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04九春軒日記(4)--永遠的學生-永遠學不完
2017/11/17 11:12:24瀏覽881|回應2|推薦32


九春軒日記(4)--永遠的學生-永遠學不完

作者日記-*-2017/11/16週五

西湖老人日照中心有好幾間教室

我報名參加了電腦班其實電腦班現在教使用手機

智慧手機如果只用來打電話真是太可惜了

*

李子強老師客氣-他說 :跟阿公阿媽一起學習中

希望這裡是阿公阿媽學習智慧型手機及平板的天堂

不定期分享大夥出遊及上課的點點滴滴

趁著年輕 多多學習 趁著年輕 到處玩玩

趁著年輕 當紀念建造你的主...趁著年輕 ......

*

「我是您班上最大的學生了吧」我問李老師

「不-最大的是103歲」李老師回答-又接著說

「還有三個超過九十歲的-妳才88...」

*

我從甚麼時候開始做學生的?大概八.九歲吧!

母親送我和弟弟去住家附近私塾「上學」,

在私塾裡-一年之間我背誦會了:

「三字經」「百家姓」「四言雜誌」「論語-上半」

*

次年-父親送我和弟弟去「博愛街小學」-

我插班讀小學二年級-弟弟讀一年級

*

日本兵侵入故鄉...

我進入正心小學-住校-讀三年級-

學會了讀「聖經-禱告-作禮拜」一套與-

中國傳統家庭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

我曾於五年級時-決志信耶穌---

((但是-直到高三畢業-我未受洗作基督徒))

*

讀-江蘇學院時-國.共交戰-我隨學校流亡...

流亡到香港-讀一年聖經學校-後

讀新亞書院(國學大師錢穆所創立-後為-

「香港中文大學」)

*

民43年-考取「台灣-台北-行政專科學校-」

兩年專校畢業-任教-教書時-不滿學歷-

再讀-淡江大學夜間部(國文系)

***

1988年退休-回台灣--

學中文電腦-P286-P386-WINDEN95...

*

到士林老人中心-跟丁老師學「影象處理」-

*

「妳課結束了嗎?」中午聚餐時-張問我。

「沒-大概永不會結束吧!因為在教室學的,

回家就忘了,只得不停的學。」

哈!哈!哈!!!

***********************************

***********************************

1951年(40年)十二月九日--星 期 日

寂寞與無聊佔據著我的心,不時的不由自主的發出一聲深沉的歎息。唉!拿著筆伏在這桌子上,追述著過去的事蹟,真是恍如一夢,窗外靜靜的,陽光普照著大海。啊!這也要成為過去嗎?但我並不留戀...

 

正寫到這兒,一陣爆丈與鑼鼓聲傳來,我伸頭出去看一看,原來是送神的。啊!這長州,太平盛世的長州,知不知道地球上的戰火日益危機?我便是那被戰爭逐離家園的浪子。

 

好像一股叛逆的血又在我體內澎湃,我想和上帝吵架,祂為何給我這麼壞的運命。

*****

1951年(40年)十二月十一日--星期二

中午,拿了一份報紙在隔璧空房子裡看,陽光從窗子照到桌子上來。忽然,一

 

一隻黃蜂飛了進來,跌在窗台上,翅膀動動,好不容易才又飛起,然碰著窗格子上又跌了下來。黃蜂,令人一看見便不期然的害怕,這是因為牠有一根毒針的緣故吧!然而,今天這隻黃蜂是痙癵無力的,笨拙的撲著翅膀爬著。原來,這是冬季十二月的天氣,是不適於夏蟲生活的。可是,最後牠竟爬上窗檻飛了出去。我看著窗外的陽光不能自禁的笑了。(我不知自己為甚麼會笑?)

 

過後,我有著無限的感觸,我彷彿看到那隻黃蜂無力的又跌在一個甚麼地方,或者跌在路上,被行人不經意的踏死了,或者跌在另一個看報小姐的窗台上,那小姐把牠用墨盒壓死。(因我剛才曾想把牠用墨盒壓死。)或者跌在曠野裡,被鳥吃了...總而言之,我想不出牠還有甚麼生路,至於牠究竟如何,我是無法得知的。看到窗外陽光下茫茫大海,我不禁感到人類的渺小。啊!

