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介紹十惡業(21):欲邪行-3
2018/04/08 16:57:39瀏覽1091|回應0|推薦5

※本文係從《菩提道次第廣論》課程裡,法師所開示的內容中所節錄出來的。本文接續上一篇「介紹十惡業(20):欲邪行-2」,有興趣的朋友,請參閱。


復次龍王。若離邪行,即得四種智所讚法。何等為四?一、諸根調順。二、永離諠掉。三、世所稱歎。四、妻莫能侵。是為四。若能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後成佛時,得佛丈夫隱密藏相。
    ——節錄自《佛說十善業道經》


在《十善業道經》中有講,如果能夠離開邪行,那就能夠得到四種「智所讚法」,就是四種有智慧的人所讚歎的,「何等為四?」第一個是「諸根調順」。「諸根」就是指眼耳鼻舌身意六根,「調順」即調和安順,調順就是眼見色,心不動,耳聞聲,也是不動;如果反過來,就是六根面對六境的時候,容易生起貪瞋癡,這是一種。那另外一種,就是說他能夠離邪行的話,諸根調順,也意思是身體健康、六根調順,不會使令身體有不必要的耗損。我們說眼耳鼻舌身意,我們眼見色、耳聞聲,這個身…鼻舌身這些去接觸到外境的時候,常常會引發這一種貪淫之心,如果我們能夠遠離邪淫的話,就不會…。

像我們說之前有什麼淫照的事件,就是演藝人員拍了一些淫欲的照片,流傳很廣。還有更早之前,也有一些什麼,就是DVD吧,還是VCD那一種。不管是演藝人員還是政治人物,這些東西…如果我們傳播媒體不去廣泛地傳播,或者是我們網路上不廣泛地去發的話,看的人他不會去受到這方面的刺激,所以其實這些東西就一個教育的立場來講的話,還是少一點比較好,因為我們不知道說我們這樣子去口誅筆伐,對那個人怎麼樣怎麼樣的時候,到底是你對他的宣傳效果大,還是我們這個教育不要犯淫的效果大?到底是造成大家都去看那個照片到底是什麼樣子,或者是說大家去買那個光碟,到底是什麼內容,這樣比較多呢?還是大家意識到說這個是非常不道德的事情,使令我們身心都受到損害的事情?

所以這個都是要去思考。我們說各行各業都要有它的職業良心嘛,到底它造成的效果是一種廣告的效果,使令大家心花怒放的,比較多呢?還是正面的教育比較多?像色塵,我們眼見色,譬如說像這樣子;那聲呢,耳聞聲,這個聲塵,在經典裡面也是講到,這個天人,就是忉利天天主帝釋天,他的第一夫人叫舍脂,舍脂夫人她是阿修羅王的女兒。因為阿修羅女特別地美,美得甚至都超過天人的女兒,所以他非常地喜歡。因為帝釋天在六欲天的第二天,還是沒有離開欲心,所以他看到美女,還是要娶過來。娶過來之後,因為阿修羅的秉性就是好嫉妒、好爭鬥,所以舍脂夫人她常常就會猜忌說,她先生又上哪裡去了,是不是找別的女人了,怎麼樣怎麼樣,胡思亂想…。

那時候因為帝釋天他常常去拜訪仙人,就是他已經修成五種神通了,因為很恭敬他,就常常去拜訪這仙人,去聽他講法。這時候舍脂夫人不相信,就想說你常常出門,一定是去婚外情了,怎麼勸解也勸不下來,因為他們都是有神通力嘛,又是阿修羅王的女兒,這神通力也挺大,就乾脆隱身起來,藏在帝釋天他的車乘裡面,然後就跟著去了。等到帝釋天到了仙人修行的處所,一下他的車乘的時候,他的夫人也下來,帝釋天就跟她講說:「你怎麼也過來了?」「我想過來看看。」就跟她講:「這個仙人不喜歡見到女人(因為仙人他要成就神通,都是要離欲的),仙人不喜歡女人,你回去吧!」這舍脂夫人撒嬌、不肯走:「既然來了,就讓我留下來嘛!」帝釋天就拿荷花的梗打她、處罰她不聽話。那她因為很會撒嬌,就軟言軟語地跟帝釋天道歉,可是仙人在旁邊受不了,聽到她講話那麼嗲(就是很嬌氣),受不了,所以馬上就失去神通,當下就失去神通。

