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或許我太會碎碎念
2019/06/14 04:41:07瀏覽237|回應0|推薦9

其實典型的巨蟹座是非常矛盾的人

有時可以非常的孤僻

亦可以非常的活潑

心情常常起伏不定

並且相當需要友情的滋潤 經常會受到傷害

但可以在短時間內迅速的回復

若想接近的話 並不困難

但想要他說出心裡的話相當困難

我也是巨蟹座的人

常常在心裡產生矛盾的心情

我同意你的看法和想法

因為我就是如此的一隻蟹子

初一十五月兒不一樣

人兒也是有所不一樣

不會 不知理財是月光族

守着鈔票守着財

不知如何形容如何稱

凡事不要太超過

平安就是福

初七的下弦月

附近正在放高空煙火

拿了相機 手忙腳亂

結果 真的是成了 煙火花

沒有一張可以看的

忽然 看到小小的月亮

沒魚有蝦也可以啦

初十四的月 多變的季節

也用了多變的

像素 遠近 天氣

其實前後一二天沒有差

這是 一個好天氣

這不是正圓 其實也分不出來

不過 是月亮就好了

仔細的看一下像不像糖粉甜甜圈

生命的存在是由空無

開始至有形體的

是對當下所有事物的認知

了悟當下做為

創造出不意外的結果

成為那結果的本身

之絕對的喜悅中

初戀人 天蠍人 失望人

自分手後 再也不進教堂了

知道嗎 失望 絕望 一起來

孤立自己生活多年

而在多年後 我們再次的重逢

在言談中 感覺到 不知是誰改變了

已然不是我心中初戀人

猛然的一種壓抑已久的感受由心底深處升起

失望 對於我們已是昨日之夕陽

初戀人 前些天打電話給妳

妳剛好不在家

其實我只想聽到妳的聲音

初戀人 希望妳我永遠珍惜此情

珍惜此意 有幾冬了

還有幾冬 新春快樂

初戀人妳知道嗎

我想 每一天都可以聽到妳的聲音

但是我仍怕會太打擾到妳的生活

聽到妳的聲音

那份快樂是說不出的

或許 是對妳太思念了

或許 有一天能和妳見面

但是 現在 這種感受妳了解嗎

初戀人啊 妳可知我此時情

已乾涸的情海 悄悄的滴上幾滴淚

渴望已久的心

再次的綻放美好的人生花朵

人兒啊 請妳聽聽我破損的心聲

情天也奈何

請停止折磨那已然受傷的心

不要對自己的人生做任何決定

要懂得面對最真實自己的人

怎麼才能坦然面對一切

不能坦然面對自己

在這繁華喧鬧的城市裡

我不禁回憶起當初與妳相戀

那歲月簡單的幸福

快樂早已不復存在了

為前途為生活忙碌著奔波

成長必須付出的代價

怎知當我埋頭苦幹時候

轉身回頭已不見妳蹤影了

爾後知道在不遠的另一端

有著一個一輩子的朋友

我知道不論如何兩人的心永遠在一起

一個人的時候

沒有人會在旁邊嘮叨

兩個人的時候

也不會時常抱怨沒人理我

也不用擔心會被擰手臂

承擔孤獨和寂寞

彼此相愛依舊

想到有一天 妳我若再分開 那是何等的情景

當知道要分手的時候 會不會 相擁的痛哭一場嗎

還是 默默的不言不語的相對而視 還是 還是

曾有過一次 不告而別 把一切的後悔

痛苦 絕望深埋在心底深處

當做結束自己的理由

妳雖然讓我失望

但是 並沒有讓我對妳

失去期待 往事 往事 不由妳不去想起

也不由妳去遺忘

當妳感覺到無助的時候

那將會是妳最好的倚靠

當那一日 我們開始了

路途艱辛也是走過來了

這是我學習戀愛的第一步

甜酸苦辣 我都品嘗到了

也曾多次破裂到無法挽回的地步

至少 溝通的管道尚未斷絕

經過無數次的溝通

妳說過讓我感動的話

我不要你寫悔過書

也不要對天發誓

更不要抵押品

當妳說完 抵押品時

我們已然笑開懷了

我只問自己

還有愛過人嗎

雨過應該就會天晴吧

若知道痛了就會珍惜了啊

戀愛中有人被打垮

妳還愛我嗎

我想起了妳

雖然 我總是無時無刻不停的想著妳

想到自言自語

想到傷心 想到怕 一直擔心著妳

就像我老是讓妳擔心一樣

妳總是藉口說

你昨天怎麼沒來找我

昨天 怎麼讓我等那麼久

昨天 喔 天啊 好多的藉口

或許 我選擇了 暫時失憶

要不 我會瘋掉的

幸好 我決定離開妳

其實 我並不寂寞

我選擇了孤獨

雖然這不是很明智的選擇

但是 我願意接受

或許是 在吵雜的勾心鬥角的職場中

四十年的歷練

人生百態 讓我感覺 短暫的人生

何苦要如此的爭強好勝

倒頭來 還是一場空

其實 典型的巨蟹座是非常矛盾的人

有時可以非常的孤僻

亦可以非常的活潑

心情常常起伏不定

並且相當需要友情的滋潤

經常會受到傷害

但可以在短時間內迅速的回復

若想接近的話 並不困難

但想要說出心裡的話相當困難

我也是巨蟹座的人

常常在心裡產生矛盾的心情

破鏡重圓

其實不是玻璃沒裂沒破

而是在心裡保持它的完整

不希望它破

這樣的 失戀後非常不容易走出陰影

出了門也儘可能地在路人中搜尋和相似的身影

要完全走出失戀的傷痕需要很長的時間

至少一年 甚至更久呢

人是不能一直活在回憶當中的

