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11滾滾風雲~尾聲~台港兩地書
2009/02/09 07:23:36瀏覽551|回應1|推薦21

11灰燼裡的火星~台港兩地書

12)海光沛致江燕文

燕文:八月二十三日就考完了,明天舉行畢業典禮,邀天之幸,我總算以差強人意的成績,未被淘汰出局。本班三十一人,明天能參加典禮的祇二十人而已。赴台之期恐將在九月,甚或十月去了。天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祇苦了我們這些辭了工作的人,工作固然沒有了,飯票過了河,生活成了大問題。

這些天我就為此奔走,在大道中一家補習班教國、英二科,因剛開始,又和校長四、六分賬,所得實屬至微,我不懂為甚麼我們這批人入台會如此困難?據我所知現二十人中決心馬上入台的祇六七人,猶在未決定的四,五人,日期如再拖久,恐連十人也不足了,化了大批金錢,所得如此,我真為救總呼冤!

人不可不慮,也不可過慮,走一步算一步,祇要心術正,不會沒路給我們走的,我不怕千萬次失敗,祇怕沒一次成功,無論怎樣,我從不失去我的信心,希望妳不必為我悲觀,尤其不要因我而自己悲觀,我雖不能算好人,至少我沒喪盡天良。

我雖不是正牌大學生,但我有比一般大學生好的學識,我雖沒有專技,我尚有無盡的心機與血汗,更有堅忍的信心,縱不能創造時代,也決不讓時代淘汰了我。我決心把我自己塑造成曹操。這次我能在這兒白吃一個月的飯,並且他們還願意供我吃下去。

此間分會的人,也是我用言語唬住了他們,他們才替我謀一份工作,我難道與其他四十五人不同?你不吃他,他就吃你,是這個世界嚜!我做不成英雄,也要去學一世梟雄!決定了,恁誰也改不了我的決心,我倒要看看,我還得失敗多少次?失敗多久?是不是沒有一次會成功?祝    康樂

13)海光沛致江燕文

燕文:我承認前幾封信中坦率的說出了我心中所要說的話,並不是痛斥,更不是故意傷害妳,或怨恨妳,真正的意思,祇是對妳的思想做一個評斷和例證,當然也有責難的成份在內。我不否認妳確受了最大的委屈,妳數年來的抑鬱,我心中未始不知,而且無日不自慚、不安,錯誤的時代,帶給我意外的錯誤,和妳的遺憾,我深恨自己庸弱!

我種種的悻逞,都是希望有助於我困惱的略減,我身作身受,因事實遭遇到一連串的失敗,甚至身敗名劣,令妳也失去了不少的朋友和不必要的煩惱,除了對妳深感不安於心外,我並不怨懟、懊惱。我自知黔驢技窮,妳在此間,益增痛苦,才下了不願為的決心,讓妳赴台,並為我退卻的後路。老實說,這裡如果能夠除了做卑污無人格的事,能循正路求一發展,非己力所及,許還不急著入台呢!

因為報國不一定要入台呀!實在,這仍是我心又一次的失敗,我只好急流勇退,不敢再自甘下流,做畸形的淘金夢了。我此次入台,決洗盡雄心,就力之所及,覓一份工作,淡泊的守時以待。天成咖啡室,開了不到半年就失敗了。因咖啡室的倒閉,連帶著失去了妳我的所謂「朋友」,尤其倒掉了黃牧師的幾百元,令妳痛心。

本來嘛,人情冷暖,世態炎涼,這更叫我看透了「人與錢」,「錢與人」的關係,但,我的存心不是壞,我沒有存心害人、騙人,如果生意好,賺了錢,我決不願欠人一文。我有錢的話,祇有讓人佔便宜的呢!妳說我心術壞,只因妳那些朋友太經不得考驗了。錯誤不可免,不可再犯,失敗不怕多,只求一次成功,就可盡雪前恥。

對於妳的求學、上進、志氣、天才,我都衷心敬佩,自嘆弗如,對妳的為人處世,雖不盡然同意,但猶認為比我好點,只是個性過於矯枉過正,經驗不夠,比我較差。我,機智有相當潛能,沉穩不足,故常失敗,真愛真恨存於心,心雖狠而意柔,外面柔弱,心實剛愎。在我認識妳之初,已銘心自量,相敬相伴以善,能互有裨益,可惜為時勢所逼。

妳既無心自承錯誤而逼我,而我本以拂逆,更且環境惡劣,求勝心切,受妳精神威脅,以致我故態復萌,一意孤行,若非是妳,我恐惡行猶甚今日,種種因果,非一時可敘完,妳若平心靜氣,回思相識之初,我雖不肖,但不會瘋狂到如此地步。我目前百忙之際,每一暇時,即心隨妳畔,故時失眠,近更對妳時恨時愛時憂,更心無寧時,恨至,真願與妳偕亡,愛時,又欲全妳而自亡……

我心悲苦錯綜,只有自己知道!祖國前途,今唯靠台灣一省,存亡關鍵,實令人憂急,然而,無論公、私、環境,惟有勇往無退,黑暗或會降臨,光明也會必至,我們若對自由信念不死,真理自有復蘇之日。

宏沛大哥之為人,早已對妳說過,自由中國之軍人,個個像他,則無今日偏安之局,自由中國之危運,當亦可早日消除,惟彼以前疾惡過甚,血性過剛,但願他現在已能改易,則萬氏門中至少應有一成就之人。

接家中二次來信,我倆的障礙 (所謂的我妻)已嫁,妳的陰影已不復存在。至於小女孩對妳如何,更是多慮。她,能否見我和妳否?尚難可期呢!妳以前曾說過:「人生缺憾稍冀補」,今天在愛的大前提下,我倆是最完美的了,妳還想製造遺憾嗎?

