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简谈苏格兰与苏格兰独立运动,并对比台湾问题
2010/05/17 12:02:38瀏覽3372|回應17|推薦18

一,苏格兰与英国

公元前10000年,苏格兰开始有人类居住,第一批居民从爱尔兰、英国或者现在北海(当时还不是海)而来。苏格兰当时被浓密的森林覆盖,其中又有很多湖泊河流,所以当时的苏格兰居民只能在沿海一带定居并以打猎为生。

到了新石器时代,随着制造工具技术的发展,苏格兰人开始向森林发起长期而持久的进攻,并最终将人类的足迹一点一点的延伸到了苏格兰内陆。有了土地和更大的生存空间,苏格兰史前居民的生活也和世界上其它地方的居民一样开始转型,谋生手段从单一的打猎变成了半游牧式,农业也开始逐渐变得重要。由于苏格兰地广人稀,苏格兰人并不需要太高级的农业技术就足够填饱肚子,所以苏格兰的农业发展十分缓慢。

公元前2000年,青铜术传到了苏格兰。炼制青铜需要锡和铜,苏格兰虽然铜矿很丰富,但几乎没有锡。同时,在英格兰的康沃尔,锡矿已经得到了开采。对锡的需求,使得苏格兰人开始增加跟英格兰人的接触和贸易。

公元前1000年,起源于中欧的凯尔特文明,逐渐影响到了苏格兰。至于凯尔特文化是如何传到苏格兰的现在尚无定论,一种观点是,凯尔特人入侵苏格兰,并凭借当时最先进的炼铁术,征服并统治了苏格兰;另外的一些人认为,凯尔特文化是通过贸易等接触逐渐渗透到苏格兰的。不管怎样,从此苏格兰成了凯尔特文明的一个分支,现在仍被认为是6个现存的凯尔特国家或地区之一。现在的苏格兰的传统文化大多起源于凯尔特文化。

公元前一世纪,强大的罗马帝国开始入侵大不列颠岛,并成功征服了英格兰人。苏格兰人虽然武器落后,跟罗马帝国的军队比起来简直就是一帮原始人,但凭借苏格兰复杂的地形和苏格兰人骁勇善战的传统,还是没有轻易的被罗马军队征服。虽然最终罗马帝国的军队成功消灭了当时苏格兰的主要王国的军队,但罗马帝国的指挥官仍然决定不占领苏格兰,而是在苏格兰和英格兰的边界上修一条长城,这就是哈德良长城。

罗马帝国的入侵,给大不列颠岛带来了先进的文明,包括文字。所以罗马入侵正是大不列颠岛的文字历史的开端。

后来罗马帝国分崩离析,军队也从大不列颠岛撤走。这引起了一段权利的真空,趁这个机会,一支从爱尔兰来的同样属于凯尔特文化的部落到了苏格兰并定居下来(奇怪的是这些人被称为Scots);北欧的维京人开始入侵,占据了沿海一些小岛,并建立了自己的王国。直到现在苏格兰北部海边的一些地方,那里的人像北欧人多过苏格兰人,文化传统也相当北欧化。

至此,苏格兰存在三股相对稳定的势力,被称为 Picts 的本来的苏格兰居民,后来的 Scots 以及维京人。

公元9世纪,Kenneth MacAlpin先后继承了Celts 和 Scots的王位,并在随后讲两个王国合并成一个统一的国家,Alba王国,这就是后来的苏格兰王国。

这个王国整整持续了800多年,直到17世纪。

也就是说,苏格兰王国在公元843年完成统一后,一直是一个独立国家。但在1296年被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一世几乎完全占领,持续的抵抗运动使得1314年班诺克本之战后的苏格兰重获实际独立,并在1328年与英格兰签署的“爱丁堡-南安普顿协议”中获得承认。

苏格兰与英格兰的结合,起始于1603年。当时原本的苏格兰王詹姆士六世继位成为英格兰王,世称英格兰的詹姆士一世(James I of England),并且将原本属于他名下的苏格兰王国与英格兰合并成为共主邦联。

1707年5月1日安妮女王联合法案合并苏格兰和英格兰议会,苏格兰和英格兰放弃独立地位,而成为一个统一的大不列颠王国。事实上直到今天英国的王室仍然是Kenneth MacAplin的后裔。

联合法案(Act of Union,1707)通过后,苏格兰正式与英格兰合并为一个国家,成为大不列颠王国(Kingdom of Great Britain)。而合并前原本的苏格兰国会就已于3月26日时解散,苏格兰地区的管理工作全都移交到位于伦敦威斯敏斯特(Westminster)的单一国会来执行,该地的权益则透过国会里部分席次由苏格兰人担当来实行,只保留一些立法方面的相关机构分开处理。

