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火腿鮮筍湯
2019/10/13 15:13:06瀏覽708|回應2|推薦34

「逸仙宴饗,饗宴紅樓」菜單之廿七。

火腿鮮筍湯,這道餐食大約是寶玉病後初癒的第一道葷食吧!出自第五十八回:「杏子陰假鳳泣虛凰,茜紗窗真情揆癡理」。內文是這樣說的:

寶玉恨得用拄杖敲著門檻子說道:「這些老婆子都是些鐵心石頭腸子,也是件大奇的事。不能照看,反倒折挫,天長地久,如何是好!」晴雯道:「什麼『如何是好』,都攆了出去,不要這些中看不中吃的!」那婆子羞愧難當,一言不發。那芳官只穿著海棠紅的小棉襖,底下綠綢撒花夾褲,敞著褲腳,一頭烏油似的頭髮披在腦後,哭得淚人一般。麝月笑道:「把個鶯鶯小姐,反弄成才拷打的紅娘了!這會子又不妝扮了,還是這麼鬆怠怠的。」寶玉道:「她這本來面目極好,倒別弄緊襯了。」晴雯過去拉了他,替她洗淨了髮,用手巾擰乾,鬆鬆的挽了一個慵妝髻,命她穿了衣服,過這邊來了。

接著,司內廚的婆子來問:「晚飯有了,可送不送﹖」小丫頭聽了,進來問襲人。襲人笑道:「方才胡吵了一陣,也沒留心聽鐘幾下了。」晴雯道:「那勞什子又不知怎麼了,又得去收拾。」說著,便拿過表來瞧了一瞧,說:「再略等半鐘茶的工夫就是了。」小丫頭去了。麝月笑道:「提起淘氣,芳官也該打幾下。昨兒是她擺弄了那墜子半日,就壞了。」說話之間,便將食具打點現成。一時小丫頭子捧了盒子進來站住。晴雯、麝月揭開看時,還是這四樣小菜。晴雯笑道:「已經好了,還不給兩樣清淡菜吃!這稀飯鹹菜鬧到多早晚﹖」一面擺好,一面又看那盒中,卻有一碗火腿鮮筍湯,忙端了放在寶玉跟前。寶玉便就桌上喝了一口,說:「好燙!」襲人笑道:「菩薩!能幾日不見葷,饞得這樣起來!」一面說,一面忙端起,輕輕用口吹。因見芳官在側,便遞與芳官,笑道:「你也學著些服侍,別一味呆憨呆睡。口勁輕著些,別吹上唾沫星兒。」芳官依言果吹了幾口,甚妥。

她乾娘也忙端飯,在門外伺候。向日芳官等一到時,原從外邊認的,就同往梨香院去了。這干婆子原係榮府三等人物,不過令其與她們漿洗,皆不曾入內答應,故此不知內幃規矩。今亦托賴她們方入園中隨女歸房。這婆子先領過麝月的排場,方知了一二分,生恐不令芳官認她做乾娘,便有許多失利之處,故心中只要買轉他們。今見芳官吹湯,便忙跑進來笑道:「她不老成,仔細打了碗,讓我吹罷。」一面說,一面就接。晴雯忙喊:「快出去!你讓她砸了碗,也輪不到你吹!你什麼空兒跑到這裏格子來了﹖還不出去!」一面又罵小丫頭們:「瞎了眼的,她不知道,你們也不說給她!」小丫頭們都說:「我們攆她,她不出去;說她,她又不信。如今帶累我們受氣,你可信了﹖我們到的地方兒,有你到的一半,一半是你到不去的呢!何況又跑到我們到不去的地方還不算,又去伸手動嘴的。」一面說,一面推她出去。階下幾個等空盒傢伙的婆子見她出來,都笑道:「嫂子也沒用鏡子照一照,就進去了。」羞得那婆子又恨又氣,只得忍耐下去。

芳官吹了幾口,寶玉笑道:「好了,仔細傷了氣。你嘗一口,可好了﹖」芳官只當是玩話,只是笑看著襲人等。襲人道:「你就嘗一口何妨﹖」晴雯笑道:「你瞧我嘗。」說著就喝了一口。芳官見如此,自己也便嘗了一口,說:「好了。」遞與寶玉。寶玉喝了半碗,吃了幾片筍,又吃了半碗粥,就罷了。眾人揀收出去了。小丫頭捧了沐盆,盥漱已畢,襲人等出去吃飯。寶玉便使個眼色與芳官,芳官本自伶俐,又學幾年戲,何事不知﹖便裝說頭疼,不吃飯了。襲人道:「既不吃飯,你就在屋裏作伴兒,把這粥給你留著,一時餓了再吃。」說著都去了。

 

*********

*********

這話得從第五十七回說起,原來寶玉去探黛玉,提起燕窩要天天吃的事,紫鵑回說:「在這裡吃慣了,明年家裡去了,那裡有閒錢吃這個。」寶玉聽了大驚,紫鵑這才說起黛玉打小來到賈府,現在年事益長,該出嫁了總得回家去。而且黛玉已將寶玉歷來送的物事整理好,也交代寶玉整理好歷來送的物事,以便還給黛玉。

寶玉一聽,一頭熱汗、滿臉紫脹,登時暈了過去,怎麼叫都不應。就這病了些時日,好些了時,出門得拄著杖。

這一日,寶玉去瞧黛玉回來,司內廚的婆子備妥了晚飯,晴雯、麝月揭開看時,是四樣小菜。晴雯笑說寶玉已經好了,還不給兩樣清淡菜吃!怎麼還是稀飯呢?接著又看到食盒中,有一碗火腿鮮筍湯,忙端了放在寶玉跟前。這是賈寶玉久病康復後的第一道葷菜,顧不得燙張嘴就吃,顯然是病的這些日子裡沒吃什麼葷醒。

據說,這火腿鮮筍湯或許就是揚州人叫「一啜鮮」的「醃篤鮮」吧。「醃」是火腿或鹹肉,「篤」是上海話輕煮慢燉的意思,「鮮」就是鮮筍和鮮肉。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終南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1/26 16:54


高雄紀梵希自助婚紗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0/13 15:26
非常實用的文章真是太棒了~感謝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