我此次得此機會深造,雖未能盡專心,自覺得益不少,為了「誤人子弟」於未來,買了一些起碼的工具書,並可自修。妳可告知宏沛哥,先代我留意,地點最好在風景區,不必定在台北;我入台執教,擬從初一教起,隨班跟上,既便於一試數月心得,並可教學相長,省力功倍,直至反攻之時,戰場需我效命為止。即祝  康樂

14)海光沛致江燕文

燕文:入台的事,因我無大學畢業證書,會方通知,須私人在台北自行覓好工作,才可照辦入台。因此,請宏沛哥無論如何,為我在任何機關或商店先找一工作,將聘書或臨時証件寄來,即可由會方代辦手續;否則,私人申請亦可,宏沛哥如願,辦與不辦,擇何方式,希函告我。

我的血型,正是 O 型。我雖有「失望」的經驗,但未易於灰心。人,就是在不斷的自欺的希望中生活下去,如果說我要一旦灰心,我將毫不猶豫的把「生命」同時毀滅,一個人何必偷生在無指望的生活中任人踐踏,欺凌,輕視……

雙十節後一天,因護國旗而死的孔松,我不僅認識他,也曾相與一個時期,對他,我可以說相當的熟悉,然而,我欣羨他在機緣適逢其會之下得死後的殊榮。唉!「人到中年萬事休」,我正邁入中年,至少我還有七八年好掙扎,四十無成,我將「清算」我自己,自己來定自己的罪!

至於我們兩人的事,妳心理上「不承認」是沒有用的,事實就是事實,承認與否無關,否則,主控也不必把殺人的血衣呈堂作証了,我不懂妳說的「再從頭做起」是甚麼意思?妳早已經是我的人了,如何「再從頭做起」?

妳真是太鑽牛角尖了,那些真能以誠相愛的黑市夫妻、私奔、姘居……而能生死與共、榮辱與共的男女,同度一生、相偕到老,妳能說他們的價值比那些名正言順、熱鬧風光過的假鳳虛凰的人格為低?唉!我怎能使妳明白我對妳的「愛」的真價值?

我仍然以教補習班為生,到處鑽、碰、撞,也還住原址,晚上空暇就隨便看一看書,或者出一陣子神,精神好了一些,但胃病重了一些,時常便秘……反正這些病死不了人,也就懶得理它了。祝   康樂

15)海光沛致江燕文

燕文:吾愛!吾恨!今天收到妳十二月十三日的來信和入台申請書,使我想笑卻笑不出來,我真恨我的這支禿筆竟無法描畫出我內心對妳和宏沛哥的感激!在你們萬分忙碌中,竟對我如此的體貼,愛護,和設想得週到,但是,我非常的抱歉,恐怕你們的盛意,我無福消受了。

明天,我即到此分會,做垂死前的掙扎,如不能在舊歷年前入台,那祇有來世再行入台和你們見面了。無意義的生活就是浪費,我對這無人性的世界,根本就厭惡;幾年來,如非懷著「王師北定中原」的願望及與妳生活在一起的希望,也許我早已骨化成灰了。

關於我的入台,妳與宏沛哥的想法是「對的」,我不想再說甚麼了,希望你們照著理想,為我再做五年計畫吧!不過,我要告訴妳,我只能銘感妳對我的期望,但我卻沒有辦法再去找文憑、或等到八月再考大學,做那些美夢,無論經濟、年齡、時間、處境;都不容我去想它了。

謝謝妳的教訓,我的確心太急了,如果妳要是看到我整夜失眠的在計算成行的日期,以及買甚麼,到台後怎樣做……那妳更會吃驚的!現在也好,心已近於死了,雖然跳的更厲害,那正是迴光反照吧!這樣也好,反正對妳,對宏沛哥是有利的。即我也可蒙利,省得我到台灣餓死或丟人現眼,拖累了你們!寄來的入台申請書,為了不辜負你們的盛情,祇好就我所能填的填上,其他我無法填的祇好作罷,好在祇是自欺欺人的公事,不填說不過去,應應景也算了。

甚麼父子兄弟?甚麼親情愛情?到現在我算真看透了。讓我提醒妳,以我的耐力,不會超過陰歷年底,過時,我就不需要入台証書也會入台了,誰能阻擋鬼魂呢!看到我為妳買好放在那兒的衣料,實在難過,真想對它大哭一場,撕了吧!究竟是省吃儉用的錢買來的,放在那兒,越看越傷心,我打算寄給妳,了我初衷,明天到郵局看看,否則,祇好賣了,或當了!

