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介紹十惡業(20):欲邪行-2
2018/03/04 18:00:57瀏覽1931|回應0|推薦4

※本文係從《菩提道次第廣論》課程裡,法師所開示的內容中所節錄出來的。本文接續上一篇「介紹十惡業(19):欲邪行-1」,有興趣的朋友,請參閱。


請翻到52頁,最後一行這邊,我們上禮拜講到淫戒的這個部分,最後一行這邊開始是補充《五戒相經》裡面的部分。它這邊就講五戒中的婬戒,如果是三緣具足的話,就犯了根本罪,是不可懺悔的。哪三個條件呢?

第一個是有淫心,就是他有行淫的欲樂心,就是他想要行淫。在經典上怎麼來形容這種心情呢?他想要行淫欲的那種急切,就像「如饑得食」、「如渴得飲」,就好像我們肚子很餓的時候得到食物,那種很饑渴、狼吞虎嚥;不同於說像熱鐵入身,好像熱鐵入身,非常地痛苦,還有這個臭屍、臭穢的屍體繫在我們的脖子,那是完全不同的心情。如果說是以這樣子如饑如渴這樣的一個心情來行淫的話,它就是具足淫心。跟這一種就是她是非不得已、迫不得已,乃至於被強暴,就好像熱鐵入身的感覺、還有很臭穢屍體,非常厭惡、非常地難受,那就不具足這個條件。所以如果說是像那一種被勉強的狀況之下的話,它就不會造成這樣的一個根本。

第二個條件就是,在三處行淫,就是口道、小便跟大便處,男眾兩處、女眾三處嘛。這個小便處在女眾來講就是陰道的部分,我們現在小便處是尿道,古時候沒有分這麼細,就是說小便處,就是我們所謂的產門。

第三個條件—事成。事成就是兩根交會,即使他入如胡麻許,這胡麻就我們說的芝麻嘛,這麼一點點,也算是破了根本罪。

如果說他是有淫心,但是沒有行淫,身體沒有接觸,犯下可悔。如果是身體接觸,雖然沒有行婬,但是他犯中可悔。我們前面講到說,一般下可悔就是他有起心動念,但是他沒有去付諸於行動;但是他如果開始付諸行動,但是沒有…我們說偷盜殺人或者是行淫,未遂的話,那就犯中可悔。這中可悔裡面,它還有分輕重,我們這邊就沒有去分這麼細。譬如我們講說犯下可悔這個部分,就像現在有很多的影音、刊物,就是會讓不小心、有意或無意去閱讀、看到的人,他很容易產生一種性幻想,甚至就是變成一種類似精神狀況,就是想別人、誰對他怎麼樣,事實上是沒有,這個是屬於性幻想。如果它不是一種精神疾病的話,是自己這樣子想的話,那他這樣其實就已經犯了淫,只是還沒有根本。

所以在我們古時候的教育來講,對於男女的這個方面的教育,就是說最好不要去寫那一種什麼淫詞,所謂的淫詞就是那一種什麼風花雪月的,然後那一種就是勾動人家情感的。好像現在有一些歌曲,你本來也沒有失戀,但是聽了唱了就覺得很失戀的感覺,不然就是很悲情、很苦戀,這樣子其實都會讓人容易往那方面去想。所以過去大德講說,像我們中國古代小說水滸傳的作者施耐庵,他是元朝的人,因為水滸傳裡面非常地、很多在描寫男女淫欲的事情,因為他這本書又非常地、等於是一個經典之作,但是對他自己本身的業因果報,就是造成他的子孫都是啞巴,他孩子跟孫子都是啞巴,就殃及他的子孫。在歷史上這樣的事情蠻多,這些記載蠻多。像現在也有很多勸善的因果的書,這些故事非常非常多,如果各位有興趣的話,真的可以多讀多讀,讓自己對因果善惡的觀念、概念,能夠種得更深一點,也能夠有比較清楚的判斷。