二,苏格兰独立运动与英国

在英国,自称为英国人(即不列颠人,Biritish)的并不多,大家更为认同的是自己的民族,一般都称自己为英格兰人(English)、苏格兰人(Scot)或者威尔士人(welsh)等等。

苏格兰人跟英格兰人的隔阂,其根源主要在于二者在民族、文化方面的差异,以及两个民族历史上错综复杂的关系。

苏格兰人属于凯尔特人后裔,他们在历史上曾经是英伦三岛的“主人”;英格兰人即所谓的“盎格鲁-撒克逊人”,他们来到不列颠岛之后,将凯尔特人逐渐赶到北部的高地---苏格兰地区和西部的山区---威尔士地区。

由于英格兰一直比苏格兰强大,因此历史上苏格兰总是遭到英格兰的“欺负”。著名的美国影片《勇敢的心》,讲述的就是13世纪时苏格兰民族主义领袖威廉.华莱士领导苏格兰人大起义,反抗英格兰压迫的故事。直到现在,苏格兰的民族主义者仍把华莱士奉为独立的“旗帜”。

大不列颠王国在之后又经过两次改制,最终成为今日所为人熟知的大不列颠与北爱尔兰联合王国(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North Ireland,也就是英国的正式全称)。

我们知道,英国的正式国名为“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简称“联合王国”(UK)。对于英国人来说,“联合”的意义非常重大,正是因为300年前苏格兰跟英格兰的合并,才使这个欧洲岛国一度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

但现在“联合王国”出现“分裂”的趋势也不奇怪,因为苏格兰和英格兰在历史上本来就是两个国家,不仅分属不同的民族,而且历史上还曾是“生死冤家”。苏格兰人的独立意识可谓“源远流长”。

现在意义上的苏格兰独立运动起源于上世纪20年代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欧洲的被压迫民族纷纷获得民族自决权,这也唤醒了苏格兰人的民族意识,苏格兰民族党也是在这一时期成立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暂停了苏格兰人的独立运动,因为当时的英伦三岛要团结起来对付凶残的纳粹。二战之后,苏格兰独立的呼声再次响起。

现代苏格兰人谋求“独立”,还有一个非常现实的原因,那就是经济利益。本来苏格兰的经济一直落后于英格兰,为了国家的和谐发展,英国中央政府一直给予苏格兰较高的财政补贴,可以说在经济方面苏格兰是占了便宜的。不过,这一情况随着上世纪70年代北海油田的开发而改变。

北海油田位于苏格兰海域,它的开发使英国成为欧洲国家中少有的“能源大国”,但其巨大收益则归英国中央政府所有,这让苏格兰人一直愤愤不平。苏格兰民族党领袖塞蒙德曾明确表示,如果该党赢得选举。他们将在100天内启动谈判来掌控每月将近10亿英镑的石油收益。除了油田的收益外,苏格兰人还希望税收独立。

于是苏格兰独立运动就成为苏格兰的一些政党、利益集团以及个人的一种政治诉求,目标是从联合王国中脱离出来并恢复国家主权。

因此,苏格兰人的独立是有很多历史,文化,民族与经济现实利益作为基础的。

而有趣的是,虽然经过多年来的“斗争”,苏格兰拥有了越来越多的自治空间,并且高地苏格兰曾经使用过的盖尔语被认定为苏格兰本地的官方语言,独立的司法和教育系统也一直有所保持,但是苏格兰独立的政治目标却面对了挫折。

对于这样的“联合”国家而言,理论上苏格兰确实可能有要求独立与住民自决的权力。说可能而不是确实是因为按照法理,1707年的合并法案中规定,“条约将永续留存,以作为两个王国完全合并的永久基础”。因此,苏格兰实际上等于在法律上放弃了退出“联合”国家的权力的。

面对苏格兰长久以来的独立要求,联合王国的中央政府依然强力的采用了包括军事,经济与政治等各种手段来压制这种分裂主义倾向。哪怕现在整个联合王国的民意多数倾向于分家的情况下(英格兰也有超过一半的人希望分开,理由是苏格兰获得的公共开支太多了),也没有一个联合王国的中央政府顺应这种民意而启动公投分家。

上世纪90年代,在苏格兰地区拥有广泛政治基础的工党上台,出生于苏格兰首府爱丁堡的托尼·布莱尔成为英国首相。布莱尔上台后,开始了一项针对苏格兰和威尔士新政策——“放权”改革,逐步加强这两个地方自治权。

