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Tiffany憂鬱的真相
2023/01/31 08:00:00瀏覽118|回應0|推薦0
# 心理小小說

「垃圾,沒用,沒有人喜歡妳!」

這是國二的Tiffany每天早上起床刷牙洗臉,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在內心常說的一句話;若是起床得早且時間允許的話,甚至會流兩滴眼淚,然後擦乾,努力假裝沒事的走出浴室,微笑著跟爸媽說早安,然後上學。

爸爸是企業高管,媽媽是小學老師,Tiffany是獨生女,從小備受關愛,除了爸媽常大聲吵架,讓她有時候壓力大以外,應該是一個幸福的家庭。平日小家庭規律生活,爸爸送她上學,媽媽接她放學,星期天去教會主日禮拜,爸媽平時也偶爾會幫助教會小組裡的其他弟兄姊妹,無論是排難解惑或是安慰輔導,總之是個亮閃閃的模範家庭。

而她,也一直作為模範家庭的一員稱職演出,自小功課好,長得清秀,在充滿愛的環境下長大,也相信神愛世人,我也應該愛世人。Tiffany給自己的這個人物設定,直到國一下開始發生變化,因為自己的成績在這個資優班上突然排到中後段;另一方面,因為開始發育的關係,小女生開始變胖了,且課業壓力愈大,愈是顯得擁腫。

她讀過也記得聖經中的教導,似乎說不要單注重外表的裝飾,就如鬈頭髮、戴金飾、穿華麗衣服;卻要在裡面存著溫柔安靜的心靈,作不能毀壞的裝飾,這在神面前是極寶貴的。這道理,她當然明白,但是當滑到別人的IG(其實同學們還有用其他新的軟體,但她一直不敢再加入),看到那些美美的、瘦瘦的、很會擺姿勢的同學照片,還是不免心理酸酸的;再一看按讚人數,哇!一下子就是自己的百倍千倍,也覺得還是很在意。

為什麼我的按讚人數只有兩三個呢?而且有次還有人留言說,這麼肥也敢po上網,傷了網友的眼睛,讓她真的很難過,她不過比小六時重了六公斤,這六公斤真的就讓她跌到不受人歡迎的谷底了嗎?

之後,她就愈來愈沒有po任何限時動態了,甚至連美食照也愈來愈少po,成了一個默默的哀怨的觀眾。在她自小所受的教育裡,內在美比較重要,但是,內在美沒有人按讚啊!

她的哀怨,不敢跟爸媽講,因為爸媽一定會叫她不要在意,甚至說,妳就是信心不堅定,太在乎人的看法,妳應該在乎神的看法就好了啊!而且我們都覺得妳胖胖的很可愛啊!

於是哀怨吞到Tiffany肚子裡,消化不良,成了一團如棉花糖愈纏繞愈膨脹的烏雲。
在此同時,原先國小成績優異的她,在被安排到國中這個資優班以後,成績怎麼也跟不上同學,她還是按以前的方法用功讀書啊!只是總唸不完,成績也總是不盡理想。

慢慢的,變化開始發生,她開始遠離同學,同學們聊八卦遊戲韓劇時,她因為涉獵不多無法融入;同學們相互分享玩樂資訊時,她又覺得好幼稚沒意義,在內心深處,她期許自己應該要是一個具有內在美的人。
只是,成績不好,也快樂不起來,讓她真正陷入了困境。

Tiffany成了裡外都不是的人,漸漸地,在學校總是一個人,好像沒什麼朋友會跟她講話;可愈是這樣,讓她愈容易成為別人攻擊取笑的對象,甚至偶爾的霸凌在她身上也愈來愈囂張。她走在樓梯間,會有人作勢嚇她,威脅要推她下去(雖然沒有真的推);她打開便當,會有人走過來輕輕丟下一句「都已經這麼肥了,還吃?」

「為什麼不能不在意呢? 」
「為什麼我快樂不起來呢?」

這樣的對話,在她內心不斷地問自己,鞭打自己。於是一方面為了自己在意的「事情」而憂鬱,另一方面又為了自己在意這個「狀態」而自責,雙重夾心的憂鬱,讓她被壓得快喘不過氣來。

她變得愈來愈胖,因為壓力大時,她只有偷吃零食,來滿足自己那個被縮小到幾乎看不見的自信;只是洋芋片填到胃裡,卻只脹大了肚子和臉蛋,沒澆灌到自信。就這樣負向循環,直到有一天她終於再也受不了了!

