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58滾滾風雲~絕處逢生(7)
2008/12/10 11:23:18瀏覽719|回應2|推薦19

58滾滾風雲~絕處逢生(7)

海光沛和江燕文與難友們投宿在一家旅館裡,旅館老闆隨國軍去了廣西,老闆娘和兩個十五、六歲的女兒住著。光沛買了些豬肉,老闆娘炒了竹筍,便一起吃起來。難友們都認為海光沛和江燕文是一對新婚的小夫婦,便把一間單人房讓給他們。昏黃的燈光,乾淨的床舖,極難得的一個安逸小房間。

「這小洞房真可愛!妳說是不?」說著,他便掀開被子依偎過來。江燕文抵擋不住他的力道和熱情,就也半推半就的隨了他。是意味著不知明天的遭遇,是絕望的自暴自棄,還是女性的覺醒,或者是生物的本能,她漸漸能夠配合海光沛的要求了……之後,只要有機會,他們便如膠似漆,如影隨形的黏在一起,享受著青春纏綿之樂。(在戰場上時刻生死未卜,人們回歸原始了吧!)

「再過去就是湘桂交界的地方了,」次日,老闆娘告訴光沛等:「土匪很多,他們任意搶東西、殺人。你們要結伴小心走。大馬路是火線,不如抄小路安全,也可以近三四十里。」

照著老闆娘所指示的小路走,小路旁也有指路碑,一行三四十人走了幾十里。這裡的百姓還不知道共產黨已離得不遠。他們平安耕作,雞犬相聞,真像世外桃花源似的。走了四天,又上大馬路了,路碑指著,到黃沙河還有八里。

這裡是真空地帶,就是沒有國軍也沒有共軍的地方。每一分鍾戰爭都可能發生,處處都是危險。他們提心吊膽,小心翼翼。他們抱著無窮希望,也懷著高度的警覺走著。但是,當他們走近一處轉彎時,還是被一聲大喝嚇住了。前面的高岡上,樹叢裡出來幾個穿著黑衫、黑褲,手拿棍子的人。

「妳們是做甚麼的?」難民中忽然有一個人大聲問。

「我們是解放軍,要檢查過往的行人。」黑衣人中一個說。

「那你們下來檢查吧!但不要搶東西。」

「武器和軍用品要留下!」眾人把行李包打開,讓他們檢查。手錶、鋼筆、打火機、手電筒……等都成了「軍用品」要被「沒收」。眾人不肯給他們,雙方便爭奪打起架來。孩子、婦人大聲的號哭著。土匪們看情形不對,便一轟散了。黃昏時,他們來到黃沙河,這裡是湘桂交界的地方。

過了黃沙河,便是廣西的全縣。小鎮上破瓦斷磚,一片蒼涼,家家空屋,連一個老百姓也沒有了。每家房子裡都鋪著乾草,倒是不用費事,便有了休息的地方。次日,天還未大亮,他們便起身煮飯。飯後,來到黃沙河邊。但是,大橋已被爆破了。河面並不寬,只是河水深得很,晶瑩剔透,清可見底。

淺處可以看見小魚快活的游來游去。大家在河邊洗手、洗臉;一邊商量著如何過河。不料,忽然鎗聲四起。他們只得各找地方躲起來……直到中午過後,鎗聲才停止。大家再商量如何過河,江燕文卻忽然病了。

「我的頭好昏,口渴得很。」燕文忍不住了才說。

「怎麼辦!我也忽然頭痛了。」光沛已經打過兩次擺子(瘧疾),不過都是夜裡發作,也很輕微,便未把它放在心上。現在卻一陣熱、一陣冷,渾身發抖,像是瘧疾又發了。

「我也像是瘧疾呢!」燕文也渾身發抖,發起高燒,頭像裂開一樣,極其痛楚。

這時,有人提出從前過李家萍大河時同樣的主意,眾人也都贊成;於是他們便順著河岸,向左方走去。他們希望能發現淺灘,或在村莊上找到小船、木筏等過河工具。大家憐惜的看著突然病倒的海光沛與江燕文,都搖頭嘆氣,愛莫能助,無可奈何的走了。

「怎麼辦?是不是中了毒?」江燕文雙手抱著頭,試著站起來。但是,她失敗了,頭痛欲裂,又無力氣的倒下來。

「生死由命吧!」海光沛也更加病重,掙扎不起,倒在江燕文的身旁。

「哎呀!媽呀!我要死了!」燕文一聲聲,痛楚的呻吟著;過了一會兒,她昏昏欲睡、昏迷不醒……竟不知身在何處了。

不知過了多少時候,燕文昏迷中大叫:「強盜!強盜!……」聽到燕文的驚叫,光沛睜開眼,抬起頭,果然看見三四個人向著他們走來。他索性把心一橫,閉上眼睛,因他實在無力抵抗任何的侵害了。過了一會兒,耳中卻聽道:

「哎呀!可憐!怎麼睡在路旁?」燕文聽見聲音裡充滿了憐惜便睜開了眼睛,看他們並不兇惡,眼中便流下了淚,並向他們要水喝。一個年輕鄉下人,急忙去打了一竹筒清水給她。這幾個人是附近鄉村裡的百姓,聽見鎗聲停了,便出來看看。剛走到這裡,便發現了光沛與燕文。江燕文喝了些水,覺得好了許多,便將遭遇告訴他們。那幾個人很受感動,便攙扶著光沛與燕文到村莊裡去。