英国政府为了维护联合王国的统一与解决独立运动带来的种种问题,作为一种政治妥协与解决方案,1998年时,英国政府根据1997年时通过的公民投票决议,公布了苏格兰法案(Scotland Act),确定消失了接近三百年的苏格兰议会要再次成立。新的苏格兰议会将会拥有大部分内部事务的治理权,再加上局部税率调整空间,议会新址选择在苏格兰首府、也是过去苏格兰王国的首都--爱丁堡。

之前,苏格兰、威尔士与英国政府的关系是地方与中央的关系。地方议会组建之后,英国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具有联邦国家的性质。英国中央政府负责苏格兰的国防、外交等领域,苏格兰地方政府则负责部分苏格兰地方性事务。

对于布莱尔的“放权”改革,有人评价说,这一改革并没有解决苏格兰与中央政府之间的问题,反而使苏格兰人寻求自治的胃口越来越大。所以在2010年赢得首相位置的保守党,对于苏格兰的政策将做出什么调整,值得关注。因为传统上,保守党一向和苏格兰选民的关系紧张。

现在不少支持“分家”的英国人都在质疑,一个以英国议会为中心的联合王国是否仍然具有生机?他们认为“联合王国”应该转变成女王统治下的一个由4个独立国家组成的邦联,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拥有它们各自独立的议会,对国内事务享有全部权力,英国议会只负责国防和外交事务。

因此,未来的英国可能由“联合王国”变成一个“联邦王国”,但是依然是统一于女王的旗帜下。

三,苏格兰问题与台湾问题

由此而知,那种将苏格兰独立诉求与公民投票当做普世原则,进而用来比拟台湾问题的做法是完全错误的:苏格兰独立所可以采用的议会斗争模式与公民投票原则是有其历史逻辑与政治合理性的,甚至打法律战也不是完全的无能为力——这恰恰是符合了现行国际的基本法理!

很简单的我们就可以知道苏格兰与台湾的不同。

1.苏格兰自古以来就是一个独立国家,而台湾从来不是;这表明台湾没有独立的历史与法理依据。

2.苏格兰自古以来就是一个独立民族,而台湾从来不是;这表明台湾没有民族独立与自决的文化,历史与血缘基础,要民族公投也必须是中华民族全体通过,而不同于某些地区只要住民投票即可。就单纯的台湾人自己的认知来说,起码在1945年台湾很大一部分还是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的。而20年前,台湾人多半还是认为自己是中国人。民进党的文宣也是这样的说法:他们自我标榜的一大政绩就是推动了“台湾人的本土认同”。可见台湾寻求独立的这个前提是虚假的。而上面说过,苏格兰的民族独立与独立意志可是长久以来就存在的,这与台湾的根本不同!

3.苏格兰本身加入的就是“联合王国”,而台湾从来没有过。中国历史上就是一个独立的中央集权的统一国家,中国从来不是一个联邦或者邦联国家,更不是什么联合国家。台湾过去一直是中央王朝管辖下的“王土”或者是一个行省,要不就是日本的殖民地。并且,作为殖民地的台湾在1945年已经回归中国了。现在没有什么台湾回归中国的问题,只有中国再次统一的问题!

4.苏格兰为了独立是经过了无数的流血与妥协,无数的斗争与放弃。两个不同民族,不同国家的恩怨有几百年。但是即使如此,依然有将近一半左右的苏格兰人不希望独立。可见,统一在苏格兰同样有着广泛的基础。支持独立的苏格兰人与支持统一的苏格兰人并未出现什么斗争——因为他们基本认同女王的统治——不同的只是不希望改变现状和从“联合”变成“联邦”之间的分歧。而台独们希望的是什么?数典忘祖,沐猴而冠,为此不惜投靠美日!苏格兰人可没有这样做过,他们极为珍视文化与传统,起码苏格兰人没有拉美国人来“保护独立”。台独也敢自比苏格兰吗?!

5.苏格兰为了独立是有充分的经济利益与现实考虑的,甚至可以说经济利益的驱动是一个极为重要的“独立支柱”。而台湾作为一个海岛浅碟经济,一个自然资源匮乏而高度依赖外贸的经济体,其寻求独立的现实考虑是什么呢?估计苏格兰人看到台独也是要问个问题:利益何在?凭什么?!台湾有“北海油田”吗?台湾面对的世界贸易格局与经济可以支持台湾人独立吗?比如完全的放弃对于大陆的经贸,并与大陆打经济战。台独寻求独立的现实考虑是什么?政治与个人私利还是不能当饭吃的“民主与自由”?!台独能够自比苏格兰吗?!

