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黃梅樹下的歌聲(一)
2021/06/28 19:22:02瀏覽4557|回應0|推薦20
一、

在心靈的多采世界中,文學是翠綠的青山,而音樂是一片的水藍藍。我喜歡青山的恬靜,讓我在忙碌的工作後,能於客廳的一角,在檯燈的依偎中,沈澱自己的心情。

汲取養分後的心靈,抬頭看天花板,都會窺見簡單的詩意。

我也愛那水藍藍。不管是古典的交響樂,或是雋永的歌曲,都會在我的心靈海洋中,激起一波波浪花般的旋律。客廳,剎那變成一座海島,島主的我,常在音符親吻臉頰的溫柔中,於沙發上不知不覺地酣睡。

而青山遇見了藍海,交會在浪漫的海灘時,我又更為感動了。當耳畔傳來一首文字脫俗、旋律優美的歌曲,一起喚醒大腦內文字與音樂細胞時,驚喜感會帶來湧泉般的喜悅。

於是,在初聽男高音帕華洛帝,演唱「公主徹夜未眠」時,我耐心地去追尋背後的故事,還搞懂粗淺的義大利文,想要還原普契尼鋪陳歌劇杜蘭朵時的文學性。

而在閱讀唐詩宋詞時,我又會想起相伴的絲竹音樂。在文風鼎盛的唐宋,詩人墨客吟詠詩詞時,其實有樂器合奏,像蘇東坡的蝶戀花,並非蝴蝶在貪戀著花蕊,而是一首旋律的名稱,只可惜歲月的滄桑,也帶走詩詞的旋律了。

即使在琴鍵上反覆地敲,還是敲不出能搭配字詞的音符。

我對音符與文字的迷戀,不知不覺地沿著Youtube的時光河流而行,從古代走進4、50年代的台灣,此時黃梅調流行於大街小巷,梁祝的黃梅歌曲,人人都能哼上幾句,而細讀黃梅歌曲的文字,又看見了對仗與修辭之美。

最吸引我目光的,是當年當紅女主角方盈在「雙鳳奇緣」中的橋段。女扮男裝的凌波迎娶安寧公主時,於房外忐忑不安地踱步,房內的公主方盈,則以黃梅調訴說洞房花燭夜時,女孩期待又困惑的情愫。

春色滿宮喜洋洋
〈黃梅詞〉

忽聽樵樓打三更
駙馬為何尚不眠
只見他獨自還把書來看
難道說要進孔廟做聖賢

可笑他十年寒窗讀不夠
難道說想再二次中狀元

如今是春宵一刻值千金
難道說想煉金丹做神仙

越思越想我越不解
移步出外低羞顏
向前我輕輕喚一聲
駙馬  夜靜更深怎不眠

〈續讀 之2

( 創作散文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ybook678&aid=164414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