 

大陳小姐送我一本詩歌選集,感謝主!(一九九七年十月二六日註:大陳小姐當年六十四歲,她名陳玉玲,與陳偉昆小姐同工,是聖經學院的教師。)

*****

1951 年(40年)十二月十二日--星期三

接相如的信,她寫得很長。還是勸我回去,她真是太天真了。回去!哼!要回去又豈能等到今天呢?但是,我也的確想家阿!唉!戰爭這樣的拖延,世界大事究竟將是一個如何情景,又誰能預料呢?好朋友的來信是一種慰籍,但也是一種刺激。我還有升學的機會沒有?想到這,我真恨志棟,不然,我現在或在台灣,或在大陸,一定都是在讀大學了。唉!恨也無用,只有從今振作。或者上帝憐憫我,仍成就我的志願。

 

志棟前天來信,有一個機會去婆羅洲,不知去得成否。如果去得成,真是萬幸。唉!兩年來,他真使我苦惱透了。

****

1951年(40年)十二月十四日--星期五

婆羅洲又去不成了,他真是我甩不掉的重擔。他是我的夏甲,也是我的以實瑪利。不聽天也得聽天,不由命也得由命了。唉!究竟是宿命註定,還是自己的錯誤招來的呢?我真不懂。昨夜夢中彷彿又在落難時的廣西曠野裡,雨中步行逃難...這是上帝回答我升學的啟示嗎?管不了啦!

 

本以為明天去港不成問題,但是因我於本月一日去過,甘師母不敢準假。只得去問校長貝牧師。袁淑貞同學陪我到山上貝牧師的家裡去請假。雖然是明月當空,但山的這一面仍舊看不清楚,幸虧我們帶了手電筒。夜的山頂美極了。貝牧師的狗很遠便迎了出來...

 

貝牧師準了我的假。下山時,差一點滾了下去。誰說下山比上山容易?我一向就喜歡上山而怕下山。但是,自從離家之後,我一直走著下山的路。

*****

1951年(40年)十二月十五日--星期六

相如的信上說:她很崇拜我。使我覺得非常的慚愧。但她說我是英雄,又是文學家的料,也許沒有說錯。我經過英雄所經過的鎗林炮雨和生死掙扎。我也經過詩人,文學家的窮困,我更做過詩人,文學家的夢。但我會成為英雄,或甚麼家嗎?我真悲觀,因我知道自己,我太疏懶了。直到現在,一天大半的時間都消摩在幻想裡,真可惡。雖然現在我並不想成為英雄  甚麼家了。

 

我覺得每天我仍應做些甚麼,就是每天除了吃飯和做功課之外,還要做一點值得記念的東西,如:繡點花、寫寫日記、寫點自稱的文章和讀書雜感等。幻想雖然也是使人入勝的東西,究竟幻滅的太快了...唉!這月的火食費還未繳夠呢!真殺風景。

 

志棟信上說了很多對宗教的看法。宗教問題真是個大問題。是今生來生的問題。是眾說紛紜,自云的問題。至於我,正如英雄,或甚麼家之於我,已不容我再做夢了。感謝主!祂已把我趕到祂的羊圈裡,我還有甚麼話說呢?今日我才知道我是那麼軟弱的浮萍,一任狂風猛浪的吹聚吹散。阿!這才是真正令人慚愧的事呢!

 

看魯迅先生的文集,有一篇大意說:一個人太認真了是不好的。因為如果你的認真發出來是得罪人,就會招來非謗、攻擊與傾軋。如果你不發出,就會消蝕自己的心血。我自覺我就犯了過於認真的毛病,雖然不敢輕發已經招致不少怨謗。現在內心又幾乎欲碎,念其由皆因太認之故。但有些事,我又太不認真了。唉!

 

晚自習時,忽然涼風刺骨,這,告訴我冬已經深了。但是我也沒沒再添的衣服了。

 

小說,我暫命名「紅浪」已寫了約三萬餘字。雖然看著很不滿意,但我下定決心修改它,我準備抄騰十五遍,十五遍後,如再不成,我也應該擱筆,好好再讀書了,但我也只能以消遣心來寫,不然,我便會感到乏味了。世界上沒有不耕紜的收穫,耕紜在人收穫在天。但我深深知道自己的病根,無論做甚麼太不肯付代價了。今後我要勉勵作不問收穫的耕紜。

*-* *-*

後記20171016週五

讀著在香港的-我人生谷底的生活-

我只有感謝-再感謝---我慈愛的天父

及主耶穌基督的救贖... ... ...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limyang&aid=109070984

 回應文章

陳正華 牧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22 11:01

好佩服您啊!

活到老,學到老。

主若能讓陳傳道活到90歲,

我到時候一定會有好多好多想學的東西...


馮紀游陸游:恆星/日出北方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18 18:03

現居 Toronto 的家長兄,今年90,金陵大學畢業,全家都是基督徒。我用了50年的英文名 Joseph,也是他依聖經為我取的。附文女主角是他的大女兒:衛理小羊「入學」50週年返校團聚後來訪  https://blog.udn.com/jfeng13x/108977985

.原采(elimyang) 於 2017-11-21 16:37 回覆:

金陵大學!?--高中畢業那年-與幾個同學-去南京考大學---

也報考金大XX系---後接通知-{願否讀體育系?}

否!-故未能與令兄作同學(明年-我也將九十歲---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