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來趟老江戶風情─2019東京柴又100K
2019/05/28 13:58:33瀏覽4150|回應0|推薦27


◎圖片摘自「東京柴又100K」活動官網

 

緣起

自二月「2019台北超級馬拉松24小時賽」以195.585公里順利打破PB,休息了幾天後,參賽的意願又蠢蠢欲動,心想今年的海外馬尚未決定要去哪裡,東京馬拉松又沒有抽到,索性就想找場可以快閃來回的100公里賽來參加,原本預計參加相當熱門的「北海到薩羅馬湖100K」,但上網一搜尋,才發現報名時間早已截止,於是改搜尋其他地點的100公里賽,但大多往返交通需周轉多趟,太曠日廢時,無法達到我快閃省錢的目的。

搜尋許久,無意間發現在東京附近的柴又,有一場「東京柴又100K」。我從來不知道柴又這地方,聽說是個舊江戶文化保留得很完整的小城,是日本經典電影《男人真命苦》的拍攝地,許多去東京玩的旅客,會排半天時間去那裏體驗舊江戶風情,離成田機場也近,一班京成火車就可以到達,完全不需換車。而「東京柴又100K」與「北海到薩羅馬湖100K」一樣,同是日本陸上競技連盟認證的賽事、每2.5公里設有補給站、限時14小時完賽、完跑獎牌很有誠意又漂亮,就決定是它了!接下來就趕緊報名、訂機票、找旅館。

今年的日常工作量大增,有收入誰會拒絕呢?所以一天時間除了照顧家中小朋友外,大部分時間就都沒日沒夜地工作做設計案,僅能每天利用小朋友睡著後,大約晚上十一點出門練跑。無法一次做50K以上的LSD練習,我改採在一個半月內,做多次25公里的定速跑,將速度控制在五分速,讓身體習慣這速度,不要爆衝,幾次練習下來,狀況調整得不錯,也能掌握這節奏感。跑鞋部分,幾經測試與思考,決定穿母子鱷魚的第一代戰鞋應賽,原來的戰鞋已經練跑200公里,為避免大底磨損造成濕滑,跟Jerry拿了一雙新鞋,專門應付「東京柴又100K」。

賽前一天,兩女兒特別將跑鞋拿去畫壓加持,讓我低頭就可以看到她們為我的加油,帶給我很甜蜜的前進動力!


◎女兒們加持的戰鞋


抵達

按照往例,我習慣將海外跑馬的時間控制在三天兩夜快閃完成。

這次也是一樣,第一天搭乘凌晨01:55的日本捷星航空班機往東京,清晨六點多抵達晴空萬里的東京成田機場第三航廈,由於離下午一點開始的比賽報到時間尚早,在飛機上沒甚麼睡,整個人又極為愛睏,也懶得想要去哪裡混過這半天時間,索性先到這次三天兩夜的住宿旅館,看可不可以混進去先睡一覺。


◎成田機場第三航廈的連通引道採PU跑道的設計,完全跟操場一模一樣的材質,是跑者就應該來朝聖一下


◎京成小岩站,感覺是個東京都心周邊的衛星小鎮,沒有擁擠的忙碌感

 

這次訂的旅館位在成田機場到東京上野的京成鐵路沿線「京成小岩站」,旅館叫「SkyHeart Hotel Koiwa 小岩藍天閣旅館」,雙人房兩晚只要12255日圓,從成田機場搭一班車即可到達,離比賽會場也只要走1.8公里就到了,附近又有一個大型超市,報到參賽與生活機能都相當方便。

果不其然,下午三點才可以辦理入住,還好大叔臉皮夠厚,跟家人報平安後,直接就窩在旅館大廳的沙發上睡一覺,工作人員也好心地沒來驅趕。


◎SkyHeart Hotel Koiwa 小岩藍天閣旅館

 

睡了兩個多小時,精神稍稍恢復,跟旅館櫃台說我晚點來Chick in,轉去小岩車站附近唯一的一家速食牛丼店「松屋」吃午餐,我極愛來這種日式的速食牛丼店吃飯,菜單看得懂、份量大、價格也合宜,常常可以吃得很舒服的出店,所以後來我又來這唯一的一家吃好幾次。

吃完午餐後,慢慢悠閒地走1.8公里到柴又公園的報到會場。

 

報到

「東京柴又100K」的起跑點在柴又公園旁的江戶川河濱道路上,會場緊鄰著江戶川搭建,跟冬山河沿線的步道很像,會場前後延伸過去還有三座紅土棒球場與兩座足球場,整個視野非常開闊。下午一點多到會場時,溫度大約23度,清澈的天空太陽散發極強的紫外線,心想完了,明天要在這樣恐怖的日照下跑100公里,心就涼了一半......