6.苏格兰人盘算独立也是相对安全与合理的——伦敦并没有自然禀赋与实力上的绝对优势——而联合王国的体制也给予了这样的政治诉求运作的合法空间——这也是一个可以考虑独立的重要现实因素——因为有实践可能性。台湾..........哈哈哈哈...........

7.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战遗留问题,而不是什么“宗教与文化”和“征服与被征服”的问题。这是与苏格兰不同的。

因此,中国人要求统一的意愿是有充分的法律,文化,历史与政治合理性的。这不是什么“中国特色”,而恰恰是通行于现在世界的普世法律与文化准则!

实际上,用什么自决与投票赢得独立,这只能适应于一些特殊的地区与时期。在大多数时候,这样的做法即使不是在法理上存在问题,就是在实现可能性上存在问题。到目前为止,人类历史上的独立成功或者失败的原因,多半都是长期的流血与武装斗争的博弈结果。如果不是自己的斗争,就是外部势力的干涉。

比如最近20年来的独立成功或失败案例都说明了这个现实——东帝汶的独立成功,前南的解体,猛虎的失败,车臣的战争与北爱新芬党(Sinn Fein)的妥协等等。连苏格兰的独立运动也是如此——过去长久以来的历史,谈得上是血迹斑斑。

我们更不要去扯更久远的历史了,比如美国南北战争。

因此,即使将来因为台湾问题而不幸出现了两岸的战争,那么这样的战争也是“普世”的,合法的,而不是什么“中国特色”!

所谓普世价值与自决可以让台湾独立,并得到世界的支持与政治正确的说法——这根本是一种自欺而欺人的鸦片!而用民主来论述台湾独立的合理性,或者维持分裂的合理性,更是一种可笑而可耻的自演自语!!

我之前就说过:如果说,只要大陆民主了,台湾就愿意统一。这根本是一个自欺欺人的说法。如果是这样,台湾为何要寻求独立而不是去积极参与或者推动大陆的民主发展与中国的复兴呢?独立有助于大陆民主与中国复兴吗?!

那种认为推翻了中共,或者大陆民主了,大陆就不会追求统一的想法,更是天真的童话!

假定大陆现在可以全民直选,难道有一个候选人敢于宣布不追求统一台湾吗?他只要表露这个意思就可以直接去死了。今天与未来都是如此,民主选举只会强化大陆推动统一的速度与激烈程度:民主为何会让大陆放弃统一祖国?!

在全世界的合理政治里,民主政治与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都是自洽而不是对立的——民主甚至会更加强化国民对于维护国家统一的意志——正如民主被分裂分子利用一样——这恰恰是“民主与主权是自洽”的这种观点的反面论证,因为这是一体两面的!

而今天台湾所谓的独立诉求,是因为所谓的“大陆不民主”才有的吗?民进党的说法是:台湾人不是中国人!这是一种赤裸裸的种族主义的诉求。因此,所谓“民主与独立”之间的说法根本在逻辑上讲不通,在现实上也先被支持台独的台湾人自己否认了。

难道台独希望用自己都逻辑错乱与不相信的论述,来说服大陆人民与世界吗?!台湾的前途从来不是台湾岛内的同胞可以单方面决定与论述的,台湾的未来只能也必须由全体中国人来决定!

台独摆什么“捍卫民主政治”的伪道德论述呢?正如美国人说的:你可以用民主的方式决定独立,我也可以用民主的方式宣布打你!

大家都是民主对民主,民意对民意!于是历史最终还是归结到一句话上:可以实现的正义才是正义!!!

上帝已死,历史从来不温柔!

( 心情隨筆男女話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ool17909&aid=4040456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2010/05/21 00:57
台湾同胞在考虑利益与风 险的时候,不应该 只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去思考与索取——台湾同胞也必须肩负中国人的责任,也必须做出自己的贡献与牺牲。

這點我只能說,我佩服兄的理想與抱負,但是這恐怕在台灣是行不通的。台灣人從小受的教育是─人民是國家的主人,政府是為人民服務,是人民的公僕。民為貴、 社稷次之、君為輕。在台灣,罵政府是常態,對政府歌功頌德會被別人看成異類。行政首長水災當天理髮、吃粥,被輿論罵的半死下台。台灣人對一般人很和善,但 對政府可以用刻薄形容。大陸好像剛好相反。這個沒有說一定誰對誰錯,但是現實就是這樣,台灣人覺得政府就是要為我做事的,要人民去貢獻與犧牲,恐怕很難。

