣介石的宋家人-在他的極力說和下才慢慢接納蔣

 

宋美齡與蔣介石婚禮-除了讓美人-當年創建黃埔軍校-孫中山本有意讓有辦學經驗的譚延闓來做-但最後譚延闓卻把機會拱手讓給了蔣介石-後來他連主席的位子也讓出去了-蔣介石在國民政壇崛起、手握國民黨主要軍隊力量-這時坐在國民政府主席位子上的譚延闓-很識趣地在任期一年不到就將位子讓賢-跑去當起了第一任行政院院長

 

識時務的譚延闓和蔣介石的關係越走越近-蔣介石稱讚他“文武兼資”、“党國英奇”也難怪譚延闓的仕途一路順暢-成為民國政壇著名的“不倒翁”在蔣介石的獨裁領導下-他深知從此天下與己無關-乾脆奉行“不負責、不諫言、不得罪人”的“混”式哲學--整日無所事事,樂當饕餮美食家-人稱“伴食宰相”蔣介石、譚延闓、馮玉祥-

 

譚延闓愛吃,但更會吃、會做-吃遍南京大大小小的飯館酒樓後-他發現還不如自己做的好吃-這還絕不是吹牛-每吃到一道好菜他都回去和家裡大廚研究做法-有時還會自己設計新鮮的菜品做法,讓家廚烹飪實驗-最後他和家廚們竟研發出一個套包含200多款菜品的私房菜系列-這個譚家菜系列-融合了淮揚菜的清淡和-湘菜的酸辣-再加上“原材料選取精良、刀工處理精細、-烹製技藝精湛、味道調和精准”的四大特點-慢慢流傳成為了湘菜中的著名流派:-組庵湘菜(譚延闓,字組庵)-

 

譚延闓經常和廚師協力準備佳餚大宴賓客-譚府宴客大有講究:特製一張能圍坐14-15人的超大八仙桌-為了讓賓客品嘗到每一道佳餚-筷子專門製作成一尺多長方便夾取較遠的菜肴----碟也比尋常的尺寸大不少-每次食客們都酒足飯飽、盡興而歸-完全不同於一般社交宴請的寒暄敷衍-每個人都是沖著美味佳餚而來!據說一桌酒席的奢華程度堪稱精緻版“滿漢全席”不信,看看菜單就知道了

 

四冷碟:雲威火腿、油酥銀杏、軟酥鯽魚、口蘑素絲;四熱碟:糖心鮑脯、番茄蝦仁、金錢雞餅、雞油冬菇;八大菜:組庵魚翅、羔湯鹿筋、麻仁鴿蛋、鴨淋粉松、清蒸鯽魚、組庵豆腐、冰山藥、雞片芥蘭湯;席面菜:叉燒乳豬(雙麻餅、荷葉夾隨上);四隨菜:辣椒金鉤肉丁、燒菜心、醋溜紅菜苔、蝦仁蒸蛋;

席中上一道“鴛鴦酥盒”點心;席尾上水果四色。譚延闓的飯局上賓主盡歡

讓他收穫了極佳的人緣口碑

 

但萬事都怕一個貪字-譚延闓對人說:“人生四大貪:吃喝嫖賭-嫖賭與我無緣,唯有吃喝,在所不辭!”正如他所說,為官做事都“混”字為先的他-在吃上卻從來不含糊,嗜好魚翅,無肉不歡-身材日漸發福,走一會路就要喘好一陣粗氣

去檢查身體,醫生勸他注意飲食,多素少肉-否則必將死於腦溢血這樣的富貴病上-可他偏是不聽,繼續大吃大喝-1930年突發腦溢血去世,享年51歲。國民政府為他舉辦隆重的國葬-蔣介石率領眾元老官員親自送葬,極盡哀榮。

 

譚延闓葬禮-譚延闓

一個最文人的軍閥

一個最癡情的孝子

一個最無為的吃貨

這就是民國第一完人的傳奇人生

來源:伍佰藝書畫網

**************************

●1951(40)11/25/星期日

早上一直到天大亮了才醒來,懶惰復萌又不想起床。唉!又是一個星期天了,志棟為甚麼不來信呢?令人不解。

 