到了村裡,便住在一戶人家;他們給光沛與變文舖了很厚的乾草,並且燒了開水送來。這家裡一位老太太,一晚上來看他們好幾次,問長問短,還賠了很多眼淚。次日一早,又送來兩碗稀飯。光沛和燕文感到從未有過的溫暖。在這裡過了兩三天,他們的熱度退了,只是嘴裡發苦,四肢無力。燕文腿上碰破的地方又潰爛了,濃血模糊,腫痛起來。她將「百雀羚」面霜當藥膏塗在患處,果然覺得舒服些。

「吃過飯,你送他們過河吧!」老太太向她兒子說。

「不知木筏還有沒有?跟我去看看,試試你們的運氣吧!」那少年說。暮秋的中午,和煦的太陽照著原野,田裡的穀子熟透了,金黃一片,一任鳥雀飽餐。波平如鏡的黃沙河,安祥的流漾著,彼岸,便是令人嚮往的自由世界。

「真是多謝你了,」海光沛說:「我們一輩子也忘不了你。」

「且慢高興,過了河才算數呢!」江燕文說,她已被每況愈下的災難,折磨嚇怕了。少年忽然發狂似的向前跑,跑到河岸邊一個洞裡,拉出了木筏,直向著湖心划去。這時,他們才看見河面上,像是有一個人在掙扎。木筏很快的到了中流,少年把一個人拉了上來。光沛、燕文也到河邊了。只見被救上來的那人,面色慘白,已窒息過去。少年把他拉上岸來,他睜眼看了一下,晶瑩瑩滾落著淚珠,他已無力說話了。

秋陽嬌麗,和風高爽,水涼沁脾。少年點起了竹篙,仙侶同舟般,度過了河,到達了彼岸。光沛打開了行李包,找出兩隻銀戒指,一包香菸,送給那少年。並且歉然的說:

「我們實在沒有錢了,也沒有貴重的東西,這點小意思,你留作個記念吧!」少年紅著臉接過了,划著木筏,吹著口哨,緩緩回去。

「我們到底突破鐵幕了!」光沛說:「這自由的土地!」說著,他躺在黃泥地上打滾。江燕文也已經淚眼模糊了。

未完待續

◎作者日記:2008/12/10前天(2008/12/8)去名作家畢璞居處「康寧會館」小聚,計有:鮑曉輝、唐潤鈿、心芯、俞金鳳、(畢璞與我)六人。因為都是「寫作協會」的老朋友,我雖是第一次與她們相會,卻也能無拘無束的快樂暢談。我帶去三本書要送給她們,心想:「書送掉,回來就輕鬆了。」不料,回贈的書竟有四本,還有心芯與唐潤鈿的文章剪報。回家來,當然先看畢璞的「去年紅葉」了,因為住美國時,在中央日報海外版看了很多她的文章,還曾剪存不少。讀了「去年紅葉」前幾篇,捨不得速讀,寫音樂心情太好了。畢璞大姐現在也在學電腦,希望不久的將來,她也能設立網誌,PO上有深度、有內涵的好文章!

簡介】,是周素珊女士使用了四十年的筆名。原籍廣東中山,嶺南大學中文系肄業。卅八年來台後,曾任大華晚報及徵信新聞報(中國時報前身)家庭版主編,公論報副刊主編,婦友月刊總編輯等職,現已退休專心從事創作。  的筆齡將屆五十年,在漫長的寫作生涯中,的筆路甚廣,她寫散文、小說、兒童故事、雜文、評論、傳記,也翻譯過英美的文學作品。不過近年她已減少產量,只寫散文和短篇小說。作品產量雖多,但是她一向只為興趣以及有所感而寫,「以我筆寫我心」是她的寫作信條。她的文章清新雅麗,在平淡中蘊含著哲理,言之有物,非一般花拳繡腿者可比。已出版的著作有「故國夢重歸」、「風雨故人來」、「寂寞黃昏後」、「心燈集」、「秋夜宴」、「綠萍姊妹」、「無言歌」、「清音」、「春花與春樹」、「明日又天涯」、「自選集」、「老樹春深更著花」、「有情世界」等39種。她一篇早期的散文「第一次真好」,曾選入國中國文課本中。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limyang&aid=2460657

 回應文章

Reed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畢璞前輩
2008/12/12 08:59
咱也是她多年粉絲,還是本家哩!
敬請人道支援 我卓越不群的母親

八旬阿嬤
【台灣司法◎人間煉獄】部落格
.原采(elimyang) 於 2008-12-22 18:38 回覆:
【咱也是她多年粉絲,還是本家哩!】這話,畢璞看到了要我謝謝您!

tacocit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下次,我也要跟。
2008/12/10 23:09

大姊

哇!妳怎忘了通知我這小跟班的呢?
我也很想去造訪這幾位文壇前輩耶。

看來下次我一定得拉緊你的裙腳才行。

麗馨



只是想學習如何描繪週遭景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