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天使的鬼臉(一)
2019/07/29 21:35:58瀏覽2513|回應0|推薦21

【文/路仁教授】

小威蹲在客廳一角,握緊繩索將陀螺甩出,陀螺在地上轉了轉,終於倒在地上,他拾起陀螺再拋出,臉依舊木然。

我望向落地窗外的盆栽,發散的枝葉因為偶而來的微風而偏了點角度,像與我點點頭,周遭的玫瑰也綻放出艷麗,襯托一種飄逸的美麗。

落地窗的軌路是一條線,線外是感性,線內的機械陀螺是理性,念電機再念資訊的我,眼神卻總想掙脫機械邏輯,飄向模糊的遠方。

「小威、小威」他媽拉高嗓門喊著,提醒我是來陪伴自閉兒的,我將感性氛圍收納到心靈角落,再次聚精會神地看著小威,陀螺轉幾次後,煩躁的情緒卻又在內心焚燒。「小威!」我重複他媽的話,他依舊沈浸在陀螺世界裡,不為所動。

夏日午後的客廳,是我遇見自閉兒的初體驗。儘管曾打開過許多心窗,卻未敲過自閉心門,我愛感性事物,也許是燭光、文學或音符,如今要跨進理性之門,內心卻敲著徬徨的鼓。

鼓聲越來越大,門卻開了縫隙,我率性推開門走到小威旁,他抬頭望著我,一線光芒從門內照出來,鼓聲化為寂靜。

我蹲到與他同高處,順著溫柔光芒,聚焦在他美善的一面,感受他對陀螺的熱情,真心讚美他技術高超。他感受到善意,伸手將陀螺交給我,陀螺在指間轉了轉,鼓聲又開始澎湃,「贏了會傷害自閉兒的心嗎?輸了會讓他覺得沒趣嗎?」

陀螺從手上拋出,力道使得剛好,讓他贏了我,又不覺得我太遜。陀螺停止,小威露出勝利微笑,我隨即裝出苦瓜臉。

陀螺一遍遍地轉,兩顆心越來越近,只是機械式的遊戲,仍如齒輪輾過我感性的神經。我換成丟銅板、猜紙牌、比手腕,他越玩越起勁,有時我看得開心、有時仍想推門而出。

忽然對面房間傳來鋼琴聲,鋼琴聲停歇,房門半開露出一張圓臉,水汪汪的眼睛搜索我全身,然後轉頭露出馬尾辮,再轉頭露出鬼臉,在我來不及回應時,門已匆匆關上。

「嗨!」我在門外喊了一聲,門內卻靜悄悄地沒有回應。

繼續閱讀 之(二)



( 時事評論教育文化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ybook678&aid=128288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