比賽會場的工作人員還在忙碌地佈置場地,我找到詢問帳棚,一位親切的日本小姐對照名單後,用流利的英文將報到資料拿給我並說明活動流程,我偷偷瞄一下現場報到名單,現場領物資的海外跑者不到20位,其他參加者應該都是日本人或在日本工作的外國人,物資直接郵寄到跑者在日本的住所。與這位小姐小聊一下,她對台灣跑者遠到日本跑這場應該算是冷門的100公里賽感到好奇,也建議我可以去跑「薩羅馬湖100K」與「四萬十川超級馬拉松賽」,這兩場我都很有興趣!

這樣的賽事現場並沒有像大型馬拉松賽一樣有熱鬧的跑步相關廠商促銷活動,所以在領完物資,了解賽道狀況後,就轉去柴又老街與柴又火車站的方向逛逛。不論是來柴又半日遊的旅客或參加柴又100K的跑者,一般都會從車站的方向進來,穿過充滿歷史建築與商店的老街,欣賞《男人真命苦》的拍攝地,然後才到柴又公園,我走的方向剛好反過來。


◎柴又帝釋天


◎柴又商店老街上,隨處都可以看到「柴又100K」的宣傳布條


◎位於柴又火車站前有電影《男人真命苦》男主角車寅次郎的雕像,這位人物幾乎與柴又齊名

 

備戰

回旅館跟櫃台辦理完入住手續,進到房間,發現這房間真是很超值,雖然在不大的空間硬塞下兩張單人床,但我一個人住反而覺得寬闊,大致來說也算乾淨,還有獨立的衛浴設備與浴缸,剛好供明天跑完,可以舒舒服服地泡澡喝啤酒,我都想見那個舒服的畫面了!

一樣到中午去的松屋吃完晚飯,早早就回旅館檢視裝備與整理心情,明天有一場100公里的硬仗要打!


◎雙人房兩晚只要12255日圓,非常划算


◎比賽的所有裝備

 

比賽日

清晨四點半起床,昨晚睡前吃了一顆安眠藥,效果不錯,讓我精神飽足地一覺到底,東京天亮得很早,四點多天色已經全亮了。簡單吃完早餐、整理要帶的裝備與上完廁所後,就出旅館,走路到1.8公里外的比賽會場─柴又公園。

 

起跑


◎跑者們往會場移動,每個人看起來都好厲害!

往會場的河濱道路上,已經可以看到不少跑友從各地抵達,大部分是搭JR抵達柴又火車站後,再走路到柴又公園。會場上工作人員忙碌著招呼參賽跑者,跑者們也各自為這即將展開的長距離比賽做最後的準備。


◎選手寄物區是好幾座遮雨帳篷,裡面以鋁架搭建起來的置物架,讓選手的賽後衣物不用擔心被突如其來的下雨淋濕,也可避免髒亂。

我在會場逛了一下,到處看看這個主會場後,才去寄隨身物品,然後到出發區集合準備比賽開始。

我分配到「B」區出發,大會為安全起見,將100公里組的起跑時間分為A-H區,A區是日本陸上競技聯盟登錄選手,B區-H區則是像我這樣非聯盟的一般選手,從06:30開始,每隔10分鐘放出一區,第一批06:30起跑的選手,與最後一批07:40起跑的選手,相隔1小時10分。接著在09:30進行60公里組的選手起跑,分三區每10分鐘出發一區,所以整個起跑儀式從06:30開始,直到09:50才算全部結束。


◎A區起跑


◎A區出發後,B區準備起跑

 

0-50公里

A區於06:30準時鳴槍起跑,10分鐘後,B區也緊接著出發。「東京柴又100K」的路線很簡單,從柴又公園出發,沿著江戶川河濱的道路一路北上,期間從東京經過埼玉一直到茨城,單趟50公里,然後折返回柴又公園,賽道平緩,路線僅重覆一次,不會如繞圈賽般單調重覆;交管也容易,不會造成沿線居民生活上的困擾;每2.5公里就有補給站,廁所密集,這場比賽見識到日本人舉辦這種只有不到4000人參賽,相對大型馬拉松賽動輒幾萬人參賽的大場面,以同樣謹慎認真的態度來舉辦,前段班與後段班所接受的待遇相同,因為每位跑者都是繳一樣的費用,沒有跑者應該被當做分母。


◎路線圖


◎預計每小時的配速與里程

配速方面,預計前三小時固定在0500",接著兩小時0515",最後速度自然降到0530",直到比賽結束,高標9小時內完賽,低標09:15完賽。不過這配速完全忽略了實際比賽時無遮蔽的炙熱太陽直射與回程的50公里幾乎處在超強逆風,完全跑不出去的窘境,當然這一切都是事後諸葛的後話。

