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03滾滾風雲~尾聲~山窮水盡的日子
2009/01/15 20:55:42瀏覽733|回應4|推薦21

03灰燼裡的火星~山窮水盡的日子

憶往:

海光沛回憶那段生活,那終生難忘的經驗,他記得,每一個細節都還記得。曾經,他以為忘了,但,現在看了自己寫過的信,他又回到那段日子了。那是舊曆年的年初一,一大早,他就到碼頭去接江燕文。渡海輪船,來了一班,又一班,總不見江燕文的影子。他焦急、徬徨、胡思亂想,幾乎精神要崩潰了。

十一點,上午最後一班渡輪,海光沛還不見江燕文的影子,他失望極了,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南海咖啡室,眼睛紅腫,疲乏而睡眠不足的樣子,真可憐!心情陰沉,面帶晦氣。他進了南海咖啡室,東張張,西望望,好像要找誰打架似的。後來,看見了坐在櫃臺旁的江燕文,他勉強地笑了,那種悽慘、惶惑的笑,幾乎使江燕文哭了,唉!女人到底心軟。他們實在不知道怎麼在碼頭那兒錯過的,但是,現在既相見也都不再追問了。

之後,海光沛與江燕文去逛街了,不去逛街,能到那兒去呢?逛著,逛著,來到「加多利道」旁的草地上,草仍綠如茵,太陽也溫暖可愛,藍天上飄浮著幾朵白雲。這麼溫暖的天氣,像似江南的春天,但,這是舊曆歷年的大年初一呢!加多利道在九龍的半山上,寬闊、幽靜、清潔。俯瞰下面丈餘的太子道,完全不一樣。

太子道上車水馬龍,喧嘩熱鬧,一片太平繁盛景象。海光沛向江燕文訴苦,他訴說著他恨一切的人。江燕文罵他不能吃苦,罵他沒有出息,他哭了,她又心軟了……

於是,他們只默默地散步,海光沛與江燕走著,走著,走過寬闊的太子道,窩打老道。本來熱熱鬧鬧的彌敦道,大埔道,今天竟行人稀少,水銀路燈慘綠兮兮地。

逛、逛、逛遍了九龍每一條路,逛了整整一夜。次日凌晨,江燕文坐第一班船走了,回到她工作的地方,一個精神病患者的家庭,望著海面上遠去的輪船,海光沛又哭了。

下面又一封長信,是離開南海咖啡室時寫的。

(六)海光沛致江燕文

燕文:由於我的愚蠢和強烈個性,使老闆失望,為了營業上的方便,在年初三的晚上,按照俗例,請我長期休假了。經過這一個月生活上的新嘗試,我覺得知識份子在某些時候是困惑,而有他獨具的悲哀的。知識與苦惱永遠成正比,妳說是不?人,貴自知而又知人,尤貴者為知而又能諒,我與田老闆的矛盾,就是知而不能諒。

「樹嫌班鳩、班鳩飛。班鳩嫌樹、也是班鳩飛。」最後,當然地是我走路了。平心而論,妳的難以控制的憂鬱忿怒,是很自然而必然的。我知道我的理屈,故妳所有加於我的怨恨、責備,我是應忍受而無言的。妳為我呈獻了妳的一切,忍辱負重,為了愛,妳忍受了三年的幽怨與困難。

雖然,妳儘管壓迫著我的呼吸;但我深知妳是愛我的,妳是善良的,妳是要我們的愛毫無遺憾:社會的承認,法律的認可,愛才有保障,正常的婚姻,愛才能完美,妳的要求和企望是正當的。因之,我內心的銘感是莫可言喻,而愈覺得自己罪惡深重。

我雖如妳所說不太自知,但很能知人。我知道家中諸人的個性,我知道從信上是無法解除家中的糾紛的。尤其發出三封信仍無結果,証實了我的判斷沒有錯誤,我明瞭妳的心理與個性,我怕當我有去無來的信發出後,可以爭取你短期懷著希望的「較愉快」。

但我卻更擔心家中無複信的後果,更加增你沉重的心情與更深的懷疑,所以我只好用沉默來承受妳的蘊怒了。同時用行為來表達我對妳虔誠的愛,以期博得你的同情與諒解。我已知情曲、理曲,但我卻希望命不曲。你覺得我可笑?還是奢望?

燕文!我對妳的心,妳是應該了解的,我不願再用熱烈的詩句來宣達我對妳的愛是如何的虔敬,我只時時刻刻像嬰兒索乳那樣地需要妳。積愛成愚,我的確愚了,但我並不因此而可惜,相反的,我更覺得慶幸,世界上能獲得愛的有幾人?又有幾人能因愛而愚呢?

