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57滾滾風雲~絕處逢生(6)
2008/12/06 20:44:25瀏覽639|回應1|推薦14

57滾滾風雲~絕處逢生(6)

「那麼!」光沛誠懇的說:「就不要回頭走了,還是鼓起勇氣來,向著自由地區走吧!」

「只有向前衝,死拼命才算有勇氣嗎?一個人要想立於不敗之地,有時候還要繞個彎走路。」她努力平抑著情緒說:

「共產黨使用欺騙的奸計,我們也該以智取勝。現在陷區的人民,一定覺悟共產黨的欺騙而深惡痛絕了。我回去參加游擊隊,不比硬向危險裡闖,單純為了逃命有價值嗎?」

「妳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光沛說:「但是現在,自由未到完全絕望時,為甚麼要放棄爭取的機會?不到黃河不死心,我們走向桂林再說吧!如果廣西真的淪陷了,這一條路真的走不通了,那時我們再在回家相機而行也是一個辦法。」

「你自己去吧!我要回家。」她倔強的說。

「妳一定要回去,我怎麼能讓妳一個人走,我送妳回家吧!」

「不要你送,」她暴怒了,她想起了自從認識了海光沛以來,所遭遇的一切磨難,想起了二姐燕華與老父……一時之間真是愧憤交加:

「我自己離開家,我自己也會回去,要不相干的人負甚麼責任?」

「燕文,妳理智一點好不好?」他好像全不知她突然發怒的原因:「這是甚麼時候,還能這樣分開?到杭州去接妳,在衡陽時不讓妳去台灣,我可以拿任何的代價,只要換得和妳在一起……

「不要說了……」她打斷了它的話,說:「這才是我痛苦的根源,你太自私,只求自己的滿足,不管人家的意志。」

「妳又說到那裡去了?」他這才意識到燕文的心理病根,說:「事已至此,我們只有互助合作,脫離淪陷區再說了。」

「互助合作!?」她冷笑,她恨死了他,但,她也不再說下去。

「妳既然一定要回去,我絕不讓妳單身走,我送妳回去。」他再堅決的表示態度。

希望的破滅,自尊心的受損害,這是她無法忍受的痛苦。偷眼看看海光沛,枯黃的皮膚更加消瘦了,無神的大眼更加暗淡了,厚厚的嘴唇上,兩個圓圓的鼻孔。

「我愛過這個人嗎?」她自問,隨即自答:「沒有,從來沒有愛過他……但是,我又怎樣和他分不開呢?……」她迷惘了,內心矛盾、痛苦,像萬把鋼刀直刺心尖,胸口陣陣作痛。

「不能想!」她努力抑住自己。同伴們都向前走了,背著孩子的,拄著柺杖的,都沉毅勇敢不屈不撓的向前走。

「坐在這裡不是辦法啊!還是和他們一起走吧!」光沛說。

「讓我再想一下!」她說。

「好!妳想想吧!我去掘幾塊山芋。」光沛說著,向田裡走去了。江燕文仍舊一動不動的坐在行李上發呆,父母親為生活操勞、憂苦的臉又現在腦際,自己離家時的抱負;回家給父母增加負擔嗎?然而,光沛一定要送她回去。她能攜帶這個「恥辱」回去嗎?啊!她不知如何是好了。

這時,又來了一群逃難者;十五、六歲的小姑娘攙扶著白髮蒼蒼的老婆婆;有七、八歲的男孩子,有背著嬰兒的婦人,男子們挑著行李……這一群約四五十人的樣子。因為其中有老幼婦孺,所以走的慢極了。

「你們到那兒去?」燕文問他們。

「到自由區去,」一位老者回答說:「前邊怎樣了?」這時,來人都歇下了。

「你們從那裡來的?」燕文又問他們。

「山東,」老人回答:「那裡已經淪陷好幾年了。」

「老淪陷區裡到底是甚麼樣子呢?」燕文又問。

「簡單一句話,活不下去,」老人指指眾人說:「不然,這些人怎麼捨得離開家呢?」

「聽說桂林已經淪陷了,廣西土匪又多,前去不是兇多吉少嗎?」

「是謠言吧?」這驚人的,使燕文煩惱的消息,卻只換來老人淡淡的一笑。老人慢慢的說:「真淪陷了也沒關係,我們都是家鄉淪陷了很久才出來的。」

「生活怎麼辦辦呢?」

「生活更不成問題了,」老人說:「在這新淪陷區裡討飯,好心的人們還有力量可憐你。到自由區,我們可以做苦工,做小生意,天下那有餓死的人?再說,我們出去了,可以給共產黨治下的人民做做活見證,讓那些自以為前進,對共產黨存著幻想的人看看。」

「不幸,全國都淪陷了,又怎麼辦呢?」燕文說。

「世界上自由的地方還多的是,」老人仍淡淡的說:「像越南、泰國、馬來西亞、香港、澳門等地方。其實,一個人也只能盡力而為了。至於究竟到何地步,那是命運的事情。」

燕文低下頭沉吟著,咀嚼著與老人的一席話。這時,海光沛捧住幾塊山芋回來。他把山芋放在地上,搓著手上的黃泥,只聽燕文說:

「我想還是向廣西走吧!」

「下定決心了嗎?」他不覺高興起來,扎撒著兩隻泥手問。

「當然下定決心了!」

「無論遇到甚麼困難都不回頭?」

「當然!」

「妳到底是真聰明的!」他顧不得手上有泥,就來握燕文的手。燕文厭惡的把他的手甩開。

李家萍大橋已經暫時搭上了木板,可以通行了。鎮上也已有了少數百姓,上次住過的房子還空著,他們再在此住一晚。次日一早便動身,在路上早又結了一隊三、四十人同行,三、四天的功夫它們便到了冷水灘。冷水灘是一個大鎮,鎮上居民說:前一個星期的樣子 國軍才離開這裡。直到現在共產黨軍隊還沒有來這裡。

「要不是在黃楊村被攔回去,我們早到桂林了。」燕文說。

未完待續

◎作者日記:2008/12/05週五

實行走路當運動的決心,出門時已快十點了,到士林買了兩包暖暖包,天氣好冷啊!向回走到燦坤站時覺微微有汗,就等車回家了。在公車上接了兩個電話,一個是利民傳道打來,要我在夏敏華的父親追思會上讀經;一個是鮑曉輝打來,約我與他們於下週一去畢璞處聚會,計有:鮑曉輝、唐潤鈿、俞金鳳,心芯,大概有五個人,都是「寫作協會」的老朋友,唉!大家都老了!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limyang&aid=2449145

 回應文章

古 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問安采姨
2008/12/08 18:52

您一點也不老

您的熱情與幹勁

叫年輕人汗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