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婆婆的珠寶袋
2016/11/15 05:50:29瀏覽626|回應1|推薦14

     婆婆一向待我如親生女兒,無話不說;我的母親生前也為小姑(婆婆的女兒)在事業上的成就引以為傲,逢人便誇。過去短短兩個月內,我失去了母親,婆婆失去了女兒,喪親的悲痛無形間把我倆的距離又更拉近了。

婆媳間默默傳承的叮嚀

     那包不起眼的袋子裡,原來藏著婆婆這一生最貴重的物品:包括她自己的婆婆留下來的家當,她與公公當初胼手胝足、辛苦創業後犒賞自己的首飾,以及她女兒生前最珍愛的珠寶盒。

     我向來對穿金戴銀沒興趣,即使步入中年,身邊僅有的幾件首飾,除了結婚時,母親特別為我訂製的一小條鑽石項鍊還值幾個錢,其餘皆是多年來在旅行途中買來、價值不高卻具有異國風味的紀念品。相較之下,成長於舊時代的婆婆,當年以千金大小姐之身,經過一番家庭革命才嫁給窮牧師的兒子,對手邊能夠擁有兩、三件貴重飾品,總是有某種成就與滿足感。

     婆婆從袋中一個小錦囊倒出一條翡翠玉鍊,開始說起故事。當年她自己的婆婆(我先生的祖母),是受日本教育長大,廿二歲即守寡。祖母娶媳婦第一天,就把她叫到跟前,要她答應一輩子順服丈夫。這句話婆婆謹記在心,與公公攜手走過半世紀,她凡事隱忍,即使有意見也不敢正面衝突。

     公公向來大男人主義,加上從小被寵愛,行事自我風格強烈,婆婆多次忍氣吞聲在公公背後擦屁股,為的就是不辜負當初她婆婆的叮嚀與交代。

     祖母當初身為單親女人養家不易,一邊讀書進修,一邊當接生婆。有時候翻山越嶺地要坐好幾趟車,才能到產婦家裡,為人接生。而辛苦攢下來的錢,便存下來買首飾,將之放在兩個錦囊袋裡,因為沒有女兒,便把兒媳婦當親生女兒看待,家當理所當然地傳給了她──我的婆婆。

     年輕時經營畜牧業的公公,七○年代因政府農業政策改變,造成牧場生意大幅虧損。眼看著公公快要走投無路,我的婆婆心一橫,就抱著手邊最貴重的飾品到當鋪,當場賣了台幣四十萬元,解決了燃眉之急。

     錦囊袋裡如今剩下幾副K金耳環及一條純銀鍍白金墜台的深碧色翡翠玉鍊。跟著婆婆幾十年的翡翠項鍊,是她嫁給公公之後買給自己的第一份禮物,溫潤的色澤,讓她第一眼看上便愛不釋手,在生活最艱難時說什麼都捨不得賣。

      搬來美國之後,婆婆偶爾參加教會唱詩班時,會把翡翠玉鍊戴在頸上裝飾,其餘大部分時間還是把它收好在袋裡。安靜躺在錦囊袋裡的翡翠玉鍊,彷彿吸收了婆婆一生歲月的精華,獨自散發出它迷人的光彩,就像默默在生活裡發光的婆婆,擁有的不多,卻盡其所能地透過關懷與接待社區內的弱勢婦女,撒下生命的種子。

飾品訴說小姑精彩一生
    「這個珠寶盒……妳記得吧?」雙手不斷來回摩擦著這個對她女兒生前意義最深的紀念品,婆婆的聲音哽咽起來。我的小姑在今年七月過世,白髮人送黑髮人,是婆婆這個季節裡最艱難的功課。

     小姑生前個性外向活潑,對待我的家人慷慨大方;而我的母親生前也與婆婆有著姊妹般情誼,經常交換烹飪心得與人生經驗。因此當母親得知小姑生病後,沒有一日不努力為她的身體復原禱告。

     記得有一次,小姑從醫院出來,先繞到我們家小憩,一進門,看著迎面而來穿著圍裙的母親,想起自己即將面臨的艱辛挑戰,一時悲從中來。

    「你的肩膀可以借我哭一下嗎?」小姑問母親。

     雖然面對的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但母親可以感同身受那種「大風一起天茫茫,排山倒海不可當」的無奈與哀傷!