像有一些我們現在所謂的明星、演藝人員…。中國古時候女子,手還不能給人家看到,如果胳膊膀被人家看到,非得嫁給他不可;現在滿街都還胳膊膀,前背、後背、肚皮都有,以前不是這樣子啊。所以我們在看電視電影什麼,我以前剛開始實在想不通,你穿這樣子出來,內衣內褲廣告什麼,拍得這麼大張,然後全國到處、甚至國內外,你這樣怎麼結婚啊?結果還不是這樣,人家說你不要那麼土,人家還被她媽媽鼓勵出來說,我把女兒長得這麼好,應該要凸顯她的優點。這樣其實就是造下很多…你讓人家起心動念,是不是?你讓人家起心動念,那你有沒有這個共業呢?是會有的。所以這個看起來雖然是下可悔,可是這個累積久的時候,他就不知道他有機會、遇緣對境的時候,他可能就造了很大的惡業。

像這個身體接觸,雖未行淫…這個部分就是說,像男女朋友在交往的時候,儘量…(古時候,不要講古時候,我們老師的那一代)手牽手就已經算是、這樣子就是比較端正的一種交往了。不像現在,他雖然可能沒有婚前性行為,可是他做很多的這種事情,其實都已經犯了邪淫的中可悔了,所以這個部分也是要注意的。所以像我們說的這個聲聞乘、聲聞戒來講的話,它主要是制我們的發諸身口嘛,語言上面、還有我們身體的行為上;可是大乘的佛法就是說,在大乘的戒律裡面,就是連這個淫欲心都不鼓勵,包括象徵男女的這種念頭,譬如說我們看到繡的鴛鴦蝴蝶,或者我們說飛禽類、天鵝啊、雁啊,牠們這一種鳥類好像是一個配偶只要像不在了,另外一個也活不下去,有很多這方面的描述跟記載。很多人會去讚歎說忠貞,或者是見到夫妻或者是男女朋友感情好,如果說我們是要走解脫道來講的話,要真的出離生死的話,雖然我們現在是在家身,但是儘量,像對這些象徵性的,也不要生起欣羨之心。

所以你說出家人走在路上,看到前面男女朋友,「哎呀金童玉女,真是好一對啊」,你這一個念頭起來,其實就是跟淫心相應,你只要有一念的欣羨之心,就是會跟貪淫…這就是一個輪迴之因,所以大乘佛法連這個方面都很注意。所以以前我們有時候跟師父出去,旁邊人說看到像那個公園有天鵝成雙成對的,或者是看到一些什麼動物,師父就馬上轉身就走,弟子就覺得很奇怪說:「師父你為什麼要避開這些東西?」「不想要種下那些種子。」因為有時候我們的心念很細微,譬如說你喜歡吃這個東西,可是我喜歡吃水餃,那我一聽到水餃,其實肚子也不餓、也不想,現在也很飽,可是自動地好像馬上就會有口水、唾液分泌。這一樣的,如果說我們是沒有徹底、就是已經超凡入聖的時候,像這些的資訊,眼見耳聞都儘量減少、減少到最低是最好。然後要檢視自己,一念的這一種欣羨,或者我們聽唐詩宋詞,說「哎呀這好淒美唷」,一念的這種心,其實這也是這種男女之心,這個也是要斷除才好。

關於犯邪淫的三處,不論對象是男,這邊就說男人,還有男鬼,或者是非人男,有些是修羅、羅剎,還有公狗等畜生男;還有女,女就是女人,夜叉女等非人女,還有母狗等畜生女;黃門就是我們說(過去有宦官)閹割過男根的人,就叫做黃門;還有二根,就是我們所謂的陰陽人。只要在三處行淫,都是犯不可悔,如果在三處外行淫,那是犯可悔罪,就是他沒有造這個根本。我們說這三個條件,就犯根本;他雖然有行淫,但是他不是這三處的時候,那他犯的這個是支分的罪,就不是根本罪。若人死乃至於畜生死,身根未壞,和屍體行淫,於三處犯不可悔。就是以前的時候,不像我們現在都是會入殮,在殯儀館或者是停棺在家裡,以前常常都是在郊外,或者是說它比較窮的,幾個板子釘一釘,然後郊外一丟,如果說有人經過,看這個女人剛往生,身根都還沒有壞,他就生起淫欲心去跟她行淫的話,這樣活著的這個人他也是犯不可悔。