奉勸一定要拿出勇氣來擺脫它

迎接新的生活

否則下一段更好的戀情可是不會到來的唷

緣與緣的相遇 奇妙之致

緣不是圓 緣是有如齒輪

有棱有角 要找到完全契合的

真的是不容易的容易

這就是緣份了

其實我並不老

比我老的多得是 不是嗎

謝謝您 總是會想到我這個孤獨的老人

謝謝 再 謝謝您 好友 謝謝妳

其實我是非常矛盾的人

因為我就是如此的

兒童時期

小的時候住在學校的旁邊

而我四年級時的教室又剛好在我家正對面

中間只隔有一道竹籬笆的牆

從教室就可以看到我家的客廳 如果沒關門的話

我卻被老師糾正過好幾次

要看黑板 別看家 要回家 就記你曠課

我家的門前是小學 家的後方隔一條馬路是省立初中

在左邊 隔有大約一公里是一所省立高中

右邊的等一下再說

小學校的操場很大 我最喜歡下雨天 可以在操場完泥巴

學校的教室我每一間都進去過 唯有 校長室 我不敢進去

我只有一件事印象最深的就是

低年級和高年級的教室真的大不同

我最喜歡到學校的噴水池中去抓烏龜

然後把牠翻過身的放在石頭上

唉 一切都是往事了

在我家的後面是中學 那是享受清靜和涼風的好所在

當然是要等學校放假

那裡的教室我都不曾進去過 因此都上了鎖

從玻璃窗看去 好整潔喔

那所在一公里外的高中 不同了

高高的圍牆將整所學校包圍住

終於有一天 我單獨一人遠征了

可是到了校門口不讓我進去

我只好等待 看到有學生要進去 我就央求說

可以帶我進去嗎 也許以後我會是你的學弟喔

就這樣的我花了一個小時 走遍每一個教室

教室和我們的教室沒有什麼不同的

只有的是 桌椅大了一點 也更整齊多了

我暗自的告訴自己 將來我一定要堂堂正正的走進來

至於在家的右邊 那是一個很大的禁區 聽說 很恐怖

偷進去的從來未再出來過

後來 有一次我延著高大的圍牆走 去看個究竟

可能我還是個孩子 在瞭望台上的人並沒有說什麼

終於 我找到了大門 用我認識不多的國字

那時 喔 原來是個大軍營

小的時候生活真的是無憂無慮的 只是時光飛逝

後來搬家了 中學的門和高中的門都沒機會進去了

人生嗎

新家

日式的房子 有個大院子 在青少年時期

我學會了許多植物的栽種

新家的院子真大 經過一年的了解 我做了一份記錄 清單

有葡萄樹 綠色像珍珠般大小 無子的

最累的是每年都要剪枝 來年才有很好的收穫

也有枇杷樹 大約有兩公尺高 要很多的肥料

才會有甜美的果實 要不 就可以當酸梅吃了

那裡還有一棵跟房子一樣高的橄欖樹 青赦的果實不能吃

一定要醃漬過 最快的方法 就是放鹽煮熟

還有一棵柚子樹 那棵柚子樹的果實

我至今仍不敢再嘗試柚子的味道

苦澀酸 最後只有當球玩

芭樂樹 根據我問到的資料 那棵樹至少有百年

枝幹之粗 範圍之大 每天都有吃不完的果實

木瓜 這是我喜歡吃的水果 有一次我問賣水果的老板說

木瓜要怎麼種 老板人很好 就對我說

你吃木瓜時切開時中間是不是有半透明的黑子

我說有啊 老板說 找快空地 附近不要有樹 多挖幾個洞

每個洞埋下四  五個種子 別蓋的太緊也別澆太多的水

就這樣的我的木瓜結果了 可是 就是長不大

結果是我在木瓜樹下圍起一圈圍籬 也養了雞

又有肥料又有蛋還有雞肉吃

我又去煩那賣水果的老板 老板不厭其煩的告訴我

當我要走的時候 老板的一句話讓我們大笑

老板說 如果每一個人都像你這樣 我也該收攤了

我說 老板放心 西瓜我還不會種 老板說 真是的

剛說你聰明 怎麼一下子變笨了 我一想 老板 謝謝你

老板在我轉身走時 老板說 等你什麼都會了

還會不會再來買我的水果 我說 那老板就不要再教我了

我又說老板放心吧

院中還有挺直的扁柏 還有孤單的一棵香椿樹 長的奇快無比

竹籬笆上的牽牛花讓我最傷腦筋

地上最多的是非洲菊 我曾算過院子中種植有三十幾種顏色

還有壇花 有時為了等待半夜花開時候 真的是熬過多少夜

千朵蘭 這是我給的稱呼 因為我找不到有關的資料

樹形不高 開花期很長 小小的黃花

會散出清香 只是 至今我仍不知其真實的學名

還有遇雨即長的小草坪 和那不知名的植物

年青的時期就和植物為伍 但每每颱風過後 最是傷心是我

逐漸的 我的注意被外面的世界吸引了

然而我仍小心維護我的植物家族

但是我卻從此走上了不歸路 我認識了我的初戀

我沒有準備要如何的回航 我就出航了 終於我被情海吞沒

就在此時 我開始了喜歡穿越小巷 看看人家的盆栽

找尋自己所不知的事物 當我已是滿滿的收穫時

當再次搬家時 我失去了所有 傷心難過已不能形容那時的心情

為了一個信念 我來到一個新的環境 開始了另一次人生的挑戰

拼命的打拼 就這樣的一個一個的寒暑從眼前溜走

散步是我的最愛 可以躲去煩囂  可以沉思找尋 可以撿拾樹葉

在家中有拉坏機 也有小火爐 作陶 灌蠟

聽音樂 玩電腦拼圖 上網遨遊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這是我回憶錄的首篇 大概成長的環境 給了我很大的影響

