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60滾滾風雲~全面沉淪(2)
2008/12/14 19:06:48瀏覽604|回應1|推薦23

60滾滾風雲~全面沉淪(2

駐在全縣的軍隊是第X軍,第X師,師部政工處的江處長,曾在南京有過幾面之緣。江處長為人謙虛、和藹,又誠懇熱心。因為他也在南京中山陵受過幾個月的訓,他稱海光沛、江燕文為學長,弄得他倆受寵若驚(其實他是軍職調訓,而海光沛、江燕文不過學生身份。)。江處長介紹她們認識師部政工處的男女隊員。同志們殷殷招待,使他們忘記了多日來的苦難,感到人間無比的溫暖。

女隊員們拉住燕文問長問短,竟有一見如故之感。住了兩天,師部奉命遷移。海光沛和江燕文也隨著他們同走。是一個陰雲密佈的早晨,第X師的後勤人員都整好了隊伍,靜候著出發的命令。這時,許多難民、流亡學生,也各整行裝,預備在大軍的保護下同行。

「呀!老鄉,你們甚麼時候過來的?病好了吧?」

海光沛、江燕文回過頭來一看,原來是在黃沙河那邊同行的難友。

「啊!是你們,」光沛說:「過來幾天了!沒甚麼意外吧?」

「嗐!別提了,」一個人回答說:「那天你們病倒時,我們順著黃沙河,向上游走了七、八里,河水卻越深越闊了。正當大家沒主意了的時候,忽然來了許多土匪。你看,我們的東西不都被搶光了!那兩個與我們同行的小姑娘,也被他們拉去了,真可憐!誰也幫不上忙……

到了興安縣,第X師要到別處去。光沛、燕文再三致謝江處長,便與他們分別了。興安縣較平靜,街上還有做生意的。光沛、燕文找個百姓家休息下來。

「你看你的鬍子和頭髮亂得像個野人了,」江燕文好像忽然發現了海光沛狼狽不堪的樣子,笑道。

「妳也差不多,且慢笑我吧!」

「我的鬍子不會長,我的頭髮也天天梳,」她一邊說,一邊解鞋帶。

「走了這麼多路,這雙球鞋還結實的很呢!」

「再走千兒八百里的不要緊吧!」

「哎呀!那可不行,童言無忌!童言無忌!」

海光沛理了一個髮,把鬍子刮去,頓覺容光煥發,精神好多了。又把衣服洗乾淨,舒舒服服的休息一天。夜晚,打開行李,兩個人又共枕同眠,溫香軟玉的糾纏在一起。奇怪的是江燕文不再掙扎,不再拒絕,反而乖順的配合著,她像一個布偶似的任由海光沛撕扯,玩弄。江燕文,她,麻木了。

次日,買了兩張汽車票,他們就一文不名了。汽車沿途停停歇歇,直到晚上八時多,才到桂林的北門站。晚上的桂林市,燈火輝煌,霓虹燈閃爍,依舊是車水馬龍的太平景象。水果攤、零食攤、小吃店、大飯店每樣食物都誘惑著行人。但是,一文不名的海光沛和江燕文,卻沒有勇氣多看一眼。他們只急急忙忙的趕路,打聽X X公署的駐地。

「我們的苦總算沒有白吃!」海光沛打破了不自然的沉默。

「不!」江燕文搖搖頭:「看看這繁華的夜市,我還沒有在全縣、和興安縣時覺的有希望!」

「妳又作怪了,凡事妳總不往好處想!」

「是真的,」她正色說:「這是我心裡的感覺,我巴不得他們都能嘗一嘗身陷淪陷區的滋味,他們才能有憂患意識。」

「傻ㄚ頭!妳瘋了!」

「我不傻!我也不瘋!」燕文憂心忡忡的說:「你還記得明代末年的情形吧!清兵已下揚州,渡長江了,金陵還在歌舞宴樂呢!」

「算了!算了!找到XX公暑再說吧!」一條街,又一條街,找了許多地方,到底找到了。

「請問,陳處長在嗎?」海光沛問守衛。

「不在!」守衛打量了他們倆一下,簡單的回答。

「范科長呢?」

「不在!」

「丁隊長呢?」

「不在!」衛士有些不耐煩了。

「對不起!」海光沛仍舊耐心的:「他們那裡去了?甚麼時候回來?」

「不知道!」

正當他們失望焦急時,恰巧丁平隊長從裡邊出來,一看到海光沛、江燕文,便急忙上前,拉著他們的手,呆呆的半晌也說不出話來。

「差一點見不到你了!」江燕文哽咽著說。

「受驚了!受驚了!快進去吧!」衛士看著這三個人,扯作一團進去,不覺也呆住了。

這時,桂林也已經很混亂,駐軍、難民、後勤人員、各機關都集中在這裡,因此,XX公署這個大機關,也只好暫駐在一所中學校舍裡。丁平隊長所帶的政工隊本來只有四十幾人,這時,因從長沙、衡陽一路增加,在桂林又招訓一批,現在已經有一百六十多人了。一個女生隊,三個男生隊。女生隊住在一間大教室裡。當江燕文與李京梅抱頭痛哭時,許多女同學,一時觸動流浪、思家等情懷,也都哽哽咽咽的抽泣了。

「有一個老同學在這裡,妳猜是誰?」哭夠多時,停了,李京梅說。

「誰?」江燕文揩著滿臉的涕淚。

「妳再也想不到?」

「快告訴我是誰?」

「蘇曉珍!」

「蘇曉珍!真的?!」她驚奇的瞪大了眼。說曹操,曹操就到,這時候,蘇曉珍正好端著一隻面盆進來。

「啊!我的天!是燕文姐!」蘇曉珍一面大叫,一面就和江燕文相抱起來了,於是,哭聲又起。

次日,海光沛去軍官總隊報了到,仍回XX公署政工隊來休息。這時,他發起瘧疾來,隔天一次,寒熱交作,十分辛苦。江燕文也因一路驚險、恐懼,風霜雨露的跋涉而病了。她發高燒,閉眼就做噩夢,心跳、背痠、腰疼,簡直是諸病齊襲。幸虧李京梅、蘇曉珍細心照料,一個多星期,才漸漸好起來。

未完待續

◎作者日記:

2008/12/14滾滾風雲‧滾滾風雲」,修改到這裡,心頭十分沉重,因為回憶那一段日子,就恨我這禿筆~應該說「駕馭文字功夫」太遜太差勁,不能寫出「讓人怕戰爭、恨戰爭、預防戰爭的危機心理。」真不懂「做了滿清二百六十八年的奴隸」與「日本五十年的奴隸」,竟還是,貪得無厭,奴性不改。(二戰時期我在故鄉淪於日本的陷區八年,我知道做亡國奴的滋味。我在「夢繞成長路」書中有描述。)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limyang&aid=2472869

 回應文章

小帥哥~女人可以這樣過日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感謝
2008/12/15 09:43
楊老師的聖誕新年祝福!也祝福未來一年您身體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