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倫敦房事番外篇: 大樓外牆事件 (刊於換日線網站)
2019/11/21 16:59:58瀏覽3656|回應1|推薦31

2017年六月發生在西倫敦格倫菲爾大樓(Glenfell Tower)的那場火災,奪走了72條寶貴的生命,造成許多家庭家破人亡,幸運逃過一劫的居民也面臨失去所有,無家可歸的慘況. 這場悲劇震撼了整個英國,對倫敦人而言尤其椎心因為格倫菲爾大樓裡住的大多是一般市井小民,也有不少外來移民家庭,儼然是真實倫敦市民生活的縮影. 大多數人在哀悼罹難者的同時,也不免擔憂: 像格倫菲爾這樣的住宅大樓在倫敦隨處可見,下一次命運的俄羅斯羅盤不知道會射中哪一棟.

事後政府相關單位勘驗發現,大樓為了美觀而加裝的外牆,ACM (Aluminium Composite Material,鋁塑複合板)易燃材質,而它就是造成大火延燒快速,一發不可收拾的主因. 這個調查報告馬上引起一連串的連鎖反應: 施工中的建築一律禁用ACM塑材,已完工的大樓則一律進行檢驗,如果發現有ACM外牆,就必須立即採取防火措施,並且盡快更換合乎標準的材料.

我家在一個由幾棟大樓組成的新建社區裡. 格倫菲爾悲劇發生後,大樓管理公司只發信說會檢查建材確保住戶安全,接著就無消無息. 十月初,住戶們發現每棟大樓的入口和樓梯間都有穿著反光背心的人,無所事事的晃來晃去. 一問之下赫然發現他們是管理公司請來的”Waking Watch”(守夜人),工作內容就是在各棟樓巡邏,”如果發現火災,負責協助居民撤離”,換言之,沒有火災的時候,他們根本沒事做,只是走來走去領乾薪而已.

有些人腦筋動得快,他們發現守夜人團隊高達二十人,24小時輪班,一週七天不間斷,就算以最低時薪計算,一個月下來是筆龐大支出,而且這筆費用毫無疑問地會被加在早已是天文數字的管理費裡. 於是住戶們聯合起來質問管理公司為什麼社區需要這些守夜人? 他們的薪水又是誰買單? 管理公司才不得不召開居民大會,宣布檢查發現社區裡幾棟大樓有ACM外牆,依照政府的新規定,London Fire Brigade(倫敦消防局)的建議,這些大樓在更換外牆之前只有兩個選擇: 第一: 全數居民撤離 第二: 雇用守夜人,確保火災發生時,居民能盡快逃生. 如果住戶們不想無家可歸,當然只有後者這個選項,而且因為這是為了住戶的權益著想,理所當然也要由住戶買單,直到大樓外牆更換為止.

那大樓外牆誰買單?” 有人問.

答案讓全體住戶當場抓狂: 除了守夜人,外牆也是住戶買單,因為建商和管理公司都覺得他們沒有義務代償這筆費用.

大家算了一下,以單位平方米數來計算,一間兩房公寓要付九千英鎊左右(近台幣四十萬)的費用,三房依比例計算,大約是一萬兩千英鎊(近台幣五十萬),這還只是保守估計的數字,而且不包括守夜人的薪水! 這樣龐大的一筆帳單,一般家庭就算雙薪有儲蓄還是負擔不起房子貸款還沒付完,加上天外飛來的債務,想賣屋了事也不可能因為沒有人會買有火災疑慮,又附送莫須有帳單的房子大家都不知該如何是好,很多住戶甚至是首次購屋,畢生的積蓄都壓在這裡,這個晴天霹靂讓人絕望到極點. 更不可置信的是,我們家所在的大樓並沒有ACM外牆,完全不需要更換,但因為管理費是依所有公寓的平方呎平均分攤,我們這棟也全被拖下水,一起概括承受,誰也逃不了.

像我們這樣情況的社區,在倫敦和英國其他城市有好幾個,但是因為之前沒有類似的案例,相關政府機構沒有配套的政策,保險公司也以大樓外牆沒有壞,只是因為法令改變才需要換的理由拒絕理賠. 在申訴管道有限,求助無門的情況下,我們只有自救.

同樓鄰居凱倫出面組織Residents’ Association (住戶協會),打算集眾人之力向外界發聲,尋求協助的同時,也讓外界知道建商與管理公司棄我們不顧,藉此施加壓力,希望事情有所轉機. 然而,要組成一個官方認可的住戶協會並不如想像中容易: 法定要有60%以上的住戶列名. 臉書社群公告加社區佈告欄廣告一週後,還是招攬不到10%的成員,眼看住戶協會就要胎死腹中,凱倫只好請大家幫忙,我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成了住戶協會的創始成員之一而第一件任務,就是與其他成員分組到大樓裡敲門,掃街拜票式的請人入會.

和我一組的是原籍巴西,嫁給英國人的丹妮. 對於這樣溫和的英式做法,她覺得不可思議: “這要是在我的國家,我們早就舉牌上街頭抗議了,英國人就是太愛面子,才對這樣的不公不義束手無策!” 我聽了只有苦笑 - 要是在台灣,作法應該是先去媒體爆料,再開記者會,推派住戶代表戴著壓低的漁夫帽和大口罩,在鏡頭前哭訴吧?!

