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Excerpt:太宰治的《人間失格》
2020/05/26 05:10:11瀏覽353|回應0|推薦11
Excerpt:太宰治的《人間失格》

不幸的人,對別人的不幸很敏感。

膽小鬼連幸福都害怕,碰到棉花都會受傷,有時也會被幸福所傷。

啊,若神肯聽我這種人祈禱,我祈禱一次就好,一生一次就好,請給我幸福。

——
太宰治,《人間失格》

約莫 10 年前購入第一本《人間失格》的中譯本,這幾年則是陸續增加了其他譯本以及改編的漫畫,但書摘成癮的我卻沒有留下任何文字。
最近藉由陳系美的新譯本再次複習了這本小說,也就順手完成書摘,或許多少可以彌補最初的空白吧!

《人間失格》的故事以一位小說家從小酒吧老闆娘那裡拿到主角小葉 (
大庭葉藏) 的三張照片開始說起,之後則是直接透過小葉寫在三本筆記本的手記內容而描繪出一個與世人格格不入的假面人生,歷經喝酒、抽菸、嫖妓、吃軟飯、外遇等各種惡習,也曾經殉情未遂而造成一位有夫之婦的死亡……最終,小葉成為一位精神病患而被送入醫院。

如同書名所示,這是一位喪失做人資格的精神病患所寫下的手記,然而它並不是一部懺悔錄,更不可能是一篇醒世寓言,但《人間失格》也不應該只被視為太宰治自我耽溺的一本私小說。
從小說的敘事手法,這裡頭隱含一位局外人 (不願改寫手記的小說家) 對於小葉的理解,或許是太宰治尋求他人認同的一種轉換;
至於小說最後用小酒吧老闆娘的一句話做為結束,從這一點來觀察,我甚至認為太宰治自我評價「人間合格」的意念可知一二。


老闆娘說得泰然自若,接著又說:
「我們認識說的小葉,非常真誠,窩心體貼,只要不喝酒,不,就算喝了酒……也是個像神一樣的好孩子。」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16667
人間失格:獨家收錄【戀愛合格】,太宰治關於寂寞與愛情的人生戀語
作者:太宰治
譯者:陳系美
出版社:大牌出版
出版日期:2019/03/27
語言:繁體中文


Excerpt
〈第一手記〉

……
在我鄉下老家,用餐時是全家十幾個人一起吃,分成兩排面對面,坐在各自的餐點前。我是老么,當然敬陪末座。飯廳光線昏暗,即便是午餐時間,十幾個人也是默默吃著飯,那幅景象總讓我不寒而慄。加上是鄉下傳統家庭之故,菜色通常一成不變,不敢奢望有什麼稀奇珍饌或豪華佳肴,因此我愈發害怕用餐時間。我坐在那昏暗房間的末座,帶著不寒而慄的顫抖心情,一點一點把飯送進嘴裡,吞嚥下去,不禁思忖人類為何要每天吃三次飯?而且大家吃飯的表情都很嚴肅,這或許也是一種儀式。全家就這樣每天三次,準時聚集在昏暗房間裡,對著排列有序的餐點,即使不想吃也默默嚼著飯,低頭不語。我甚至想過,這可能是向遊蕩於家中的鬼魂祈禱吧。
「不吃飯會死」,這話聽在我耳裡,只是討厭的恫嚇之詞。但這種迷信(至今我仍然認為這是一種迷信),總給我帶來不安與恐懼。因為人不吃飯會死,所以要工作賺錢,非得吃飯不可。對我而言,最晦澀難解並帶威脅意味的,莫過於這句話。
換句話說,其實我還不懂人類的營生。我的幸福觀,與世間的幸福觀相去甚遠。這種不安,甚至讓我夜夜輾轉難眠,低語呻吟,甚至幾欲發狂。我究竟幸不幸福?其實從小就常有人說我是幸福的人,我卻覺得自己身處地獄,反倒那些說我幸福的人,看在我眼裡才是無比幸福安樂。


〈第三手記〉

......
「不過,你玩女人的毛病也該改一改了。再這樣下去,世人不會原諒你喔。」
「世人」,究竟是什麼?是「人」的複數嗎?哪裡有所謂世人的實體?我活到今天都當它是一種強大、嚴苛、恐怖的東西,此刻被堀木這麼一說,我猛地恍然大悟。
「所謂的世人,就是你吧?」
我差點脫口而出,話到了舌尖又吞了回去。因為我不想惹惱堀木。
 (
世人不會原諒你。)
 (
不是世人,是你不會原諒我吧?)
 (
做這種事,世人會撻伐你喔。)
 (
不是世人,是你吧?)
 (
你很快就會被世人葬送掉。)
 (
不是世人,要葬送我的是你吧?)
就是你!你認清你那恐怖、荒誕、惡劣、老奸巨猾丶妖婆般的德行吧!這些內心戲在我在心裡橫衝直撞,但我也只是拿手帕擦擦臉上的汗珠,笑著說:
「冷汗,冷汗。」
然而從此,我有了「世人即個人」的想法。

......
那時,我們玩起辨別喜劇名詞與悲劇名詞的遊戲。這是我發明的遊戲。既然所有的名詞,都有男性名詞、女性名詞、中性名詞之分,我認也應該有喜劇名詞與悲劇名詞之分。譬如,汽船和火車是悲劇名詞,市營電車和巴士則屬喜劇名詞。不知箇中緣由者,不配談藝術。一位劇作家,只要在喜劇中插入一個悲劇名詞,這位劇作家就不及格了。反之悲劇亦然。
「可以開始了吧。香菸?」我問。
「悲 (悲劇的簡稱)。」堀木立即回答。
「藥呢?」
「是藥粉?還是藥丸?」
「注射。」
「悲。」
「是嗎?也有荷爾蒙注射的喔。」
「不,斷然是悲。首先『針』就很悲劇了吧,你不認為嗎?」

......
這是哪裡的小路啊?
這是哪裡的小路啊?
哀傷的女童歌聲恍如幻聽,從遠方幽幽地傳來。不幸。這世上有各種不幸的人,不,說這世上都是不幸的人也不過吧。但這些人的不幸,都能堂堂地向世間抗議,而世間也很容易理解並同情這些人的抗議。偏偏我的不幸,都是罪有應得,無從向人抗議。若我膽敢說一句抗議意味的話,儘管說得結結巴巴,不僅比目魚,想必世間所有人都會目瞪口呆地認為「你怎麼有臉說這種話」。我究竟是世俗所謂的「任性」,抑或相反的「過於懦弱」,我自己都搞不清楚。總之,我是罪惡的聚合體,只會兀自不幸下去,沒有具體對策可以防止。

......
現在我不僅是罪人,還是個瘋子。不,我絕對沒有瘋。即使是一刹那,我都沒有瘋過。可是,啊,聽說瘋子通常會說自己沒有瘋。總之,被關進這間醫院的是瘋子,沒被關進來的是正常人。
我要問神,難道不抵抗也是一種罪?
看到堀木那不可思議的美麗微笑,我潸然落淚,忘了做判斷也不抵抗就坐上汽車,然後被帶來這裡,變成一個瘋子。縱使我現在立刻離開這裡,額頭上還是會被烙下瘋子的印記,不,可能是廢人的印記吧。
我失去做人的資格。
我已經完全稱不上是人了。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e14nov&aid=136568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