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閱讀歷史的容顏
2015/09/20 05:07:29瀏覽449|回應0|推薦19

5.8.2015 讀書會,洛杉磯,美國

「二戰期間,德國納粹黨佔領法國後,法國警方為了討好納粹,將一萬名猶太人(包括四千名2-12 歲的兒童)關進巴黎的冬季自行車競賽體育館內,幾天後再將他們全數送往波蘭的奧許維茲集中營的毒氣室......」

五月溫暖的陽光潑灑進屋內,我們的心情卻因著一段歷史罪行、一宗家族秘密、一個搖搖欲墜的婚姻,時而陷入沈思,時而陷入苦痛,歷史在我們面前彷彿活了起來!

這是創文的讀書會現場,正讀著今年書單上的第二本書《莎拉的鑰匙》。

透過法國作家塔提娜.德羅尼的筆,我們穿越歷史時空,進入兩個人生:一個是1942 年住在巴黎的十歲小女孩莎拉; 另一個是2002 年美國女記者朱莉亞賈蒙。小女孩與記者的人生原本是兩條平行線,藉著一把鑰匙,兩人的生命逐漸彼此交融,最後逐漸化為彼此的救贖。

這是個描述二次大戰納粹集中營的故事,也是一個探討真相、饒恕、家族秘密、婚姻與女人實現自我的小說。

「當一個人遭受巨大傷痛後,如何走得出來?」「面對真相或保持唔知之間,你會如何選擇?」「莎拉與茱莉亞各有幾個家?你對回家的定義是什麼?」「你的內心深處是否有哪些事情讓你感到自責而悔恨終生?」......

作者的筆,帶著讀者的心,航向世界的另一個角落,進入另一種人生。

這,不也是一種旅行?

閱讀,是每人每天都可以進行的小小旅行。

參加讀書會,是與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踏上一段靈魂的冒險旅程。

7.15. 2015. 奧許維茲(Auschwitz)集中營,克拉科夫,波蘭

我們穿過用德文寫著「勞動才能自由」的一號大門, 步行在集中營裡。

陰霾的天空, 飄著一種詭異的氣氛;

說不出來的悒鬱, 是歷史的沈重。

1942年,兩百五十萬猶太人從這個大門走進,

通往死亡的大道,步履維艱。

天空下起毛毛細雨,落在旅人身上,

也落在一棟棟編號的紅色磚瓦建築物上。

半世紀以前, 同樣的細雨,

是否也曾落在被納粹德軍關在這一棟棟磚瓦房裡,

奴隸般每天工作超過10 小時的猶太人臉上?

傳說中的人間煉獄,

保存了世界最整全的納粹暴行博物館。

Block 4,5, 6,7 展覽廳

陳列著一幅幅令人慘不忍睹的實物、文件與照片。

滿山滿谷的衣服、鞋子、眼鏡、與女人的頭髮,

見證著戰爭的罪行與人間的浩劫。

毒氣室裡淋浴頭噴出來的不是熱水,而是氰化氫;

被困在裡頭的老人、婦女、與小孩瘋狂的呼喊、尖叫,

最後只剩下微弱的呼吸,

與向天地間發出最後一聲卑微的嘆息。

09.12.2015家中,洛杉磯,美國

「德國再次呼籲其他歐洲國家,分擔接收難民的責任。副總理加布里爾表示,歐洲要向前行,德國正在伸出援手,反問有誰協助德國?......另一方面,大批難民繼續取道克羅地亞進入歐洲,超過兩千名難民在東部城市的火車站聚集,在烈日下等候乘車前往首都撒格列布及其他城市。匈牙利警方昨天以催淚彈集水泡驅散難民…… 」

在廚房裡忙著清潔工作的我,聽到這一段廣播,放下手邊的事,打開當天的華爾街日報,頭版上一幅醒目的照片,是德國總理梅克爾與一位拿著手機的難民自拍的鏡頭。鏡頭中的梅克爾勉強地擠出一絲微笑,接收敘利亞難民的決定不容易,但是她相信這是一個正確的歷史決定,因為她說這些難民將改變德國的面貌。

腦中浮起《莎拉的鑰匙》書中的冬賽館事件與今夏的奧許維茲集中營之行,在人類歷史中這段與過去的傷痛和解與握好的蜿蜒長路,似乎在這個世紀的初秋,出現了一個新的契機。當人心回到上帝面前,找回起初的榮耀與尊貴時,黑暗就逐漸退去。「上帝啊!現在,再為我們行大事—使甘霖將在我們枯竭已久的生命之中,好叫那些在絕望中撒種的能夠歡呼收割,好叫那些懷著沈重心情出去的,能夠帶著滿滿的祝福,喜笑地回家。」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ssdrptr&aid=30796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