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09滾滾風雲~尾聲~瘋狂~毀滅~重生
2009/02/05 21:43:27瀏覽645|回應3|推薦24

09灰燼裡的火星~瘋狂~毀滅~重生

在戲劇界裡混生活,要出名,要成功,要有前途,自然「色」(美麗性感) 與「藝」(表演天才)是最好的本錢。但是,色與藝,不光是上了台重要,維持如何能在臺上表演,如何能大紅大紫更加重要。

可是,書呆子江燕文是演藝事業中最不堪造就之材。她不夠壞,她不夠狠,她不能犧牲色相,她想學也學不來。她感覺自己的無能,她極度的自卑;對自己、對別人、對世界,完全失去了信心。她感到自己一無所能、一無可取、一無所有、一無可靠。

那夜,戲終人散之後,長虹話劇團的一群逃港窮「演職員」們,沒有去餐館宵夜,沒有去綺羅堆裡尋夢的溫馨綺妮。沒有慶功宴,甚至沒有好好的吃一頓。他們男男女女剛才臺上風風光光的演員,這時乃是胡亂塞了塊麵包,喝了點冷開水,就拖著疲乏的身體,恍恍惚惚的去宿舍睡覺去了。

而他們的宿舍就是白天把人扭曲成各種怪形怪狀的「哈哈鏡」室。這「哈哈鏡室」,是由幾十面大鏡子組成,曲曲折折形成許多小房間,足可住上四、五十人。遊樂園打烊之後的「哈哈鏡室」,自然是漆黑一片,看不見扭曲的人形了。然而,黑暗中好戲卻正上場哩!有女伴者自然是雙雙對對,作對兒纏纏綿綿。

但是,冇魚蝦也好,男與男也可以假鳳虛凰權充鴛鴦。一陣陣唧唧噥噥,瑟瑟索索的聲音,表演著另一種顫震地、原始地、赤裸裸地的精彩好戲。外面的貓兒也在「啊唔!啊唔!」一聲遞一聲地叫著,室內的男女更加上勁,更加瘋狂了……

江燕文也瘋狂了,她第一次的配合著海光沛的動作有了積極的反應,她兩手緊緊摟著他的脖子,送上了濕熱的嘴唇,送上了溫軟的肉體,她奉獻了全部;絕望之後,就是瘋狂啊!

「這才是乖寶寶!」海光沛喜出望外,魂魄飛揚,他彷彿置身在巫山,翱翔在雲霧中,一下子又好像墜入了溫潤濕滑地深谷,他也瘋狂了,他一邊律動優游著,一邊低聲喃喃地:

「軟玉溫香抱滿懷呀,劉阮到天台,春至人間花弄色,柳腰款擺,花心輕拆,露滴牡丹開,纖腰柳舞,翠裙影低,嬌喉鶯囀,謾誇西子多嬌麗……蓬門今始為君開,溫香軟玉抱滿懷,溫香軟玉抱滿懷,柳腰兒款擺……露地牡丹開。(低唱)啊!像鳳凰于飛在雲霄!像鳳凰于飛在雲霄!像鳳凰于飛……

白晝到來,遊樂場將要開門了,長虹話劇團的團員們紛紛起身。臨近江燕文、海光沛的演丑角的聶祥揉著惺忪的睡眼,望著江燕文曖昧的笑著說:

「又是詩,又是詞,又是曲的,合拍壓韻!像鳳凰于飛在雲霄!……

這些戲劇工作者,個個都是佛洛伊德的信徒,每句話不離性,平時說話就葷腥詞兒不離口,能說當然就能做,說與做合一。女主角之一的王敏,就好幾次試著和江燕文討論「性技巧」。她驚異的發現江燕文的經驗竟是那麼少得可憐,而帶著憐憫的神情要指導她,為她找高明的性伴侶………

江燕文呢!她如愛潔的羊羔跌進污泥深坑,她如沼澤的孤獨旅客誤陷入泥渦。前途茫茫,一片黑暗,爭扎、呼救,都沒有用了,她覺得自己滿身污穢,不能再見信任她而善良的父母了。絕望之後,就是瘋狂,瘋狂之後,就是毀滅吧?江燕文計劃著,如何毀滅她罪惡深重、污穢腐濫的驅體,她不想活了。

「我出去走走!」她對光沛說。

江燕文上了電車,香港的電車分上下兩層,上層車資兩角。江燕文上了下層,車資一角。她手拉著吊環,在雞、鴨、魚、蝦、青菜的中間搖搖晃晃,到了終站。下了電車,漫步海邊,徘徊再徘徊,那裡老是有來來往往不斷的行人。擺渡的小船也一會兒一趟,一會兒一趟的來來回回,這使她想投海都沒機會。