為了我的責任我要直接寫信給她,寫好寄妳閱後還我。妳不能固執成見,為了我倆的諒解,妳也應替我負擔一部份責任。但我虔誠的要求和祈禱,成,固可喜,敗,也不足憂,我要讓妳知道我的心。我的缺點很多,但我自覺我是個恨與愛分明的人,也能真恨、真愛,這一輩子也許因過多的缺點而一事無成,可是,我自從遇到、得到了妳,其他的都覺無足輕重而滿足了。 

我願下半世在妳的鞭子下生活著,祇要我能做的(除了離開妳),都願為妳而努力。妳所加於我的「愛之懲罰」,我也樂受而無難色,祇要妳能毫無芥蒂地也愛我,也願我們同生死,共患難的愛,如春日的旭陽般的美麗、燦爛、永照寰宇。

因為無職業、無事做而閒了,使我想了很多的事,由於失意與困惱,我的懷疑更多了。

我想到:「人、為甚麼生?」,既生了為甚麼又要死?生死的意義與價值何在?應如何生?從前我以為懂了,今天我卻覺「昨是今非」,百思不解。因之,空虛常襲擊我。目前,我只感到生之責任與義務,在生之興趣上退色了,即僅是這樣,一切的責任與興趣、義務,似也祇有想到妳時,才有這種感覺,也才使我在目前的環境下,極力掙扎而不肯倒下去。

妳就是我的力量,不是我的誇張,或是對妳的過份諂媚!同時,我追尋別人漸入佳境而我們仍蹈泥足的原由,我發覺、歸納有以下幾點:

一,是無擅專以致勞心不可求,而勞力又難勝任。

二,是性情狷介,有的事不願幹。

三,是不擅專營謀,不能如田老闆的自苛,苛人。 

四,知識份子的本身弱點。

五,是未能竭心致力,互謀合作。

這些原因,妳同意嗎?怎樣惕勉改進,希望妳能多想想。我目前在師傅們的支持下一切無缺,我在積極的找工作。妳不必以我失業而煩惱,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同時,妳也該想辦法爭取合理待遇,或換個工作,讓我去做妳的太太吧!(一笑)

我今天到嶺(調景嶺)上去,至遲在妳信到的時候便回來了。又:昨天我到老聶那兒,聶太太在做舞女及副業,生活似比從前好得多,但看到她那種妖媚,實令我作嘔,再不想去第二次了。

(七)海光沛致江燕文

燕文:在渡日如年的現狀下,我感覺到十二萬分的孤獨、寡歡、疲乏、空虛……即使十張、百張的紙也寫不完,也寫不出我此刻的心情。祇有想到妳、或接到妳的信及寫信給妳時,心中的萬種頭緒才能平靜下來,一種親切、希望、熱力從心底最深處湧上來,而感到溫暖,似古井的水突被擲下一顆石子,激起一陣浪花。

但,繼之仍恢復了平靜,水波不興,這的確更增加我的傷感與麻痺狀態。這種情形,舉事實來說,目前我是居無定所,吃是現想辦法,自年初三下來,我以八塊錢渡了這十八天,飽一頓、餓一頓,日子也這樣過了。

有錢時固然知道買來吃,奇怪的是餓時而又沒錢,我卻也不顧,也不想找,我似乎覺得餓也平常,我已有了四十小時的絕食(不!應是絕糧)的紀錄了,餓的威脅並不足減少我渴想妳的心情,至少是看見妳的信。退一步說,妳存在我袋中的信也照樣能醫療飢渴。從昨天晚飯後到現在我是一點食物未進,但我仍能平靜的寫信給妳。

燕文!精神能戰勝物質,我又多了一個確証,也許妳會說我太傻了,但我卻覺自然而然。毫不覺得自己愚蠢,因為我知道我的心永在妳的身畔。對於妳,我知道妳的心胸抱負,也知道妳的為人處世,也知道妳的自尊與道德觀念,但我也知道妳的傲慢與狹隘,也知道妳的人道與倫常的執著成見。

妳的優點多過妳的缺陷。但是,妳的缺陷卻影響了妳的優點,應是妳成功的阻礙。但,我卻與妳相反,我是個缺點多過優點的人,但我的優點可以彌補我缺陷。妳的無情似有情的心我是了解的,但妳可曾為妳的無情自稱一下,它的份量是多麼令人難以擔當、多麼令人難以消受。

妳也許會反問我:你加給我的我又怎能忍受呢?唉!我能知妳諒妳,妳就不能諒解我!世界上絕不應有「姘婦」這名詞,有,也只是舊禮教用來維護專制下所發生的不幸,以物質條件來姘居的,是買賣。因愛而賦同居生活是「姘居」嗎?除非妳是維護舊禮教了。

妳說妳是「心如天高,命如紙薄」,如果妳是指物質享受,我則贊同,但我知妳非拜金主義者。如指愛,則愛妳如我者,雖或因我不夠條件而憾,但至少不能謂薄了。如指事業,則來日方長,未能今即斷言。為了「人言」?則我至少目前尚未做忘情的張君瑞,縱如妳所言如是為薄的話,那妳也就太隨俗、太腐朽了。

