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 Mallacoota 之戀〞
2011/02/27 20:11:46瀏覽728|回應2|推薦35

本文脫稿時,收音機、電視,傳來總理陸克文向全國發表正式向澳洲原住民道歉的新聞,希望消彌長久以來對待原住民的不公平待遇,及身心遭受的痛苦。



「今天會是一個好天氣的!」Rebecca站在窗台望著正冉冉上昇的紅日。



Tony你再不起床,就沒有培根蛋給你吃!」這招是挺有效,Tony一個翻身就下了地。



匆匆抹了一把臉,坐在廚房巴台上,睡眼惺忪還打著呵欠,「妳的Aunt 這個週末要搬回來住?說真的?」



「當然是真的!不過她老人家是不會喜歡這個單調的海濱小村,這是Uncle留給她的財產。」Rebecca用分離式咖啡壺煮了兩小杯義大利式濃咖啡,遞給他一杯。



香濃的咖啡下了肚,精神也來了。



「她老人家搬來我們怎麼辦?」Tony瞪大了眼睛。



「早跟你說過我們該有一個自己的家!」Rebecca嘆了一口氣,她不是不知道Tony上捕蝦船是有淡季的,淡季時老闆就不發工資,各自打打零工等旺季再上船,兩人的收入僅夠開支,談什麼置產?何況姨媽的房子又空著沒人住。她喜歡蒔花種菜,整理得清爽美麗,真要離開還真有些捨不得。



Irene 坐在這中古火車上,旁邊、對面都是空位,暑假一過就是淡季,少了遊客,這一路上經過的都是濱海的小鄉鎮,寂寂寥寥的,連火車鳴的汽笛都顯得單調尖銳。遠處的楓樹轉紅了,偏遠的小鄉城像是一副無精打彩的棄婦。」她默想著下一站應該是: Bairnsdale 鎮〞這裏是她遇見Bell的地方,40多年過去,小城還是那幾條簡單乾淨的大街,城中心有食品店、咖啡座、家具、文具圖書店,街上人們穿著過時的衣服,或者说是新款式衣服在這裏並不流行,因為這裏的建築仍然停留在淘金時代。



她很想多停留一下,走進文森咖啡店喝杯茶,〝Earl grey 的濃郁香氣誘惑著她。那年暑假,她在店裏打工,中午是附近辦公室休息時間,一堆人擁進來:「小妞! 給我一份起司火腿三明治!」



「小姐!我要起司、蛋、乾蕃茄片加芥末醬!」



「嘿!妞兒! 我要香腸麵包加蕃茄醬!」



「小姐!小姐!小姐!–––」



每一位輪到的顧客都高喊著自己所要。奇怪?後面的顧客怎一個勁兒喊小姐?



「先生!你要吃點什麼?」一個戴著草帽的男士傻傻地望著她,好像弄不清楚要吃什麼。她微笑地問:來一客〝roast beef 麵包捲〞如何?他點了一下頭。



第二、第三天,他又來了,仍然點了相同的。她發覺這個人不光是害羞而且是好像看不懂菜單。



Butter fish and chips 也不錯的!」她開始主動替他換不同口味的 “take away”。兩人偶而會在回家的路上遇到,漸漸地這種偶然變成了常常,甚至於天天都在路口看到他帶著憨笑迎向她。 



Bell是個害羞內向的大男孩,比一般的漁村孩子的皮膚黝黑,一對原始遺傳的大眼睛,鼻翼略寬,這些抹不去土著特徵造成了人們對他的疏遠。



 Irene 我不許妳再和那個叫貝爾的黑東西在一起!」父親對她嚴厲的警告。



「可是我們僅是普通的朋友啊!」她輕聲地抗議。



Irene 對門的 John 不是常和妳打招呼嗎?」媽媽在替她緩頰解危。



「可是我不喜歡他!」她厭煩的口氣,拒絕了母親好意。



「好!好!妳長大了?眼睛裏沒有了父母?妳以後不許再去麗莎咖啡店工做,乖乖給我留在家裏。」父親說完,就把門一甩就走出去。往常他是會散步到街上酒吧喝兩杯啤酒,但昨天被一群酒友打趣:「小心妳的女兒給你帶來 Bidawal 小雜種!」他沿著濱海馬路溜了一圈,心下做了決定。



這邊母親也勸說:「不要再和貝爾在一起,這樣會讓鄰居瞧不起的!」



Irene辭工的第二天,Bairnsdale 小鎮失蹤了兩個人;人們都說是小雜種拐走了Irene.



他們在夜裏動身,一路上半跑著去趕上早班貨車,Mallacoota1960年後砍伐森林正盛行,常有運木材卡車通過。貝爾去應徵伐木工人。小夫妻倆日子過得單純,週末貝爾搬些木材兩個人合夥蓋小木屋,足足花了兩個多月時間,造好一棟簡單的森林小木屋,而Irene也準備做小媽媽了!



這一天他帶回來一個包裹,神秘兮兮向她笑了笑,叫她猜!



「蘋果!」這裏雖然海產豐富,但是水果昂貴都是從遠處運來。



「那才不稀奇!你買不到的!」他慢慢打開來,是 Abalone〞!在一塊油紙包裹著幾隻像手掌大的帶殼鮑魚,還活著呢!