如果在受一日一夜的八關齋戒,行淫者犯不可悔。因為八關齋戒它是在家人的出家戒,就是他一天一夜過出家清淨的生活,出家它是連正淫都斷,所以在這一日是絕對(不管邪淫、正淫)都不可以犯。另外,破他梵行是最嚴重,凡是誘使清淨持戒的人,包括出家在家,就是我們剛才講,如果他在家,他是正在八關齋戒的時候,我們破壞他的清淨戒的話,這個也算,就是犯邪淫罪,這樣的人是永遠都不能夠受五戒,乃至出家受具足戒。自己的妻子受八關齋戒,也是不可以犯,犯也是叫做破他梵行。

殺盜淫三條戒來講,以邪淫最為嚴重,而且容易犯,為什麼呢?因為只要稍微具有慈悲心跟廉恥心、有羞恥心的人,就可以遠離殺生跟偷盜,但是邪淫卻是人類貪欲的根本,因此最容易犯,最難斷。因為我們殺生,我們很明白地可以看到,這些動物牠們被殺的時候,那種恐懼驚惶可以常常觀察得到。偷盜也是,就是很容易就招來很多的譏嫌跟世人的毀罵,所以我們只要有一點慈心,我們就不會去殺,稍微有羞恥心的人不會去盜。但是其實我們輪迴的根本是貪淫,如果是為了求聖人境界,乃至求了生脫死的修行人,不離淫欲是沒有辦法解脫的,因為邪淫它是墮畜生、餓鬼、地獄三惡道的業因,正淫是六道輪迴、貪瞋癡的根本。因為欲想不能滿足或者受到阻礙而導致瞋恚,因此造作種種愚癡的行為,而種下三界輪迴的惡業種子。

所以佛說戒身就是法身,佛以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為五分,我們說五分法身,以此戒法師師相授,即是如來法身常住不滅。如果自己毀破梵行,或者是破他人的梵行,那就等於是破如來的法身,所以說破如來法身的罪,比破舍利塔的罪還要重。我們常常說的五分法身,經由戒定慧而達到解脫,又能夠證知自己解脫,這解脫知見,所以五分法身是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

在經典裡面,有一個經叫做《沙彌守戒自殺經》,這個典故就是,這個沙彌他是一個婆羅門子,是一個貴族之家、高貴的血統,因為他的父親希望他能夠出家修行有成就,所以就帶他去依止一個修行很好的一個法師,跟著他出家。因為這位法師、這位比丘他修行修得很好,所以一直有一位居士發心要供養這位比丘,每天他都會帶一些齋供,就是他們每日要用餐,他會去供養。有一天這個居士他因為有事情,而且還蠻急的,所以他急著要出門,忘了交代家裡要幫這個師父送供養過去,就是送齋飯過去。等啊等,因為這個比丘用餐,過了中午他不能用,所以想一想這個時間快來不及了,那就派這個…他也大概知道說這居士可能家裡有事,不然不會說每天來供養,今天就沒有來供養。所以他就派了這個出家不久的沙彌,就跟他講說那你去這個居士家去化緣、去托缽,因為他們可能今天沒辦法來。

因為這個居士他們出門,就是很急嘛,本來家裡還有一些做事的工人、一些僕人,但是這居士他心理上面想一想不太放心,如果他們夫婦兩個都不在,這些工人不知道會不會把他們的家產隨意處置,可能會偷東西或是怎麼樣,心裡不是很放心。那他家裡有一個女兒,這女兒就跟他講說,這樣子好了,就請他爸爸,「那你就乾脆把這一些僕人,當作隨從帶去,全部帶去,家裡我來照應就好了,這樣你就不用擔心。」所以家裡就只剩下那個女孩子。