這個聲塵真的也是很可怕。所以它這邊為什麼說,我們如果能夠離開貪欲心…因為貪欲跟我們能不能夠成就禪定,它的關係非常大,如果說貪欲心很重的話,他就是很容易引起這種散亂掉舉之心。這個是聲塵。

那香塵呢,我們說鼻嗅香,其實像現在我們看有很多女性,包括男性他們也喜歡用香水,包括現在很多精油,大部分這一些有香氣的,它都是會引發淫欲心,因為它都會刺激我們的內分泌,所謂的荷爾蒙,大部分是這樣。像這種(像精油裡面,像檀香的,可能比較不會有這種問題),在我們出家人的戒律裡面,它也是說不要用香油來塗身,除了說檀香之外。在過去印度,天很熱的時候,他們會有這個習慣,就是用香油塗,它就是讓身體能夠比較清涼。這是這個香。

說這個味來講的話,舌根對味塵嘛,飲食來講的話,我們知道五辛或者五葷,在《楞嚴經》講,它如果是生吃的話,我們講的蔥、蒜、韭菜這些,生吃的話它容易增長我們的瞋恚心,熟食的話容易增長我們的淫欲心,主要是這個食物的特質,它會使令我們生理有這樣的一種影響。所以這是飲食的部分,有一些飲食它就是很容易會讓我們的生理有這樣的一種反應,所以才會有一些食物它會被弄成藥,什麼滋陰補腎的;有些東西我們吃要懂得吃、要節制,有些東西為什麼它要複合的吃,它不會單一種性,尤其是藥類,像中藥或者是花草茶之類的,單方的時候,有時候它某一種性太強的時候,多吃也不是這麼好。

那這個身,身對觸,觸塵,我們說身對觸塵,就剛剛講的這個「淫女騎項」,就是因為有了接觸而失去神通。過去也是曾經有一個國王,以前在佛沒有出世之前,有很多仙家、修仙道的,這個就是修行成就五種神通,這個國王他也是很尊敬這個仙人。這個仙人跟我們講的神仙不一樣,就是他修道成就通力,每次請這個仙人來王宮裡面應供的時候,他都是飛行而來的。因為他有五種神通,國王非常地恭敬他,仙人飛來的時候,他都是用他的雙手去承載仙人的足;然後仙人在飲食的時候,他也是自己(不是叫下面的人,不是叫他的僕人、手下),他都自己奉上食物。

但是這一天這個國王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他必須要離開,他就想說…因為平常伺候他的這些宮女,他就派了一個能幹的,就跟她講他平常對這個仙人非常地恭敬,她要照他的禮法來恭敬這個仙人。所以國王今天不在,就請他身邊這個宮女代理他。這宮女因為平常看她的主人怎麼做,她也知道,所以這個仙人飛來的時候(因為以前佛的時候,也都還沒有這個,都是赤足嘛,他們大部分都沒有穿鞋),仙人飛來的時候,宮女也是一樣很恭敬地就去承接仙人的足。但是因為宮女雖然是宮女,畢竟是女孩子,這個手特別的柔軟,結果仙人腳一觸到這個宮女柔軟細滑的手,當下馬上神通就失掉了。飛著進來,走著出去,離開的時候,飛不回去了,因為失掉神通,沒有辦法就只好走出去。

這個經典很多啊,我想各位可能也都看過很多。因為在這個地方剛好有這樣的一個典故,讓我們…喔,原來他為什麼…我們以前看這些典故的時候,可能都當作一個故事看,現在看就知道,因為他就是這個觸塵的關係,身對觸,一碰到就神通盡失。典故裡面很多啊,本來在飛的,聽到歌聲…或看到,這麼一眼看到,就整個一個一個掉下來,這個很多的。這邊就講到,如果我們淫欲心能夠斷,這邊講的是只有邪淫,就能夠…諸根能夠調順。