從來信,知道堂妹錦沛也在台灣,生活至佳,很為她慶幸,她嫁了個好丈夫,雖說是二十世紀,妻隨夫貴,理仍八九,誰叫心比天高的妳,卻又命如紙薄的遇到不爭氣的我呢!不過,妳終算倖運,妳一切的努力和心機並沒有白費,妳的勝利不久即將降臨,妳終於徹底的甩開了我,不過,我耽心妳嘗到亞利山大的悲哀,而會怫然不快;我雖失敗,但我確快樂,因為我有人性,至死而愛心不渝。如人死後有知,我一定會保佑妳名成利就,前途似錦,因為至少,妳是最了解我的人,得知己,死無所憾,不是嗎?

如果說是夢,我又在夢中過了一年啦。這一年,精神上所受的痛苦,卻更甚於往昔,尤其看著街上那些聖誕景象,不由得心中就冒火,恨不得把那些點綴毀壞無遺,國家不幸,在大陸上受著俄國的政治、軍事、經濟及思想上的統治。聖誕,不過是「洋人放的一個屁」,他們說自己的屁香,就由他們去罷了!而中國人竟也以為是香屁,而猛嗅而連聲說香,天下之大,還有比賣國家民族精神更可悲可恥的事嗎?明天,我將會找個徹底解決。不然,我寧可把生命留在這「天堂」。祝  康樂

16)海光沛致江燕文

燕文:接到妳的信,已經好幾天了,因為近來稍忙,故未即覆,信中「圖報於將來」句,妳太言不由衷了,這是表示妳的遺憾,或者是譏諷我的吧?向來,我對人類無信,也不求別人守信義,所作所為,但求適己之意,心之所安;別人對我之批評、觀感、也不能改變我。

我做任何事,祇竭力以赴,成功固然很好,失敗了也理得,毀、譽、笑、罵……從不置意,受恩心感,施恩不望報。不如我的對不起我,我不以為意,勝於我的侵害我過甚,我決不計一切與之拼……自認識妳之後,努力改除這種心理,克制自己。而妳不了解,而多給我磨難,使我對人類的看法,更增仇恨、憎惡。

雖然,我知道我對妳,無恩而有過,甚至於功不抵罪,我何敢不報?我對妳今後無所苛求,但我心生死不渝。宏沛兄的話,我祇知道而已;實在,我們相聚時,除幼年不懂事除外,反倒不及妳我之久,但是,骨肉至親。他的力量如何,我現在還不知道,但是,我祇希望借他的關係入台,別的絕不拖累他。

海氏門衰祚薄,子嗣艱辛,我雖然不至於認「無後」為不孝,但終究是遺憾的事啊!盼望他不要用偉大的詞藻,忽視室家的重要。我們生在亂世,生命危如朝露,現在雖有小女孩,能否長大還不知道?況其母已離去,彼是否帶去,亦未可知?我不願見海氏中斷於我兄弟之身,延續種族,為人類第一責任。

希望將我的意思轉告宏沛兄,我果於最近赴台,當再詳談。現在,會方絕不代我辦入台手續,妳務必找宏沛,請他將職業証明寄來,或請他到台北分會代為交涉,不然,讓我留港,即置我於死地。教書太苦,而亦僅可活命,為了想多賺點錢,我將重過勞工生活;下月初,我將到啟德機場做小工,日入五元供宿,實省神省心,亦不太苦。祝    康 樂

17)海光沛致江燕文

燕文:二月十六日,佳報於意外中飛來,真令我有無法形容的驚喜!我將儘快啟程赴台,妳能不能到碼頭來接我都不成問題,來接我,固感激,也歡迎,不能來,我也不怨妳,怪妳,反正妳的情意,已領到了。「報國」也只是一句話罷了,像我這樣的人,除了勉強當兵,還可以想法通過,其餘的實在沒有多大希望,實在說起來,我的返台還是「私」重於「公」。

我今後凡事,當先對得住自己的良心,再惠及別人,我發現從前先求「對得起別人」是錯了,並且往往不僅糟賤了自己,更也連別人也無法原諒了;本此,我將冷硬起來,準備最後一搏,贏固好,輸了,正如廣東俗話「酣家富貴」,就此把我戲劇化的人生收場。決定日期,再寫信給妳。祝   康樂

未完待續

作者日記

2009/2/9感冒雖然過去了,但還是懶懶的,有時候還來陣咳嗽,也不想吃東西,不想做家事。但是,如果阿喵、Reed與小帥哥去遊三芝,我想我會跟著他們去玩的(哈哈!)。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limyang&aid=2630335

 回應文章

Reed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想做家事,就別做~
2009/02/09 21:49

不想吃東西,那可不成;養足精力,好好遊三芝哩!

期待ing~


敬請人道支援 我卓越不群的母親

八旬阿嬤
【台灣司法◎人間煉獄】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