思考台湾能够带给大陆什么好处

我覺得最大的好處,就如兄所說的无论是大陆或台湾的历史经验(正面与负面 的都算数),都是中华民族与两岸人民共同的财富。
台灣和大陸,相近的文化背景, 路線不同、發展不同。台灣給大陸最大的好處,不是統一後可以增加幾個GDP,也不是滿足中國終於完成統一大業的民族自尊心。而是台灣在發展中所遭遇的經 驗,不論成功或是失敗,可以成為大陸的借鏡與參考。台灣在發展過程中,很大一部份是參考美國,更大一部份是參考日本,而大陸現在更多了台灣可以參考。改革初期台灣對大陸的貢獻,主要還不是在資金上的,台灣投資資金比不上外資,也比不上港 資,但台商台幹和外商港商不同的是,只有台灣人語言相通會和大陸人生活在一起,對大陸人觀念上的改革起了酵素般催化的作用。另外比如在法制的建立、環保的 規範、健保的制度,台灣的健保是世界最優的,而台灣民主發展過程中的亂象也成為警戒。這些都因著台灣跟大陸的不同,而成為寶貴的資產。如果 台灣僅是中國統治下的一省,與其他省分沒啥差別。今天世界上還有正體中文字嗎?全部都變成簡體,這樣真的對中華民族是福嗎?
紫气东来(cool17909) 於 2010-05-24 16:42 回覆:

小弟一直说的是“对中国,中华民族与大陆人”的责任与义务。

不是对于政府与中共,因此兄的说法与小弟的说法是有差距的。

现在的问题是,台湾在实际上有配合美日的围堵策略,这是个必须面对的问题。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民主是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所謂尊重,就是言論自由,讓他罵、讓他講)。
2010/05/21 00:39
大陆的政治体质是一种中央集权下的民主协 商体制!
這個我是不懂啦。我知道的民主是─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所謂尊重,就是言論自由,讓他罵、讓他講)。簡單說民主體制是將真正的良善寄託於廣大人民心中。當然群眾會被操縱,但是透過言論自由,正確的聲音會被重新接納。台灣人民被阿扁騙了,一次不夠又一次,最多也就8年停滯。民主制度國家發展的慢,但錯誤的機會較少。極權國家可以發展得很快,如希特勒快速建設德國,但一旦走錯了就非死即傷。
小弟这个大陆“极权”统治下的小民,能够公开批评温家宝“经济能力不够”而不被抓吗?

我的疑問就是一旦當局決定要抓你,兄你恐怕是毫無還手的餘地。從前不也是有百花齊開、大鳴大放的時候?後來來個秋後算帳,一個一個抓去勞改,某人說這叫陽謀,不叫陰謀。這個態勢今天看起來還是存在。誰反革命、誰破壞社會和諧、誰思想不正確,當局說了算。老百姓自求多福吧。
关于大陆换领导人而出现独裁,或者突然政治巨大变化,又来一次“文革”等等的说法,用风 险控制的一种说法是:这是极小概率事件!
不知道兄認為極小是怎麼算出來的。如果是因為這一代人因為經歷切身之痛,所以不願意他再發生,那就可能會在下2、3代發生。因為在我看來,他是合法、合憲,槍桿子在他手上,輿論又是他在操控,我不知道還能拿什麼來制約他。只能祈禱上帝給中國大陸以後的歷任領導,都是雄才大略、英名神武、還大公無私。或者是相信以後每位領導選接班人的眼光,都精準無比、不會看走眼。
而台湾搞独立与维持分裂将带来严重后果与高度的不稳定:这是一个极大概率事件。
所以我不贊成台獨。
 
紫气东来(cool17909) 於 2010-05-24 16:39 回覆:

其一,当局要对付一个老百姓,在任何社会与制度下,都会发生。

其二,兄假设的是一个伪问题,因为没有发生与有发生的预期。这完全是一种假设。因此,这样的问题无法回答,也价值不大。只能说兄可以这样想象,但是像小弟这样发表言论,哪怕是更激烈的言论,在大陆网上多如牛毛。

其三,大陆的政府在制度性上的稳定与进步,基本上越来越好。其实胡锦涛在大陆的权势,不如马英九在台湾的权势那么大。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慢慢來吧~東來兄
2010/05/20 22:46

這兩年多來~大家是觀念上的碰撞~

東來兄~循循善誘~娓娓道來

可惜,台灣人~看不出來.國際大勢

扯極權的扯極權~扯民主的扯民主

幻想中國會崩潰~還在作夢中

有時間多去看看大陸的新聞~網站~論壇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有自信有心?
2010/05/20 12:05

光是13億的數字,就令人頭昏眼花。要每個人吃飽過好,就是大大的問題。

以往夜郎自大,想統一大陸,無奈現實大併小,所以講統一,是大陸過來,不是台灣過去,統一讓人心驚肉跳?