今天又稍暖和了,中午飯後到房頂曬臺上去站一會。可愛之冬陽掛在萬裡無雲的藍天上,更覺可愛了。遠望大海上,雲、海、山不分。魚船可數,寂靜的小島上,充滿了沉毅之氣氛。只是我的心不能安靜。

 

下樓來.到工作間.看崔有珍用縫紉機車衣服,看了一會覺得無聊。回寢室想看書,又看不下去。拿起日記本來,寫了幾行也寫不下去。只得去繡枕頭,還差一點就完工了,但打吃飯鈴了。

 

給趙友培師寫了一封信,我雖知是沒甚麼希望,但還是寫了。唉!現在無論做何事,都只能抱著只問耕耘,不問收穫的態度。但願得回信已夠了。

 

晚上心還是安不下來,我也不敢寫日記了。作文以靈感來時氣最盛,心和氣平時理最盛,若是心浮氣燥,滿腹勞騷之時,此篇日可以為例,全不成個樣子了,還不如去讀書好呢。

***

●1951(40)11/26/星期一

不安的心越發不安了,下午取信的時間也沒有來信,今日的期望又破碎了。他為甚麼這樣糊塗,難道真的發生了甚麼事了麼?我真願意及早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但如果發生甚麼事,星磊他們也不該給我信嗎?真令人不解。

 

唉!我是應該心定的時候了,我不能再和自己開玩笑。今天忽然想給高中同學紀震寫信,這多沒意思,雖然是無關緊要,我也不會真寫。我不該追憶往事,也不該幻想。將來的事,不去想它吧!一日的憂慮一日當就夠了,誰知道明天又是何境遇。但是,心如一匹無羈野馬,真難馴服也。

*****

●1951(40)11/27/星期二

我不知該如何處理我自己,我是這的煩燥不安,我明明知道這是很危險的象徵,但我怎麼能管得住我的心呢?

 

生長在世二十餘年的我竟是這樣的孤單單的。我開始厭倦這平淡的生活了,我似乎有一種莫可名狀的需要...

 

我需要童年的玩伴陪我爬雲龍山嗎?我需要母親的愛撫嗎?我需要妹妹的嬌癡,向我述說她學校的瑣事嗎?阿!是的,還有許多。

 

中飯後看報。連廣告都看完了。拿起曾文正公全集,看了一封寄弟書,心又跑在幻境裡去了,我真不知如何是好。

 

晚飯後跑上房頂,長州已經籠罩在黃昏的幕紗中了。海面上點點魚船的燈火,好像流螢自照。陰曆十月底的天氣,竟是這樣的暖和,香港真不同於內地,但是我的心卻為甚麼這麼冷?冷得幾乎沒有了感覺。

 

阿!大膽的女孩子-我,竟真的離開家飛了。飛到這地圖都找不到的小島上來,將來又飛到何處去。誰知道呢?

 

寢室中只我一個人在黯然的燈光下沉思。耳中傳來同學們的談笑聲,但我不懂粵語。

 

阿!一切都是怪異的情調,我今日倍感身世飄零!

*****

●1951(40)11/28/星期三

復習摩西五經課時,許先生問我:「挪亞因何失敗?」因何失敗?當然是喝酒啦!

 

許先生卻不知那也正是我的毛病。現在我是因為無錢而不喝,將來如環境有好轉的一日,我果能不沾酒乎?

 

教育不能使人多知道甚麼,它不過是一種啟發的功用而已,我自進聖經學院以來,所得者極微。只對所謂「信」、「禱告」的意義略有明白而已。

 

今天學到「預知」,「預定」的意義。預知,預定不是和夙命論差不多嗎?我以前極信夙命。其實所謂「君子安貧,達人知命」,不是「求其在我,聽之在天」嗎?

 

餘之遭遇其過去既由造物主安派,將來,祂亦必安派。余應自省為何走世路就艱難坎坷而不通,欲走天路便諸事順利。餘果能順天命而努力信可將來去理想不遠。餘如矯天而行,將不堪設想矣。然而天道悠悠,熟能測透?明天將發生何事,餘不敢料及,危哉!