這次100公里賽選擇穿母子鱷魚的戰鞋應戰,有了前幾次穿戰鞋挑戰全馬與24hr賽的經驗後,知道哪裡有可能起水泡,因此我將雙腳前腳掌腳底與兩根小指都貼上肌內效,避免因為這幾個曾經起水泡的地方再起水泡兒無法繼續跑下去。補給方面,隨身帶了六包能量包,預計每15公里補充一包能量包。這種太陽直接曝曬的熱天,電解質流失非常快速,我曾有過電解質流失太快,而引起頭暈恍惚,差點倒下去的經驗,所以這次也預計每15公里含一顆電解質補充錠。

起跑後,原本預計維持五分速定速跑3小時,但跟著前面的跑者,且自覺狀況還可以,不知不覺就稍微提速,不過還好沒有加速到不可控制的地步,仍以每公里440"的均速前進,賽前控制速度的訓練果然有收到成效。看見有位跑者以很穩定快速的腳步前進,背後的加油牌畫著中華民國的國旗,直覺就是同鄉,上前打招呼邊跑邊聊了一下,是在日本工作的羅信斌,他的目標跟我一樣是九小時內完賽,前年他有來跑過一次,對賽道的狀況有一定的了解。我跟著他的節奏跑了幾公里,不過我們都覺得好像被拉得越來越快了,我選擇慢下來,羅信斌則維持原來的節奏前進,漸漸的便拉開了距離。


◎5公里感應區,前左就是台灣來的羅信斌


◎21公里處,跑道一望無際

21公里,看看手錶是01:35,不知不覺竟然半馬跑進100分鐘內,比預計初期的5分速快了10分鐘,身體並沒有感到不舒服,感覺就像每天出門練跑的輕鬆狀態,雖然如此,還是默默提醒自己速度還是太快,現在狀況好時累積的里程,會在後段全部吐還回來給馬拉松大神的,這是我失敗許多場的慘痛經驗。

速度維持在5分速內,約0445"的均速,這段路況與台北河濱或冬山河濱很像,都是沿著河濱的柏油道路,不同於台北河濱一段距離就有個轉彎,這裡的路線更直更寬廣,一望無際地往前沿展,讓人看了很絕望,哈哈哈。

不同於之前跑過的日本馬拉松,42公里滿滿的群眾,搖旗吶喊敲鑼打鼓補水補食物地為經過的跑者加油;這段賽道離住宅區有段距離,所以加油民眾沒有這麼密集,不過仍可以看到一小群一小群人,在定點設攤位幫跑友補給,有攜家帶眷大人小孩在賽道旁喊著「Fight」「Fight」,有特定跑團在幫參賽的朋友加油,有可愛美眉展開燦爛的笑容,在跑者經過時,秀氣而小聲地用日語說加油,大家都是發自內心自願出來為跑者加油,看了非常感動!


◎42公里,03:20

轉一個彎,就看到42公里一匹全馬的標示,低頭看看手錶,03:20,跟半馬時差不多,比5分速跑全馬的時間快了10分鐘,不小心就把100公里當作全馬跑,為後段儲備體力,要再加速度壓慢。

48公里,來到一個大型的補給站,跑者可以將需要替換的衣物鞋子放進大會提供的置物袋,大會會一起運送到這裡供跑者在半程時替換,這補給站也提供更多樣的補給品,西瓜、麵食、小饅頭、胡蘿蔔汁等給跑者短暫的補給。我沒有寄放任何衣物更換,但吃了四片西瓜、一杯胡蘿蔔汁後,才依依不捨地離開。

一出補給站沒多遠,跑的過程中就一直聽到「趴趴趴~」的細微聲響,低頭一看,才發現左腳上的感應晶片,有一邊的固定鐵絲斷掉了,僅剩一邊在支撐,跑前我就擔心戰鞋無法穩固地綁好感應晶片,還好有發現斷掉,不是莫名其妙就不見了。花三分鐘時間重新將晶片固定好,繼續上路。

50公里中間點,時間04:05,繞過感應地墊,請工作人員幫我拍張照片,然後繼續趕路,接下來就是返程了,挑戰真正開始!


◎50公里,04:05

 

50-100公里

過了50公里,時間已經來到快早上十一點,除了接近中午的日頭越來越強,跑過去程50公里就知道的,整路往返賽道都沒有任何樹蔭遮蔽外,返程一開始還算平順,檢視身體狀況,除了有些疲累,沒有抽筋的感覺,腸胃也沒有不舒服或要拉肚子,狀況還不錯,更堅定「今天就把PB破了吧!」的心願!