這個沙彌來托缽的時候,結果這個女孩子打開門一看,哎呀她仰慕許久的沙彌,因為年紀都差不多,這個沙彌也很端正,然後就非常地高興趕快把門關起來,就跟這個沙彌傾訴她的心意,跟他講說她已經仰慕他許久,已經到了有一點忘情了。這個沙彌就想說:我今天出家,如果不能守清淨戒的話,我雖然還沒有受具足戒,但也還是要墮三惡道的(因為犯了戒行)。所以他看一看,這個女孩子是不會放過他的,因為她非常地激動。他就跟她講:「這樣好了,你先在外面等一下,我準備一下,因為我不好意思,我先準備一下,你稍候再進來。」那女孩子就信以為真,就很高興跑去外面等,等等等…結果這個沙彌就到處找,後來被他找到一把剃頭刀,他就用這個剃頭刀自殺。因為他知道說,怕他這個戒體不保,所以他寧可自殺,至少能夠得到一個完整的戒體,這樣子即使他死,也不會墮惡道。

這女孩子在外面等了很久之後,想說奇怪,怎麼會這麼久,一去看,那個沙彌他已經倒在血泊中,已經往生了。後來這件事情佛知道之後,也很讚歎,就說他雖然死了,可是他是為了守這個清淨戒,是值得讚歎。因為他這樣的一個自殺,跟我們一般的自殺是不一樣的,所以他還是能夠得到善道,未來還能夠繼續地修行。這個是在經典上有這樣的一個典故,其實在典故上面還有 跟這個剛好相反,其實這是釋迦佛過去他本生的因緣。

釋迦佛祂這一世,在悉達多太子出家修道成道之後,他不是回到他的國家嗎?經過一些年之後,回到他國家,他的妃子耶輸陀羅跟他見面,心情還是蠻感傷的,見面的時候,給他吃的(那個叫什麼?歡喜果是不是?)其實就我們現在講的加了春藥的食物就對了,就是想說希望佛能夠再回到她身邊。但是佛吃了之後,沒有反應,還是如常一樣的,就是很平靜。他就跟她講說,他們過去…,因為他現在已經成就佛道,所以他已經不再被影響,可是過去世耶輸陀羅也曾經這樣子,就是讓他破掉梵行。在經典裡面有一個典故叫做「淫女騎項」,項是頸子的這個項,這個典故是一個比較長、蠻長的一個故事。

主要就是說有一個鹿角仙人。就是在山裡面有一個仙人在修道,有一天仙人小便之後,有一個鹿就去喝了他的尿,這個仙人是修行有一點功夫的,有成就神通的。這個母鹿喝了這個尿之後,牠就懷孕了,就生了一個人,可是他的腳就是像鹿一樣,所以他腳不是很方便。後來也跟著他的父親修行,之後他父親離開了之後,他一個人繼續在山中修行。有一天下雨一直沒有停,他在爬山,因為有時候要出去找食物,在山路這樣走的時候,因為天雨路滑就不小心,他又是鹿的腳,所以他不小心就滑倒了。滑倒的時候,心裡就很不高興,這時候這個鹿角仙人,因為他跟他父親修練,所以他也已經成就五種神通了。有神通的人因為他們這個禪定力高,所以他的念力非常地強,當他跌倒的時候,一生氣他就說該死的天氣,當然不是這樣子講,就是這天氣十二年就不讓它下雨,免得他常常跌倒。

因為他念力很強 所以這麼一講之後,就沒有下雨。因為神通力的關係,剛開始還沒有發現,結果一天一天一天到了該下雨的時候,也不下雨,大半年都沒有下雨,已經整個國家都處在乾旱的狀況,國王著急得不得了,就找大臣來商量。後來就聽說是有一個山中的仙人,好像下了一個詛咒,令天不下雨。他們就想,這該怎麼辦?因為仙人他是有神通的,他這個神通力,就是他的念力非常地強,他一講出去,這個就成就了;因為龍王他的福德就沒有禪定力大,所以他也就沒有下。那這時候怎麼辦呢?就想了半天,他們就只好貼出公告說,有誰能夠讓天下雨的話,國王願意把國土的一半江山讓給這個人,因為總比大家全國人都餓死好。