一切等待未來

也感嘆相處的時間太短暫

雖然談了許許多多的往事

但是大部份時間都默默相對

可知雖有無限相思

卻無從訴起

至始至終 就因為我們相愛

真摯的愛 所以 我至今仍然未婚

回頭想我能給妳的幸福是我能做得到嗎

今生的工作 是 我永遠是妳的朋友

我相信 對妳來說 也是最期望的

但 我想我們的緣已盡

朋友的 一切隨緣了

一天一小品

一天一滴淚

一天一點情和一點愛

我不能說有一天會寫盡與流乾

但我用情很深

非常深

甚至我自己都不知道為何會如此對妳

這會是真 緣乎

還是我前生欠妳的

還是再續前緣乎

沒有想到今生還能見到妳

現在讓我的思緒一片混亂

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又是什麼事要發生了嗎

只知道一切都不對了

我今天是怎麼一回事

從來未有過如此不安的感覺

這不安的感覺已經很久沒有了

很慘是嗎

時時刻刻的想著妳

妳迷人的地方不在外表

而是妳給我的心的契合

我也曾說過

不知道妳是否還記得

妳好似我的一部份

或是我原來是妳的一部份

因為所以分開了

同樣的頑固

同樣的固執

同樣的堅持

怎麼也沒有想到

對妳的了解 還是不夠

用感覺是沒有用的

因為 妳的善變

當一個人迷失了自己時

沒有人能導引回頭

一個失去自我的人

我能用什麼言語表示

怎麼能夠就如此把妳忘記

怎麼能夠就如此把感情拋

怎麼能夠 我曾在雨中對妳訴說

情比生命重要

所以要珍惜生命才能有情

妳不珍惜生命

妳走了 走的連頭都沒回

放我在此孤獨中

用雨遮去我滿臉的淚水

這個世界

曾經有妳我相互快樂的在一起

現在這個我倆的世界剩下我

還有同情我的小雨

思考是我言行的基礎

基礎的建立要冷靜的觀察

一個好的輪迴

才是做人的基本原則

思考沒有什麼是非要不可

想通了是不是可以海闊天空

很多事 是不是只要自我要求就能處理好

為什麼答案越多

疑問也越多

認真真的比較好嗎

迷糊真的比較好嗎

該認真的時候認真

該迷糊的時候迷糊

這樣的答案算不算

思妳日甚 明知 空思一場

但 這是美夢一場 還是惡夢

或是一無所有的幻想

思絲雨絲 早撕裂那已破碎的心

滴滴雨滴 沖散那破碎片片心

狂風驟雨 破碎的心消失無蹤

無言相思最無言

相思到無言最相思

思緒有的時候

真的會打亂我的生活

缺了思緒

我又還會剩下什麼

還是要回到自己的家園

在自己認為的

過去假日一到

既然已把心葬了

既然已把心葬了

又何須耿耿於懷

故好而知其惡

惡而知其美也

友朋交上以後

由衷喜歡伊人

唯時間一久

不知不覺發現其缺者

相反之 交上心坎裡不太喜歡之人

唯久而久之 反而發現其美之所在

是何者該密交舍之宜疏遠之人

宜自行審慎斷之 取舍小心可也

十五的那晚

睡夢中感覺房間特別亮

一睜眼才看到

一輪明月正好照在我的臉上

趕緊爬起來打開窗戶

就看到圓的出奇的月亮

一直盯著看直到睏極了

躺在床上讓月光照在臉上的又入夢了

這幾天晚間除了滴答的雨聲

看不見一絲的雲隙

我知道月亮還在那兒

或許我碎碎念太多次了

老天在今天下午

狂風大作下了幾滴雨

天色也突然的暗了下來

閃了幾下閃電

雷也打了幾個膈

一下子又恢復正常了

真的很沒趣

真的是打翻了調味料架子

今天 很意外的見到妳

雖然是短短的數秒

對我來說 夠了

真是 真的沒那麼嚴重

妳又 見完面只有兩種可能

