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Selected poems:吳望堯的《巴雷詩集》
2019/04/19 05:11:59瀏覽596|回應0|推薦8
Selected poems:吳望堯的《巴雷詩集》

「巴雷」為詩人吳望堯的筆名,如今在臺灣詩壇除了年長一輩的「詩翁詩媼」還知曉之外,在新進詩人之中,不要説不知「巴」為何許人,即連其本人恐怕也少有人知了……

這是《巴雷詩集》的編者希孟在〈前言〉開頭寫下的喟嘆,而遲遲發現這本詩集的自己,同樣也是滿懷難掩心虛的歉意啊!

但如同詩人的詩句,我依舊期待:
「但時間是我的證人,一切受委曲的我必予以伸展,
因為我的備忘錄上原有先後,而沒有遺忘!」


書名:巴雷詩集
作者:吳望堯
編者:希孟
出版社:天衛文化
出版日期:2000/6



歷史的自述〉

擁抱我,以無名英雄的碑銘,
築不朽的石頭城,於大空間的一隅。

若每秒為一年,地球已經生存了一個世紀,
而人類七千年的文明,對我卻只有兩個小時

那麼,人類真是愚蠢的哺乳動物,
為何總有罪惡的黑手在不斷製造陰謀的木馬?

但時間是我的證人,一切受委曲的我必予以伸展,
因為我的備忘錄上原有先後,而沒有遺忘!


〈島〉

昨日的太陽生銹了?
今天,這冷冷的日子
也長起青苔
我遂有了落葉的夢
——
向天涯歸去

於是,風從海上來
翻開我的水手日記
呀!一朵枯萎的花落下
落下來,使我想起
島上的憂悒正在成熟……


乃有我銅山之崩裂〉

乃有我銅山之崩裂了
你心上的洛鐘也響著嗎?
復活的是朵黑色之花又埋葬於……
啊!泥濘的路上是蹄痕猶新的
而請你勿再點燃這旅店中青青的燭火
我心在高原:臉上有風雪的陰影
看時間的白馬嘶鳴著,我去了
你又何不收拾起將流的淚顆
即使有委曲,也莫在冷冷的路上哭泣

迴最後一眸於妳鬢邊的小銀鈴上
因為它召喚我:以如此輕柔的聲音
但我再不敢偷窺妳的眼,今夜
還是拾一串記憶,聽風的耳語
如一個流浪人彳亍於陽光外的古城
而濃霧四起,銅山崩裂了……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e14nov&aid=124706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