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歷史‧趨近‧詭論.佛陀的最後遺教
2008/09/15 15:06:54瀏覽266|回應1|推薦3

「諸因緣法含固有毀壞,應自精勤證取道果。」(佛陀的最後遺教)(註一)

摘自《南傳大般涅槃經》第六章

*** *** ***

第一次在學校聽的演講,是一位歷史學耆宿的,而不知道是主辦單位的宣傳的不夠,還是那幾年的歷史學太冷門,因此會場上除了主辦的幾個學生,台下除了我及找我去的同學外,只另外坐了一個人。

那位來自台北的耆宿,那天草草的講了講題沒幾分鐘吧,接著就似有所感的朝向著那些歷史系的主辦人員較多,他要他們多少也認識些武功招式、筋脈穴道,給了段叮嚀。而那時窩過一段圖書館放置「傳記文學」的書室吧,出來就跟同學說起這不知道是哪門跟哪們子!

當然,那是在楚留香的連續劇席捲台灣的一年,當然,那是蔣緯國將軍以一台當時最迷你的隨身聽及一段「湖海洗我胸襟」歌詞讓整個成功嶺雷動的一年。

*** *** ***

那一天有位教授在課堂上提及,提及晚上還得到省議會為那些議員們上課的奔波,及對他們素質及到課率的不屑。

「要不就別接,要不就別發牢騷,幹麻要像賣文憑似的!」那時候有點極端吧,課後跟同學聊起也就說了!

「教授也要生活啊!」旁邊的同學說了。

「那賣自助餐就好了,還來教書做什麼?」但似乎那不是當時的我所能接受的,還這樣回了他關於生活。

當然的,那時候剛聽同學說,他家裡在學校旁的自助餐店,每月純益有十五萬

上下,還跟學生一樣有寒暑假。

當然,當時的勞動基準還不到七千,這絕對有很多的以偏蓋全及不食煙火。

「五萬塊要怎麼做研究?」

「不錯了,至少這是一個開始嘛!表示政府有在關心嘛!」

譬如學校裡還是有這種申請到個「老人問題」補助款的老師。

*** *** ***

那一天跟同學從簡餐店出來,見著的一個人讓我楞了會,是有一次跟同學去聽過他的哲學系論文發表,覺得他應該畢業了,怎麼還留在學校。

他那次的題目是「芝諾詭論」(齊諾芝詭論),事先沒有概念,發表會上也只見他就一條線段劃著,他說的速度很快,講完還抓著頭髮說他自己也搞不懂。而似乎沒幾分鐘,接著那似乎是他同學較多的會場,就一轟而散了。

他那個題目應該吸引過我的,因此後來上圖書館也找了下,只是那個「 0」跟「1」跟「1/2」之間推衍,在二十歲的血氣裡卻有著極端,要不就「1」,要不就「0」,又哪來那些複雜的亂七八糟,什麼每次前進「1/2」的,那時候真的很不「哲學」的。(註二)

那天同學看我停步,也就問起,我也就稍稍跟他講述了那個發表會,而同學似乎較具慧根,他聽我的講述立即連及的就是「聽起來怎麼好像有點像微積分」,只不過那年曾想修的微積分沒選到課,話題就只轉到那位哲學系學長身邊的女孩子身上,也許吧,他們在身高上差了兩個頭不只,當然,當時我是認為很不協調,只能朝「絕配」跟「優生」,而同學倒說了,也許他們學哲學的,另有他們哲學的不同喜好及目光。

當然的,不知道是不是少了「趨近」與「逼近」那種微積分學習,雖然當時也受著某種啟蒙,只是在性格上仍缺少那種觀念,當時有著不想的「 0」,但卻也有達不到「1」,後來還是也只能走極端。

當然的,今天再憶及這一段有所感嘆,是因為「帝王之下無幾何」及「民主之下有兩黨」之間的「 1/2」吧,還不知道政府、政黨、媒體要到什麼時候能做到「斷疑生信、絕相超宗」吧,而他們似乎都在訴說著的某種半生存及半法治,這些徒讓我們公民及民們發展中的「 1/2」迷惘的半生存及半法治,又還要再生的出怎樣的「 1/2」來囉!

「詭」?現在似乎只能希望,希望我們那些詭辯家們,我們那些曾為打敗寡頭無意中自己也成為寡頭並非有真民主觀念的詭辨家們,不要將「謊」類化成「詭」,讓「謊」成為空氣,反而讓我們的民主世界倒向了專制的「 0」與「1」囉!


註一:巴宙譯《南傳大般涅盤經》摘錄:

在佛陀將去世前之數小時,他曾以下列數事告誡其弟子,實際上可說是他的遺囑:

1. 僧伽對於婦女之態度,甚至不應當與她們交談及宜自警惕。(第五章9)

2. 外道皈依佛教欲出家者應試習四個月。(第五章29)

3. 於佛去世後,弟子們應以彼所說之法與戒為導師。(第六章1)

4. 比丘間應有適當之稱呼。

5. 應向彊那比丘施行梵罰。

6. 有疑當問,免致後悔。

7. 「諸因緣法含固有毀壞,應自精勤證取道果。」(第六章1-7)


註二:李震著《希臘哲學史》第六章摘錄

亞里斯多德的「物理學」第六卷第九章載有齊諾否定運動的四個論證,第一與第二兩個論證所依據的是:線不能是點的集合;第三與第四所依據的是:時間不是瞬息的集合。

1. 如果你在跑道上賽跑,總不會到達終點,因為在你到達終點之前,必先到達一半,要到達一半,必先到達一半的一半,如此類推,跑道無限分半的結果,將使你無法以有限的時間跑完無限制可分的空間。換言之,賽跑者一步都沒動( Arist,phys,z9,239 b9,12,233a21)。

2.神行者與烏龜賽跑,讓龜先行一步,將永遠追不上龜。因為神行者追上那一步之後,龜又向前移動了一點,待追上那一點之後,龜叉移動一點,如此類推,永遠也不會追上(Arist,phys,z9,239b14)。

…………

…………

齊諾的辯證,似是而非,不但對於維護巴爾買尼德斯(註三)之說無益,而且開後世詭辯之風,如果說詭辯也有助於真正哲學的建立,其作用最多也只是消極性而已。

註三:或譯作「巴曼尼得斯」、「巴門尼德」,按《柏拉圖全集.巴門尼德篇》中之蘇格拉底對「一與多」之討論,齊諾曾表明此僅為其對其師巴門尼德關於「一」理論之闡述。(2017補)

芝諾詭論的參考頁

http://www.phy.ntnu.edu.tw/demolab/phpBB/viewtopic.php?topic=4747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205071503218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2211657

 回應文章

平安書苑《Godnews》果願.溥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人為財死
2008/09/21 19:39

鳥為食亡

佛陀的最後遺教

當制五根    勿令放逸

淨心寡欲    以會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