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02滾滾風雲~尾聲~竹園春光無限恨
2009/01/12 07:53:54瀏覽621|回應2|推薦24

02灰燼裡的火星~竹園春光無限恨

*憶往

讀完以前自己寫的這封信,海光沛又回想到那次江燕文如約而來的經過和情形……那天,他坐在碼頭正對面的「兒童樂園」的草地上,是一個晴朗的藍天,冬日的太陽溫煦可愛。他注意著每五分鐘一次的渡海輪船的來來去去。

香港渡海輪分上下兩層,上層乘客都是衣冠楚楚,打扮入時的紳士淑女;下層乘客都是青菜擔子,雞鴨籠子,魚蝦簍子等等的市場小販。船靠岸了,各色人等,紛紛搶上、搶下。之後,一聲長笛,小渡輪緩緩離岸了,又漂浮在海面上,在眾多的小魚船,小販船之間傲然航行,睥睨而去。

終於,又一次,渡海輪靠岸時,江燕文夾在一群人中間下來,她踽踽然的向著小公園走過來。

見到她,海光沛的精神就振作起來了。他絮絮的告訴她,東不成西不就的空奔波,他告訴她,這裡那裡,所有可能謀得工作的希望。無論是失望,或有希望的事情,他說來都是興奮的,精神勃勃的。而江燕文只默默的聽著,失敗,悲觀主義的江燕文只忍耐的聽著。

海光沛知道江燕文容忍他,主要的是由於他對她那種毫不掩飾的思慕,這或許會使一個女人感覺到自己的魅力有多大。江燕文對他,是近乎冷漠的,是苦多於甜的。但是,他仍情不自禁的愛著她。江燕文愈不能使他滿足,他就愈想她。他決心要在熱情上制服她,他要征服她的心。

他們在香港,九龍的大街小巷逛著,逛著,走累了,就找個可以坐下來的地方依偎著。天晚了,他帶她到九龍近郊一處叫做「竹園」的地方睡覺。「竹園」原是一處有錢人家的別墅,有花、有樹、有山泉流經房屋旁邊。不久以前,小陳他們曾向看門的老李租來排戲。

現在,劇團垮了,人去房空,園門深鎖。但,海光沛還保有一把以前配的鑰匙。他就用那把鑰匙開了竹園別墅的門,帶江燕文到他以前住的小屋。恐怕看園的老李發覺,他們偷偷摸摸的,小心翼翼的開門進屋,也不敢開燈。泉流淙淙,風聲蕭蕭,在黑暗中,默默地,他們的手緊緊的互握著。

突然,海光沛兩手環抱,用盡平生之力把江燕文抱在胸前,緊緊地、緊緊地擁抱著她。他濕熱的嘴唇吻著她的唇,併命的吮吸著;他火熱的手掌心撫摸著,抓弄著她的彈性的肌膚,柔軟的雙峰,撫摸,抓弄著她。他一面揉搓著她,一面喃喃地,低低地親呀、愛呀、心肝呀地喚著她的名字,他呻吟著,低訴著,愛她、想她、要她、祈求她的反應,他恨不得吞下她。

在如此火熱、如此有力、如此猛烈、如此飢渴的情形下,江燕文有了反應,他覺得出她的心跳,她的震顫,她,終於被挑逗了起來,她,女性的生命終於覺醒了。於是,他們共享著這生命的交融,血脈的交流,留連沉醉,沉醉留連,如夢如幻,如痴,如狂……

海光沛想著,想著,青春忽然又重返了。如今,已五十歲的海光沛也不禁心頭悸動,情意搖搖起來。他還記得,正當他們相偎依相忘我的時候,忽然,一道手電筒的光線照在窗子上,同時,一個人在喝問:

「甚麼人?」

江燕文幾乎嚇昏過去,死命的推他。但海光沛仍用力的抱著她,鎮靜一下,答道:

「是我,我是海光沛,老李!我回來睡覺的,剛才找你找不著,我就自己進來了。」

「不行啊!」語氣略軟,是因為知道不是小偷了:「你不能再在這兒睡了。」

「再讓我睡一夜,我的行李還在這兒!明天我一定走。」光沛懇求道,真不愧好演員,老李果然答應他再住一夜而走開了。老李走後,海光沛又膩過來,柔聲說:

「文!說一聲愛我!」

江燕文默默然不回應。

「說呀!妳剛才已經用行動表示了;現在,再說一遍,我喜歡聽妳親口說:愛我!」光沛求道。

她仍默然。

「說呀!說,愛我!」他催促她。

「愛我!」她說,聲音很生硬,捉狹。

「妳真壞!」說著,他的手又向她的胸前抓來。

「別不知羞,別不知恥!」她推開他的手:「你知道我們在做甚麼嗎?偷情!戀姦!野合!我恨我自己,怎麼竟會變成了不要夜度資的粉頭,你知道我多麼痛恨我自己嗎?你知道我多麼痛恨我自己嗎?」

海光沛的心碎了,他的熱愛,給予她的竟是這樣的傷害。他不知所措的,喃喃地說:

「不要這樣!不要這麼說!愛是無罪的,最完整的愛,是靈肉一致的,妳是我的神,妳是我的仙女,我的上帝!我永遠崇拜妳,妳不知道我對妳有多虔敬!我愛妳!愛妳………

「不要演戲了,」她推開他:「我倒希望你能信耶穌!跟我到牧師那兒說明白,我也可重見天日,不再做你的黑市夫人,流浪外室。」

「不!不!在這種情形下,我不能沒有妳!」光沛說。

「好吧!你快點找工作,發了財,找個漂亮女人,總好放了我吧!」江燕文說。

江燕文愈是不能滿足他,他愈是想要她,抓緊她。他的恨幾乎與愛相等,他企圖用體力征服她。於是,他們像摔交者一樣扭做一團;他蹂躪著她,正像野獸撕裂著羔羊。

終於,江燕文被海光沛的力量征服了,溶化了,攤軟了,不再掙扎,一切任他馳騁了,他擁抱她、撫摸她、咬她、揉她、玩弄著她,正像頑皮的貓兒玩弄著小老鼠。他們沉醉、留連、痴顛、瘋狂,驀然,不覺已是天亮………

唉!唉!回憶到這兒,海光沛連連地嘆息了。

他,海光沛是個好演員,是的,無疑的他可以成為一個大明星的。如果他能像小陳、小王他們那樣百折不撓的努力的話。現在,小陳,小王等當年在一塊兒搞戲的,不都是演藝界的大名人了嗎?然而,在當年,無論是導,是演,是編劇,海光沛都比他們強得太多了。

在自己的能力和天資上,海光沛沒有清楚的認識。更沒有恆心、毅力去專心致志。就是在愛情上,他對江燕文確乎是傾生命之力地熱愛著,他作著靈,肉,全部的奉獻,對她幾乎到了虔敬的程度,但是,他不能給他一個堂堂正正的婚禮,也無力為她築一個愛的小巢。

*下面是桃紅色的信紙,好幾張呢!他繼續看,時而嘆息一聲。在「南海咖啡室」工作的日子雖短,卻是終生難忘的,工作是徐牧師介紹的。

(四)海光沛致江燕文

燕文:請徐牧師帶出和寄發各一信,想來妳都收到了吧?但,至今未見來信,是病了?還是沒錢買郵票了?實在掛念。到南海咖啡室來工作,不知不覺已十天了。從早上六點半起,到夜間一點止,一天十八個小時的洗盤子、洗碗筷等的工作,實在有點吃不消,但有甚麼辦法呢?

老闆,田先生對我總算比別人優待些,不然,我恐怕想幹都幹不下去了。日食兩餐,還有一頓是稀飯,若非偷嘴只好挨餓了。工作苦,但,沒比這更好的工作,或實在支持不下,唯有咬緊牙拼下去了。

這十天的罪真不好受,工作不順手,同事不融洽,倒霉的腳又被鞋子磨破了,發炎,再加上一天站到晚,腫得好厲害,手也是瘡痍滿目,連拿東西都不成了。工作苦,精神更苦,但我自己無用,又有甚麼辦法?待遇每月二十元。

陽歷年過去了,舊歷年又來了,每當望著海,靜下來的時候,心裡真有說不出的滋味,哽咽、淚滴。我計劃讓我們儘可能的在一塊兒渡今年的慘歲吧!在這十天裡徐牧師來過兩次,問了我幾句話,安慰,勸勉,弄得我啼笑皆非,之後,在廚房裡我哭了半天,目前我變得脆弱了,時時想哭,脾氣也毛躁了。

