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05九春軒日記(5)--永遠的老師-教學相長
2017/11/22 21:00:45瀏覽1052|回應1|推薦28

作者日記-*-2017/11/22

小學三年級時-我就作了小老師-教「婦女識字班」-

那是因為-日本兵攻佔故鄉時--燒,殺,搶,姦淫婦女--無惡不作...民眾躲進「正心小學」(美國傳教士所辦的私立學校)-「正心小學」就是日兵還不進入的「避難所」,之後--日本行政人員接收治理,生活正常了。我就讀三年級,還有些無家可歸的婦女,就留在學校裡。

 

美籍校長榮我華,收留她們,教她們認字(讀書)。也教她們編織,繡十字布等技術,(好作謀生之用)。我就作了她們的小老師」(((XXXX年十二月八日,日本對英-美宣戰,美籍宣教士就被關-正心小學也被關閉,由日本人接受了。)))

*****

作鄰童教師--

五年級下學期將要放假時,導師南鳳英老師,召募自願小老師。就是-兩人一組在家附近,自招鄰童,教他們聖經故事,詩歌,衛生習慣等。我與同學徐愛璧一組,就在家附近招了二十多個鄰童,做起小老師來。((那是宋尚節牧師,到故鄉帶領奮興大會,學校老師響應而作的-目的是傳福音。))

*****

在香港作小學教師-

國.共戰爭,我流亡到香港。曾以繡花維生,曾做家教。後就讀新亞書院。做小學教員。

*****

考取台灣台北的行政專科學校---畢業之後作教員。教初中,高中。作大學輔導員。

*****

1973年,外子外調美國,十五年間,我在教會裡教中文學校(中文)。帶領查經班。

*****

1988年回台灣定居。讀中華神學院的延申部(一年)。再讀華北神學院(兩年)。後在華北神學院教國文-與「聖經真理與中華文化的比較」。

*****

2003年,外子遽蒙主寵召。我不再去華北神學院教書。

*****

現在-現在-在我的教會裡-一月一次帶查經-一月兩次(有時三次)到一工廠帶查經---

*****

在教會-在芳鄰間-在關懷站-他們都叫我「楊老師」。甚至於在我做學生的電腦班裡,同學們也叫我「楊老師」,真不好意思。

*****

我是永遠的學生-活到老學到老-*-忘了再學-*-永遠-學-學-學...

我是永遠的老師-教學相長-聖經是座無盡的寶藏-*-禱告向神學-*-也向學員學*-*「教學相長」---哈哈哈!!!

 

*************************************

*************************************

1951年(40年)十二月十六日--星 期 日

昨日上午坐第一班船到香港。志棟已先到。在兒童樂園走走,重又渡海至華人行,等約一刻鐘唐始來,其許下週給我寄去,其實我知是敷衍而已。趕至諸聖堂,羅牧師幸在。到了下午三時,沒吃東西也不覺得餓。後與梁、熊同至茶樓,他們可能一齊去婆羅洲。志棟不能去,我很失望,但亦無可如何。

 

傍晚至石處見葉,葉竟開起士多來了,不知他從何處弄來本錢,此亦為香港怪現象之一。夜返竹園洞,不料竟與看園者鬧起來,真是滑嵇!唉!如此活著,何時是了,又有何趣。我不禁悲從衷來。野風如吼又作惡夢,未曾熟睡,黎明即醒。

 

今早與雷孟非、志棟、我三人早點,共用港幣九毫。後,步行至何文田,熊等正吃飯,我已走累,耿老頭又說刻薄話,實已使我吃不下飯。談談玩玩,竟忘了吃,直至下午二時。欲看國展,人山人海,不能進去。只得在馬路徘徊,心中不寧,雖冬陽可愛,又行在美人萃集之尖沙嘴區域,亦不感興趣,又增煩憂。

 

唉!每在長州過幾週平淡日子,就想往香港一行。,回長州的船上,實又感一身飄零,無所依歸。多次下決心,誓不再來香港這大巴比倫城了,啊!到了學校,百感交集,那種又淒慘又溫暖的感覺,幾使我食不下嚥。重傷風了,好不舒服。

****

 

1951年(40年)十二月 十八日--星期二

傷風雖不算重病,但抑鬱的心情更加不寧了。時屆聖誕節,今晚又有音樂會,同學們都歡喜的準備過節,練詩。然而我是越發寂寞了,唉!心靈之冷淡與軟弱無以復加。

 

聖詩崇拜會開始了,禮堂裡坐滿了人,山上建道神學院的學生也來了,我卻只有聽的福氣,上帝沒有賜給我好歌喉,我只能在全體唱歌時充一充數子,在全體唱時獻上我的讚美。

*****

 

1951年(40年)十二月十九日--星 期 三

早上,邵光先生領早禱會。邵光先生的夫人也是音樂家,與顧牧師夫婦在我們學校裡成了中外兩對音樂夫婦。有相同志趣、嗜好的人成為眷屬的確是一種幸福,尤其是愛好音樂者。一唱一奏,或合唱如昨日之節目。昨日,顧師母獨唱,顧牧師彈奏鋼琴。邵先生與夫人二重唱,真真令人羨慕。

 

下午,顧牧師錄我們的唱歌,顧牧師就要回美國去了,他錄唱歌、照全體相片,帶去美國作記念。唉!這就是人生。顧牧師就要回美國去了,晚上開歡送會,老師、同學都對他們很留戀。難動感情的我,這一次也特別對他們留戀。

***

 

1951年(40年)十二月二十日--星 期 四

今早考「要 道」,我答的不滿意,非常懊喪。

 

下午,正寫「紅浪」時甘師母叫我,原來是送我一套西裝,西裝上身和裙子,還有一雙黑皮鞋,一雙襪子。都非常合適,好像是我自己的一樣。

 

1951年(41年)十二月二十二--星期六

傷風雖然好了,但,人中與嘴唇都燒成水泡,非常疼痛。

 

今天非常暖和,中午洗過澡便一直穿著一件單大褂,這是在北方享受不到的福氣。主又感動誰贈我十五元,我的火食費正好還差十五元。只是唐的錢還沒有寄來。等唐的錢寄來再繳膳費嗎?

 

昨接志棟信,叫我聖誕節時不怕受罪就回去,真真豈有此理,我真不想回去了。但,如不回去便要等到大考以後了。

**-**--**--**-後記-2017/11/22

讀著谷底的日記,記著現在的生活瑣事。覺人生如夢。

其實又不是夢,是神的恩典。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limyang&aid=109144045

 回應文章

陳正華 牧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23 00:30

您真是一位讓人又敬又愛的長者啊!親你一下

.原采(elimyang) 於 2017-11-23 17:25 回覆:
謝謝您的光臨.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