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爸爸的文章上報了
2016/11/02 22:27:39瀏覽532|回應1|推薦12

   ㄧ樣的日出可以有不同變化的觀看角度,每個人也有自己哀悼的方式。

   對我來說,用文字紀念母親是一個可以留下她的方式。

   因此,每當父親陷於悲傷欲絕的情緒當中時,我就鼓勵他寫日記,把對媽媽數十年來一直想說、該說卻一直都沒機會說的話,一一記下。他隨身攜帶的一本黑色小筆記本,這幾個月來成了他傾訴的對象。

   兩個多月前,老爸把一些心情紀錄整理出來,寫成一篇文章投稿報社。文中敘述與母親攜手半世紀的婚姻故事,筆下除了濃濃的思念與不捨之外,也充滿了無限的悔恨。

   七十多個日子過去,每天父親興致沖沖地買回報紙,期待見到自己的名字卻屢屢失望。

   「上報了!」昨天一大早接到父親微信簡訊,短短的三個字,我卻可以感受到他的激動與興奮。

    這篇被登上報紙的文章,父親的原稿有一千多個字,被編輯的大筆一揮,刪成八百多字的精煉小文。雖然文章被刪改,父親心服口服的邀我:「坐下來,仔細研究編輯改了哪些地方,下次可以改進!」

     爸爸的文章見報,身為女兒的我們與有榮焉。妹妹和我把文章連結貼在臉書上與親朋好友們分享,短短時間內,好評如潮!相信此刻在天上的媽媽,也會不吝嗇的給自己的老公一個讚吧!

<珍惜>    

施敏功

    四月中旬妻由台灣回美不到一月,行李尚未打開,一天清晨,妻對我說,她視力模糊,即去醫院檢查,找不出毛病,兩天後,四肢無力,好像中風,趕送急診,經一連串檢查,發現腦神經為某種病毒感染嚴重損壞,因而持續昏迷十多天,兩星期後就走了。

    我和妻相識於一九六○年,結褵五十年,聚少離多,我被公司調去越南期間,常是戰情危急。每逢生死攸關,妻都以書信電話慰藉,信心堅定,始終從容以對。妻服務監理站四十年後退休來到加州,與我們全家過著含飴弄孫的悠閒生活。

    妻今年四月下旬突發病進院,第三天即呈現昏迷,整日安詳熟睡。醫療團隊每日嚴密檢查,不斷帶來惡化消息,我與女兒隨侍在側,心頭煎熬,悲傷欲絕,束手無策。

    她病情膠著,全身插滿管子,醫師說鼻胃管不能超過七日,詢問家人要否在身上另外動手術插胃管,我們決定放棄插胃管手術。妻生前曾交代,如遇這種情況,不必搶救。如今因腦子已嚴重受損,如甦醒過來,也是植物人一個,因此我們全家商議的結果是讓她安靜離去,愁雲滿布下,我們安排妻入住安寧病房。

    回憶妻始自眼疾,之後步履蹣跚,進至昏迷不醒,共十多天,她沒有折騰痛苦,沉睡安詳離去,留下的是親人無限哀傷與痛苦。我一生未對珍惜兩字用心體會,直到妻離世後,恍然大悟,回想妻在日常生活待我無怨無悔,後悔自覺,太遲了!

    她不是小鳥依人個性,我也不善甜言蜜語,總以高貝分相譏。記得她常含淚委婉相勸,要我不要像教訓三歲孩子一樣對她,常令我自責汗顏,當時如果能換成一個擁抱,一點溫存安慰,即可釋懷平息。

    我們最初交往拍拖時,她曾對我說,「將來我會為您煮飯、洗衣服。」多年來,每周一次她必把我的衣服洗好燙平,整整齊齊地放在籃內交給我。傍晚當我專注於電腦上時,妻都用心做好豐富睌餐後一聲聲在樓下呼喊:「下來吃飯了!」一次,兩次,三次,我仍不忍放下電腦作業,最後勉強下樓與她用餐。這份親切的呼喚關懷,餘音蕩漾,然而她已離我而去。「下來吃飯了!」呼喚已成絕響。

    走入妻的房間,擺飾依舊,人去樓空。拉開抽屜,手飾盒內默默躺著一串串珍珠項圈和金鍊,閃閃發光,但主人悄然離去,當年戴著它們周旋宴席盛會風光一時,將永不再現。

(本文原載於11.01.2016 世界日報家園版)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ssdrptr&aid=80302880

 回應文章

洪明傑〔洪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1/03 12:11

恭喜大作上報,跟令尊的大作按十個 "讚"!

令慈走得太突然,令尊可能一時還無法適應

寫寫日記,有地方可以發抒心情,很好的!

懷抱有時(blssdrptr) 於 2016-11-03 21:25 回覆:

謝謝洪杰大哥的鼓勵!

我正鼓勵他著手寫下一篇文章。

對一個成長於動盪時代,無法接受正規教育的人來說,能夠看到自己的文章被刊登在報上,是莫大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