妳自覺沾污了家門而有深重的罪惡感,那妳所信仰的耶穌不是可以赦罪嗎?妳為甚麼丟不下這庸俗的觀念呢?而我不是對妳的「交待」(通信辦離婚),我從未想到我還有個家。男兒落魄算不了甚麼,但,不合理的事我不做,如南海咖啡室;污穢的事我不做,如替洋人拉皮條;出賣勞力重者吃不消。

如前幾天我到開發公司去挑石頭,一次挑了兩擔即無力再挑了;輕的工作找不到;討飯嗎?我實在拿不出勇氣。一想到以身作責的「何以為生?」也就無法自解了。有人伸出援手,或我伸手能同情我給我些我就吃,沒有就餓吧!只要能延續生命就好了。不能也算了,我不是掙扎過了嗎?

想到調景嶺去,自然吃的問題輕鬆得多了,但,由於上次住了三天的經驗,我覺得那裡的空氣太令人窒息了,我受不住寂寞的威脅,尤其我們唯一的安慰~信,也須十天,每每還收不到。再沒有人支持我了,一切成空,賣報也無本錢,也賣不夠吃,勝利的曙光到了,但我卻在迎接光芒中臨到毀滅的深淵、冷淒、孤單、比餓更可怕……

明天到沙田去碰碰運氣,聽說老黃做了工頭,為生活再掙扎一下,希望我能有好消息,而且回來時能收到妳的信。

未完待續

作者日記2009/1/15小說寫到男女主角在香港的生活,如果我不在香港我也寫不出來。那時,我接觸逃港各式各樣的難民,生活比現在苦得太多,例如:曾做到「將軍」的,失敗到了香港,還有力氣的就挑石子求取生活費;曾是少奶奶、富家千金的漂亮年輕女人…下海作舞女;校長做了檫鞋童;貴婦作管家……但是,卻沒人自殺。(曾有一本「半下流社會」是名作家所寫的最詳盡,可惜忘了他的姓名,)。現在‧‧‧現在‧為什麼那麼多人自殺? ‧‧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limyang&aid=2567573

 回應文章

黃彥琳~~國家港口一日遊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半下流社會
2009/01/17 23:32

作者是趙滋蕃。

逃難到香港,

在夾縫中生存………

人人放下身段的毅力,

真是令人感動。



夜風樓主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調景嶺
2009/01/17 01:17

調景嶺原名吊頸嶺 逃出大陸的人 如在香港無親依靠 就只有上調景嶺一途 當時

谷正綱先生主持的 中國大陸災胞救濟總會 在台灣用買一張電影票副勸三角新台幣的方式 在調景嶺開辦食堂 免費供應三餐 住自己搭蓋違建的難民可以工作存些錢

再改作他途 救總也在調景嶺開辦小學中學 高中畢業經考選成積優秀的回台讀大學由政府負責學雜費 救總另發生活費 大學畢業可選留台或回港 但留台者要服一年預官兵役 當時來台要有軍公教作保 如來台後當匪諜 保人要受連作 一般人都不敢當保 我因父母都是公務員 到保了幾家親戚 都由調景嶺回台

半下流社會作者 趙滋藩

.原采(elimyang) 於 2009-01-17 10:04 回覆:

謝謝您告訴我這些事  還祈常常賜教 為盼。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09/01/16 20:17

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總是會好起來的。

不過,聽起來貌似最后男主角會自殺?



Reed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半下流社會」
2009/01/16 14:09

作者:趙滋蕃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187655


敬請人道支援 我卓越不群的母親

八旬阿嬤
【台灣司法◎人間煉獄】部落格
.原采(elimyang) 於 2009-01-16 18:59 回覆:

【《半下流社會》讓我們看到底層人物在社會討生活的種種情感,擺公仔書、撿煙屁股、翻垃圾筒、典當生活必需品、賣血,擔心被差人抓住(無業游民是要被遞解出境的),只為求一溫飽。這種現象也普遍存在世界各個角落。法律,是為保護富人的利益而設;社會,讓貧窮養活奢侈,以饑餓烘托富裕,損不足以益有餘。在人工化的都市裡,有錢人獨佔陽光與空間,強迫貧困的人們拆遷,明白揭示著有資格發言者的文明,必然優於被迫沈默者的文明,這就是(早期的)典型資本主義社會;在資本主義社會裡,貧窮是一種罪過。民主法治與正義良心正相衝突。】

Reed!謝謝妳!為我找這書的作者。但是,這樣介紹這本書是不對的,其實這本書是寫當時逃港難民,其中不乏很多名人,他們到了台灣官復原職,不再提落魄香江事。不像流亡學生,坦言奮鬥經過,以自勉,以為榮,以教訓子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