 

如無不幸發生而竟人不來,信也不來,就真是豈有此理了。好吧!聽天吧,我為何這樣懸念,彼如從此絕去,不是我所求之不得的嗎?

*****

●1951年(41年)十二月三 日--星期一

上週六,等了一個上午志棟不來,下午,我便乘一點半的船去香港。正好與榮升的兩位華探同船。長州人民歡送場面之熱烈就如送大總統,劄了十餘個牌坊,爆竹雷鳴,猶如過年。使我無限的厭惡與感慨。華探心中真的快樂嗎?長州的百姓真的是衷心感謝嗎?

 

劇團已經解散,邢瑞蝕欠千餘元,此皆做事無計畫,無眼光也。志棟將何去何從,尚待上帝安派。

*****

1951年(41年)十二月四日--星期二

懶惰復萌,早上竟沒聽見打起床鈴。上課時感身體與精神均不支。下午心情略微平靜。

 

院長,貝光臨牧師,昨天的言論實在使我不安。「聖經學院不是吃飯的地方,不能利用耶穌... 」

 

王守寰牧師送我來此讀神學,我也願立志好好學做傳道人。我是利用耶穌吃飯的嗎?

 

主阿,為我開路。余欲利用耶穌,何至今日。人微則言輕,位尊則言重。在其位者言語不能不當心,蓋影響人心至重也。餘舌有時刻薄,時知警惕。餘來此果為吃飯問題嗎?我不是經過考試及格的嗎?餘身如不備若干條件,我當立刻就走人。

 

院長,貝光臨牧師也許並不是指我而言,但是,我心實被刺得甚痛。然餘應不以為意,應仍以初來時之目的,即敦品勵學,得著耶穌。至於將來何去何從自有主定,非我能預知也。

*****

1951年(41年)十二月五日--星 期 三

餘最不能放心者即志棟職業問題。然,愁煩無用,只有盡人事聽天命吧!

 

我的火食費尚無著落,主必為我預備嗎?試我信心嗎?年來多經憂患,均未喪命,衣食問題不足慮也。

*****

1951年(41年)十二月六日--星 期 四

接王民全信,知我家尚無大問題。只是信中說:我父無危險。是不是我父又在學習呢?心中剛才安靜一點,被這麼一封信又擾亂了。

 

我彷彿看見我母親坐在床上哭。啊!母親如罵我一頓,也許我的心還好過些。啊!母親,母親,我真該萬死。故鄉!故鄉!回不去的故鄉,我怎能不恨呢?

 

我的信果然使王受寵若驚,我實不得已而為之。志棟之問題若無法解決,若母親在時我回去,仍不免存在著危險。我實不願傷母親的心。好吧,我已盡最大之忍耐與犧牲,將不能達到理想,乃天也。

 大陳小姐轉來信主弟兄給我十元火食費,感謝主。還差十五元,不知主幾時給我?忍耐等候吧!上帝必不使我餓死。

 1951年(41年)十二月八日--星 期 六

不覺又是一個星期六了,唉!我的生活也到了山窮水盡,最艱困的地步。志棟下午來了信,生活還是一無著落。仍住在鑽石山下竹園洞裡。我這個月的膳費也還沒錢繳。錢!錢!錢!啊!我竟這樣受它的困擾。真願上帝取去我的生命吧!

 看魯迅的「娜拉走了以後怎樣?」

 這篇文章以前我似乎看過。尤其我清楚的記得他說的:「人生最苦的是,夢醒了無路可走。做夢的人是幸福的,倘沒有看出可走的路最要緊的是不要去驚醒他。」從前看了之後,好像也發了一陣感慨,但可惜我臨出家門時沒有想起它。離家時如果想起它,也許我就沒勇氣離家了。今天又重來看此文章,覺得比先前更能瞭解它的意義。唉!不知再過幾年,我再來看它,又是一種甚麼感想?

 迫在眉睫的問題,要怎樣解決呢?我真是無可如何了,委之於天嗎?且看怎麼個「柳暗花明又一村」吧?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limyang&aid=108985694

 回應文章

.原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000
2017/11/09 08:31
https://kknews.cc/history/z6kbx3q.html 靈谷寺-譚延闓墓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