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此澤有荷,不庇其根
2012/02/07 09:25:18瀏覽1069|回應0|推薦236

那天,滿眼衰朽的荷塘乍然入目,心裡陡然一驚。記憶裡似乎從未見過荷塘冬景,或者該說,從來沒好好正眼瞧過冬季荷塘。慣於輪作的台灣小農,土地充份利用,池塘通常也不會閒著。如此任令滿塘荒蕪,應該算難得的奢侈。

滿塘殘枝枯葉,唔,其實風情別具。想起李商隱的「留得枯荷聽雨聲」,但不知怎地,更想起劉伯溫的「郁離子」:

彼岡有桐兮,此澤有荷。
葉不庇其根兮,嗟嗟奈何....


*       *         *       *

再臨 L. 189 此偈。這回上網找那誦念的男音。

I feel the Love of God within me now……
此刻,我深感上主的愛盈滿胸臆。

沉穩清朗的音質固然悅耳,已非平時默誦所熟悉的「希聲大音」──嘿,自知不過是想像,或該說,是自已心音的迴盪。得承認,偏向具體化特殊化,是人性難免,即或是飄忽抽象的意或念。也因而,聲音不同,多少有助於抽離某些慣性的依賴……但凡慣性,都可能肇致停滯。不可不自惕勉也。

短短一偈,帶出連貫的理路:基於愛,於是平安,於是無畏,於是能給亦能受,於是自在自適,不凝不滯……透過這樣的信念,ACIM 對生命終歸於愛懷抱樂觀的信心。也因此在 L. 189 中,J 邀吾修練的,居然是放下一切既有的,有關於 God 的觀念想像。連同 ACIM也一併放下。單純地思索 L. 189 此偈,邀請 God,兩手空空,也滿心騰空:

You need not know the way to Him.
Your part is simply to allow all obstacles
that you have interposed between the Son and
God the Father to be quietly removed forever.
God will do His part in joyful and immediate response.
奔赴上主的路,你不必有知,
但請容根除,天父與聖子間,
你設下的重重險阻。
如是,上主當即欣然以應。

所以重點就在這兒:如果一直自感未有體驗,問題應在於自己暗暗珍惜著什麼而不肯放。本來嚜。修持所專心致力的,無非只是去蔽存真。所以吾能做該做的,只是虛位以待,放空自己……包括放空自認為從 ACIM 得來的一切。果真兩手空空,一無所有,一無所執地來到上主面前,「祂」因在乎,自會前來引領吾。……

何以竟敢斷言「祂」在乎?莫非一廂情願?……不用說,臭老九對此也並非未曾深省。所謂「祂在乎」,其實非關「祂」,亦非關「在乎」。或說非關人性所習熟或人類語言所能指涉的「在乎」。「在乎」,只是方便借用的詞彙。不如說,是生命本來如此,只因生生之原如此,只因愛本然的「創生」即繫乎此也…… 哎,至此其實辭窮,就閉嘴罷。

ACIM 無疑樂觀看待人性,對生命懷持肯定的信念。其終歸於一,應也肖似佛道,但此「一」即愛,則分明是基督信仰。如此說,倒不是寧有所偏……一路以來,特別該留意對治的,不正是自己對某種形式的「執」?J 一直諄諄邀吾謹記的,無非是切切不可將內涵混同於形式。但也不得不承認,較熟悉的形式,的確較容易上手上心。關注深層人性之需且對治之,不正是 ACIM 所務?也因而,不禁常懷感念感激。

對生命的終極究極懷持篤定的信心,應有益於放空。但如果放空那麼容易,早就不會(或不感)顛沛流徙了,不是嗎?吾心無遮,則行履所之,任何時空、任何際遇,都只會是「道」的某種開顯或示現。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於是隨喜不遐,又豈喟然有歎?但得承認臭老九沒事常惘然愴然,若迷若失…

其實參修至此,常感內心有股溫和穩定的力量,但這惘然愴然,竟也伴隨其間……或該說是深深的感動或觸動。但也得承認魯莽,常把心中的 J 擱在一邊或拖延著什麼,沒按照原本希望的時間來面對「他」。這麼說 J,還真是栩栩如生樣,其實內心再明白不過,那只是深心中自性 (Self)  的隱隱召喚。只因從小浸潤於基督信仰氛圍中, 已很習慣這樣的位格思考。明知是階段性的需要,仍為有此形相堪用而深深感恩。

參修到此, J 很少提醒注意該花多少時間。其實根本不再提及任何形式,連起碼早晚兩次都沒說。J 似乎已知道,來到此課的傢伙,內心會不自覺受到當日課題的牽動。所以, 雖然忙著瑣事也準備新學期,心裡總不覺升起一種難言的情緒。非關傷春悲秋,卻是深深的溫柔感與寧謐感。。。有時竟像年少時低徊的愁緒,卻深沉太多。。。。J…J…正當心中不自禁迴盪著這麼個符號,冷不妨,J 在 ACIM 某處的一句話頓然浮上心頭:你大約很難想像我……無形無相吧。……

莫非,臭老九的惘然愴然,跟這有關?


*          *            *           *

乍臨滿塘殘蕪,「不庇其根兮,嗟嗟奈何?」還好,驚怵只在瞬間。其實凋零殘景,往往暗示生機潛藏。

徹底枯盡罷…… 繁華落盡,乃有真章。不庇其根,不必然只能嗟歎。

其實寸心明白,問題常在於老梗老根太多,而大死才有大生。


http://www.youmaker.com/

( 心情隨筆心靈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ding&aid=6090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