這兒的人,連管我們的頭子都碰過我的釘子。我恨自己,我更恨一切的人類,他們太卑劣,醜陋了。似乎全世界的人(除了妳),連我父母在內都對我起不了作用。祇有和妳在一塊兒的時候,我才能有生氣,有勇氣,有力量。奇怪!妳為甚麼這樣能鼓舞我呢?假若沒有妳,也許這世界上十之七八沒有我了。

從前,我頂怕聽『妳是我的生命,妳是我的靈魂』那首流行歌了。但如今,我充分領略這句話的不錯,真的,『除了妳,我甚麼都不要!』我真想妳辭了那份工作、和我在一起,我討飯來維持我們的生命,其餘的時間,我們偎依著,談著,數著天上的星星,甚麼都不要了,事業、名譽、金錢、都讓別人去拿吧!

(五)海光沛致江燕文

燕文:時局果不出我所料,韓戰不但不能和,並且嚴重起來了,我相信反攻的日子不遠了,黑暗將逝,光明不遠,我們掙扎這最後五分鐘吧!老闆田先生太仔細了,待人之苛,出乎意料,待遇低,工作繁重、伙食壞、工作時間久,真是吃人不吐骨。每日祇合一元七角的工資,奴役人十八小時以上,我實在受不了啦!

過了年、我是絕不幹了,你或許會反對吧!但是,我自知勉強下去,必難不發生事故,何苦以自己的精力受別人的憐憫、施捨呢!不如萬不得已時,索性乞討去。妳說耶穌怎麼樣,怎麼樣,算了吧!我今生再也不會信他了,他的信徒們十之八九如此刻薄,叫我信他太難了,他決救不了我,祇有我才能自救,讓我過地獄的生活吧!因為在地獄的人比在天堂的人善良得多。

我太愛妳了,尤其你狷介、超脫的性情,我虧待妳太多了,平心而論,我實在配不上妳,我無時無刻不耿耿於懷,希望妳能自勵,努力有所成!年初一來吧!我在碼頭上迎妳,一定,一定來!無論如何我要見妳,偎依著妳渡過今年的第一天,來!一定來啊!

未完待續

作者日記

2009/1/12社區的關懷站於上週就休息(放寒假)了,老同事的每週一的「聚餐」,今天也是最後一次~就是也要(放寒假)了。電視上各慈善團體也在各老人中心,舉辦各種慰問「獨居老人」的活動‧‧‧但是,等到真正的節日(例除夕),「獨居老人」還不是要獨自面對他們的「孤獨」!而我,雖是「一人之家」,但是,我並不孤獨,牧師早已約我與幾位「一人之家」的姊妹共度「除夕」,網上好友們在除夕也會來「噓寒問暖」。聽到、看到許多人為「過年」煩惱時,不盡暗自慶幸,我無牽無掛、能自由自在,我不盡要讚美感謝上帝了!信耶穌真好,我們彼此相愛、互相關懷,我們有一個永恆的家!!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limyang&aid=2557663

 回應文章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這個嘛
2009/01/12 19:36
我很認真的看了一下閣下的文筆……寫的很不錯。把那個實在蠻欠打的男人寫的很欠打= =于是汜看了以后就在心里掐死他了。很煩人的男人說。(汜現在有被這種類型的男人纏身所以會暴走)
.原采(elimyang) 於 2009-01-12 20:42 回覆:

汜啊!謝謝妳仔細看我的小說,這給我很大的鼓勵。可是,那只是小說,我初來台灣升學時很窮,想寫小說賣錢,就把逃難時認識的人物故事,加以平時愛看小說,就加油添醋自己編故事寫成這「小說」了。但是,尚未寫成就結婚、生女、出國了。現在的我已寫不出這樣的文字了,整理舊作,想想,不怕被譏笑老不正經,大膽PO出,只想試試看:是否有人看我的文章。謝謝妳看了,還請指正!


燕(休息中)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_^
2009/01/12 14:18

原采姐~~~

燕來拜個早年。

新年快樂(燕知道歲月催人老,但還是要快樂哟~~~)


莫大小說 ─ 暗潮
莫大小說選 ─ 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