     然而世事難預料,母親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先離開。

     小姑一生活得熱鬧繽紛。年輕時曾經在加州州政府任職,事業如日中天的她,後來放棄一切,夫唱婦隨搬到北京,一住就是十六年。在北京居住時,她憑著過去政界的人脈關係,多次在美國官員訪華重要行程擔任居中協調的角色。八年前她跨足旅遊界,找到事業的第二春,中美旅遊雜誌刊物、國家電視台以及洛杉磯時報上,經常刊載小姑的受訪報導。

     經常需要出席冠蓋雲集的酬酢場面,小姑的行頭自然不少。記得有次全家到北京旅遊時住在小姑家,早上看她出門前打開一個個猶如百貨公司專櫃整齊排放的首飾盒,依著當天穿著的服裝搭配,我們當場傻了眼。

     小姑的首飾一如她熱情開放的個性,顏色五花八門,從葡萄酒紅、波羅的海藍、深色百里香、長青綠、冬季藍、沙漠褐到象牙白;材質千奇百怪,從日本的MIKIMOTO高檔珍珠項鍊,施華洛世奇水晶耳環,到由銅鐵編織、造型時尚的手鍊,這些曾經陪伴她出席重要場合,上過媒體版面的飾品,也反映出小姑風華精彩的一生。

生命種子如今開花結果
     不過,生命中兩次與癌症交手的小姑,最珍愛的飾品卻是來自一群曾經為她禱告的姊妹、受惠於她的地下宣教士與她長年資助的北京孤兒院童。在職場活躍的小姑膝下無子,眼目卻始終停留在處於社會邊緣的人物:清潔阿姨、司機與孤兒院童。

     小姑週末固定到一所私人孤兒院探訪,經常把院中幾位少數民族女孩兒帶回自己的住處,讓她們體會家的溫暖,其中一個女孩兒最後成了她的養女。另外,小姑與夫婿在北京的住所,長年以來也成了國外宣教士到中國的落腳處。

     這些受到小姑生命熱情感染的人,五年前在她第一次罹癌回美動手術前,聯合贈給她一個素雅的湖藍色珠寶盒:裡頭除了受她資助的女孩們買給她的項鍊、耳環與手鍊,還有清潔阿姨們為她祈禱祝福寫下的小紙條。

     一年半前當小姑二度罹癌,每每心情低落時,打開這個珠寶盒,那一張張親切熟悉的面孔便浮在眼前,她知道此生沒有白活,自己用真心誠意種下的生命種子,如今一個個開花結果。

     母親過世後幾天,我回公婆家探訪多日未見的小姑,當時的她走到哪裡都要戴著氧氣管,身體每況愈下,說話已氣若游絲。我們姑嫂倆坐在後院的涼亭,躺在長椅上的她,伸出瘦弱的雙手,握著我說,「我很想念妳的母親!」

     三週後,小姑在家人的圍繞中安然離世,留給家人的是她在生命舞臺上每一個華麗的舞姿與燦爛的笑容。

艱難中未失永恆盼望
     幾個月過去,婆婆與我分別經歷了人生中最巨大的悲傷。失去女兒與失去母親無法相比,但是所有的失去,在某種程度上都彷彿失去我們自己。

     小姑和我的母親告別人世後,婆婆與我努力地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帶著在永生裡的盼望,相信離世的親人此刻已在美好的天家團聚,如同天使般看護著我們。

     作家琦君說,「人的心靈,就是在缺憾與圓滿、哀傷與歡樂、如意與不如意中升沉、歷練,最後獲得平安、寧靜。」婆婆的珠寶袋承載了她與小姑一生的故事,無論生活的艱難、環境的苦楚或健康的失落,都沒有減弱她們對真理的執著、對生命的熱情,與對永恆的盼望。

     陪伴小姑抗癌的過程中,縱然有許多無奈與傷痛,但自始至終,婆婆堅忍的信心與勇氣,幫助她跨越一道道障礙,如同珠寶盒裡的一條彩虹手鍊,無時無刻不閃亮著鑽石般的璀璨光輝。


(原文首載於基督教論壇報)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ssdrptr&aid=81775374

 回應文章

Sien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1/21 12:27

千絲萬縷的親情圍繞,將人生淬煉,凝結成珠玉般的晶透華美,親人已去,在沈默的歲月中,時時拾取,撫慰人心,思念那美好的一次次相遇與珍惜!

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