更好 或 更糟 如果不見 我就知道啦

希望這個決定是對的

不是我沒信心 而是我失望已久

真情的付出 讓我嘗盡痛苦

讓我感到那被忽冷忽熱的對待

真實的 感情的感觸

真象 有時知道是好

真象 有時候不知道的也是好的

真象 只有一個 存在人的心中

真實的話 再說也都是一樣的

編出來的就不是心底的話

昨天和今天所說的雖然是同一件事

但是 說法可能就不盡相同了

說心裡的話很容易又不傷腦筋

若是編出來的 那可就累了

真對不起 把妳從夢中吵醒了

我不是有意的 只是 我太想念妳了

妳太讓我掛心

記得多年前時 或許

記得多年後時 或許

記得多年前時 妳我曾說過的話

記得多年後時 妳我曾說過的話

或許 我能為妳做些什麼

或許 妳能為我做些什麼

啊 看深冬微陽乍現

看 啊烏雲緊隨而來

喔 嘆何時溫暖我心

追求內心的平靜與世無爭

以誠信待人這是追求心安理得的根本

基於以一個曾朋友一場的說了些妳可能聽不進去的話

但是 若非是朋友一場

我也不願多說 知心不用多

但要知心 先交心

一次的謊言 可以毀了一生

而妳做到了嗎

宿命者 也是一種少有的堅持

命運 是要分開的

命 是隨宇宙的運動在走

運 卻是由一個人的決擇在改變

從昨天我失眠到天明

忙碌的工作忘記一切煩瑣

我累了 對這段感情的堅持

這次的理由 卻是最無奈的一次

我累了

從懂事開始

我家都是住在有山有水的地方

雖然大都是城市的邊緣

這也讓我從小就養成單獨一人散步的習慣

看山看水 看那不知名的小花小草

我寫作的靈感大多都是感覺到的感受

再加上揉合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

記得 怎麼是她

而不是她 你應該和她

而不是和她的

為什麼不是她

她比她要好好幾倍

她怎能和她比

我看你還是離開她

去找她 這個她一定會害了你後離開你

趁早去找她吧

就這樣 我的心情就像大海中的一截枯木

結果被朋友不幸言中

認識的曲曲折折的

離開的也是曲曲折折的

這是我學習付出階段中

最痛苦的 也是最快樂的

結果與結束 記得小的時候

一到了暑假 白天家中都是看不到我的身影的

一向喜歡大自然的我

總是喜歡一個人往山上跑

尤其是相思樹林

有蟬鳴 有鳥叫

林中的涼風 比家中的電風扇要好

每次都喜歡延一條小路的跑

因為有一棵較大的相思樹

可以爬上樹納涼

這是小時候最難忘記的一頁

小時候家住苗栗市大同國小旁邊

在我國小四年級時教室往左看

我的座位剛好看到我家大門

人是很矛盾的

怕成長 怕進步 怕孤獨

也怕落伍 也怕失敗

更怕生命所剩無幾

矛盾讓我們成長

落伍讓我們前進

只有怕 才是生存的根本

人是這世界的過客

可以留下些什麼

卻帶不走什麼

人們是會遺忘的

經過幾代 誰也不會記得 誰曾經來過

這個世界也是會的

甚至於 不在乎有誰來過這個世界

所以 別把自己看得很重要

人都是過客的 暫時停留

又是一冬過

匆匆又到冬尾時

可想而已知

創傷依舊在

只是青春已不再

在現實的生活中

平淡就好之

但 甜酸苦辣味

只有 真正歷練過坎坷的人生中

才能體會

 

 

 

三川老人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e72717015e&aid=127449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