第二是「永離諠掉」。因為我們六根很調順,所以語言上面不會很諠譁,身體也不會掉動不安,心不會妄念紛飛、心神不寧,就從身口意上面。那這個語言上面的諠譁,反過來就是…它的相貌是什麼呢?就是他老是掉舉、老是散亂,總是想要找人家講話,沒事也要窮聊,實在是沒有什麼事情也找不到人的時候,總是會聽他哼哼哈哈,也要哼個小曲就對了,就是他那個嘴巴永遠就是停不下來。我們看現在現在人是不是走到哪裡都要有卡拉OK?像以前剛開始有什麼MTV,之後就有KTV,後來卡拉OK。以前都還要到店裡面唱,一唱唱個一兩個鐘頭,現在已經進步到幾乎家家戶戶也都會有一台那個機子。

我們在山裡住過不同的地方,本來在這個山下住。因為我們那個地方叫做山裡,其實不是別墅,但是就人家當作這一種,他可能在市區有房子,但是他假日譬如說每個禮拜六就要來這邊唱,然後永遠都唱一樣的。那時候有一陣子,樓下一個退休的醫生,每個禮拜…因為我們知道那個卡拉OK片子放下去之後,它就音樂出來,然後字就出來嘛,譬如說它那個字出來,字它就會變色,變到哪一個字你唱到哪一個字,這樣子也不用教,大家都會唱。我也不知道他在唱什麼,可是還蠻困擾的,因為我們那個好像隔音效果不太好,而且我這個耳朵也是不太好,就是很容易記,對那個音樂、音聲特別敏感。

唱到後來,有一天不知道怎麼回事,那個歌我到現在還不知道那是什麼歌,好像是台語歌,很像一首歌可是又不是那一首歌,一首我沒有聽過的歌,老是每個禮拜都在那邊唱就對了,因為跟人家借住,也不是說要長久住,我們也不好去多說什麼,但是住了一陣子之後,有一天我突然在哼那一首歌,結果我們這道友說:「哎呀,怎麼回事啊!」他嚇到,我也嚇到。我想:欸,怎麼會這樣,已經聽到不知不覺就哼起來了。他說:「喔,那這個一定要趕快搬走。」後來就搬到山上去了。後來就聽屋主講說,那個退休老醫生愛唱歌,每個禮拜都要來唱,算一算有時候還來個兩天。這樣還蠻困擾的,因為那個聲音蠻大聲的。

後來搬到山上之後,想說這下應該沒有卡拉OK了吧,結果我就發現現代人真的很愛唱歌,實在很愛唱歌,他在家裡可能不能這樣盡情地唱,所以大家都搬到山裡來唱。後來我們住上面,一樓也有一戶人家,每次他就帶他的朋友來,也是一樣假日就開始唱,不過因為這次我們在好幾樓上,他在一樓,所以就差很多。我就發現說,像我們現在很多老人的這種一日遊,就是那個社區、鄉鄰、里長辦的,結果愛唱歌的老人去,當然很盡興,不愛唱歌的老人回來,抱怨地要命:「去就去這麼一天,坐車就坐了一半時間,然後在車上不能好好休息。」因為大家一上車就爭先恐後地搶麥克風,從來沒有一次不唱歌的,所以真的是現代人都喜歡唱歌。

其實我們也知道,可能就是一種情緒的發洩吧,他把他的這一種…在別人的歌裡面唱自己的悲哀,唱自己的傷心,抒發自己的情緒,這是有一點抒發用。那如果有的人,我們觀察,或是我們觀察我們自己,這個好像總是要找人聊天,這個可能就是要稍微注意一下。