有信心?有肚量?有智慧?有眼光?讓台灣有機會盡棉薄之力?大陸內部有共識再說。歷史偶有温柔,賴於上位者,有沒有智慧、眼光,站在對的一方,上帝這邊,上帝未曾遠離,有清明智慧心,能看見吧!歷史偶爾有温柔,上帝在西方,未曾遠離。

紫气东来(cool17909) 於 2010-05-20 12:33 回覆:

第一,上帝在哪里小弟不知道。小弟知道的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第二,大陆有心,中国人也有志,为了全中华民族的复兴与人民的幸福而承担责任。

第三,台湾视自己如“看客”,自然有“看客”的命运;台湾视自己如“主人翁”,自然有“主人翁”的精神!面对台湾,面对中国,面对世界,大陆没有共识吗?大陆提出了“一国两制”与“和平复兴”,大陆也提出了到2050年希望把中国建设成一个中等发达国家,基本实现现代化。到本世纪末,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不但是政府的愿景,也是大陆人的希望,也是现在一个个“五年计划”在推动的。

台湾同胞也知道大陆有13亿人,也知道大陆面对了西方巨大的压力,也知道实际上大家都不容易,也知道台湾在美国心目中的战略作用就是针对大陆人的。

那么,面对历史,面对祖先,面对大陆,面对身为中国人一份子的责任,面对台湾切切实实的利益与台湾人民安居乐业的幸福——台湾的“共识”在哪里?!

“不统,不独,不武”就是台湾对于大陆13亿同胞的回答吗?!

做“看客”就要有面对“边缘化”的必然与大陆民意反感的准备;做“主人翁”自然也有做主人的责任,压力,收获与光荣。

天道恒常,无人可逃!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中國大陸是風險,也是機會
2010/05/18 12:17
從東來兄的文章,論到對台灣獨立的壞處,統一的好處,有一定的道理。
套句馬英九說的,中國大陸是風險,也是機會。任何事都有好處,也有風險。小弟剛好也涉獵一些風險管理,兄的論述強調統一的好處和台獨的風險,說的都沒錯,但從台灣人的眼中,統一也是有風險的,最大的風險就是:極權政治就是最大的風險。當我把我的前途交給一個極權政府的時候,我是在做一個豪賭。結果有可能大好,也有可能大壞,而我沒有置鐸的餘地。民主國家他作不好,可以把他換掉。今天大陸仁慈對台灣好,我們可以跟大陸走的近一點,哪天換了領導人,亂搞一通再來個文革,不可能嗎?在那種情況下,如果兩岸已經統一了,我不是自己往火坑跳嗎?所以台灣對大陸的關係,相當程度是取決於中國大陸。大陸改革開放,台灣也願意放棄歷史恩怨和大陸交流。如果大陸變成像北韓那樣變態(從前就是),台獨只是最基本要求,台灣也會發展核武自保。
台灣的經濟從以前就是淺碟型的經濟,中小企業為主。有他的優點也有缺點,缺點是規模不夠大,競爭力不強。優點是組織靈活、韌性強、反應迅速。兄的文章提到統一後台灣可以在大陸的計畫經濟下發展,但這也正是風險所在。萬一投資失利了,整個台灣就一起沈了。例如在台灣發展造船業,萬一原油短缺,或是新的交通發展起來取代了航運,台灣就萬劫不復了,這也正是計畫經濟的缺點。因此不論政治還是經濟我們寧願保有彈性,這是合理的選擇。
紫气东来(cool17909) 於 2010-05-18 15:30 回覆:

呵呵,谢谢兄的留言。

第一,小弟是现实主义者,我只关注现实可能性与风险,而不关注政治领域的意识形态的是非:因为这个无法在语言与逻辑上去判断谁是谁非。A有A的正义,B有B的坚持。信仰是不受指责也无需去证明的——它只关乎自己,而不能拿来要求别人!

第二,那么如何判断一个意识形态是有价值的,是合适与合时的呢?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就是说,你的主张能够在实践中行得通,有竞争优势,那么自然大家也就承认。比如,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竞争,在逻辑上,在道德上都无法真正致对方于死地——但是实践可以!这样的竞争,还将在人类未来的历史中永续的进行下去。这样的竞争,也将随着实践的“合适”与“合时”而出现不同的融合与优劣互易,或者一方被彻底的淘汰而一种新希望取而代之(要举例子,还有当年的资本主义与封建主义的斗争)。顺便多说一句,那种认为共产主义没有做过什么事情,而彻底失败的说法,其实是不对的——只举一个比较民生的例子,今天全世界劳动者可以享受的很多权力,恰恰来源于这样的运动与斗争。比如8小时工作制度与社会福利制度的完善。经济与社会上更加深远的影响也不展开了——我们应该记住“合适”与“和时”的概念——那种绿营咒骂式的攻击,毫无价值!