我們花了幾個下午的時間,敲了幾十扇門,對認識和不認識的鄰居說明大樓外牆引起的連鎖反應(很多人忙於工作,或只是租屋的房客,因此對社區內發生的事完全不知情或不關心),勸說他們加入住戶協會確保權益. 在這樣的直接招募下,成員終於持續而緩慢的增加,只是對我們的情況還是沒有立即的幫助. 同時間,其他成員聯絡了地方代表,國會議員,倫敦市長,希望有人能為我們出面主持公道,然而我們收到的同情與安慰多過於實際行動,幾星期過去,一點進展也沒有. 很多人把氣出在守夜人身上,也有人把不滿加諸管理團隊,對這些人極不友善,整個社區充滿憤怒挫折的情緒,連居民之間也為了要怎麼抗爭而爭執不下

某天傍晚,所有住戶收到了最新的管理費帳單,上面的天文數字雖然在預期之中,但還是讓大家陷入更深的愁雲慘霧. 我和先生看著那大約是我們所有存款加在一起的數字,連哭都哭不出來. 我們和其他住戶不過是一般受薪階級,辛苦工作買下屬於自己的房子,背上二三十年的貸款,只希望擁有一個安居的小窩. 這場發生在城市另一端的大火,一瞬間把大家多年的努力也燃燒殆盡. 在整個社會都為格倫費爾哀悼的同時,我們成了無人知曉的連帶受災戶.  

當然,和格倫菲爾失去親人和家園的災民相比,我們已經幸運很多了,我不覺得我們有立場抱怨自己身處的狀況有多悲慘. 即使在這樣的情況裡,我還是相信只要大家都還有一口氣,繼續抗爭到底,事情必定會有轉機.

過了幾天,Sunday Times (泰晤士報週日版) 的一位記者聯絡上凱倫,希望能採訪幾位住戶,針對我們的困境寫一篇專題. 協會的幾個幹事討論後,推派我和另外兩個住戶受訪 (因為我是移民,在學校工作,又有兩個學齡孩子,形象比其他在金融業工作,沒有家累的年輕白領更能引起社會大眾的同情). 我雖然不願意上報,但是如果不把握這個機會為自己和社區發聲,就只有乖乖屈服,走上破產一途. 兩相衡量之下,我只好硬著頭皮讓記者來家裡訪問和拍照.

Sunday Times的專訪見報後幾天,某電視台聯絡住戶協會,想在他們製作的格倫菲爾大火後續專題報導中,穿插幾位住戶的訪談. 我又一次被推上場,這一次,我面對的不只是記者,還有一台讓我眼睛不知道看哪裡的攝影機,我緊張得不停吃螺絲,花了兩三個小時才拍完二十分鐘的素材 -- 所幸後來另一位住戶在訪問中侃侃而談,聲淚俱下,比我更有說服力和戲劇張力,我的段落沒被採用,才免於上電視曝光.

在這整個過程當中,我其實是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不知道這場荒謬劇到底會怎麼收場,也做好了最壞的準備. 然而電視報導播出後幾週,住戶們收到一封來自管理公司的信,信中一改之前事不關己的口吻,很客氣地為這幾個月來的壓力與不愉快致歉,接著白紙黑字證實建商已經同意負擔守夜人與大樓外牆工程的費用,請住戶們不用擔心

消息一傳開,所有住戶都欣喜若狂. 大家推想是媒體曝光這招收到了效果,建商與管理公司擔心影響聲譽,不得不負起責任,以求息事寧人. 就這樣,長達近一年的和平抗爭終於有了期望的結果. 雖然大樓外牆至今還未更換,社區內房產買賣和貸款也因為這樣而衍生一些問題,但是這已經是可以接受的狀況

 

在英國十幾年,我學會據理力爭,當面協商,電話客訴和寫抱怨信都是生活的日常,遇到這麼大規模的狀況還是第一次. 我向來敬重那些參與群眾運動爭取權益的人,但是從來沒有這樣的經驗. 這次的外牆事件莫名其妙地把我推上了前線,讓我不得不站出來為社區發聲,雖然離上街頭還很遠,但是我終於能夠體會在面臨最壞可能時,必須為自己和整個大環境奮力一搏的人,懷抱的是怎樣的心情.  

倫敦是個有八百九十萬人口的大城市. 一個人,一個家庭,一個社區,身在其中都是極小的單位,但是這些小單位彼此之間縱橫交錯,編織了無數的故事. 脫歐在英國造成了極大的分裂,也帶來經濟上的損失,然而格倫菲爾付出了更高的代價,讓這個城市裡的許多小單位建立連結. 正如英國詩人John Donne的著名詩句: “No Man is an Island (沒有人是一座孤島)” – 每個人都會在某種情況下,與某個無預期的對象產生關聯,成為生命共同體

這場和平抗爭有形的收穫是一筆勾銷的帳單,無形的是拉近了住戶們的感情. 原本大家在社區或電梯裡遇到都把對方當空氣,頂多點頭打聲招呼,事件發生後,幾次會議讓參與的人們認識,有了同舟共濟之感,彼此變得友善許多,有些人甚至成了朋友.

年輕的我是個孤僻的人,社區這個概念嗤之以鼻,更對熱心社區活動的人敬而遠之,覺得這些人沒事找事做,住在大城市裡,誰有那個閒功夫去敦親睦鄰? 我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成為一個負責任的成年人”,每月付房貸繳帳單,勉強維持著經濟的平衡,然後莫名其妙地被發生在城市另一頭的大火,延燒到幾乎失去自以為安穩的生活,而唯一能夠與我背水一戰的,只有素不相識的鄰居.

這場外牆風暴為我上了寶貴的一課. 我再也不是一座孤島我學會跨出去,把其他的島嶼連結成厚實的土地,也學會為整個群體發聲,而不再獨善其身. 抗爭本身只是一個開頭,之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然而無論如何,我知道我不會獨行.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vetteinLondon&aid=130990135

 回應文章

靜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1/22 03:12
點點滴滴皆學習,有些事還是必需去爭取的,管理公司收的費用一般都高,其實他們很有錢的,為了永續經營,還是得負責。謝謝分享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