「我不要上學! 」

有天早上吃完三明治,她突然在早餐桌上淡淡地說,這掀起了個模範家庭的滔天巨浪,在暑期輔導剛剛開始的那一天。

在趕上上班的時間壓力下,爸爸說,「妳說什麼呢?不要任性!有什麼事回來再說」。媽媽也柔性加入勸說行列說,「我們都很關心妳。不過,先上學好不好?沒什麼是事過不去的,妳加油!」

「我不要!」 Tiffany堅決地說。

這下把爸媽惹火了,在趕上班的時間焦慮下,爸媽開始情緒失控,像拔河般的拉扯著,想拖她上車;但愈是這樣激烈的 拉扯,愈是讓 Tiffany產生了一種矛盾的快感。一方面可以正當的抵抗暴力,一方面又可以徹底展現叛逆,總之,當爸媽拉扯了十五分鐘後,漸漸沒力鬆手放棄時,她還覺得有一絲失落呢!

從那一天早上開始,她拋下了模範的人設,耍賴、任性,就是不想出門,不想上學,也不想去教會,她的狀況甚至讓爸媽羞於跟別人啟齒,每天輪番來勸說。

但其實爸媽真的教育得太好了,爸媽的說詞她都知道,也印在心裡,比如說「這麼任性會讓爸媽傷心啦!」、「加油,一定可以克服的。」,或是「不要在意別人的眼光啦!」等等。

就是因為印在心裡才會更痛苦,Tiffany也期待自己能夠這樣做到,但就是做不到不在意;也試過給自己加油,還是沒動力。這樣的自責反噬著自己,唯有在近乎瘋狂的墮落中,才能暫時脫離罪惡感的捆鎖;但任性之後,罪惡感會再度侵蝕,就像吸毒一樣,是逃離與捆鎖的無限循環。

爸媽著急地連頭髮都白了,爸爸在負責的併購計畫告吹時也沒見他長白頭髮;媽媽也是,連招牌笑容都看不見了。Tiffany看著這一切,爸爸的白髮,媽媽的愁容,自己的墮落,她痛苦到幾乎有死的想法。

因為拖得太久又束手無策,爸媽放下面子,拜託一切能拜託的專家、輔導甚至諮商師;但是Tiffany一點也不想聽,覺得你們大人講的那一套我都知道,沒用啦!眼看就要漸漸沉入黑洞,連帶著爸媽牢牢牽住的手一起沉淪。

這一天,許久不見的表姊來家裡拜訪,Tiffany心想這一定又是爸媽設計的陰謀,要表姊來勸說。
小時候常玩在一起的表姊,一開始進她房間,隨便聊了下她自己的事,最近剛失戀什麼的,Tiffany沒有排斥,但也還保持戒心,想說這是哪一招?
第二天,表姊又來了,說最近有齣好戲在平台上播出,想跟她一起看,是浪漫愛情故事。Tiffany仍然保持戒心,想說會不會藉由戲劇來機會教育一番,結果看完整齣劇,好像跟青少年拒學無關。
第三天,表姊帶了她自己製作的飯糰,有幾顆製作精美,有幾顆實在失敗,飯粒都鬆開餡料都灑出來了,兩姊妹一邊嘲笑那個包不好的飯糰,一邊開心地吃下去了。

「我知道妳是好孩子,不想讓爸媽擔心,又對自己有所期許;只是做不到,讓妳更痛苦對不對?」表姊邊吃飯糰邊淡淡地說。
Tiffany沒說話。

表姊又說,對青少年說,不要在意別人,是徒勞無功的對吧!我很清楚,因為以前因為右眼斜視的關係常被人誤會嘲笑,我也曾經非常絕望過。
「那妳後來怎麼辦呢?」 Tiffany說話了。
「我就容許自己偶爾會有絕望的心情啊!有時候也想逃避啊!這都很正常」表姊說。
「正常?」 Tiffany忍著扭曲的微笑和眼神說。
是啊!人本來就很難達到自己期待的樣子,一輩子都在追求達成期待的過程中努力,妳依然是好孩子,只是現在的困難太大了一點。

關鍵的對話就到此為止,兩人繼續聊的是飯糰製作的流程。

只是沒多久,Tiffany竟願意在返校日回學校。
之後的發展是,Tiffany一方面找了短期家教,核對了一下她的讀書方法;一方面也開始在放學回家吃晚餐前,跟媽媽去打羽毛球(偶爾也會有社區中其他的青少年看到並且加入),雖然成績和身材的效果,都沒有那麼快看得見,但至少她變得比較不憂鬱了。

********

有一種憂鬱的非理性信念原來不是「我看很多事都負面」,而是「我不容許自己不快樂」,不快樂的心情本就是人生的一部分,不容許自己的負面心情,往往是心情更不好的原因。
勸說的人如果沒搞清楚這人憂鬱的本質,很可能也會幫倒忙。

#本文同步刊登張老師月刊
( 心情隨筆心靈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orisma0914690&aid=178198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