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實習故事(二)
2021/03/14 14:43:06瀏覽8552|回應0|推薦17

之1

二、

「我的爸爸很辛苦…」學生傾吐一句話後,忽然哽咽地說不下去。

許多人以為現代大學生功利或物質化,然而人的心其實恆古不變,始終棲息於親情、友情與愛情之間,只是重量的感覺各有不同,而這位學生最看重的是親情。

在進駐到劍潭的實習基地前,我在星巴克訓練學生。深褐色的咖啡桌與壁畫,平衡了程式帶來的理性氛圍,而咖啡香也會催出孩子的內心故事。我從來不想只訓練出專才,而期待學生是感性並能體貼他人的人,在公司或未來的家庭,也才會有幸福的關係。

我點了一杯拿鐵給她,在氣氛緩和後,讓她說出心事。在她童年的時候,曾經流著淚水,送走生病離開人世的母親,然後與妹妹裹在棉被內痛哭,這是她內心滲透著淚水的陰影。

淚水陰影上,又覆了一層汗水的陰影。在家庭經濟壓力下,父親常要到工地高樓上綁鋼筋,有次因為找不到人照顧姊妹,而把兩人帶到工地附近,請工寮的人幫忙帶,此時她遠望父親在烈日下挑著擔子,走在鷹架上步步高昇,內心卻陷入驚慌中,怕父親失足滑落。

「我的爸爸真的很辛苦,」學生聊了一陣子後,又重複她的話。可是她父親也很嚴格,不准她去打工,只說若她可以實習,會同意她去,因為可以替未來鋪路。

學生不想父親繼續揮汗工作,這是她參加實習訓練的原因。可因為場地在星巴克,她覺得東西太貴,所以每回都帶了幾塊麵包來,當做自己的午餐。

「我們不能讓學生帶外食,而且進來一定要點飲料或食物,老師知道嗎?」星巴克的員工在巡視時,發現學生違反規定。但星巴克還是家尊重人的企業,知道他們是我學生,先找我溝通,而非直接斥責。

其實,我有一個基金,是由畢業的學長姊自由捐獻,因此每學期導師班的三次聚餐,學生都只要繳一半的錢,當然學生畢業後也可能回饋到基金上。對於如此的孩子,我可以從別人捐的基金幫她買單。

只是在一個團體中,最怕的是幫孩子貼上「被幫助」的標籤,所以後來就是從基金幫她點餐,再以老師的名義請其他同學,而店員也閉眼違背管理規則,讓她繼續啃著麵包。

曾經,我在星巴克經營團體,是希望感性的氛圍,催出男同學感性的內在,而不要再提線上遊戲的爭霸,畢竟實習單位要的不只是技術高手,更是個是會體貼他人、擅於溝通的人,至少在資管系所對接的企業是這樣。

但因為造成這位學生的困擾,後來又聽到銘傳基河校區有空間,便轉移陣地經營學生,直到今天。

續讀 之3

( 時事評論教育文化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ybook678&aid=157632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