貼出去之後,都沒有人來表示說他可以。最後來了一個淫女,淫女就說她可以,而且她還跟國王講大話說:「我不但可以讓天下雨,我還可以折伏讓這個仙人…我騎在這個仙人的身上,帶他進宮。」國王聽她好大的一個口氣,「好,就讓你去辦。」但是這個淫女她要求說,我要的東西,你要配合要給我。他就說「好好好」,就給她找了一些宮女,她們就一大車的就上山了。另外,這個淫女她準備很多歡喜果,也是放了那些藥的,弄得非常好吃,就上山了。上山之後,仙人當然繼續修他的道,她們就在旁邊也弄了一個小屋,開始這些女孩子每天就唱歌、載歌載舞的吃喝玩樂。然後,仙人本來剛開始都沒有理她們,她們就常常給他送歡喜果,這個歡喜果因為做得非常好吃,仙人很愛吃,吃著吃著吃著,然後這個淫女就常常找他一起來,「跟我們一起來唱歌跳舞啊!」然後後來,這樣常常跟她們廝混的結果,最後就跟這個淫女發生關係,在這個時候,天馬上就下大雨,整個雨就下下來,因為他的神通力已經被破壞了。

這個貪欲心是非常地可怕,他神通力破壞之後,這個淫女就準備要去領賞了。後來就跟這個仙人講,她上山也這麼久了,東西也吃完了,因為仙人很喜歡吃歡喜果,就跟他講:「那你再陪我進城,我們再去張羅一些回來。」仙人說:「好,行!」這兩個人就下山了,下山之後,快到國王的王宮的時候,這淫女就「唉呀唉呀」開始在那邊叫起來說:「怎麼回事啊,走太久了,腳好痛喔!」他說:「那怎麼呢?」「那你揹我吧!」「好好好,我揹你、我揹你。」就像我們那個爸爸揹著小孩子,就是揹在他的脖子上。她說:「你就讓我坐在你脖子上這樣子,我腳好休息休息。」他說:「好好好,聽你的。」就這樣,就帶到王宮去。

因為這國王本來也沒有打算要懲罰仙人,知道他也不是故意要傷害他們國土的百姓,所以看到仙人也是非常地恭敬,請他…像我們過去講的,這個國師,在宮裡面,就是供養。後來這個仙人也是住不慣宮廷生活,而且也發覺他越來越覺得這一種男女之欲不是他要的,他還是渴望過去清淨的生活,最後他就辭別了國王,就說要回到山中去修行,後來又恢復他的五種神通力。這個就是淫女騎項的因緣,就是你這個貪淫心一起來,他整個神通道力就被破壞了。釋迦佛就跟耶輸陀羅說:「你過去也是這樣破壞過我,那時候的淫女就是你,我就是那個鹿角仙人,不過我現在已經不會再被破壞了。」這個是在經典裡面的典故。

其實我們在中國也可以看到,就是在民國初年的高僧—虛雲老和尚。大家如果看過他的傳記或者是聽過他的故事,可能大家知道說,他出生的時候,他出生他母親就死了,等於差不多是被他嚇死的,因為他生下來的時候,是一個肉丸子,結果他母親被嚇到。其實他不是從一個肉丸子變成一個人,他其實是被胞衣給包住,下來是一個肉丸子,後來是有一個郎中經過他家,把他這個剖了,裡面就是一個小嬰孩出來。其實你看他整個一生的傳記、整個過程,才知道說他為什麼會是一個肉團子出來,因為他這個一生戒行非常地清淨,所以甚至他清淨到他出生的時候,他都不從這個…雖然是從母親的產門,可是他是被胞衣給保護著的,是非常非常地清淨。

