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寫在學運之後:中共是胖虎,那台灣的小叮噹在那裡?
2014/04/10 22:30:22瀏覽4827|回應3|推薦12

24天了,今晚我想說說個人感想。

首先,我最想請教學生的是,如果中共是胖虎,台灣是大雄,那台灣的小叮噹在那裡?沒有小叮噹的大雄,是否會一再挑戰胖虎的底限?假設真的讓帆、廷二人當上正副總統、學生當起行政院長,請想想現實國力問題,台灣如同大雄,中共如同胖虎,大雄會去挑釁胖虎嗎?大雄沒有小叮噹,還拼命向胖虎挑釁,是自找死路嗎?

台灣人民都知道,對岸從未放棄對台動武,而他們絕對有一舉全滅台灣人民的實力,將台灣每塊土地轟炸成焦土;複雜詭譎的兩岸關係,每一步都必須走得很小心。如果希望中華民國能獨立於國際,我國的國旗能在他國飄揚,外國人視我們為獨立國家人民,而目標達成時又不致為台灣人民帶來災難,不是更應該步步為營?

那麼學生明知如此,還要大膽叫陣,走上街頭、攻占國會,自抗爭以來挑戰政府、對抗中共、宣揚台獨;未來戰事若起,家園破碎、天人永隔、妻離子散、女兒沒了父親、母親沒了兒子、老人家沒了子孫,種種苦果,你們已經準備好承擔了?

所以不管教育部長的三個憂心是什麼,我的三個憂心是:一憂學生以及其跟隨者如被神魔附身,所秉持的不是理性而是類似宗教般的信仰,有意義的對話溝通再無可能;二憂激進的台獨思想造成內亂(戰)終不可免;三憂小小島國內鬥不止,不要說中共,各鄰國都能踩著台灣人民的「dead body」上走過去。

這場學運惟一可能達成的偉大目標是,成功打壓了雙北市的房價,讓有錢人出走,一般人終於買得起房子。

玩過三國遊戲的人都知道,不要跟強大的邪惡鄰國同盟,至少也要確保停戰協定。

我也反對黑箱作業,認同大陸不懷好意,必須在符合程序正義,對台灣有利且有相關的配套措施下,才支持服貿;可是我不認同學運領袖公然大方的表明「支持台灣獨立」,令人懷疑這場學運的動機,也給了中共或明或暗介入的理由。

 


接下來身為跑了台北市六年的警政記者,來談談此次學運中最倒楣的警察。

今天凌晨又一個支援的保一員警累倒送醫,再據警界友人指出,今天晚上只准柔性驅離,動手的員警均要自行負責;更令基層心寒的是北市警局真的已經傳喚行政院當天驅離的同仁,要查辦他們動手打人。

在此不得不呼喚協尋尊敬的北市警局大家長黃昇勇先生,自始迄今,您都不見人影,不在方仰寧分局長身邊;作為台北市警察局的總指揮官,在您即將退休的時刻,是否能如羅瑩雪部長一般,站出來力挺基層同仁?

今天只要您說一句話:「同仁的事,我扛!」相信在您卸任前夕,定能留下最美的身影,將來您到全國各地警察機關,大家永遠感念愛戴這位有肩膀的老長官。

在這場學運中,某些媒體隨學生起舞,將學生形容成英雄,將警察魔化為施暴者,完全沒有公理是非;如此煽動、鼓惑讀者,已是學運、民代、社會人士失控的共犯。

攻占國家最高行政機關,當作個人的遊戲場,結果竟全是警察的錯,馬江政府的錯,學生有錯也是小錯;一再放大警察攻擊民眾的猙獰照片,循環播放各個片段影像,只求形塑學生無辜、警方兇殘的印象,而不探討為何事態會發展至此。

這些媒體表面上冠冕堂皇是聲援偉大的人民行使公民權,真實用意目的僅是偽裝成是與學生站在一起的戰友,獲取公司最大的利益,另也為了報復行政院當天同被驅離出場,重砍警察不手軟;只要民眾看得爽、收視點閱率高就好,警察的委屈、社會的正義、國家的法治,全都拋諸腦後。

縱容甚至美化現行犯成為英雄的結果,將積非成是,國家法治崩壞,人人均喊「革命無罪、造反有理」,現行犯到處攻擊公權力,還指指點點說遭受「國家暴力」。

面對外界無止盡地對警察排山倒海的攻擊、批評、羞辱、仇恨,目前看似已經無法停止,沒有可能請他們靜下心來、放下成見,真誠地理性溝通;只能希望看得到警察辛苦的人,站出來力挺警察,為警察加油,為台北市警察局與全體支援警察加油!希望第一線員警都能早日休息,早日離開烈日苦曬,脫下一身沉重的裝備,回去陪家人,帶兒女出去走走。