這個身掉動不安,就是說他隨時都要找一點事情做,就是沒有辦法安靜地坐下來。其實不只是身,他可能自己手上做這個事情,然後那邊還要錄音機開著、還是電視開著,然後這邊什麼又開著,就是他弄得很熱鬧、很熱鬧,他才不會覺得說好像不安的感覺。其實這就是內心的一種躁動感,沒有辦法靜下來,所以一直要這邊弄一弄、那邊弄一弄。那這個心,如果不是這一種離開諠掉的狀況,那反過來,他就是會胡思亂想、妄想紛飛。如果能夠離開諠掉的話,那他就很容易…能夠得定。

第三呢「世所稱歎」,就是能夠得到好的名聲,能夠得到世間一切的稱讚。譬如說像過去有貞節牌坊、貞女烈婦、賢妻良母等等,我們在因果的善書裡面、歷史記載上,也是有很多。像我們以前、過去的婦女,如果她先生往生的話,她為他守節多少年,會得到朝廷頒給的這個貞節牌坊。

在過去也有一個鄔憶川先生,他是浙江的人。他妻子去世之後,孩子還很小,有兩個兒子,就感念他妻子為他生兒育女,非常地辛苦、非常操勞,使令她很早身體就病故了,所以他就發誓不再娶妻、不再續弦,也不沉迷在男女之欲上面,盡心盡力地去照顧、撫養他的兩個兒子。也因為他這樣的一種志節吧,所以鄰近有錢的寡婦覺得如果能夠有這樣的先生、這麼情深意重的先生,真的是很值得,就請人去提親,也被拒絕了。後來一些有錢的人或書香門第的人家,都紛紛去提親。因為有錢人不怕,知道他無貪求嘛,所以不怕他來掠奪家產;那書香門第更欣賞這樣的人,所以都紛紛去提親,但都被他拒絕。他一個人就把孩子撫養,孩子長大也讀書讀得很好,科舉都有得名,後來也是做了很好的官。最後也得到政府賜他一個匾額,以前是貞節牌坊,他被賜一個叫做「義夫」(就道義的丈夫),也賜給他很多糧食。

其實過去有這樣的事情,現在應該也是有,但是現在也有不同於這樣的一種狀況…像我認識一個師姐,雖然說是師姐,她年紀很小。她父親好像是鼻咽癌吧,就是到後面都不能吃東西了,肚子鼓得很大,癌症一段時間就往生了。她父親在生病的時候,她聽說唸《地藏經》能夠除病苦,那時候她父親生病的時候,她小小年紀應該也才二十出頭,她就念經。有一個哥哥、一個弟弟,就念給她父親。他們家人就是工作的就先把工作辭掉,輪流去醫院照顧她父親。她父親很難過的時候,她說那時候很難受的時候,又不能吃,他常常都好像要拔他的管子,很難受,她就趕快念《地藏經》。她每次在她父親旁邊念《地藏經》的時候,她父親就能夠睡覺;因為她父親那個病好像蠻難受的,不能睡覺,她只要去他旁邊念經,她父親就能夠安睡。

剛開始她工作還沒有辭掉,後來她就把工作辭掉,因為她父親需要二十四小時有人陪。那時候她也自己發願,她家裡沒有學佛的,她自己就發願她要吃素。其實剛開始本來是說,一般我們是說四十九天嘛,你平常如果沒有吃素,如果有學佛的人家,至少在人往生之後四十九天,結果她吃了之後、一吃之後,她就是一直吃素下來,因為她已經不習慣吃葷。其實她的朋友跟她一樣,根本還小孩子嘛,所以跟她出去,她其實吃飯蠻不方便的。因為她朋友不太支持她,你吃什麼…每次為了你怎樣…要配合…要找。其實她也就吃很簡單,她說她也不是…我就問她說:「你以前愛吃肉嗎?」「愛吃。」「那你後來為什麼可以不吃?」她就是為了她爸。之後她爸往生了,四十九天之後,她就覺得她要這樣子吃素下去。所以她有時候跟朋友在一起,她說也曾經邊講話就失神了,因為女孩子在一起都很瘋的、失神了,那個筷子怎麼就夾到那個炸雞塊去了,結果已經筷子快要戳到那個雞塊,想:「啊,我的筷子…我怎麼會往這個雞塊去夾?趕快收回來。」都沒有被動搖過,就一直吃素。