他在十幾歲的時候,他的家人也是給他娶妻,娶了兩房的媳婦,結果他也是跟她們清淨地修行。家裡的老人急得不得了,他就是無心,因為他想要出家,可是家裡的人不同意,所以他就乾脆跟他兩個妻子,就是這個叫什麼,有名無實的妻子,就是跟她們講佛法。每天他們在一起,就是講佛法,講到後來有一天他就逃走了,逃走就去出家了。出家之後,他不是這樣子而已,他整個從他出生,你看他整個過程,都是非常地清淨。因為要躲避家人的尋找嘛,後來就跑到山裡面苦行很多年,就是吃露水、摘山中的水果,他成就很高的定力。他後來有一次,以前的人都坐船嘛,行腳遊方的時候坐船,有一次他在船上,(因為他那時候,如果各位有看過雲公他的法相的話,就是非常地飄逸,所以他年輕的時候,也是非常地清秀),船上有一個少婦看到他,心生愛慕,因為坐船有時候坐了好幾天,心生愛慕就趁著三更半夜的時候,就裸身,默默地就跑去這個和尚旁邊。

那時候他已經是和尚了,那這個老和尚睡著睡著,「欸!怎麼旁邊一個人。喔,天啊,沒穿衣服。」他嚇得咧,趕快坐起來,端身正坐,然後完全不為所動。後來這個少婦自己也感覺到很慚愧,就退下。所以他這一生過程裡面,我們看很多高僧大德,你不要看他年紀輕輕出家,其實這種女難還蠻多的。一直到他一百二十歲他要往生的時候,他交代他的徒弟,感念他徒弟、身邊的這些侍者對他多年來的照顧,就給他們最後的教誨,就是「如何能夠保住我們這一領大衣」(這個大衣不是外套披風那大衣,是我們出家的這件大衣),「那就是一個『』」。他一生就是清淨持戒,可是可以做到這樣子,真的不是他這一生才修行的。

我們從一開始在講深信業果這個部分,在經典裡面講,這個持戒我們是要用慈悲心來持戒的,從這邊就可以看得出來。因為你看邪淫這個部分講說,你破他梵行這個業最重嘛,如果說他當時候沒有制止的話,他是一個出家的清淨之身,這樣被毀破了,所以他自己有業,可是這個毀破他的這個,她的這個業更重,必然是墮三惡道的。所以如果能夠以慈悲心來持戒的話,其實這個部分也比較能夠不犯。

這個淫戒它也是有開源的,它有三個。第一個開源,就是為冤家所執,就是被你的仇人給抓到,他就是要報復,(也許是你,也許是你的丈夫,或者是家裡其他的親族),是被勉強的,或者是我們剛才講,你可能在半夜在路上,這種被人家強暴的。那這種狀況的時候,是非常地痛苦、一點沒有樂受,就像熱鐵入身一樣非常非常地痛苦,這樣子她就是不犯,不是什麼中品下品,她就沒有犯。

第二個,第二種狀況就是熟睡、沒有覺知的狀況,被人家非禮,這個也不犯。可能各位會覺得說,這個不會吧。其實就是有,因為在佛陀時代,就是有比丘尼因為她長得相貌非常地好,我們知道蓮花色比丘尼她相貌非常非常莊嚴,但就是有不肖份子躲在她房間的床底下,她不知道,進去了之後,睡著了,熟睡,就對她非禮。這種狀況之下,她不知道的狀況之下,是有開源的。所以後來佛就制說,出家的女眾在晚上睡覺的時候,門是一定要鎖,不鎖是違犯戒律。

其實現在還有一種狀況就是,我們現在的人不要說熟睡了,常常都是很淺眠、甚至失眠,可是有一種狀況還是有可能,就是醉得很厲害的時候。有的人酩酊大醉的時候,他醒來他不知道他講過什麼話,做過什麼事情,啥都不記得了。人家跟他講,你昨天講了什麼,多麼難堪啊,他說「有嗎」,死不承認,百般不承認。如果是這種狀況,醉得很厲害、睡著的,被人家非禮的話,就有可能會有這一種熟睡不覺知的這一種狀況。

第三個就是狂亂壞心,就是我們講過,就是這種精神病,他完全不知道他自己在做什麼。這三個狀況是有開源的。


(下一篇)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uMin0121&aid=110765233