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喀什米爾之旅(15) ─ 驚魂三十分
2005/08/28 19:54:14瀏覽1017|回應0|推薦2

今天是我結束在喀什米爾的最後一天。目標是前進查謨。
我從船屋走出來,往達爾湖(Del Lake)對岸的大馬路上看去,湖岸旁正停著我的普吉車。
等我擺著西卡拉到岸邊時,我看到司機拿著一塊布,在白色的吉普車上移動著。一會兒之後,他左瞧瞧右看看,用右手很得意的摸一下巴的鬍子,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最後他從車內拿出一張A4大小的紙,將它貼在車前的玻璃上。我跑到車前瞄了一眼,上面寫著:「XX旅行社,公務執行中。」
「哈……」看完那行字,我大笑了出來。
「阿布都,貼這張紙要做什麼用啊?」我手指著那張像公告的紙問他。
「看上面啊,不是有寫了嗎?」他回答。
「可是為什要讓大家都知道哩~」我好奇咩。
「小孩子不懂,別多問……。」
我轉身想問司機,可是,他英文不好,我和他很難溝通。

喀什米爾&查謨地區是由喀什米爾(Kashmir)、查謨(Jammu)和拉達克(Ladakh)所組成,這三個地區不論是種族、文化和藝術層次完全不同,生活環境、使用語言及宗教信仰是各有特色……。
查謨即是多格拉人的故鄉,其祖先驍勇善戰,當時常同夥攻打北上,想要以此征服高山上的小王國,企圖拓展自己的版圖。
查謨居民大都是務農為生,但由於查謨是屬於潔石坡地形,其土地極為乾燥,因為謀生不易。
查謨地區夏季相當酷熱,所以斯利那加是為夏都,冬季時,才移到查謨,是為此區的冬都。

告別了斯利那加,車子緩緩的往查謨的方向進,我的眼睛往窗外看去,一幅幅加了框的夏之畫在我眼前掠過……。
七月中旬的太陽大到會刺人的雙眼,沿途除了處處綠油油的稻田外,尚有多條綠色隧道樹可以遮陽,偶見有農夫在耕田…..零零散散孩子們揹著書包向學校走去。
當我的心還沈醉在喀什米爾迷人的風光時,我們經過了一個小鎮…。

車子突然停了下來,看到車外的景象,我很緊張,急忙拉著阿布都的衣袖,問他.:
「阿布都,怎麼回事,我好怕。」
「別怕,我在這裡。」阿布都轉過來回答,並用手幫我按下車門兩旁的鎖,他搖下他前座的車窗,司機卻被人給拉下車去。
車外,是一大群留著大鬍子的喀什米爾人,我猜至少有五十幾人,他們圍著我們的吉普車,不讓我們繼續前進,這些男人的手上,每人拿著一支竹棍…..不停的敲著地上,我聽不懂司機和阿布都在和他們講些什麼……司機指指車上那張公告紙給那群人看,他們似乎不理睬司機說什麼……。

漸漸地,這些人有點不耐煩了,他們開始敲吉普車的鈑金, 聲音越來越大。
我是外國遊客,又是一付新鮮臉,有男人們逐漸圍到車子的後座來,不知是想看清我的臉,還是另有他圖,更有人試圖想打開車門…。
「啊~阿布都,救我」我害怕極了,驚慌的大叫了出來。
「%*&^*%......。」阿布都對他們說了話,我聽不懂他說了些什麼,但聲調有些大,似乎是在斥責那些人。

那些人不再試著開車門了,但他們仍在窗外不走,大大的眼睛,一直瞪著我瞧…,令我緊張又害怕,神經一直緊繃著……。在車內的我,被夏季的高溫悶到雙頰紅通通…汗不斷地從額頭滴下來…,我一動也不敢動一下。
過了好久,感覺有一世紀那麼的長,終於……我們可以離開了。

司機和阿布都各就各位,車子終於可以發動了。
到現在,我還弄不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不懂他們是否要錢?因為我沒看到阿布都和司機給他們錢。
我問阿布都是怎麼一回事,他不肯給我正確答案。
那是他的國家,也許,他希望所有來到喀什米爾旅行的遊客們,對喀什米爾……留有著一份好美的回憶吧~。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TWorld&aid=52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