在此還是要特別讚揚中正一分局長方仰寧,除了沒日沒夜的擔任指揮官,始終站在第一線督軍,還發聲:「跟張安樂嗆聲的,就是我方某人一個,你們小孬孬跑去那裡?」其語多少令基層同仁獲得一點安慰,不致讓大家精神錯亂,「學生不是要我們退開、走開,怎麼白狼來了又叫我們保護?」

最後,看到也實際聽到有些法官、檢察官批評行政院當天的驅離行動:「警察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既然抬離、沖水等方式都可以達到驅離的效果,何必棍棒毆人,造成流血衝突?這些警察沒有選擇對人民相對侵害最小的方式,不符合必要性原則,犯了可加重其刑2分之1的傷害公訴罪」。

我不禁回覆:「換成司法官去現場指揮執法,雖然我從來沒有看到過。如果你們真的去了,你們的學長、同學、學妹已經被水瓶、玻璃瓶、石頭砸到,你們的人已經流血、受傷而且足足被攻擊、羞辱三、四小時(從集結部隊到行動,不過更應算成六天)。

你們喊了三個小時拜託學生離開,沒人理會,還一直喊口號叫你們退後、離開;等指揮官下令抬人時,又有主任、學長姐或學弟妹等遭受攻擊、反抗而受傷,捫著良心自問想一想,你們當中有人已經受傷,不要跟我說你們還是會和平、理性、溫柔的抬人、純徒手用武技制服再一個個慢慢的抬。

真的,問問自己良心,司法官、民眾是人,警察不是人?學生攻占行政院有理,警察執行公權力有罪?身為國家、總統任命的司法官,請你們好好想想,去現場看看警察的難處,為什麼必須要使用強制手段;不要平時命令警察、要求警察,遇事還跟著羞辱警察、電警察,你們心中的天平依舊獨立公正嗎?

幫你們衝現場的是警察,被你們罵有罪的也是警察,請你們到第一線親眼看看吧!當自己人都被攻擊受傷,到底還要如何理智冷靜而不使用強制力?」

結論只有一句話:24天來惟一累死的就是警察。

 

之後幾乎全是批評學生的感想,沒有興趣或對此反感的讀者切勿往下閱讀。

你們說政府違法,是憲政危機,不用非法手段無法制止,所以必須違法;那麼請問,憲政危機是誰說了算?是A、是B、是C、還是D。

以後任何團體,只要修法不滿意,為了憲政危機,就率眾佔領立院;有個法院判決不滿意,認為無法接受性侵、殺人被告無罪,為了公理正義,就率眾佔領法院。A團體可以這樣,B團體為什麼不能這樣,然後再來C團體、D團體、E團體,各個勢力均打著冠冕堂皇的口號、訴求,行違法之事,這豈是民主、豈是法治?

如果說表面上樹立崇高的理想,再以違法的手段去達成,你們與檢察總長黃世銘案有什麼不一樣?黃世銘判決有罪當天說:

台北地院仍然做出對我不利的判決,令我悲憤莫名⋯⋯,司法關說案之所以會演變成「關說者輕縱、揭弊者重懲」這個境地,關鍵在於整個社會對「司法關說」的姑息與縱容。

你們均以違法手段實現自己的理念,判決有罪均是必然的結果;說到底,將立法院內政委員會議事程序的瑕疵,無限上綱指為「毀憲行為」,並容許占領國會癱瘓民主程序,根本上已違背了比例原則。

此外,你們指責政府黑箱,但你們的密室小組被自己人質疑是黑箱;你們批判政府決策沒有開放讓人民討論作主,結果你們也因為開放討論會走漏消息,讓對手有所準備,決策不開放讓所有人討論作主;你們抨擊政府威權專制,自己卻推出二位「真命天子」,凡事二人說了算。如本報社論所言:

學生不僅悍然拒絕接受「經貿國是會議」,更進一步拉高身段,指責馬總統和江揆毫無資格主持任何改革會議,必須由公民團體和學生為主體來籌備與召開「公民憲政會議」,再將結論交由體制機構來執行。由此看來,馬總統步步退讓,只換得學生步步進逼、得寸進尺,幾名學運領袖則儼然以「超政府」的姿態在那裡喝令指揮。

另外一篇則言:

陳為廷宣稱:「我們才是這個島嶼的主人!」林飛帆高呼:「馬總統,請你接受人民指揮。」在學運場上,群眾可以把「人民」喊得那麼神聖,指揮者可以把自己膨脹成人民的化身,卻同時又把經選舉產生的國家元首和代議士踩在腳下;這一幕,是矛盾,也是反諷,更是民主的荒謬。

你們是在搞笑嗎?自己變成了自己批判抗爭的對象。

 

4月6日,立法院長王金平帶著民進黨總召柯建銘到立院走一遭,學運領袖林飛帆態度立刻軟化,肯定王金平在其職權內對「先立法再審查(服貿)」做出承諾。

看到「少正卯」上演的這一齣,我當時感到很同情,你們秉持著理想與熱情(如果真是的話)堅持到現在,最終仍只能成為政治人物算盡機關與利害的好工具(如果不是套好的話);你們說要宣戰,可是不是真的宣戰,你們說是憲政危機,可是你們又沒有要推翻中華民國。