「工頭杜老送我的,它比雞肉還營養,對嬰兒也好!」這種東西很貴,有人收購加工賣給中國餐館,下次杜老答應帶我去!」



杜老果真帶他去,還教他如何找尋的秘訣,跟了幾次,他就弄清楚竅門了。



「如果我們自己去抓來賣呢?海灣那麼大也不搶他的地盤?」Irene疑問他。



「現在我們還是在跟他幫忙,自己去挖?不行,開船來回約一個小時,咱們還沒有船!」貝爾認為還是去問杜老一聲看看他意見,畢竟他目前做的伐木工做工資也還不錯。



給的答覆是只要他好好跟他做,將來按件計酬給他,不會讓他吃虧。小夫妻倆平平靜靜地等待孩子的出生了,當然Irene吃鮑魚像吃沙拉一樣平常,他們還有個新式吃法,川燙一下切片,沾著酸黃瓜芥末醬,味道甘甜。本來害喜的她也不反胃了。



為了使她進醫院生產,更為了孩子將來的消費,貝爾主動在伐木場加班,還有跟著杜老連星期日都不放過,兩天抓個一百多公斤,他得了四分之一賣錢。



可是這件事不小心給其他人知道了,大海的資源是公產,大家都有份。大夥把他逼到林子暗處要他坦白,貝爾答應向杜老守密,就是不說。終於其中一個傢伙不耐煩了,掄起拳頭就打過來。



晚上他等妻子熄燈才悄悄地開門,睡在地板墊子上。



「起來!快七點了,你要遲到了!哎呀!你怎麼一身污土還有瘀血?」貝爾只說是晚上清理林場不小心摔的。



這以後他都小心避開這些人,偏偏風聲又傳到一些淘金後代 那些整日泡在酒館裏的流氓,他們倒是對於下海不感興趣,只想抽點私稅補貼生活。



又過了兩週傍晚抓完鮑魚返航,貝爾和杜老合力把麻袋從船上拖到岸上,一群人亮著火把擁過來,為首的是隆尼一個退休的船長他走在前面:「老杜啊!日子過得不錯啊?」其他的人跟著叫囂著。



老杜低聲說:「別理他們,快走!」但是才走沒兩步就被人們團團圍住了。



「你們想幹什麼?」杜老拿著一柄撬鮑魚的長扁鑽揚起來。



「怎麼?你敢動手打人?喂!兄弟們他們要打人!」隆尼粗啞的嗓子大聲吼起來。



「打!打!打死這個小雜種!打這個老酒鬼!」棍刀齊上、混戰一通。杜老還是叫:「貝爾快走!這些流氓是不會放過你的!」貝爾怎麼可能讓杜老一人對付他們?他用身體擋在前面,忍受亂棍的敲打,他心裏一直想著如何逃開這些人。



隔了三天,貝爾和老杜的屍體被海浪沖上沙灘,警察來通報Iran去認屍。兩條人命就在沒有証據下草草結案  船翻落水滅頂。



Irene 住家附近一直有人來騷擾,要她提供挖鮑魚的秘密基地。她怎會知道呢?在不勝煩擾之下,孩子早產夭折了,Irene決定離開去大城市發展。



她提出貝爾給孩子的存款,靠著這筆錢她重回學校,完成大學教育,多年後成為一位著名的人權律師,為弱勢民族爭取權利。



七十歲的她一直獨身未再婚,退休後已經環遊了世界各地,今天她想到該回到自己的出發點。



森林小屋和四周花園被維護得很好,她不想收回,過去記憶猶新,她塞入信箱一封信,裏面有一張土地的所有權狀,算是送給未見面外甥女的禮物。



 



                               ( 13 February 2008 完稿)

註一:澳洲人唸Abalone 鮑魚源自西班牙,紐西蘭唸 Paua 來自毛利人語。澳洲以前對土著都是趕盡殺絕,不似紐西蘭政府修法保障土著和白人平等,還有特別優惠獎勵受教育。



註二:Bidawal:是Mallacoota 原著民,在1830年殖民後,大多被趕盡殺絕,少數像Bell是白人和土女的私生子,多由父親家收養當佣人,或送至孤兒院去教育他們,如 Stolen Generation



1958~1967已有私人成功開發鮑魚事業出口。目前個人捕鮑一日限五隻,綠鮑和黑鮑限制13~14.5cm大小才合法。同一條船上數人捕鮑最多不可超過十隻。而且還有現定季節和時間,請上網查詢:http://www.pir.sa.gov.au/fisheries/recreational_fishing/target_species/abalone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8234890&aid=4929429

 回應文章

恩靜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看文有感..............
2011/03/03 00:03

俗子好友    這篇文     我已經看了N次了

心頭卻愈來愈沉      淚濕了眶

這.....讓我相當痛心........

認真負責的生命........也不能倖免於難.......

俗子(8234890) 於 2011-07-16 10:05 回覆:
澳洲以前是白化政策,是容不下有色人種;包括土著和來淘金的亞洲人(中國人居多)。所以開發時的血汗苦勞有之,開發後分享成果則無。土著在英國殖民地時期就趕盡殺絕,因為澳洲土著不如紐西蘭土著有智慧和文化,懂得如何協商最後簽訂Treaty of Waitangi條約保護毛利人在紐西蘭生存權、生活傳統,所以今天的毛利人擁有祖先土地,求學優待,法院有一白一毛兩位法官共同審案。筆者曾經為一宗購屋案被和銷售公司上法院,幸好毛利法官主持公道,才獲勝訴。
我因旅經該地,坐在咖啡小店喝茶,瞭望小鎮,參觀郵局蓋紀念封,害得脫了隊,苦等一天無車,繞鎮遛達,巧搭順路車,開車的老澳暢談小鎮歷史,也算是〝邂逅〞吧!
回去後整理出兩篇故事。
也許過去可能發生過,但是這兩篇都是杜撰的啦!別傷心啦!

俗子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抱歉!還是控制不了段落,辛苦閱讀了!
2011/02/27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