這個孩子你看她父親往生之後,她一個高職畢業之後就出來工作,然後一個哥哥也是工作,想要出國去再繼續讀書升學,就自己賺錢,她也出來賺錢,想要存一點錢再去讀書。他們還每個月要繳錢給她媽媽繳房貸。後來幾年之後,她母親在外面認識了一個男(不能說男孩子)一個男眾,他們就覺得這個男眾、這個人條件也不是很好,年紀也蠻大的,他們也不希望她媽媽跟這個男眾在一起,但是她媽媽不但跟這男眾在一起,把她孩子…。你看一個高職畢業能夠賺多少錢,頂多兩萬塊、兩萬出頭,賺得夠少了,還要交給她媽媽一萬塊,自己生活非常地刻苦,你看她一個冬天老是穿那麼一件外衣,穿的都是很簡樸的,也不愛漂亮。結果後來他們知道說,這個媽媽居然把這孩子給她媽媽(一個是給她零用嘛,另外就是要繳房貸)全部沒有繳房貸,就是都給那個男孩子。哥哥弟弟、還有她,三個人幾十萬都沒有,已經很久都沒有繳了。

我就想說:「那這個怎麼辦呢?」他們就後來…也沒辦法制止,她媽媽就是一直,她自己賺的錢什麼,就一直就是給那個男的。我想說,這個母親已經到這個地步,已經沒有辦法、心思去管她的孩子了,已經沒有辦法去照顧她孩子。到最後我就說:「那你們…再下一次還是這樣,那你們這樣怎麼辦、怎麼打算?」她說,他們兄弟都已經開會商量好了,最多就是這個房子不要了,各自找地方生活去,也沒有辦法,因為他們沒有多餘的錢給這個母親。其實說起來,我也不用講那麼多,因為我們新聞每天一打開,全部都是這些事情,從殺盜淫…到現在,每天社會新聞都是這些事情。

我們雖然看到很多反面教育,但是正面的我們還是要講。在明朝的時候,有一位賈先生,官已經做到御史了,這個賈御史他小時候他的父母親就是作主(以前的時代,從小就已經給孩子訂了)讓他跟一個姓魏的(就是他那個道德也很好,但是他沒有出來作官),也是書香門第的一個女孩子訂婚。長大之後,等到長大的時候,魏家的這個小姐因為生病雙目就失明了。她的父親就覺得他們自己的女兒配不上人家了嘛,於是把他們之前約聘的信物還有禮金,全部都還給賈家,自願退婚。賈家知道這件事情之後,不但沒有接受,而且反而就把這個媳婦提早迎娶過來。結婚之後,賈御史的夫人,因為覺得她自己的條件不夠,她就常常跟她先生講,勸他要娶妾,以前三妻四妾很多嘛。

賈御史就跟她講:「你雖然眼睛盲掉,但是這個不是你的過失。如果說我再娶,有三個不是。第一個不是,這個對你不公平,因為你眼瞎,我這樣子做,這對你不公平。第二個就是恐怕我娶了小太太之後,日久天長,這個小太太她有可能因為爭寵、要爭個高下而生嫉妒心,對你會有不利。不然呢,如果說她今天得寵了,她可能會生起驕傲心,也對你不利,這個是第二個理由。第三個理由就是,我上有父母,下還要撫養妻子兒女,而且心裡還有抱負、還有家國,希望能夠為國家做一點事情,不想把精神體力心思耗費在男女的事情之上。」所以他不想在這個上面多費思量,希望夫人不要害了他。因為我們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你在這邊花掉之後,你說你要為國、為家去做什麼事情,其實這個能力就損減。所以古時候的人他有一個譬喻說,我們的精力就像一盞油燈的燈油一樣,你如果在這一方面耗費太多的時候,你另外一方面其實你就沒有辦法有所抱負。