一年多以前,這裡並沒有這麼多人。那時,調景嶺還是個無人的荒島。調景嶺本名叫「吊頸嶺」,據說,從前有一個人投資在島上開了一個規模宏大的麵粉廠,後來,生意失敗破了產,便吊頸而死,從那以後,再沒人來此。一九四八年底,逃離大陸,來到香港的難民,都還集中住在摩星嶺。摩星嶺,離市區較近,難民們在山坡上掘洞而居,白天有的乞討、有的賣報紙、雜誌、馬票;過著饑一頓、飽一頓的日子。

這些從大陸逃出來,付上了生命的代價,爭取自由的難民們,都希望國軍反攻回大陸;或者能早日到台灣去。有一次,共產黨發動在港的赤色工人與學生組織宣傳隊,到摩星嶺難民集中地作宣傳「共產主義」;他們的秧歌隊還沒有開始扭,一聲喊打,難民們一擁而上,連六、七十歲的老太婆都漲紅了臉,向宣傳隊擲石頭,扔木頭………

幾十個香港出生的青少年怎知道難民們多是被共產黨鬥爭得家破人亡的、被掃地出門的地主、富戶呢?一場打鬥事件之後,香港政府將難民們遷到調景嶺。

江燕文在海邊徘徊著,徘徊著……不知不覺竟到了黃昏,太陽就要落到鯉魚門外了,海邊還是來來往往的不斷行人。

「喂!妳?妳是……」從渡海小船上下來的正是黃牧師。黃牧師向江燕文打招呼,他是從調景嶺探訪教友回來的。

「我是以前住在你隔壁,長虹話劇團的演員。」江燕文說。

「對!對了!妳們怎麼忽然之間全都不見了呢?你們搬到那兒去了?」黃牧師關心的問。

「我們到月園去演戲了!」江燕文有些不耐煩。

「妳在這兒做甚麼?天都快黑了!」

「我?別問我!」江燕文覺得黃牧師真多事,但,劇團生活使她也染上了玩世不恭,她忽然想『幽他一默』,便說:「我們不是一國的,你是勸人去天國的牧師,而我是有事要去地獄去一趟。」

「哦!妳知道地獄在那裡?」不料,黃牧師更加幽默,他說:「傳了三十年的道,我還未到過地獄哩!今天機會難得,帶我去觀光一番好不好?」

「別開玩笑!」她說:「你快回家吧!小心太太著急!」

「來!我先送妳回月園,看妳疲倦、狼狽的樣子,實在應該休息,休息……」說著,黃牧師一把抓住江燕文的肩頭。那隻肥厚、多肉、堅硬而有力的大手,給予江燕文的是無比的溫暖和支持。

「不!我不回去!我不回去!你別管我!」江燕文哀聲要哭的說。

「那末,」黃牧師沉吟了一會兒,就說:「到我家去!妳幾歲?……哦!妳與我大女兒同歲,到我家去!」

他撫著她的長髮、按按她的肩頭,慈父一樣的擁著她,在暮色迷濛中離開了海邊,離開了死亡,阻止了江燕文去地獄的行程,也增加了她生之苦惱。從霄箕灣到九龍城,電車、渡海輪、巴士。大約是兩個多小時的路程,江燕文緊緊的偎依在黃牧師身邊。江燕文向黃牧師述說著自己離開家、離開大陸;到現在一切的遭遇,只是沒說得出口她與海光沛不是合法的夫婦。她說不出口她只是海光沛夫婦的第三者。

「我不能適應劇團的生活,我不是演戲的料。」她說。

「我們再想辦法!」

「送我讀神學去吧!我願終身奉獻做傳道。」說完,自己都嚇了一跳。

黃牧師有一個溫暖的家,一個賢淑、能幹的太太。他們有三男三女,六個活潑可愛的孩子。在黃牧師家裡,江燕文享受了溫暖和照顧。次週,黃牧師便送江燕文到離島去陪伴申雪圓了。

未完待續

作者日記

2009/2/5大年初一它(感冒)不請忽至,至今猶不肯離開,真是討厭。有時候以為它走了,打電話給朋友,或者接朋友的電話,它就大發脾氣,剋個上氣不接下氣。看電視、看電腦螢幕,不到五分鐘,眼睛就溼矇矇的……唉!喝水,睡覺,要到幾時呢!?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limyang&aid=2620186

 回應文章

黃彥琳~~國家港口一日遊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感冒的天然良藥
2009/02/10 20:58

原采姐,感冒好了嗎?

感冒時要多喝蔬菜雞湯。

做法很簡單,

就是先在半鍋清水中加入去皮大蒜(半顆),

再置入雞肉,

水滾以後再放入蔬菜,

如番茄、玉薯黍、高麗菜………等等即可。



燕(休息中)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_^
2009/02/06 11:10

原采姐

感冒有拿藥了嗎?要保重,別大意。


莫大小說 ─ 暗潮
莫大小說選 ─ 瘼

夜風樓主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應
2009/02/05 23:00
感冒分兩種  一種是病毒感染  一般不用藥 人體可自行產生抗體  約七天可痊癒 一種是細菌感染要用抗生素治 但如不知是那種細菌 要作細菌培養找出是那種細菌 再作藥物對抗找出可用的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