第三,大陆不是极权政府,兄一定要搞清楚事实的真相!大陆的政治体质是一种中央集权下的民主协商体制!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符合中国文化传统与文化心理的,并且又有着充分的现代性——并且到目前为止是“合适”与“合时”的。请注意“集权”与“极权”的不同。大陆如果是极权,大陆活跃的民营经济与面向世界的大胆开放,难道可以存在吗?或者说,小弟这个大陆“极权”统治下的小民,能够公开批评温家宝“经济能力不够”而不被抓吗?能公开说大陆社会是一个不理想的“浮燥而拜金”的社会吗?有一个事实希望兄了解,大陆的政府是世界上分权最大的政府之一!兄没有想到过吧?呵呵...........

第四,关于大陆换领导人而出现独裁,或者突然政治巨大变化,又来一次“文革”等等的说法,用风险控制的一种说法是:这是极小概率事件!而台湾搞独立与维持分裂将带来严重后果与高度的不稳定:这是一个极大概率事件。其中的差异,何止万倍?!其中的机会成本,何在万倍?!关于这个,小弟部落格有一个文章还坦白了我的情绪——《悠悠苍天,此何人哉?!》。兄可以看看。并且,兄担心的什么“文革”风险,首先要担心是大陆人——什么时候要让台湾同胞担心到比我们还严重?

第五,计划经济也不是被妖魔化到那样的无能——实际上,拥有计划经济的决策要素对于一个赶超型经济体是一种极为有利的优势。兄后面谈到造船的风险——确实是风险。但是,这次经济危机台湾的代工产业面临巨大压力与衰退,是不是风险?!是不是与“萬一原油短缺,或是新的交通發展起來取代了航運”一样的经济风险?都是有效需求不足嘛!那么是台湾独立承担这样的风险有力,还是全中国一起面对有利?没有大陆的面板特需,台湾经济会比现在更好还是更差?!韩国,日本的造船工业,难道不担心一样的风险?所以他们布局大陆!何况,只有海洋还存在,造船就不会面对终点——而大陆未来将成为世界上几个大市场之一的前景,更是造船业未来30年的战略发展机遇期。

请兄再想想韩国人的远见与胆略——兄担心造船业不行了,台湾万劫不复。小弟不得不说,兄担心的早了点——因为台湾的造船业再这样下去,未来在世界上毫无竞争力——兄还担心什么“产能过大”?要说长远,长远我们都会死——这是凯恩斯的名言!行动最重要!

何况,造船只是小弟举的一个例子,当然还可以有其它例子——而这个例子之所以重要是因为造船是高端的工业能力,系统配套的社会效应很大!而造船理论上是适合台湾的自然禀赋与工业基础的。大陆是一个有完整工业体系的巨大规模经济体——大陆也是一个巨大内需市场,包括需要船;大陆也可以在台湾投入巨资,将台湾规划进全中国工业体系的重要一环里——大陆也可以帮助台湾完成新的产业升级,一起面对世界的竞争与打破贸易壁垒——而台湾为了什么“台独”与“担心产业风险”而不加入——我不知道这个风险评估是如何做的。

第六,还有一个心态小弟必须指出。台湾同胞在考虑利益与风险的时候,不应该只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去思考与索取——台湾同胞也必须肩负中国人的责任,也必须做出自己的贡献与牺牲。西方民主精神与公民精神的一个重要原则是——责任与义务原则。没有付出,就没有权力。中国传统上也讲“匹夫有责”。我的一个总的感觉是,台湾同胞老是问大陆能够给予台湾什么?但是,请问台湾能够给予全中国什么?台湾独立与做美日围堵大陆的第一岛链吗?!改革开放初期的台湾投资,可以算是一种贡献。但是这个主要还是经济驱动与商业原则。

现在呢?未来呢?如果兄在思考台湾能够带给大陆什么好处,然后在思考能够由大陆得到什么好处——这样会不会比较好一点?

权力与义务——这是台湾同胞不能回避的!


eagirl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統獨假議題...您說得好!
2010/05/17 16:46

是的!上帝已死,歷史從來不溫柔!

手無缚雞之力的人民,永遠是掌握權力資源的野心家手中的布偶

在台灣被政客拿來搬演了快20年的"民主布袋戲",但.....

追求正義、公平、自由、法治的人民沒有錯!

如果說台灣老百姓錯了,錯在...相信媒體的上的妝...相信政客的戲子功力,就因為媒體政客暗通款曲、眉來眼去,,讓單蠢的百姓以為........好戲上演精采絕倫,還呆呆地期待著續集上場,現在呢?.....台下看戲的是傻子!