以前我們都…像什麼小說啦、愛情小說,還是什麼電視連續劇,剛開始看覺得說「哎呀,這個怎麼這麼癡情、這麼專情啊!」可是看到後來就想說:「奇怪!這個男孩子他泡在這裡,他在事業上還能有作為嗎?他還能夠為家國做一些什麼事情嗎?他這一輩子都花在這個上面,他大好的青春、大好的光陰,全部花在男歡女愛上面,他能夠有什麼作為嗎?」其實我們想一想也知道嘛。所以其實女孩子她如果說要去找一個對象的話,真的是要先…做父母親(我們有子女的)前行的教育都要打好,要認清跟她將來生活在一起的,是要什麼樣的人?

譬如說這個賈御史他這種狀況,像我們現在也很多是這種交往多年,甚至論及婚嫁,聽到這個有病了,很多嘛…你看年紀輕輕,怎麼一檢查就什麼癌症、什麼癌症、什麼絕症一大堆,然後馬上就分手。那個分手…對方還不一定找到新的朋友,他是一聽到說怎麼你生了這麼大的病,他就怕麻煩、怕負擔,馬上就分手,現在也很多這樣子。其實甚至有些都早就已經有夫妻之實了,那還是會這樣棄之不顧。我們也聽說很多那一種就是結髮已經多年了,結果今天(當然我不是讚歎女眾,但是我聽到的例子都是)女眾、太太生了一個什麼病(癌症),因為現在癌症太多,結果生病在家都還沒往生,這先生(我看她後來大半也是被他氣死)就己經登堂入室地女朋友帶回家。譬如說中風,身體都不方便了,那先生就恩斷義絕。所以我們常常聽老人家講,夫妻它不是情欲的結合,它是道義的結合,你要有道義,有道有義。

四者「妻莫能侵」,就是自己的妻女不會遭他人的侵犯。因為因果是非常地明顯的,所以我們為人父母的,要想到、明白的,就是父母有邪行的時候,兒女容易受人侵犯。我們雖然說自作自受,是沒有錯,但是因為家人本身彼此之間的因緣非常的親,它是一個共業感招的,也就是說我們如果自己在這方面的行為不是很好的時候,我們會感招的也就是,我們所謂的「妻不貞良」,你的妻子可能也不是這麼的貞節,那可能自己的女兒也很容易受人家侵犯。這是我們業力感招的,雖然不是說像一般人家想的說因為你禍害你的子孫,但是因為我們這樣的一個業行,感招這樣的一個眷屬,然後她受到這樣的一個侵犯,我們也會深深地痛苦。這是四。

若能夠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在成佛的時候,能夠得到佛三十二相裡面的丈夫隱密藏相,就是如果能夠將離開邪行的功德迴向無上菩提,就是迴向成就正覺的話,在成佛的時候,就能夠成就佛的三十二相的馬陰藏相。我們在介紹佛三十二相裡面有講過,就是馬跟象的生殖器是往內縮,就像男童一樣,像其實道家他們也會練這個,就是說他功夫好也可以達到,不是說一定要開悟,不一定要開悟,只要你持戒清淨,或者是修行的功夫好、心性清淨的時候,也是可以達到這樣。

我們也知道,像我們聽說在監獄裡面,有兩種人最被鄙視也最容易被欺負。你說他都坐了監牢了,監牢裡面還分等級,可能最不被鄙視的就是類似像經濟犯(以前經濟犯很多嘛,票據法那一種很多),最被鄙視、最容易被人家修理的就是性侵的案件,然後小偷也是會被修理地很厲害,三隻手…他們常常被有意無意地欺負,手打的腫得跟什麼一樣;那性侵的,他們甚至就是要另外給他分一區,免得他們會受到其他不是這種案情的人的欺負。那我們先到這邊。


(下一篇)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uMin0121&aid=111448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