說到底,中華民國不是滿清政府,你們也不是孫中山,自稱「革命」又並非抱持「不成功,毋寧死」的決心,那結局將是什麼呢?能夠利用你們的政治人物從中獲得最大利益,被抗議的一方忍痛達成協議,之後兩邊仍是酒照喝、舞照跳、歌照唱,金錢、權力全掌握在手,你們也被收編為新一代的政治先鋒。

在我心中,仍願意相信學生是純潔、天真、浪漫而帶有偉大的救世理想,同情的原因是即使如此純潔、天真、浪漫而偉大,對上政治大染缸出來的「岳不群們」,最終結果仍將是一起被帶進去染黑。

你們即將回到真實世界,請想想從出生、上學到讀大學,學費、生活費、旅遊費、房租費、闖禍費、大餐費、買車費、愛情學分費,父母掏錢掏到頭髮都白了,背都駝了;然後你們說要唸研究所或想要出國留學,還沒有踏入職場的打算,父母咬著牙,拼著拿出養老金繼續供養。

接著你們現在喊著要「救台灣,請父母體諒」,跑去靜坐抗議,甚至大有放棄一切、視死如歸的「壯志」;父母只能為了瓦斯費、電費、保險、房貸、車貸,生活一點一滴都必須計較的支出,甚至是孩子未來的結婚禮金,每天都在煩惱,偶爾想對自己好一點也捨不得花錢。

逐漸衰老的身子繼續打拼,腳踏實地努力攢錢,不知何時才能放下「孩子」這個沉重的擔子?不知為了你們還必須準備多少錢?而當你們想到父母時,卻是指著他們說:「你(妳)什麼都不懂!」

請你們想想,是誰供應你們食衣住行、辛苦努力地默默賺錢養家,請你們聽聽父母到底懂了什麼,再說說自己懂了什麼。

至於你們的網軍以髒話、人身攻擊反對者的意見,陳文茜都在「汽車頂層上的乘客」一文寫下:

「台灣正發生沒有言論自由的寒蟬效應」…惟一自保的選擇是「稱讚太陽花很偉大」。

只有一種意見可以稱為意見,只有一個表面上似乎是多數人的聲音才是聲音,如此跟戒嚴時代的威權政府有什麼兩樣,你們的網軍實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最後,談談政客、教授與律師的部分,立委陳歐珀質詢法務部長羅瑩雪,表示要號召五十萬人到台北地檢署自首,下午第一個去自首;這些公開喊自首的人,個人建議請北檢全數列為被告,安排時間約談,來一個就辦一個。

如果查證並非事實,就涉犯刑法第一百六十四條之頂替罪,應該一律分案偵辦,依法起訴。

從學生占領立院開始,許多政客、教授與律師變成「只問立場,不問是非」,一味討好學生;只要是學生做的,全部無罪,更從美化變本加厲成為神化,讓學生自以為可以不忌任何手段,忘了法治,忘了應有的是非標準。

因此警察是暴力,檢察官傳喚是暴力,政府才是主謀,只有學生是對的,學生無罪;這些政客、教授與律師們,你們當真沒有了是非法治嗎?你們讓學生跨越了法律的紅線而不自制,更在背後煽風點火,讓學生身陷國家司法的追訴,也讓社會陷入分裂、國人的情感被撕裂,你們沒有任何道德良心的譴責嗎?

法務部長羅瑩雪說,學生破壞行政院,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事情,只覺得自己力量很大,她認為這非常危險;不能因為他們是學生,法律就有另一套標準,「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是就是、非就非」。

我欣賞她的guts,也希望學生有本事犯法,就也要有guts接受法律制裁,相信法院會給予相當程度的寬容。


據我的觀察,我認為參與學運的人,仍是少數人的聲音;可惜很悲哀的是,多數人仍根本不想關注,不論是過得太安逸,或是必須很辛苦地討生活,因而到現在仍搞不清楚自己的孩子在鬧什麼,也就無法說服孩子。

如果威權、強硬地要求回家,孩子不會配合;即使悲微、委婉地以親情呼喊,孩子仍以「他們」是在救台灣為由,而請父母諒解。

學生引爆了這麼大的紛擾,請生活在麻痺中、仍未參與關心的其他大眾,一起瞭解聽聽看看,並做出選擇,台灣的未來究竟該如何走?


 


( 在地生活大台北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indinsky&aid=12407249

 回應文章

TW888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4/12 07:30
遇到馬慈禧, 來個林逸仙, 剛剛好而已!

Supernova_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4/12 03:35
X 被騙進來看一篇屁文與垃圾評論...

不學無術的小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4/11 22:07

學運只是一堆垃圾的集合,

垃圾再怎麼包裝,

還是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