統獨不是民族問題,台灣人民身上流的血...混雜過的,也不是經濟問題,因為吃一餐"地瓜葉稀飯",與吃一頓"魚刺、燕窩"..一樣是添飽肚子...只是"面子"作祟

統獨是政治問題,是百姓生存環境的慣性問題.....所以台灣政治上滿是...假口號偽議題.....您此一文說得好極了,大快人心......

還有,"回歸"或是"統一",這純屬"法理"可以界定,"文字"可以解釋的範疇

民心所向...才是重點!

Sunism城市裡提出的"小國大業"是遠瞻的思維,值得兩岸領導人深度審思

因為台灣島國百姓總不能世世代代賴著大陸中央"賞口飯"才能生存,是吧!

"統一"不能只是為了包裝中國統一大業的歷史功績人民的安居樂業才是真大業

大家一起深思、共勉!

紫气东来(cool17909) 於 2010-05-18 01:16 回覆:

其实阿姐的留言,也对于大陆来说同样重要。

大陆现在也不是一个理想社会,问题重重。

为人民服务,应该是我们发展与奋斗的出发点与落脚点。

现在的大陆浮躁而拜金,很值得思考下“人民的安居樂業才是真大業”这样的说法!

个人相信“民富而国强,知文而有智”这才是真正含义上的中国复兴。单纯的GDP,不能反应全部的价值!

紫气东来(cool17909) 於 2010-05-17 23:04 回覆:

阿姐的留言可谓是慈悲!

只是遗憾啊,面对大陆与一些常识性的问题,一些台湾的政客们依然要硬去扭曲!想想贸易立国的荷兰,面对一个莫名的“总督”与“国王”可以安之若素;可是面对商业利益之争,却猛如狮虎,不怕流血!

台湾呢,还纠缠在蓝绿统独里面呢。

如此,还有什么“大业”可期呢?小弟上次那个谈“五毛”与“精英”的文章,不是也谈到了政治生态的重要性吗?有怎样的政治生态,就有怎样的国家大业!不是吗?

台湾很多政客与知识份子,明知自己讲的是歪理,但是仍然会说下去。盖因靠着那个吃饭啊。很多媒体也封闭的做节目,一天到晚谈台湾政治八卦,国际新闻基本靠CNN与BBC了。

遗憾的是,台湾人民居然也吃他们这一套——一吃20年,比文革还多十年。

一个笑话是说:台湾是外表自由,实则内心封闭;大陆是外表控制,实则内心开放。

此言有理否?呵呵。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大陸是可以打台灣
2010/05/17 16:32
大陸是可以打台灣,但是也會付出代價。
我也不認為大陸民主了台獨就會消失。台獨勢力會一直在,因為畢竟兩岸分開已久,存在許多不同。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大陸連統治下的西藏、新疆、內蒙古都同化不了、壓不下獨立運動。戰爭是最不得以的選擇,要減少台獨的氣焰,文攻武嚇只會引起反效果。增加對話與促進彼此瞭解才能減少隔閡。
經濟因素的確是關鍵因素,老百姓最關心的還是切身生活,不能讓我的生活變得更好,統獨都沒意義。目前看起來,獨立不可能、統一也沒辦法讓台灣人民生活更好。所以就還是維持現狀吧。
紫气东来(cool17909) 於 2010-05-17 22:09 回覆:

恩,谢谢兄的坦率与留言。

我想问兄一个问题:台湾追求独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对台湾人民有什么实际的好处?

兄也说了,民主不民主,都不是真正的理由。这是台面上的话。

在明明知道大陆这个强权强烈反对,明明知道不存在文化,法理与历史的合理基础,明明知道台湾本身也缺乏经济独立的自然禀赋的前提下,还要如此煽动台独!这些政客有没有严肃的告诉兄“台湾独立后如何生存与发展”?如果没有,只是谈些什么“分开六十年,差距太大”,那么未免有些儿戏了。

其次,独立肯定是没有什么好日子,维持现状也是有成本的,也是高度不稳定的:日子也是没有什么成长的空间的。并且,后果不可预测。以兄的聪慧,应该也是可以想象到的理由何在。

统一在小弟看来,恰恰是有“好日子的”。比如为了军购与安全,付出的代价,统一后都是可以用于民生的;再比如面对自然灾害与经济危机的承受能力可以成倍的提高等等。

小弟部落格有有关“一国两制”的内容,并且有一个回应火鸡市长的文章,谈到了韩国与台湾的对比:这表明了“统一的机会成本”是巨大的,统一对于台湾是越早越好。兄可以先去看看。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