偏偏沒有想像中這麼簡單,56公里處,由小鎮的市區街道重新轉上四周沒有房子、沒有樹木的河濱道路,比河面也比平坦地形稍微隆起的河濱路面,強勁的風勢就直接反方向地灌向返程的跑者,所有跑者剛到這段都一陣踉蹌地穩住腳步,都為這風勢感到吃驚,沒想到除了完全曝曬太陽下外,還要接受這狂風的吹襲。

我頂著風跑,想往前加點速度,卻反而被風頂著往回推,有時還會被不定向的風吹得偏離跑道,如果有抓到集團在前面,就跟著讓其他跑者擋風,偶而也會被其他跑者抓來擋風,不過反正就互相幫忙,大家都跑得很吃力,速度從5分速掉到6分速,又掉到7分速,跑著跑著會自暴自棄了起來。我腦中不斷出現梵谷在南法被烈日狂風弄到發狂的故事片段,但另一方面又不斷告訴自己,之前練習這麼久,也遠道飛來日本,可不是來輕鬆跑地玩玩就回去,我可是來比賽、來爭取榮譽的呀!於是低著頭、頂著風,完全沒有看周圍的風景,眼睛盯著腳上女兒們加持的戰鞋,一步步一步步地前進,雖然速度不快,但很專心在計算兩腳交替所累積的里程。

每2.5公里就有個補給站,這點對跑者是有激勵作用,也很好計算里程。大約大安公園一圈的距離,中間不斷告訴自己再跑一下,再跑一下就可以到下個補給站,然後請補給站的工作人員將用大水桶裝冰塊的礦泉水淋在頭上、手臂上、身上,順便喝兩杯冰得透的礦泉水,那種暢快感,無論如何都可以帶著腳步頂著風,往下個補給站前進。

一般我在比賽時,賽前都會吃一顆止瀉的藥,以免比賽時因為壓力,會一直想上大號。這次也不例外,原本想說控制得還不錯,到了60公里左右突然有股便意,還好不緊迫,撐到65公里的補給站直衝河堤邊的廁所。我的天,它的馬桶有如我30年前在馬祖當兵時用的馬桶一樣,直接通到糞坑,底下看得一清二楚,四周也髒到可怕。既然進來了就上吧,花兩分鐘快速解完衝出廁所,繼續後段路程。

跑了7小時29分,距離80公里,平均速度大約在630"到0700"內,比預期的配速慢半小時,看來sub9與破PB都被這不間斷的狂風給打亂了,但無論如何都要守住10小時內完賽。正待發憤圖強時,偏偏這時左小腿感到一陣抽蓄,心想完了要抽筋了,又放慢腳步,幾乎是一跛一跛的跑姿,扭著繼續往前。這時將策略改為這樣的姿勢跑一公里後,小走一段再繼續跑,以不讓抽筋發做為原則。

就這樣用跑走的方式,以接近一個半小時的時間,慢速地跑完12公里,里程92公里,時間進行9小時5分,sub9與破PB都無望了,唯一願望就是10小時完賽,絕對不能帶著一點點遺憾回家。這個補給站有西瓜,暢快地吃了四片,請工作人員幫我拍照,也將全身淋上冰水,就把這裡當作最後補給,打算接下來的8公里就一鼓作氣,不進補給站、不停下來,一鼓作氣跑回終點。


◎92公里吃西瓜

低著頭頂著風,就以6分速一公里一公里地追。越接近終點周圍加油的人群也越來越多,我知道我快到了,但還不能鬆下腳步,左腳的抽筋依舊隨時會迸發出來,壓住它繼續往前,終於踏上終點前的草地,距離10小時還有很充裕的時間,取下墨鏡,張開手臂,聽不到周圍群眾與大會的聲音,帥帥地通過終點,然後笑著轉身向賽道、工作人員、與馬拉松之神深深地一鞠躬,就如同後來我跟工作人員說的:「I enjoy this race」,我是真心喜歡這場比賽,雖然沒破九小時也沒破PB。


◎抵達終點


◎抵達終點


◎完賽獎牌與現場印出來的完跑證明

 

「東京柴又100K」最後成績09:52:42,晶片成績09:52:37,一般選手組總名次第52名,50歲組分組名次第7名。男子參賽人數 (登錄與一般選手) 合計1784人,完賽1252人,完賽率70%;女子參賽人數 (登錄與一般選手) 合計206人,完賽126人,完賽率61%,整體完賽率比我想像還低,雖然賽前看資料覺得這場比賽不過是沿河濱的平坦道路跑而已,沒有太多高低起伏,但從低完賽率可想而知這場比賽的困難度,全日照的大太陽、100公里河堤完完全全無遮蔽、50公里回程的風速堪比新竹風,天候與風勢是最大的挑戰。


◎官方公佈成績與各段速度

( 興趣嗜好運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ono5510&aid=126980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